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现代都市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 > 第一百零七章 高格者(本卷终章)

第一百零七章 高格者(本卷终章)(1 / 2)

上午,吴德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急躁。

原因无它,刚才杨健给他打了电话,意思就是——完了。

吴德追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说事情已经控制不住了,让吴德准备好全校赔偿,然后挨学校的处分吧。

言语中满是疲惫与绝望。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吴德再次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显示为关机。

“他妈个的杨健屁用没有!”

虽然学校的处分也让他感到不适,但那都是可以糊弄糊弄,然后和稀泥混过去的。

无非就是给现有闹事的家长陪新的校服,然后当当孙子受点气,捞的米变少了而已。

前几年他已经偷偷捞了不少钱,伤不到他的筋骨。

他此时真正的急躁感,来自于“疯子”那边的官司事件并没有解决。

那才是能彻底将他打入绝境的一边。

不仅目前在校的学生们需要他赔偿,往届的旧账说不定会被翻出来一同清算。

杨健只是他的一个小党羽,每年给他一点分红,就算是输了官司,也损失不了什么东西。

他吴德不一样啊,收入的大头全在他这边,一旦输了官司,那他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不就毁于一旦了?

吴德不接受这样的事件走向!

此时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昨天他派去“求和”的小张今天突然没有音信了。

按道理昨天晚饭点过去的,到晚上八九点怎么都得有个结果了。

自己交代了让他有结果了主动打电话过来汇报情况。

结果就是他等到了晚上10点,小张依旧没有打电话给他。

吴德忍不住要打电话过去问他,结果显示被拒绝接听。

这就让吴德十分奇怪了。

后面又接连打个几个电话过去。

全部提示为拒收。

这让吴德一整个晚上都是在担忧和猜忌中度过的,觉也没睡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再次打电话过去,依然是同样的结果。

今天吴德的上班打卡时间比平时要早不少。

因为他在家里实在是坐不住睡不着。

想着早点来学校办公室蹲这个天杀的小张。

结果就是,小张没等来,先等来了杨健那个废物的电话。

后续到了上班时间,小张依旧没有来,仿佛整个人已经人间蒸发了。

这让他一下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杨健那边彻底控制不住了,自己这边被下了律师函,小张更是人都不见了。

事情好像已经开始朝着他不愿意看到的方向高速驶去。

上午过去了,中午过去了,人事部那边已经显示了后勤部小张缺席一天的情况。

其他人也联系不上他。

吴德一整天都处于阴霾之下。

就在这一天的工作时间快要结束的档口,下午五点,一个人走进了后勤办公室。

动作迟缓,状态低迷,低头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是小张。

正好吴德还没下班,看清楚来人,那积攒了一整天的焦灼和不安顿时有了宣泄口。

他大步走过来,揪住了小张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

“你什么意思?玩失踪?”

他本以为小张会像以往那般倒豆子一样,慌慌张张地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张性格非常软,也非常的怕他。

但他没想到的是,小张只是抬了抬眼皮。

没有说话。

头发乱糟糟的,眼里有着大量血丝,似乎是很久没睡觉了。

吴德有点吃惊,这种状态的小张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我问你话呢,听不见?!”

他的语气更加不善了。

并不可怕。

小张在内心里默默下了个结论。

不足那人的百分之一。

“放弃吧,接受现实吧。”

小张终于吐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

“放弃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吴德虽然看上去还很平静,实则内心里已经有点慌了。

这个小张昨天到底遭遇了什么事,会让他的性情如此大变?

“你没有机会的,等着吧。”

小张说完这句开始缄默不语,也不反抗,任凭吴德攥紧自己的领头,满脸都写满了“无所谓了”。

吴德松开了他的手,他此时也知道了,与其在这里和这晦气小子浪费时间,不如去弄清楚真正的原因。

最后瞪了他一眼,吴德回到办公桌前收拾东西,他要亲自跑一趟了。

小张无视了吴德的眼神攻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收拾到一半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对吴德说了句什么,没等吴德回应,他就转头离开了办公室。

......

筒子楼楼下,吴德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这栋他眼里的破楼。

来到四楼,敲了敲门。

门开了,那个熟悉的年轻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林...先生,你现在有时间吗?”

