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3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3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对着人又是搂又是捏,像遇到了好玩的事情,好奇又新鲜。

于景渡沉着脸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目光,容灼这才老实了。

“我没有别的心思!”容灼忙朝他解释,“而且我不喜欢男人,你知道的。”

“你恨不得每日都要说一遍,我当然知道。”于景渡语气有些不快。

容灼一笑,走到一旁坐下,“我觉得这法子不是很管用,而且我要是真相信了自己喜欢你,那不就麻烦了吗?”他可没这种把自己掰弯的爱好。

“你整日装着沉溺酒色,也没见你真的沉溺过。”于景渡道。

“好像也有点道理。”容灼很快又被他说服了。

他既然可以装纨绔,自然可以装别的。

他觉得先前旁人从他身上看出了漏洞,多半就是因为他演技太差。

若是这些日子他好好练习练习,说不定就能瞒天过海了。

“那我要不再试试?”容灼说罢又要朝于景渡身边凑。

于景渡却伸手在他身上一抵,迫使对方和自己保持了一臂的距离,“不急,这些事情,我可以慢慢教你。”

“行!”容灼闻言顿时有了冲劲儿。

他想“青石”在花楼这么多年,估计没少面对那些自己讨厌的人。

而在假装喜欢别人这件事情上,“青石”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

当日容灼匆忙洗漱完,又吃了早饭,便拿着纸笔做好了准备听于景渡给他“上课”。

于景渡这会儿有些骑虎难下。

他答应教容灼,根本就是随口一说。

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是没法教的,只能亲自实践。

可小纨绔又不喜欢男人,他们没法实践。

不对,就算小纨绔喜欢男人,他们也不能来真的,他又不是真的小倌儿。

于景渡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和容灼混在一起久了,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

可他若是不教,对方说不定又要去找什么青玉。

届时这小糊涂蛋还不知道让人占多少便宜呢!

于景渡想到容灼早晨对他那搂搂抱抱的样子,心中不由又生出了些许烦躁。

“青石,你脸好红!”容灼开口道。

于景渡轻咳了一声,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灌下,这才坐下。

“首先……”于景渡看向容灼,对上少年那双求知若渴的眸子,心中不由一动。

“首先……”容灼在纸上落笔,“然后呢?”

于景渡盯着他看了半晌,这才开口道:“你越是想让人相信一件事情,就越是不能反复强调。有些事情说得越多,反倒显得越心虚,越不可信。”

他这架势不像是在教容灼怎么瞒天过海,倒像是在教他为人处世的学问。

“有道理有道理!”容灼忙道:“说多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对吧?”

“嗯。”于景渡顿了顿,反客为主地问道:“那你觉得怎么样会显得更可信呢?”

容灼想了想,“用实际行动证明?”

“怎么用实际行动?”于景渡又问。

“不是要真听真看真感受吗?”容灼举一反三道:“就像昨晚那样,你跟我睡一张床,我与你朝夕相处不分彼此,这样日子久了习惯成自然,我看起来就会真的像一个沉溺酒色之人一般。”

于景渡:……

这小纨绔倒是真豁得出去。

“对,就该这样!”容灼一拍桌子,自作聪明地道:“之前我还是太收着了,徒有纨绔的表,没有纨绔的里,所以他们看着我便不大相信。”

容灼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不等于景渡开口,他倒是先把自己说服了。

反正如今他都住在寻欢楼里了,倒不如一口气把戏做足。

“青石,我说的对吗?”容灼还不忘虚心朝他问道。

于景渡挑了挑眉,显然也有点接不住话了。

容灼对于这件事情的执念,显然比他想象中还要深。

少年打定了主意要将这个纨绔装到底,且还做好了准备将他拉到一条船上。

有了章程之后,容灼便回了趟家。

他原是想回去收拾点行头带到寻欢楼,以便在那里长住。

可没想到一进容府大门,就被容父堵在了院子里。

这几日他忙着操心别的事情,倒是将他这个爹给忘了。

“爹。”容灼规规矩矩朝容父行了个礼。

“还知道回来?”容父语气不善,目光落在了他怀里抱着的两册书上,“还算知道点分寸,出去瞎混没忘了读书。”

他说着就去拿容灼怀里的书,容灼手一滑没抢过,书便到了容父手里。

那是于景渡一早送他的图册,容灼虽不大稀罕,但念及在这个世界生活,以后的消遣也就只能是这种图册了,便随手拿了回来,想着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谁曾想能被容父给撞了个正着!

“混账!哪里弄来的这些污糟东西?”容父看到图册的内容之后,脸色当即就变了。

“爹……”容灼尴尬一笑,“我都十八了,也到了该看这个的年纪了,这种事情我自己不学,您早晚不也得想法子教我吗?总不能让我将来两眼一抹黑的成亲吧?”

“你……”容父被他一句话噎住,却又无从反驳。

本朝规矩,一般男子成年后家中父兄便会在这些事情上有所教导。

但一来容灼虽十八了,却看着稚气未脱,容父便下意识还将他当成孩子对待,二来容父并不急着让容灼成婚,是以在这些事情上并未教导过。

但他自己也是男子,知道到了容灼这个年纪的少年,对这些事情好奇是正常的。

更何况他家这个逆子连花楼都逛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看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稀奇的?

