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9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9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见于景渡敛着神情不说话,容灼只当自己这话惹人不高兴了。

他说自己不喜欢男人,那意思不就是影射对方喜欢男人吗?

可“青石”这小倌儿身份乃是被逼无奈,他骨子里未必就真的喜欢男人。

所以容灼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分,忙试图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

于景渡闻言抬眼看他,见小纨绔红着的眼尾都尚未恢复呢,竟还有心思哄他。

他暗道,少年这性子实在是好得过分,平日里当真是一句惹人不高兴的话都不会说出口。哪怕今日被疼狠了,忍不住朝他抱怨了两句,语气也没有多生气,软乎乎的倒像是在撒娇。

“我知道。”于景渡帮他涂完了额头上的伤口,又示意他挽起了裤腿。

容灼忙小心翼翼将受伤的那条腿的裤脚挽起来,露出了匀称白皙的小腿和磕伤了的膝盖。

他方才倒地时磕了一下,膝盖稍稍有些破皮。

那伤口本身并不算太严重,但落在容灼白瓷似的腿上,便显得尤为扎眼。

于景渡知道他怕疼,这次放轻了力道。容灼大概有些不好意思了,紧紧抿着唇没再做声,只是双手紧张地攥着身侧的床单,像是在极力克制一般。

“还疼?”于景渡抬眼看他。

容灼忙摇了摇头,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看着有些可怜。

于景渡一边腹诽这小纨绔着实娇气,却忍不住凑在少年膝边的伤口上吹了吹。

伤口传来麻痒的感觉,令容灼忍不住身体一僵,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不必这样的。”容灼道。

“不必哪样?”于景渡佯装不解地问他。

容灼避开他的视线,“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吹的。”

“不是小孩子还能疼哭……”于景渡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我没哭!”容灼反驳。

于景渡冲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容灼还想分辩几句,说自己眼睛湿了只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引起的某种生.理反.应,这和哭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然而他尚未开口,外头便有伙计来了。

伙计手里拿着工具,是来给他修门的。

方才于景渡那一脚,将里头的门栓踹坏了……

“哎……”容灼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了,看向于景渡,“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啊!”

他说着又下意识想去捏一捏于景渡的胳膊,但想起对方先前说不让他碰,便将手又收了回去。

“青石,你平日里会锻炼是吗?”容灼问他。

“呃。”于景渡面色如常地扯谎,“干我们这行的,身体不好可不行。”

容灼闻言顺着他话一联想,顿时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

他听说某些常来花楼里的客人,都挺能折腾人的,有时候用了药会折腾一整宿……

想到这里,容灼自己倒是先红了脸。

“放心吧,有我在,你往后不必再应付那些人了。”容灼一边说着,一边在于景渡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

那触感带着些许微热,一触即分,令于景渡手背有些微痒。

他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在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一下,目光又回到了小纨绔脸上。

“你很喜欢这个地方吗?”于景渡问他。

“不是很喜欢。”容灼答道,“就当是个客栈吧。”

不喜欢还非要来……

于景渡略一挑眉,却没顺着这话问下去,转而道:“这就不打算再回国子学读书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国子学读书?”容灼不解。

“那日你自己穿着国子学的衣服来的。”

“哦哦,我差点忘了。”容灼失笑道。

“不喜欢读书?”于景渡又问。

“读书有什么好呢?”容灼叹气。

“读书能入仕。”于景渡目光一直落在容灼脸上,观察着他的表情,“若是顺利,说不定将来能成为肱骨之臣,光耀门楣。你不想当官?”

“当官可以为民请命,但是我不够聪明,不是当官的料,还是把这种机会留给更合适的人吧。”容灼叹了口气,“你不懂,这世道当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前途光明的毕竟是少数。”

他说着往后一仰,上半身躺在了榻上,腿却还耷拉在榻边,“当个衣食无忧的纨绔多好,我就想好吃好喝平平安安的,不想出人头地,也不想飞黄腾达。”

于景渡微微拧了拧眉,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神情。

“对了,明天初几了?”容灼突然翻身坐起来,问道。

“初七了吧。”于景渡道。

“初七,初八……还有两天了。”容灼有些烦躁地再次躺下,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还有两天不就是初九吗?

永安侯世子张罗的那场诗会的日子。

小纨绔看起来很不想去参加的样子。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