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金鳞 > 第1440章 劝夫

第1440章 劝夫

  修行无岁月,日月轮转间,一甲子时光悠然而过。

  这一日星夜,李鱼从洞府中走出,抬头望天,满天大星璀璨,心随意动,有九九八十一颗大星顿时先后浮出一层层五颜六色的炫丽光晕,有丝丝缕缕的星辰之力飞落,不多时,李鱼身上已是披上了一件如梦如幻般的五色战甲,这战甲每一片甲叶的颜色变幻不定,透出的灵力亦是变幻不定。

  感受着天地灵力变化,感受着这八十一颗大星的变化,操纵着星辰之力按各种组合排序,感受着星辰灵力因这不同组合而或强或弱,李鱼心情渐渐归于平静,进入了悟道状态。

  足足有一个多时辰后,李鱼睁开了双眸,眸中竟是光华璀璨,一颗颗细小的星辰在眼眸中闪烁跳跃,仿佛这八十一颗本命灵星的魂灵已融入了李鱼的法躯神魂间一般,而随着李鱼的这一动,一股如山威压无声无息地冲着四方飞卷而去,四周围,近处的防御大阵无声启动,一道厚重的防御光幕凭空生出,片刻后却如波涛般阵阵起伏,如不堪重负,随时会崩碎一重,二重,三重,片刻间,这方天地间凭空生出了十余道光幕,道道光幕皆如波涛般起伏不定,就连远隔万里最外端的那道光幕都出现了层层涟漪。

  离着李鱼洞府不远,赵青、苏晴二女并肩而立,冲着李鱼观望,目光中有关切,有担忧,也有几分骄傲,而随着李鱼的这一动,随着这道如山威压步步攀升,苏晴的身躯竟是不受控制地前后摇摆,护体灵光刚刚生出就瞬间崩碎,体内骨骼一阵低鸣爆响,赵青秀眉不由得皱起,纤手一挥,一圈圈青光光晕飞出,眨眼间化作一道如蛋状的尺许厚的青色光罩把二者的身躯罩在了正中,苏晴的面色旋即恢复了正常,身躯终于不再颤抖。

  另一个方向,千里之外,一道乌光从一处灵气浓郁的山谷深涧之中飞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化作一头身长数丈皮毛油光滑亮的大黑牛,健硕的身躯随意一晃,竟是腾空跃起千丈,跃至了谷口处的一座千丈山峰之巅,站在了山巅平台之上,抬头眺望李鱼所在的方向,牛眼微眯,仔细观望。

  而在这头大黑牛的后方,又有一头小号的黑牛从山谷中冲出,几个跳跃间冲上了峰顶平台,站在了大号黑牛的身畔,目光中透着慌乱和紧张,这道突兀地从天而降的威压,太过强盛,难不成,有强敌侵入?

  山谷间,河潭中,灵鱼飞窜,崖壁上,灵猿狂跳,林间溪畔,鹤鸣鹿嚎。

  这道幽谷之中,潭水最深灵气最为浓郁的一处灵潭之畔,一株参天巨藤的万千枝条突然间一阵摇曳,道道青光从枝条中飞出,冲着中间一聚,化作了一道青袍男子的身影,眉眼相貌和李鱼几乎是一般无二,方一现形,脚一抬,腰一拧,跃至云端,掌中光影一闪,一口青光闪烁的长剑握在了掌中,警惕地左右观望。

  赵青、苏晴的洞府附近,接连有两座洞府闪起禁制灵光,凤琳儿、夏宝二女脚步慌乱地快步走出洞府。

  远处,洞府前的李鱼,突然轻叹了一声,抬头,望向了天穹,眼中星辰一闪隐没,身周五彩战甲无声崩碎,道道缓缓飞落的星辰之力扭曲崩碎,天际头,一颗颗大星缓缓隐没,那道冲着四周飞卷而去的如山威压瞬间消失。

  在这瑶光星域一甲子苦修,前面三十年一路轻松无碍地连破三道关隘踏入金仙四转境界,接下来用了十六年时间顺利地冲至了金仙四转大圆满,可随后这十四年间,用尽了种种办法,竟是无法突破这道关隘,无法步入金仙第五转,各种神通已修至圆满,星窍内星辰之力三次重塑,自认达到了完美程度,一次次借不同的感悟冲击瓶颈,却始终无法突破。

  “战斗不见效,难道要去挑战更强者?”