“没出息!”容父怒斥了一句,将手里的图册又扔到了他怀里,“回去把东西放下,来我书房一趟。”

“是。”容灼忙乖顺地应了,抱着怀里的图册一溜小跑回了小院。

金豆子一见他回来忙高兴地迎了上来,在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之后,表情很是复杂。

“先借你看看吧,我暂时用不着。”容灼大方地将图册给了金豆子,“我换身衣服去找我爹一趟,你帮我收拾几身衣裳,再准备点银子。”

“公子您这是要做什么?”金豆子不解道。

“我出去住几天。”容灼一边换了身素净些的衣服,一边又朝金豆子问道:“我爹这几日没念叨我吧?”

金豆子道:“老爷这些天似乎挺忙的,都没顾上问公子的事情。”

容灼这才松了口气,但心中依旧不免忐忑,怕自己会再挨一顿揍。

“你去书房外头听着点,我爹要是打我我就叫,你听到我叫就去后院叫我娘来救我。”容灼道。

“行!”金豆子闻言忙应了,而后跟着容灼一起去了书房。

书房内,容父立在窗边,看上去有些严肃。

容灼进去后略一犹豫,直接撩起衣袍主动跪下了。

“你这是干什么?”容父一脸不解。

“啊……爹您让我过来,不是要打我吗?”容灼问道。

容父快被他气笑了,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

“昨日去诗会了?”容父问道。

“嗯。”

“没发生什么事情吧?”容父又问。

“没有。”

“也好。”容父点了点头,而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你自幼懂事,没让为父操过什么心。这些日子为父也想了很多,有些事你若是想清楚了,便依着自己的想法去办吧。”

容灼闻言有些惊讶,没想到容父今日的态度竟会如此。

这没道理啊,才不足半月的工夫,对方就接受自家儿子从一个翩翩公子变成了纨绔的事实?这也太开明了点!

“上回教训过你之后,我见到了季先生。”容父道:“你是他的学生,他比为父更了解你,既然他都相信你,我这个做爹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好自为之吧。”

原来他竟去找过季先生?

容灼想起穿来后仅有一面之缘的那位大儒,一时之间也有些惊讶。

难道对方看透了他的心思,所以才会帮他在容父面前说话?

容灼一时间也没什么头绪,只能先将心底的疑问压下。

但容父态度的转变,某种程度上算是帮了容灼一个忙。

至少他不用再提心吊胆整日担心回府被揍。

寻欢楼。

于景渡正和江继岩议事呢,突然抬手朝对方示意了一下。

江继岩不明所以,直到片刻后听到门外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紧跟着于景渡的门被人敲响了。

“青石,我回来了。”容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于景渡看了江继岩一眼,对方一脸茫然,显然没领会到他是什么意思。

直到于景渡走到门口作势要开门,江继岩才如梦初醒,匆忙躲到了屏风后头。

“我以为你在休息呢?”门外的少年见到于景渡后一脸笑意,毫不避讳地进屋便坐下了,“我方才回家让金豆子给我收拾了些行头,往后这些日子,我就可以安心住着了。”

他说着拍了拍自己腰间新挂上的荷包,里头看着也鼓鼓囊囊,显然刚装满。

“他也来了?”于景渡问道。

“没有。”容灼忙道:“我怕他整天跟着我不方便,东西送到就让他回去了。”

于景渡闻言不置可否。

“咱们今天是睡你这屋还是睡我那屋?”容灼朝他问道。

屏风后的江继岩听到这话当即一怔,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他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

明明也就一日没见,怎么事情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你那边吧。”于景渡随口道。

“好,都听你的。”容灼朝他一笑。

方才容灼回家之后,换了身月白外袍,看着没了平日里那副花里胡哨的劲儿,倒是多了几分书卷气,显得比平日里更乖顺。

于景渡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半晌,问道:“累吗?”

“有点。”容灼起身道:“要不我借你的地方睡一会儿?”

他觉得自己如今既然要和于景渡无分彼此,那就不能太客气。

可他刚起身,却被于景渡一把握住了手腕。

“你都睡我的床了,我不能睡你的吗?”容灼问道。

“不是……”于景渡瞥了一眼屏风的方向,表情有些复杂,“我的床,不干净。”

容灼一怔,心中登时忍不住有些发酸。

“青石”是因为那张床上睡过太多人,所以才会这么说吗?

“你别这么说,我不介意的。”容灼安慰道。

“我介意。”于景渡道。

容灼不想惹他伤心事,忙道:“我其实也有点认床,那我回去睡吧,一会儿你过去找我。”

“嗯。”于景渡应了一声,这才松开了他的手腕。

待容灼走后,屏风后的江继岩才一脸讳莫如深地走出来。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的床我的床还有什么干净不干净的话。

于景渡倒是面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异样。

唯独方才握住少年手腕的那只手,食指和拇指不经意摩挲着,像是在回味什么。

“公子。”江继岩斟酌着开口,“您和这位容小公子不会是来真的吧?”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