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在周丰那里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还被对方打击到了,显然心情很不好。

他垂着脑袋,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酒杯,也不知是不是在生闷气。

他没想到这帮文人竟也会与人聊这么直白的话题。

早知道会被问到这个,他该提前做点准备,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容灼一边懊恼自己的反应太失败了,一边又忍不住琢磨要怎么找补一下。

可这种话题往往要的就是第一反应,他事后再去找补,反倒会越描越黑。

容灼越想越气闷,一仰头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原本就有个四五分醉了,这么接连几杯酒下肚,醉意便更深了几分。

于景渡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来,在金豆子要给他续杯时使了个眼色。

金豆子倒也机灵,会意后悄悄将手里的酒壶换成了茶壶。

容灼也不知是喝酒喝糊涂了,还是心不在焉,竟也没喝出酒被换成了茶,就那么一杯接着一杯喝了大半壶茶。

“我去方便一下。”容灼扶着桌子起身,但因为醉酒的缘故,身体有些摇晃。

于景渡眼疾手快在他腰上扶了一把,容灼鼻尖蹭过他颈侧,忍不住嗅了嗅。

“你这熏香的味儿怎么有点熟悉?”容灼自顾自地道。

于景渡眉头微微一拧,没想到容灼鼻子这么尖。

其实他身上熏香的味道并不浓烈,只是他在寻欢楼住着,哪怕不用香,衣服也总会沾染一些。这种程度的香味离得远了很难闻到,但还是被醉醺醺的容灼捕捉到了。

少年醉眼朦胧地抬眼看向于景渡,目光在他那张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逗留了片刻,实在看不出半点端倪。

“公子,您不是要去方便吗?”金豆子不解道。

“哦对。”容灼忙放开了于景渡,被金豆子搀着去了厅外。

周丰看着那一红一绿主仆二人的背影,和于景渡对视了一眼,那意思要不要跟着一起去方便一下?于景渡摇了摇头,大概是怕跟得太紧被容灼看出什么来。

容灼去方便完,洗手的时候顺便也洗了把脸。

被冷水一激,他的酒意便散了几分。

他叹了口气想起今日的经历,不由又有些挫败。

为什么大家对他没有丝毫的嫌恶之意?

他这个纨绔真的做得这么失败吗?

如果这些文人都不怎么讨厌他,那太子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并不在意这些?

“公子为什么唉声叹气的?”金豆子不解道。

“你觉得大家讨厌我吗?”容灼问他。

“没觉得,我看他们都挺喜欢公子的,大概是觉得公子生得好看吧。”金豆子道。

容灼听他这么说,心情更郁闷了,连厅内都不想回去了。

“你陪我在花园里待一会儿吧,我想静静。”容灼道。

金豆子闻言便搀着他穿过小径,想着去不远处的亭子里坐一会儿。

没想到主仆二人绕过花丛,拐过弯来才看到亭子里坐着个人。

那人一袭白衣,看着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气质也不错,还挺顺眼。

“哎呀,有人。”金豆子搀着容灼便要回去。

这时亭子里坐着的人也看到了他们,笑道:“二位来都来了,何不尝一尝在下煮的茶再走?”

“那就打扰公子了。”金豆子朝他行了个礼道:“我家公子饮多了酒,出来透透气。”

“二位请便。”那白衣人指了指茶桌对面的座位,示意他们随意。

容灼朝他行了个礼,而后走到他对面坐下了。

那人随手捻起一只茶盏,在里头注入刚煮好的茶,递到了容灼面前。

“多谢,但是我在里头喝得有点顶了。”容灼朝他无奈一笑,解释道:“要是我喝不下去可不是因为你煮的不好。”

对方闻言略有些惊讶,抬眼仔细打量了容灼半晌。

他知道今日来这园子的都是些文人,但他没想到里头会有一个容灼这样的。少年人生得漂亮精致,一袭红袍穿得张扬恣意,但落在眼中却不让人觉得突兀,反倒带着一种文人身上罕有的活力。

容灼见他盯着自己看,并不知他在打量自己,只当是自己不喝茶对方不高兴。

“要不……我尝一块您的点心吧!”容灼伸手拈了一块茶桌上的点心,“正好去一去酒气。”

他将点心拿起来,又有些犹豫地看向对方,似乎在等对方的同意。

男人朝他做了个随意的手势,失笑道:“你喝不下茶,倒是吃得下点心?”