  李鱼喃喃低语,眉头紧锁。

  这些年也没少战斗,冷寰、青鳞、赤月、魔罗等一众金仙魔头被他挨个“教导指点”过,烛龙星域、天狼星域附近几个妖魔星域上的多只金仙境妖魔被他或擒或杀,被关在卷轴之中的那条银龙敖远以及这瑶光星域的原主人毕胜天被他先后拉出来修理过上百次,堂堂金仙六转桀骜凶狂的毕胜天在他的全方位修理下,性格大变,变得沉默寡言唯唯诺诺,每日里躲在卷轴中的洞府内不出来,甚至连一众娇妻爱妾都没有心思去搭理,至于敖远,被他徒手暴揍了几次之后,竟然抑郁的想自杀,李鱼不得不在此龙体内设下多重禁制,阻止其自杀,可这一场场恶战后,李鱼并没找到突破的契机。

  接下来,若要走战斗突破这条路,只有去挑战更强者,而这,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与金仙六转以上的强者斗法,他不敢保证在危险时能够避开能够逃走,一个不慎间就会有送命的危险。

  “夫君何不去第七重天游历一番呢,见识一些高人,与高人攀谈交流,说不定就突破了呢?”

  也许是听到了李鱼的那声低语,又或许是看出了李鱼的愁苦,凤琳儿开口道。

  话音出口,发现赵青、苏晴、夏宝三女的目光齐齐望了过来,凤琳儿骄傲地挺了挺胸膛,美目流转,不搭理三女,却是把目光望向了李鱼。

  这些年来,她修炼也很勤奋呀,虽不如赵青那般如光速一般踏入了金仙境,可她如今也是天仙境巅峰了,不但胜过了苏晴,更是远远胜过了夏宝,最关键的是,最近几年,李鱼郁闷之时,进她的洞府次数最多至于原因,她从不认为是因为自己身材更出众,某方面更讨李鱼欢心,李鱼做出这样的选择,那肯定是因为最喜欢她呀。

  “姐姐说得轻松,真正的高人,哪有那么容易见得到,而那些徒有虚名者,见了又有什么用?再说了,这第七重天如今已经是乱象环生,战火纷纭,此时外出游历,岂不是自找麻烦?”

  夏宝轻笑了一声说道,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在凤琳儿的傲人双峰之上打了几个转,这才挪开,心头一阵烦闷,该死的,大家都是女人,住着一样的洞府过着一样的生活,这身材,为啥就差别这么大?以她如今的境界神通,用些仙力其实也是可以做一些美好改变的,不过,真要去那么做,却未免落了下乘!

  “夏宝说得没错,此时外出游历,的确是不合适!”

  苏晴接过了话头,轻叹了一声道:“这大仙界重传承,各仙门之间壁垒森严,一向是法不轻传,想从别人那里寻来突破办法,太难了。而那几家大仙门这些年来也没有放弃寻找夫君,尤其是那仙剑宫的秦风,犹如生了个狗鼻子,竟然找到了这混乱之域,夫君此时非但不适合去第七重天游历,甚至最好不要抛头露面!”

  “都说这大道艰难,果真如此,以夫君的天赋修为,这第四重关隘突破起来已是如此艰辛,我等在这大道之上行走起来岂不更困难?”

  赵青开了口,随后同样是轻叹了一声,愁上心头。

  她一向是足智多谋,既站得高又望得远,随便出出主意,扔个计策,众修对这瑶光星域的掌控已是接近了完美,可在修炼一途上,李鱼拉了她们太多,这些年来,只见李鱼在帮她们,她却帮不上李鱼的忙,遇到眼前的困境,她也只能站在一边犯愁。

  “那就去第八重天,第六重天,不行就去第九重天转转,怕什么,仙界这么大,那秦风还能轻易就寻到我们,他若真的寻到我们,索性杀了他就是了,这贼胚子,当年若不是他惹事生非,与龙族在那天外大战,阻住了大家去路,为大家伙招来一堆强敌,大家也不必跑到这无趣的混乱之域东躲西藏!”

  看到几人不支持自己不说,还个个唉声叹气愁容满面,凤琳儿心头直接就腾起了一团怒火,从踏入大仙界到进入混乱之域,这一路上,她竟是连个露面的机会都没有,都说这大仙界风光好,繁华好玩,可她连一座像样的大仙城的模样都没见过,先是躲在那须弥空间中出不来,能出来了,又每日里窝在这洞府中苦修,甚至连瑶光星域上的几座大城都没有好好逛过,这日子,她早就过烦了,还不如当年留在小仙界舒服。

  “就是,这秦风也太讨厌了,上次就应该杀了他,一了百了!”