吴德几乎是用了他这辈子最好的态度,忍着心中想要作呕的冲动,给这个人打了个招呼。

脸上因为强行微笑而显得有点僵硬,配上他那半秃的头顶,多少沾点滑稽。

“没有。”

说罢他就要关门。

“等等等等!林先生,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嘛,没必要这样吧。”

他把态度再次放低。

林启关门的动作缓了一缓。

“没什么好商量的啊,我告,你等,然后开庭,最后你寄。

这中间需要多余程序?”

态度真他妈硬啊。

吴德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林先生,要不我们进去慢慢说?”

吴德尝试性的建议。

林启又开始合门了。

“别别别,就这里说就这里说!”

吴德用手卡在了门框上,试图不让林启关门。

林启也就停下了动作。

他现在很正常,“残忍者”并没有出来捣乱,当然做不出来把吴德的手直接用门夹的举动。

林启没有说话,只是淡定地看着他。

“那个..林先生啊,我知道你请了很牛的律师,说实话,我碰不过,但你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吧?

五位数的律师费,对你的经济状况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负担吧?”

吴德终于把话题引到他发挥的领域了。

“没有负担啊。”

林启实话实说。

没有负担个屁,你他妈还在逞能,疯也得有个度吧?

吴德心里暗骂。

“我老吴也不和你绕弯子了,这样吧,你弃诉,我帮你承担半合约的律师费,给你家孩子最好的校服,什么时候坏了都可以找我来换,最后我再给你补贴1000块钱的精神损失费,这事就算是结束了,可以吗?”

吴德给出了他的价码。

然后他看见林启不为所动。

“2000?”

吴德继续试探。

“呵呵。”

林启笑了。

你笑你妈个蛋啊!

吴德心里吃了shi一样的难受。

他什么时候把姿态放得如此低过。

“我重复一遍,我不缺钱。”

“那你想要什么,你可以说,这都是可以商量的啊!”

吴德有些急躁了,这个姓林的小子未免太难对付了。

“我想要和你上法院啊。”

林启一副理所应该的样子。

吴德愣住了。

这小子明摆着拿自己出气是吧?

见吴德一副忍不住的样子,林启不准备和他继续浪费时间了。

“没事别过来打扰人了,说了法院见就法院见,你是听不懂普通话?。

不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以去举报我啊’?

我这不是在完成你的心愿?”

吴德沉默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他的耐心也到达了极限。

他吴德能混到今天的样子绝对不是靠着道歉求饶得来的。

只见他那标志性的三角眼里凶光一闪:

“姓林的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现在站在了一个制高点就可以随便拿捏人,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社会的真正面貌吧,我告诉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非要坏了规矩你就得付出代价!”

吴德终于撕破脸皮了。

“哦。”

终于忍不住了是吧。

林启在心中冷笑道。

见林启依然是那副无所谓的嘴脸,吴德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来到了一个必须发泄的临界点。

林启见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身体往前站了站,一只手捏成了拳。

吴德确实有上去打人的冲动,但林启那高大挺拔的身躯让他清醒了过来。

自己早已不再年轻,逐渐老去的他却依然无法在任何层面压制住眼前的年轻人。

这让他感到更加的无法接受。

“既然你不听劝,那我们就鱼死!

你可能觉得你现在很牛,可以不用考虑后果,但你的家人呢?

他们和你一样能承担后果吗!”

听到这句话的林启终于收起了自己那玩味的表情。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

唯有家人,是绝对不能被触犯的!

他从旁边的文件夹内拿起一张纸,扔在了吴德脸上。

那张纸上记录了吴德的多条信息,包括他造假的服装厂地址,服装厂偷税漏税的记录,以及他早年的一些不干净事迹。

都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这是金定胜的不久前才送过来的。

“你也配和我鱼死”

林启的声音无比冰冷,带着可以察觉的怒意。

吴德才读了纸上的几行字,他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这上面的事情是百分百准确的。

吴德已经不愿意去思考这份资料是哪来的,他只需要知道,这份证据一旦提交到法院,他就完蛋了。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二人已经完全撕破脸皮,要么能威慑他撤诉,要么自己直接完蛋。

吴德的表情变得狰狞:

最新小说: 妖夫在上 最狂医仙 重生之我要冲浪 步步生娇 大国上医 乖巧美人被迫当作精了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我真没想和天后结婚 春风1991 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