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咚咚咚……”

一阵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将趴在书案边打盹的容灼吵醒了。

他揉了揉还有些钝痛的脑袋,朝着门口的方向说了句“进来。”

随后便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端着药推门走了进来,这人名叫金豆子,是容灼的贴身小厮。

“公子,喝药了。”金豆子端着一碗药放到书案边上。

容灼拧了拧眉,看起来很不想喝的样子。

他不想喝药,一是因为这药太难喝,二是因为他没有病。

这两日他头痛,旁人都以为他是整理书稿太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穿书造成的后果。

两日前,容灼在现代社会遭遇车祸惨死,死后穿到了一本书里,在这个世界里,他也叫容灼,连长相都和从前一模一样。

容灼生前没有看过这本书,但穿过来之后这本书的内容却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他在书里是京城有名的才子之一,如今在国子学读书,因颇得大儒季修年看中,所以是明年春闱最受关注的学子之一。依着书中的内容,他在明年的春闱中会大放异彩,不仅在会试中拔得头筹,在殿试中还被皇帝点中了探花。

当朝太子则因春闱前便与他交好,还落了个慧眼识珠的好名声。

可容灼知道,这一切短暂的风光背后,暗藏着的是他悲惨结局的开端。

因为这位表面光风霁月的太子,实则是个卑鄙小人,结交容灼全为利益,在达到目的之后,便会将他当成踏脚石踩在脚下。

他如果不想接受这样的命运,就要在一切开始之前早做打算。

好在命运待他不算太坏,让他穿到了和太子正式结交之前,一切还都来得及。

原书里他和太子是在永安侯世子的诗会上认识的。

他穿过来的时候,刚接到诗会邀请……

时至今日,他还未给永安侯世子回复。

也就是说,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推掉这次的邀请。

容灼最初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只要他不去,就可以避开太子。

但太子是谁?

他若有意结交,有人能逃得过吗?躲开了这一次,却躲不了一辈子。

这次诗会至少是原书里有的内容,他可以提前做点准备应付太子。若是此番他拒绝了,下次会被太子怎么安排就不好说了。

所以,拒绝参加诗会明显不是上策。

他该做的是,想办法让太子失去结交他的想法。

“今天初几了?”容灼朝金豆子问。

“今天初三,离着初九的诗会还有六日。”金豆子答道。

容灼想了想,让对方找了封空白的帖子,提笔给永安侯世子回了一封。

这两日他翻看过书房里的帖子,大概学习了一下格式,所以回个帖子倒也勉强能应付。

而且得益于现代社会从娃娃卷起的风潮,容灼幼时是在各种兴趣班里泡大的,书法学得还不错,一手小楷写得隽秀工整,和原主笔迹相差并不大。

“公子是不打算去?”金豆子问。

“去。”容灼将写好的帖子递给金豆子,“送到永安侯府吧。”

金豆子忙接过帖子一溜烟跑了。

容灼待他走后,悄悄端起药碗,将里头的药倒进了门口的花丛里。

“哟,表弟这是干什么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小院门口传来。

容灼听着动静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忙抬头朝对方灿然一笑,乖顺地叫了句“表哥。”

这人是容灼舅舅家的表兄,名叫段峥,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

段家世代行商,家底丰厚,将段峥这个独子宠成了不学无术的纨绔。原书里的容灼与此人话不投机,很少主动来往,再加上读书人和纨绔子弟天生有壁,所以两人关系并不亲厚。

段峥偶尔来容府做客,见着自己这个温文尔雅的漂亮表弟,都会阴阳怪气地讽刺几句,换来的也多半是对方的冷淡相待。

但是今天,容灼难得对他态度这么好,倒是让他有些惊讶。

段峥目光落在容灼面上,见少年五官如白瓷雕出来的一般精致漂亮,尤其那双眼睛生得明亮清澈,长睫一缀显得无辜又单纯。

“我方才看到你的小厮拿着给永安侯世子的回帖,你要去参加诗会?”段峥问他。

“嗯,世子的帖子前两日就到了,今日才想起来回复。”

“这劳什子诗会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我去打马球呢!”段峥道。

“表哥又不曾去过诗会,怎知诗会没意思呢?”容灼笑问。

“你们读书人的场合,本公子可不去自讨没趣!”段峥语气不屑地道,“我早已听说了,诗会去的都是你这样只会读书念经的小白脸,一个好玩的人都没有,没劲!”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