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回去的路上,于景渡将马控得很慢。

容灼侧身倚在他胸前,起先还有点别扭,到了后来竟贴着他颈窝就那么睡着了。

少年均匀绵长的呼吸一下又一下打在于景渡身上,偶有零星的气流辗转滑过他颈侧,引得他思绪翻飞,一颗心也跟着起起伏伏。

就这样,于景渡控马围着江家的庄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怀中的少年被肚子里的咕噜声吵醒,他才调转马头回了马场。

“我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没想到才刚到。”容灼揉了揉眼睛,那神情看着像个刚睡醒的小猫,仿佛下一刻就会拿脑袋在人身上蹭一蹭似的。

“下马。”于景渡开口,语气恢复了以往的冷淡。

容灼试了试想侧身跳下去,又不大敢,便伸脚想去踩马镫。

可于景渡的脚正踏在马镫上呢,他这一下正好踩在了对方脚上,就那么借力跳下了马。

于景渡:……

“我就觉得踩着有点软,原来是你的脚。”容灼讪笑着上前帮于景渡擦了擦被自己踩脏的鞋面。

于景渡将人拉起来,“上下马靠得是巧劲儿,可是也得练一练,若是你的腿没有力气,将来上来下去的时候很容易扭到。”

“你说得对,我一定好好锻炼。”容灼忙道。

于景渡在他腿上扫了一眼,“不过你坐马车也挺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容灼不乐意了。

于景渡也不解释,转身朝着庄子里行去。

容灼跟在他后头试图挽尊,“我年纪还小呢,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顾不上锻炼也是人之常情啊,等我到了你这个年纪,说不定比你还结实呢。”

于景渡脚步一顿,转头盯着小纨绔看了一眼。

以他有限的想象力,实在无法想象出眼前这又白又软的小纨绔会怎么变结实。

容灼被他这么一看,自己先心虚了,垂着脑袋有些挫败。

“你这样就很好,为什么要和我比?”于景渡安慰道:“我身体结实,都是这些年慢慢练出来的,你养尊处优自然和我不一样。”

容灼听他说“这些年慢慢练出来”不由便想歪了。

他暗道,原来做小倌还能把身体练结实?

于景渡:……

完了,一看小纨绔这表情就知道他又在瞎想了。

两人回去的时候,江继岩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饭菜。

容灼饿得够呛,洗了洗手便狼吞虎咽地塞了一肚子东西。

因为他们骑马耽误了太多时间,再加上回来的时候容灼又在马背上睡了一觉,所以他们吃过午饭后,已经到了下午。

“我骑马出了一身汗,想沐浴。”容灼朝江继岩道:“能不能麻烦……”

“不麻烦。”江继岩忙道:“你们住的那个小院里就有浴房,吩咐他们烧水便是。花园后头还有一处温泉,里头是活水,很干净,你们若是想泡也可以泡一泡。”

容灼一听温泉,眼睛登时就亮了。

江继岩见状忙吩咐了人给他们带路。

于景渡起先是不大想去的,硬被容灼拉了过去。

少年觉得一个人泡温泉没意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才硬要他陪着。

于景渡无奈,只得取了衣裳和布巾,跟着容灼去了后头。

“江少卿家里不愧是豪宅啊!”容灼经过江家花园时就忍不住惊叹道,“京城的月季花都开败了,他们这儿还有呢。”

他说着看向带路的家仆问道,“我回头能不能摘一朵啊?就摘一朵,放屋里头好看。”

“小公子尽管摘便是,您若是喜欢,小的让人帮您剪几枝也行。”家仆忙道。

“不必不必,回头我自己来吧。”容灼说着看向于景渡,“这估计就是最后一茬月季了,摘一枝放你屋里。”

两人说话间便到了花园后头的温泉池边。

他们家的温泉池应该是人工修建的,但是因为设计很巧妙,看着很自然。

池水清澈干净,池壁也被打磨得光滑无比,一看就是很会享受的人弄的。

“太豪华了!”容灼毫不避讳地将衣服一除,便抬脚踏进了池中,“要是能花钱在江少卿家里也办个年卡就好了,温泉山庄贵宾年卡,想想就安逸。”

于景渡目光稍稍避开些许,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外衫脱.了。

但他磨磨蹭蹭半晌,身上的里衣却没脱。

“你就这么泡啊?”容灼看着他问道:“会难受的。”

