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4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4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今天在于景渡房中时没少劳累,当时太紧张没顾上,这会儿上了马车之后,却觉得满身疲惫,倚在车身上闭着眼睛就快要睡过去了。

“你呀!”段峥无奈道:“今晚都没怎么折腾呢,就累成这样,身子骨太弱了。”

他说着伸手在容灼胳膊上捏了捏,摇头道:“我回头必须带着你练练才行。”

容灼闻言睁开眼睛看向他,发觉段峥如今面对自己时,已经丝毫没有了先前的敌意,俨然一个关心弟弟的兄长,目光中甚至带着点慈爱。

严格说起来,段峥比容灼大不了两岁,但在段峥眼里,却是将他当成了小孩子一般,这令容灼心中颇为熨帖。

“表哥,今日还要多谢你。”容灼开口道。

“自家兄弟说这些做什么?”段峥难得与他这么相对,倒是有点不自在了,“要是早知道你这么乖,表哥早就带你出来玩儿了,谁让你从前总拿鼻孔对着我?”

容灼心道,更早一些他还没来呢,怎么可能愿意跟着段峥出来玩儿?

在原来的容灼心里,大概永远没有将段峥划入自己会结交的那类人里。

偏偏段峥这种人吃软不吃硬,不可能主动走出那一步,所以他注定和原来的容灼无法了解彼此,两人之间有的只有偏见和隔阂。更何况本朝的文人大都在意名声,和段峥走得进了,属于对名声有损的行为,换了原来的容灼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明日带你做什么去?”段峥问道:“打马球,去赌场?还是你有想去的地方?”

“今日花了那么多银子,赌场就先别去了。“容灼道:“咱们去打马球吧!”

马球这运动在本朝并不是什么不入流的运动,相反很多有身份的人也会打马球。只不过同一项运动,在不同的圈子里和不同的人玩儿,格调就截然不同。

和王公贵族打马球,那属于高端活动。

和段峥那些狐朋狗友打马球,那就属于纨绔之间的小团体聚会。

反正这帮人凑在一起,哪怕是读书,传出去也不会好听到哪儿去。

所以容灼并不在意去做什么,反正只要跟着段峥混就行了。

马车一路到了容府。

这会儿天黑了,段峥下了马车还细心地从门房处取了盏灯笼将容灼送回了住处。

容灼是家里的长子,他满十四岁之后就搬到了家里靠东的小院里,这边安静适合读书,平日里除了家里的下人过来打扫之外,没什么人会来打扰他,只有他的贴身小厮金豆子会整日陪着他。

“那我明日一早来接你吧。”段峥将人送进去就打算走了。

这会儿天已经晚了,他也没打算再去主屋打招呼,免得扰了容父容母休息。

金豆子听到动静出来,见到段峥把自家公子送进来,忍不住一脸狐疑地盯着对方看了半晌。

“你小子这是什么眼神?”段峥不悦道。

“表哥你别吓唬他,他胆子小。”容灼笑道。

段峥闻言这才没继续找金豆子不痛快。

他平日里在人前跋扈惯了,今日若非和容灼冰释前嫌,态度也不会转变。

所以他一见到金豆子,下意识带入了从前和容灼不对付时的状态。

经容灼一提醒,他忙从荷包里取出了好几枚金叶子赏给了金豆子。

金豆子一脸莫名其妙,连着朝他道了好几句谢。

“公子,季先生让人送了口信来,说让你明日去国子学一趟。”金豆子这才想起来正事。

容灼一怔,“捎信的人还说别的了吗?”

“没有。”金豆子道。

容灼想了想,叫住正准备离开的段峥道:“表哥,明日我要去国子学,可能没法跟你打马球了。”

段峥目光一黯,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借着手中灯笼微弱的光看向容灼,不由有些失落。

他想,自己这表弟终究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他一个纨绔,也不好老耽误人家读书。

没想到他这念头一落下,便闻容灼又道:“等国子学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去段府找你吧。”

“真的吗?”段峥闻言眼睛一亮,登时又有了精神。

“嗯。”容灼点头应是。

他倒也不全是为了装纨绔,今日相处之后,他觉得这个表哥人还是不错的。除了金豆子之外,段峥应该是他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第二个比较亲近的人了。

送走了段峥之后,容灼去书房整理了一下书稿。

这些书稿都是原来的容灼誊抄整理的,看得出颇费了一番工夫,整理得很认真。

依着容灼如今的计划,他往后是不可能再干这种有好名声的事情了。

不过他也不愿意将书稿弄乱,白费了曾经那个容灼的付出。

所以思忖良久,他决定将已经整理好的书稿装进了书箱里,打算明日带到国子学交给季先生,然后借机将整理书稿的事情推掉。

这样既不会枉费原来的容灼所做的努力,也不会耽误书稿后续的整理质量和进度。

次日一早,金豆子便帮容灼准备好了去国子监要穿的衣服。

容灼穿好衣服,让对方帮着束好发之后,便对着铜镜开始瞎琢磨。

过了一日,离初九越来越近了。

他这一去国子学也不知道要耽误多久,他得想个法子在国子学里也能坚持搞点事情。

可国子学都是统一的制服,发簪都是统一的木簪,实在没有什么空间给他作妖。

容灼对着铜镜想了半晌,最后想出了一个法子。

去国子学的路上,他让车夫中途停车,带着金豆子去路边的香粉铺子买了一盒香粉。

然后他弄了些香粉倒进了自己衣服里,搞得浑身香喷喷的。

“公子你这是什么新爱好?”金豆子十分不解,“人家都是弄熏香,你这弄了一身香粉,到时候旁人说不定以为你这是在哪个姑娘那里沾上的呢!”

容灼挑眉一笑,他们要是这么想那最好了。

反正就算不这么想,他这一身香粉味儿,也够让人侧目的。

届时传到太子耳朵里,就会变成容灼一身脂粉气。

堂堂一国太子,怎么可能会结交一身脂粉气的人呢?

容灼越想越得意,又忍不住往怀里多倒了些。

他进了国子学之后,周围很多同窗朝他打招呼。

有人闻到了他身上的香粉味道,但大多都是表情疑惑,倒是没人露出厌恶的神色。

容灼拎着书箱直接去见了季修年。

这位季先生虽然是当朝有名的大儒,但年纪并没有容灼想象中那么大,约莫也就五十多岁的样子,看着精神矍铄,丝毫不显老态。

季修年翻开容灼带过来的书稿看了看,眼中满是赞赏,显然对书稿很是满意。

“做得很好。”季修年朝容灼夸奖道。

“不是我做的。”容灼开口。

季修年一怔,眼中有些疑惑。

“先生曾经不是讲过吗?人生如什么朝露……暮死朝生,今日的我已非昨日的我。先生若是愿意,就当这些书稿是昨日的我整理的,往后学生只怕要让先生失望了。”容灼也说不出来为何,面对季修年时不由生出了某种莫名的信任感。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