  谈到秦风,夏宝的心思就变了,和凤琳儿站在了同一战线,并抱怨了起来。

  六年前,秦风带着几名仙剑宫弟子竟然进了这混乱之域东域,四处打听冷寰和李鱼的消息,打听有没有一群下界修士进入混乱之域,甚至还踏足了瑶光星域。

  还好,李鱼一行是悄悄地一步一步地掌控了瑶光星域,一众金仙修士没有抛头露面亲自掌控瑶光星域五大势力和各大仙城,而是由一众帝尊修士以及十余名被彻底收伏之后的原瑶光星域天仙修士联合掌权,主持瑶光星域事务,并在这混乱之域东域排名前十的星域之上尽皆安插了眼线,在秦风一行尚未踏足瑶光星域之前,众修已盯上了秦风一行,并做出了及时应对。

  这秦风一行也许是自恃一流大仙门出身,也许是没有猜到李鱼一行真的就躲在混乱之域,在进入混乱之域后,并没有隐藏身份或扮做他人,稍稍有些高调,有心算无心,在李鱼一行提前做好应对计划之后,秦风一行虽踏足瑶光星域,并在几座大城之中转悠了一圈,打听了不少消息,却没有发现李鱼一行的行踪,匆匆而来,悻悻而去,随后,据眼线传来的消息,秦风一行在东域其它几处星域上各自转悠了一圈,打听了一圈之后,似乎是离开了混乱之域,不见踪影。

  即使如此,也让李鱼一行众修警惕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至今都不敢放松警惕,并派出了更多的耳目监控这混乱之域东域。

  当时李鱼正在闭关冲击瓶颈的紧要关头,而秦风一行在踏上瑶光星域之时,竟然还有另一名金仙六转的混乱之域强者随行,也正因此,李鱼和众修商议后,没有出面拦截秦风一行,而是放任其离去,避免另生意外。

  “夫君也不必忧愁,这才不过十余年的时间而已,当年在下界,困在帝尊境的一众前辈为了突破,愁了烦了数千年上万年,还不是一个个硬撑着熬到了现在?

  夫君若觉得烦闷,那就找些事情来做,最近几年,我瑶光星域外围的打劫者越来越多,已经影响到了我瑶光星域的资源交易量,而周边几大星域的主事者,也有人对我瑶光星域日渐繁荣看不顺眼,暗地里小动作不断,最过份的就是那天蝎星域之主,非但派人策反我瑶光星域八大仙城城主,甚至还撺掇其它星域之主联合起来对抗我瑶光星域,这些麻烦制造者,也到了剪除的时候了。

  魔域、妖域最近也不太平,也不知道是这混乱之域的南域、北域太过安稳了,还是第七、第八重仙域的大环境生变,南域、北域的一些域主竟然想插手东域事务,想改变妖域、魔域的现状,这些伸出来的手,也该到打断的时候了。”

  赵青没有搭理凤琳儿、夏宝的撺掇,而是及时转了话头,待从修炼之上跳出来,她的视野顿时开阔了,思路也清晰了,看到李鱼的目光望了过来,若有所思,似乎有心动,不由继续说道:“夫君也清楚,这混乱之域中的不少星域之主,背后都站着第七、第八重仙域的一流大仙门,这两重仙域若生乱,混乱之域也不得安稳,此时,也该到夫君布局增添实力的时候了,招兵买马,暗中掌控更多的星域,获取更多资源,只有这样,才能在大乱之时立于不败之地。

  另外,夫君麾下金仙、天仙修士的数量渐增,仅有眼下的三方星域,迟早会陷入资源不足的困境,提前布局,未雨绸缪,方为上策!”

  “姐姐说得是,最近丹殿的丹药供给已经紧张了,早做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苏晴接过话头道。

  这一甲子中,大风真人、断尘、明剑真人、赵青先后踏入了金仙境,而妖族、魔族一方也有踏入金仙境者,至于踏入天仙境的昔日追随者则更多,高端资源的需求量飙升,而瑶光星域如今的高端资源交易量已经悄然跃至整个混乱之域东域之首,已经引来了东域排名前十的各大星域的嫉妒和眼红,背后使坏者的数量激增,将来有可能爆发大冲突大混乱,甚至有可能引来几大星域联手攻击。

  虽说李鱼一行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东域所有大势力,若有合理计划,若行霹雳手段,足以横扫整个混乱之海东域,可真要这般做,必然会引起强力反弹,会引动整个混乱之域各方力量的洗牌,也会引起第七、第八重仙域的大仙门大势力介入,短时间内,不宜行此举,不宜主动挑起战端。

  最好的办法,还是闷头发大财,悄无声息地暗中扩张,有限度地展露獠牙以威摄不轨。

  “也罢,既然闲着,那就找些事来做做!”

  思量了一番后,李鱼点头道,心头的郁郁,突然就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