“这有什么奇怪的?”容灼笑道,“你没听说过吗?人的胃是分区的,吃饭吃饱了,不耽误吃零嘴,喝酒喝饱了,自然也不耽误吃点心。”

“这是什么歪理?”那人问道。

“不是歪理,下回你试试就知道了。”容灼说着又拈了一块点心放到嘴里,还顺手拿了一块给身边的金豆子。

“你是永安侯府煮茶的师傅?”容灼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跟他搭话。

“算是吧。”对方笑了笑,没给容灼继续掌握话题的机会,“在下方才看小公子愁眉苦脸,可是有什么心事?”

“哎……”容灼叹了口气,“不说也罢。”

“能让小公子放着厅内的宴会不顾的,必然是很恼人的心事吧?”

这人长得温文尔雅,说话时语气也让人觉得很舒服,是属于很容易获得信任的那种人。

他这话说得轻描淡写,若是容灼不加防备,估计很容易就会被套出话来。

可容灼这人有个好习惯,喝醉了之后不喜欢说心里话,很少有酒后失言的情况。

倒不是他自制力好,而是他喝多了之后思维会变得很奇怪,让人难以引导……

简而言之就是,人家问东他答西,人家说狗他聊鸡。

这不,对方问了他的心事,他恍惚了一瞬,忽然起身道:“多亏了你提醒,我得回去了,不然离开太久很失礼……”

“对了……”容灼扶着金豆子刚要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从荷包里取出了两枚金叶子放到了茶桌上,“不能白吃您的点心。”他说罢又朝男人行了个礼,这才被金豆子搀着离开。

那人表情复杂地看着容灼的背影,随后将目光落在了那两枚金叶子上。

他平生还是第一次被人拿金子打发,心情十分微妙。

“豆子!”容灼离开那凉亭之后,朝金豆子问道:“你觉不觉得方才那个煮茶的师傅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咱们是第一回来这园子,怎么可能见过呢?”金豆子道。

“说得也是。”容灼摇了摇尚有些昏沉的脑袋,没再多想,很快将这人抛到了脑后。

主仆二人回去之后,宴会就接近尾声了。

依着容灼提前了解到的流程,今日诗会之后这个宴会,就是最后一个项目了。

宴会结束后,永安侯世子会出于礼貌再邀请众人品茶。

但这个品茶实际上就是客套话,懂礼数的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告辞了。

但容灼却没急着走,而是又耐心等了一会儿。

他没猜错的话,太子会在这个时候让人将自己想招揽的都留下。

果然,容灼看到侯府的亲随将好几个人都留下,并带着去了偏厅。

想来这些人就是太子挑中的人选了。

容灼战战兢兢等了一会儿,直到那些亲随都离开,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这些人没有留他,说明太子真的不打算招揽他了?

容灼不敢高兴得太早,生怕自己乐极生悲。

直到他朝赵识君告别之后,才确定今日自己的确是躲过了一劫。

太子确实没有打算留他,否则他要告辞的时候,永安侯世子一定会挽留。

他成功了!

太子真的放弃招揽他了!

容灼高兴得脚步都轻快了不少,脸上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天知道今天得知众人都不嫌恶他的时候,他有多忐忑。

他生怕太子也和这些人一样,对他的所作所为太过包容。

还好太子这人的确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竟真的将他弃了!

“容小公子,遇到什么开心事儿了,这么高兴?”周丰远远过来朝他打了个招呼。

“今日有幸与周兄见面,自然高兴。”容灼笑道。

容灼高兴得有些上头,说着还主动凑上前和周丰抱了抱。

他抱了周丰还不过瘾,索性连周丰身边的“小厮”都抱了抱。

于景渡僵着身体一动不动,表情十分复杂。

他从前倒是不知道小纨绔高兴起来竟还有这爱好。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