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现代都市 >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咸鱼有家(“我来接你回家”...)

咸鱼有家(“我来接你回家”...)(1 / 2)

陆孟和乌麟轩拥抱了一会儿,答应乌麟轩,在将军府待上两天就回皇宫陪他。

乌麟轩亲自送陆孟上马车,陆孟带着婢女和侍卫,潇潇洒洒乘车从皇宫离开,去了将军府。

将军府还是老样子,一进入将军府,陆孟那种回家的感觉太过强烈,心中欢喜像水面弥散开的波纹,一圈一圈地荡来荡去。

天气暖起来了,陆孟那几条肥鱼生下的小苗苗,也都长了不少。

封北意这两天也睡得比较多,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比在皇宫当中好多了。

不光是陆孟自己觉得乌麟轩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安心,连封北意也是这么觉得。

他之前一直都觉得乌麟轩是个小白脸,但现在也不得不承认,只要乌麟轩在,至少朝堂中的局势根本就不需要操心。

封北意不擅长势力争斗,他擅长的只有征战沙场,以前看着陆孟跟向云鹤两个人在皇宫之中步履维艰,自己又是陆孟会做这种危险选择最重要的原因,要说封北意心中不着急那绝对是假的。

但他除了说服武将,帮不上其他的忙,自己又成了废人,封北意这一辈子最挫败的一段时间,就是在皇宫里面。

幸好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如今朝堂之上风平浪静,太子一回来,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封北意见到陆孟回来,看到陆孟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到如今也不得不承认,太子这个人或许是这天底下最适合自己妻妹的人。

不光要长得好看还得有平定天下的能力,否则怎么能兜得住自己这妻妹将天都能捅个窟窿的本事呢。

“姐夫最近觉得怎么样?伤口恢复得如何?”

陆孟关切地问封北意的伤势,其实还是想要看一看,但是又怕封北意不好意思。

她一进屋就让系统给封北意扫描过,封北意身上的余毒彻底清除,身体在缓慢的恢复了。

封北意跟系统说的差不多:“太医令说余毒已经彻底清除,没有复发的可能,我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今天还练了一会儿射箭,茵茵不用担心。”

陆孟其实早就已经琢磨好了,等到封北意的腿再恢复一些,被锯掉的断口彻底长好了,陆孟救设法为他定制一个假腿,这样稍微练习就能辅助他站起来。

这是陆孟第一次决定把现代世界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在曾经亲手锯掉封北意小腿的那个时候,陆孟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

只不过当初封北意并没有将陆孟说的话当成真的,还以为陆孟是在那种情境之下安慰他。

陆孟也打算在封北意完全恢复之前,先不把这件事仔细跟他说。

因为陆孟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制造出假肢,她得找一个能工巧匠,能够通过她的口述,尽可能地还原假肢的一些东西。

在没有成功之前先不要给封北意希望,免得封北意到时候太过失望,毕竟能不能站起来这件事,对于封北意来说一定非常重要。

征战沙场的大将军,一朝不慎失去了一条腿,他好容易接受了自己下半生是一个残废的事实,陆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让他失望。

毕竟陆孟自己就是个半吊子……她根本就不知道假肢要怎么做,用什么材料好。

封北意的腿已经锯到膝盖以下,有原本的膝盖就不用让假肢有弯曲的功能,只有一部分腿和足的形状就可以。

关键问题是陆孟在现实当中,也没有看过真的假肢,就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过。

而且现代制造假肢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一部□□体有残缺的人穿戴上假肢之后,穿上正常的衣服是不容易看出来的。

这么一想陆孟觉得自己还真是个废物……人家穿越都能把现代的一些东西带到古代,然后引起什么工业或者是经济腾飞。

陆孟一开始是半点不敢泄露,生怕她表现出不一样,被人当成个妖怪给烧了,基本连现在的网络用语都尽可能地避免。

现在她倒是不害怕了,毕竟她的男人是未来的准皇帝,陆孟现在完全可以在他的势力范围之下胡天胡地。

但陆孟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不会做香皂也不会做酱油,不会活字印刷也不知道工业革命怎么搞……

指南针的原理是什么?造纸这个世界好像本来就有……

她能把假肢画出来,找工匠做出来,就已经耗尽陆孟所有的才华了。

“‘太子’已经受召在回皇城的路上了。”

陆孟凑到封北意的面前说:“我给姐夫带了一些药膳方子,明天就让人给姐夫炖上。调理身体的药方也给姐夫带来了,专门补男子的身体。姐夫这些天得好好调理一下,一天吃个四五顿尽快长肉。”

“要不然姐姐回来了一定心疼得要死!”

封北意知道长孙纤云假扮成太子,现在正在回皇城的路上,本来就非常开心,陆孟这么一说他立刻点头:“我一天能吃得进去五顿,我会好好吃的!”