“我喜欢穿着衣服。”于景渡道。

“你不会是怕我偷看你吧?”容灼拧眉道:“我都跟你说过了,我……”

“你不喜欢男人,我知道,说了快一百遍了。”于景渡看了他一眼,视线却没在他身上逗留。

容灼早就惦记着想看看他了,毕竟作为一个软乎乎的少年人,对于景渡这样结实有力量感的男人,总会有点向往和羡慕。

但于景渡也不知怎么回事,竟是不打算给他机会。

“那你怕什么?”容灼问道。

“我不怕什么,我是怕你怕。”于景渡语气淡淡,这令容灼越发好奇。

他慢慢挪着于景渡身边,抬手在于景渡衣服上扯了扯,“沾着水不难受吗?”

“还行。”

“我真不偷看,你这样我看着替你难受。”容灼说着在他里衣的衣带上一扯,于景渡只看着他,并未制止。容灼只当他默许了,慢慢用手指勾住他的衣襟往旁边一拨。

里衣被水一冲,衣襟自动散开,露出了于景渡的身体。

容灼目光一滞,表情立刻僵住了。

只见于景渡藏在里衣下的皮肤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大小不一的伤口,有的已经快淡得看不到了,有的则像是新伤,估摸着就是近几个月留下的。

“怎么会这样……”容灼像是做错了事一般,伸手想帮他掩上衣服,却又有些不敢碰他。

“说了你会害怕,非要看。”于景渡伸手将衣带系好,表情却看不出什么异样。

他十三岁便去了军中,这些年受过的伤自然是不计其数。

在军中时大伙身上都这样,倒也不必避讳什么。

但小纨绔一看就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一张小脸吓得苍白,眼睛都红了。

其实,容灼并不是害怕,他只是想岔了,这会儿正在心疼“青石”呢。

他想过做小倌儿会受不少苦,可能会遇到不好伺候的客人,或者下手比较重的客人。可他没想过“青石”竟遭受过这样非人的折磨,一个人身上落下这么多伤疤,那得是什么样的变.态?

难怪对方会把身体练得这么结实,若是他身子稍弱一些,恐怕早就没命了。

“你要是介意,我先回去吧。”于景渡说着便要起身。

“我不是害怕。”容灼拉住他的手道:“我是心疼你。”

容灼仰头看着他,漂亮的双眸泛着红意,“我不知道他们对你这么坏,青石,我要是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绝不会让他们这么折磨你。”

于景渡心中一动,暗道小纨绔这是又把事情想到了那上头。

可这一次,望着眼前这人泛红的眼角,他却无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了。

“你放心,从今往后没人能再这样对你了。”容灼道。

这一刻,于景渡一颗心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似的,又热又痒。

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身边不是没有过在意他,与他同生共死的人。

那些同袍,那些儿郎,各个与他都是过命的交情。

可没有一个人像小纨绔这样,心疼过他。

他是本朝的宴王,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是能止小儿夜啼的修罗……

人们只会敬他,怕他,却无人会心疼他。

谁会想到去心疼这样一个人呢?

曾经,于景渡也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些。

他孤家寡人,无所畏惧,心硬得像石头一般。

可今日突然有人心疼他,竟让他那副铁石心肠里,骤然冒出了一点生机。

“当真不怕吗?”于景渡又问他。

“不怕。”容灼摇了摇头。

随后,于景渡便当着他的面,将衣服脱了,露出了一身的伤。

“是谁这么对你?不能让江少卿抓他吗?”容灼义愤填膺地道。

“弄伤我的人,都已经死了。”于景渡道。

容灼闻言这才神色稍缓。

“还疼吗?”他问。

“一开始是疼的,后来就不觉得疼了。”于景渡倚在石壁上,语气淡淡地道:“在很多时候,其实能感觉到疼反而是好事,这会让你确信自己还活着。”

容灼实在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了,一脸沮丧地倚着石壁不说话了。

于景渡看着他精致的侧脸,忍不住抬手凑过去,似乎是想摸摸容灼的脸。

但他那只手犹豫半晌,最后却只将对方一缕被水汽沾湿的碎发拂到了耳后。

当日泡完了温泉出来之后,容灼一直闷闷不乐的。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