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于景渡乍惊乍喜,一颗心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似的,窒得他后心都被冷汗浸湿了。

他下意识伸手想把人从花丛里拖出来,却闻花丛里的容灼痛呼一声,“你别拽我,疼!”

“伤着哪儿了?”于景渡蹲下身问道。

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这会儿还有些沙哑。

“浑身上下都伤着了……”容灼可怜巴巴地道:“快救救我!”

于景渡深吸了口气,探手握住少年手腕,感受到对方有力的脉搏,这才慢慢恢复理智。

“有没有别的伤?”于景渡问他。

“花丛里没有虫子咬我的话,应该就没有别的伤吧。”容灼大概是真的疼,说话时还忍不住哼哼唧唧,身体一动口中就连连喊疼。

他这会儿躲在花丛里,周身都是花枝,只要稍一乱动就容易被花刺戳中。

“去弄两根火把过来,再找一把修剪花枝的剪刀,快一些。”于景渡朝身后的护卫吩咐道。

对方闻言忙匆匆去了,不多时便有人拿了火把来。

于景渡拿着火把凑近一看,才发觉容灼脸上都被花刺划伤了,其中一道伤痕自眉骨而下划过了眼皮,若是劲儿再寸一些,说不定直接就扎进眼睛里了。

少年皮肤本就白皙,一张小脸挂着几道伤,看着就让人心疼。

“别动,我这就把你弄出来。”于景渡让人擎着火把,先是将花枝一茎一茎地扯离容灼的身体,而后才一一剪断。

江府这花园打理得极好,月季涨势也旺,花枝又粗又结实,上头的刺儿若是不留意,各个都能把人身上戳出伤口来。于景渡都不敢想象,这又软又乖的小纨绔是怎么把自己硬塞进了月季丛中。

“嘶……疼!”

尽管于景渡动作极小心,但还是难免牵动别的花枝刺到容灼,惹得对方一直忍不住喊疼。

当然,容灼这会儿喊疼多半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先前他太害怕了,顾不上疼,如今见了于景渡一颗心终于放下,自然就委屈上了。

“说说怎么回事。”于景渡开口,想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我……”容灼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哽咽,“我晚上回去后,想起了要来摘花,就过来了。”

当时江府的家仆说要陪着他,容灼不想麻烦人家,就说要自己来,连灯笼都没打。

因为江府家大业大,院子里隔不远就会挂一盏灯笼,所以他一路走到花园倒也不觉得黑。

“我当时摘了一朵原本想走,又觉得一枝花孤零零插.在瓶里不好看,想着反正他们家的伙计都说了可以多摘几枝……我就把花放在地上,打算再折两枝。”容灼这会儿想起了那情形都还有些后怕。

当时他刚蹲下身,就听到不远处一声响动。

那动静明明不算大,但在寂静的花园里,就显得格外明显。

容灼大概是电视剧看得多,一听到那动静就想到了不好的东西。

他难得聪明了一回,没起身查看,而是蹲在地上竖着耳朵偷听了片刻。

这么一听不要紧,他接着又听到了第二声动静,那像是有人翻墙进来时,双脚落地的声音。

有小偷!

容灼第一反应是想跑,然后一边跑着一边大叫。

不过不等他反应,便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一个护卫来花园里巡视,好巧不巧碰到了刺客,他当即便厉喝出声,想着震慑一下贼人。可他没料到今夜造访的不是普通盗贼,而是一帮身怀武艺的刺客。

于是护卫没跑两步,就被一枚暗器打中了。

护卫应声倒地便没了动静,容灼却躲在暗处,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他们有好几个人,拖着那个护卫的尸体扔到了花丛里。”容灼这会儿说起来当时的情形,依旧惊魂未定,“我怕他们会过来查看,趁着他们拖尸体的时候,钻进了这里。”

万幸刺客拖尸体的动静,给容灼做了很好的掩护。

刺客们也不妨暗处竟还藏着个人,便让容灼躲过了一劫。

容灼钻进花丛里时,被花刺扎得遍体鳞伤,但他当时大概是太害怕,求生的欲望占据了上风,竟也没顾上疼,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躲了起来。

刺客们手脚利索地处理完了尸体,其中有个心细的果真在花园里四处看了看。当时容灼躲在花丛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他透过花枝的缝隙,看到一只穿着黑靴的脚踩过了他折的那枝月季。

有那么一刻,容灼几乎要怀疑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好在他足够幸运,夜色以及先前那个横死的护卫为他做了很好的掩护。

“没事了,把手给我。”于景渡温声道。

容灼抓住他的手借力起身,看着地上的残枝愣怔了半晌,直到肩膀传来刺痛,他才痛呼出声。

“你别碰我!”容灼颤声道,“有刺可能断在里头了。”

于景渡忙收回了手,只虚揽着他,不敢再轻举妄动。

容灼一瘸一拐地从花丛里出来,目光落在了某个黑暗的角落。

“那个人……”容灼指了指不远处的花丛,“被扔到了那里。”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再加上先前的情况太危急,浑身又疼得厉害,这会儿整个人都还是蒙的。