“也不知道姐姐最近怎么样了,我真的好想姐姐呀。”陆孟趴在凳子上头,歪着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晃来晃去。

封北意坐在她隔壁的凳子上,手指不断敲着凳子,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我也想她……”

最想念长孙纤云的当然是封北意,他差一点就跟长孙纤云天人永隔。

堂堂镇南大将军,临死不是在沙场之上,不是在夫人的怀中,而是窝窝囊囊地死在将军府中,死于腐烂。

封北意之前虽然没有说过,也没有在陆孟的面前表现出什么,但他那时候的绝望没有人能够知道。

幸好他现在已经在恢复了,虽然失去了一条腿,但他很快就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妻子。

经此一事,封北意彻彻底底明白,他到底有多爱他的妻子。

他们夫妻之间相扶相持到如今,感情有多么的难得。

虽然没有孩子,但封北意现在觉得孩子不重要了,跟长孙纤云和他都好好地活着继续陪伴着彼此相比,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重要的。

在陆孟和封北意殷切地期盼当中,四月二十七,“太子”归还北疆兵马,自江北受召回到皇城。

当天夜里,长孙纤云就直接卸掉了太子的身份,回到了将军府当中和陆孟他们团聚了。

三个人抱在一起狠狠哭了一场,长孙纤云也瘦了不少,这段时间她担惊受怕,她并不怕死,和陆孟跟封北意一样,害怕的是亲人痛苦。

三个人总算是聚到了一块,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眼睛红红。

他们在热烈谈论着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忽略那些不顺的不开心地和惊险的,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当成笑话一样说。

长孙纤云说:“太子实在多智近妖,我这段时间在军中,有接触到他自江北推进兵马的布置。”

“若是没有茵茵在皇城当中控制住延安帝,太子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能直抵皇城。”

“风曲国的皇子殷林栩,还有南郦国南容赤月,现在都是他的帮手,朝臣当中许多人也在暗中给他传递消息。”

长孙纤云说:“这一路上我只做了几天的‘太子’,看各路人马给他送的书信看得脑袋都要炸了。”

“小白脸还是很厉害的,”封北意说:“主要是对茵茵好,我就觉得他还不错。”

“他在接到第一封圣旨的时候就筹谋着要回皇城了,”长孙纤云摸了摸陆孟的脑袋,说:“姐姐现在放心把你交在他的手中了,他在看到圣旨的那一刻就已经认出了你的笔迹,并且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下,就已经决定回皇城营救。”

“后来我收到了你的圣旨,也根据他的人马打探来的消息了解了皇城中的局势,”长孙纤云说:“太子是将你放在心中的。”

“他当然要将我放在心中。”陆孟扬着下巴,像个翘起尾巴的小狐狸。

大言不惭地说:“我拿到天下也是第一时间想给他呢,这世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这么好的女人。”

长孙纤云和封北意都笑了起来,陆孟心里又酸又暖。

在南疆的时候长孙纤云还让陆孟跟太子和离,给陆孟介绍对象呢。

现在他们也都认同了乌麟轩,陆孟心里像盛着温水一般熨帖。

一家人在这边团聚欢声笑语,乌麟轩回归了太子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在皇宫内外行走,安排布置着他的下一步计划。

他回归了太子的身份,就必须要让延安帝上朝,让延安帝对他起兵清君侧的这件事当着朝臣的面认可。

这样全天下的人才不会对他之前的行为议论纷纷,也不会在他未来君临天下的路上有什么污点。

乌麟轩这天晚上紧锣密鼓地见了好几个朝臣,都是这段时间给他暗中送消息,打算归属他的朝臣。

见完人从酒楼里面出来已经是夜半三更,乌麟轩本来应该回太子东宫,但是走到将军府的时候连马匹和他都迈不动步了。

踏雪寻梅千里迢迢从江北大军的军营,把乌麟轩用了六天六夜的时间便带回皇城,这中间每一天都只休息了很短的时间。

到了皇城之后就算他是一匹再好的马也暂时废了,他四只蹄子有三只都磨出血了,结果辛辛苦苦跑回皇城还没能见得到主人。

头几天一直都躺在地上吃草,仿佛马生失去了希望。

今天终于好了一些被乌麟轩拉出来遛一遛,闻到了主人的味道,在将军府的门口徘徊不去,乌麟轩坐在它的背上哭笑不得。

乌麟轩其实也特别的想念陆孟,但他不好意思来。

陆孟说话不算数答应了两天就回去,结果两天回去打了一个转然后又来了将军府,还控诉乌麟轩整天处理朝政没有时间陪她,说自己在太子东宫呆着没意思。

乌麟轩没办法只好放她出来,这都已经多少天了?现在长孙纤云回来了,乌麟轩知道陆孟更不可能回去了。

当然不是永远不回去,但短时间内是肯定不想回去。

乌麟轩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一个怨妇,也不想打扰他们一家团聚。

虽然乌麟轩在心中已经将他们全都当成了亲人,私下里也得到了长孙纤云和封北意的认可。

但是有他在的场合,三个人总是没有办法太放得开,毕竟乌麟轩是将来的皇帝,君君臣臣,在长孙纤云和封北意的观念里头,总不能太过随便地对待未来的君王。

这就导致陆孟邀请了两次乌麟轩来将军府,乌麟轩又忙,又不怎么能放得开,所以就没有过来。

今天晚上他微微喝了一点酒,带着属下骑着踏雪寻梅在这将军府外转来转去,实在是不想回到冰冷的太子东宫,更不想去龙临殿。

堆积成山的奏折,孤灯大殿,坐在殿中乌麟轩都会觉得夜色太冷,缺一个给他暖心的人。

最新小说: 战损美人征服全星际 我真的是来退婚的啊 信仰诸天:从曝光祖国人黑料开始 重生:神级御兽师 校草重生来救我 重回1990 我不想做偶像啦 主角攻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 九尾之夜,我截胡宇智波泉 穿成废材后她医宠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