云轩阁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决断

第九百一十五章 决断(1 / 2)

虽然说现在徐有贞,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朱鉴这只老狐狸的差距,但是,他也不会妄自菲薄。

徐学士自己,行走在刀尖上,在阴谋诡计上,自然也是有一套的。

事实上,从进入朱府以来,他心中就存着两个疑问,一个是朱仪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一点,刚刚朱鉴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

但是,除此之外,徐有贞的另一点疑惑就是,这等隐秘的心思和谋划,朱鉴出于无奈,不避着朱仪也就算了,为什么,要选一个他也在的场合,来详细解释这些。

如果说仅仅是为了,让他最终去说服陈循,其实大可没有必要。

以徐有贞如今的立场,他想要在太上皇一党当中立足,就必须要依靠朱鉴,所以,只要朱鉴给了他这个任务,他无论想不想,都得去做。

别看平时朱鉴和徐有贞二人,好像是关系颇佳,朱鉴对待徐有贞,就像一个仁慈的长辈,徐有贞对待朱鉴,就像一个恭谨虚心的学生。

但是实际上,徐有贞心里门清的很,他跟这位朱阁老,还远没有到能够交心的程度。

他们之所以关系好,哪怕只是看起来,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在太上皇一党当中,有份量又参与颇深的文臣实在太少。

朱阁老在面对这帮勋戚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冲锋陷阵,摇旗呐喊的,而徐有贞,刚好需要有人替他撑腰,所以二人才形成了这种关系。

这本质上是一种合作和交换,真的要讲感情,怕是半分也没有,真的以为朱阁老对他赏识有加,所以想要多加培养,那徐有贞也就不必在朝堂上混了。

这种关系下,朱阁老会任由他听到这般紧要隐秘的谋划?而且,刚刚还真的一本正经的,跟他吐露心声,表达对勋贵的担忧?

可去他的吧!

要知道,即便是以陈循和杜宁这样亲厚的关系,很多朝堂上的用意,陈循也不会跟杜宁解释。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而是没有必要,这些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明明不需要解释,就可以办到的事,何需解释?

所以,无论刚刚朱鉴展露出来的谋算有多么令人叹为观止,徐有贞的心中,都保持着警惕。

这是他作为一个隐秘战线人员,必备的素质之一。

因此,当朱鉴最后提出要求,让他去说服陈循的时候,徐有贞立刻就意识到,这背后一定隐藏着更深的用意。

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引起了朱鉴的怀疑。

但是,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个想法。

这个可能性很小!

虽然说,他暗中和舒良有联络,但是,这位舒公公却并没有让他做过什么事。

只不过偶尔传递个消息而已,而且,都是通过东厂的人来传递,安全性很高。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危害朱鉴,乃至是南宫利益的事。

相反的,他还帮南宫做过一些事,就拿上次梃击香亭来说,那个凶手自杀用的毒囊,还是他悄悄带进宫里去的。

所以,朱鉴没有理由会怀疑他。

如果说不是怀疑的话,那么,就只能是单纯的试探了。

不客气的说,现如今太上皇一党有份量的大臣里头,基本上个个都是为太上皇曾经‘出生入死’过的。

英国公府,虽然因为会昌伯一事再怎么不受待见,但是,为了迎回太上皇,张軏实实在在的丢了性命。

成国公府,唯一一个在朝堂上摆明车马,明着支持太上皇的勋贵,在太子出阁,春猎仪典,乃至后来舒良逼宫的事情当中屡次挺身而出。

宁阳侯陈懋,曾为了迎回太上皇策划镇南王一案,被夺爵下狱,险死还生,宁远侯任礼,呃,这个就不提了。

就连最不起眼的焦敬,人家好歹也是之前就深受太上皇倚重的外戚,而且在太上皇北狩时,暗中联络杨善,徐彬等人迎回太上皇。

朱鉴自己,当然也不例外,为了迎回太上皇,他放弃了成为陕西巡抚,七卿预备役的机会,选择调回京师,两度孤身出使瓦剌,成功迎回太上皇。

这些事情,都是实实在在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忠心的,也正是因为这些,才让他们这些人虽然理念,想法都不相同,但是却聚在了一起。

可是,徐有贞呢?

他最初进入到这个小团体当中,靠的是礼部侍郎李贤的荐举信。

如果说李贤自己还算有点分量,既是太上皇北征前重用的官员之一,又是为太子出阁争取,所以被贬地方的话。

那么,徐有贞自己,可算是真正没做过什么事情证明自己了。

所以在很多时候,他在这帮人商议事情的时候,都只能旁听,甚至要是没有朱鉴的提携,他可能连进都进不去。

其原因,无非就是缺了一张强有力的投名状。

这一次,朱鉴对他说了这么多,其实里面的内容,有很多已经涉及到了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东西。

所以,这既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试探。

朱鉴这么做,是在告诉徐有贞,只要他肯尽心竭力,忠心耿耿的为太上皇和太子效力,那么,他能够接触到的机密会越来越多,能够从太上皇一党当中得到的助力,也会越来越强。

但是,如果他还有保留,那么……没有那么,朱鉴既然已经毫不避讳的吐露了这么多,其实徐有贞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个时候,他如果有丝毫的推拒或者不情愿,他绝对相信,眼前的朱鉴会毫不犹豫的翻脸。

所以,摆在他眼前的其实就只有一条路……

“明公放心,太子殿下为国之大本,吾辈清流,向来是东宫属官首选,自当竭力辅弼东宫。”

徐有贞稍一思索,便张口答道。

言辞恳切,顿时让朱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两句话说的简单,但是,中间有两个关键,其一是徐有贞重新捡起了清流的身份,以清流自居,这其实暗含的意思便是,他会重新捡起自己之前作为清流时的人脉。

其二,说清流是东宫属官首选,也就意味着,他会竭尽全力,拉拢清流进入詹事府当中。

这便是朱鉴的目的。

他想要的,并不单单是徐有贞去说服陈循,塞几个人进到东宫当中这么简单。

事实上,这么长时间以来,朱鉴之所以看重徐有贞,并不单单是因为,他身在詹事府,能够接触到太子而已。

更重要的是,徐有贞清流的身份,对于朱鉴来说大有用处。

尤其是,大多数的清流都自重身份,说好听了要注重士林清誉,说不好听了就是沽名钓誉。

像是徐有贞这样,一心一意钻营向上,可以利用的,才是少见。

所以,朱鉴真正看重徐有贞的,也恰恰是他的后两个特质。

有这两点在,他可以做到朱鉴做不到的事情。

最新小说: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我的夫人竟是前朝公主 权倾朝野,开局先纳妾 大力崽崽五岁半,我是全皇朝的团宠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