于景渡朝身边的护卫做了个手势,护卫们打着火把上前,果真在里头找到了什么。

容灼看着护卫从里头将那具尸体拖出来,这才慢慢反应过来,俯身哇得一声吐了。

于景渡想去帮他拍拍背,又怕弄.疼了他,只能拧眉守在一旁。

“去朝江少卿知会一声,再去找些伤药来,送到客房。”于景渡吩咐道。

护卫们忙依着他的话去办,于景渡这才带着容灼回去。

少年被于景渡攥着手腕,一路上一言不发。

回房之后,于景渡才发觉他面色苍白得厉害,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浸湿了。

“别怕,已经没事了。江少卿很有手段,今晚的刺客一个都跑不了。”于景渡一边安慰他,一边解.开了他的外衫,慢慢帮他将衣服脱.了下来。

有几根刺断了,这会儿还扎在他身上呢,被衣服带下来时疼得容灼又忍不住哼唧了几声。

好在这会儿天气不那么热了,容灼身上穿得还算厚实。

若是换成夏天,他这么往月季丛里钻,身上只会伤得更重。

但尽管如此,他将里衣脱了之后,身上看着也有些触目惊心。

他皮肤白皙,身上除了后背和颈窝各有一颗小痣,原本该是干干净净的。

可此时上头却布满了许多红色的伤痕。

伤痕有深有浅,浅的不过一道红印,深的则像是在皮肤上刻出了小小沟壑一般,虽然没流太多血,但一道一道看着就疼。

于景渡看着容灼身上的伤,一言不发。

他的表情被面具遮住了大半,但露出的一双眼睛里,却带着从未有过的凌厉。

不一会儿便有人送了伤药过来。

于景渡取回伤药走到容灼身边,开始帮他身上的伤口涂药。

“嘶!”容灼疼得眼睛泛红,小声问道:“这是什么药?会留疤吗?”

于景渡将药凑到鼻间闻了闻,“不知道。”

“算了,你抹吧。”容灼妥协地摊开手,任由于景渡帮他涂药,“留疤就留疤吧,这样咱们也算是有了一个共同之处。”

于景渡手上动作一滞,握着药瓶的手力道一紧,目光中的冷意比方才更甚了几分。

经历了这样的事儿,他原以为小纨绔会吓得大哭一场,或者直接病一场,可对方只是吐了那么一会儿,又疼得掉了一两滴眼泪,这会儿就能拿这样的事情同他说笑了。

尽管这个时候没人能笑得出来。

“还在怕吗?”于景渡问他。

“还行。”容灼想了想,又道:“我命真大。”

到了这会儿,容灼想起方才的经历,才真切地体会到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命。

于景渡仔仔细细帮他把所有伤口都涂抹了一遍。

大概是江继岩这药好,容灼伤口涂了药之后便舒服多了,倒是不怎么疼了。

于景渡检查过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在他后肩那处极深的伤口上又涂了一次药。大概是怕少年觉得疼,他涂完了药又轻轻吹了吹伤口。

“你别吹我!”容灼缩了缩脖子,往旁边避了避。

于景渡将用剩下的伤药放到桌上,依旧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能自己待一会儿吗?”于景渡问他,“外头有护卫看着,很安全,我得去前院看一眼。”

“你去吧,我没事。”容灼怕他不信,还伸手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像是在安慰,“也找个人陪着你一起,别自己瞎走,万一有漏网之鱼呢?”

于景渡目光落在少年手背上,那里被划了好几道伤口,有一道自虎口一直延伸到手腕,又深又长。

“今晚别穿衣服了,小心蹭到伤口。”于景渡道。

“好。”容灼忙点了点头,模样十分乖顺。

于景渡大概也没想到容灼这么听话,只觉心里像是堵了一口气似的,又酸又涩。

前院,江继岩的人已经将所有刺客都拿住了。

他府中的护卫并非草包,除了一开始那个遭遇不幸,剩下的一个都没死。

倒是刺客一共来了五个,当场就死了仨,剩下的两个则被捆成了粽子,嘴里也塞了破布防止他们咬舌自尽。

“容小公子没事吧?”江继岩见到于景渡后忙问道。

“盘问过了吗?”于景渡不答反问。

“还没来得及。”江继岩道。

“我亲自来吧,不想浪费时间。”于景渡冷声道。

江继岩当即便吩咐了手下几句,亲自带着于景渡去了关押刺客的地方。

两个刺客这会儿都如丧家之犬一般被扔在临时的囚室里,他们大概没想到今日会这么出师不利,有些不大服气,看向江继岩和于景渡的神情则带着戒备和愤恨。

于景渡进门之后,话都没问,直接从一旁的护卫腰间抽出匕.首,上前利利索索扎进了其中一个刺客的肩窝处。半臂长的匕.首齐根没入,顷刻间贯穿了刺客的肩膀。

于景渡几乎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匕首在对方的血肉里转了几圈,不像是在刺人,倒像是想在对方肩膀上挖个洞出来。

江继岩身边的护卫哪里见过这阵仗,当场脸就白了。

而被刺的那个刺客,则痛得直接昏了过去。

于景渡一挥手,江继岩会意,弄了一瓢冷水泼到了昏迷的刺客脸上。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