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18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18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于景渡排行第三,是当朝三皇子。

在他后头,皇帝还有五个儿子,也就是说他有五个弟弟。

但这么多年来,于景渡在宫中从不知何谓兄友弟恭。

都说皇家薄情,却也有太子和六皇子那样的兄弟情深,只不过这样的感情从来不属于于景渡。

他的兄弟们不想弄死他,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

今日容灼突发奇想说要与他拜把子,于景渡只觉得小纨绔胡闹。

但方才对方在梦中朝他叫哥哥时,他却忍不住想到,若他的兄弟们也能如容灼这般,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他不需要去走那条路,也不需要整日如履薄冰。

可天不遂人愿,他没有这样的兄弟,就连唯一待他真心实意的小纨绔,也只能陪他走到这里了……

于景渡知道,自己要走的那条路注定是血肉横飞的。

没有阳光和花,只有剑戟和荆棘。

那是容灼唯恐而避之不及的东西。

甚至就连于景渡自己,都是小纨绔最不愿沾染的人之一。

时至今日,他唯一能为容灼做的,就是彻底离开对方,不让容灼和宴王沾上半点关系。

次日一早,于景渡便带着容灼离开了清音寺。

回去的路上,容灼一直很活跃,掰着指头细数着自己回京后要去吃的东西。

这几日在清音寺天天吃斋饭,可是把他憋狠了。

虽然那斋饭的味道也不赖,但禁不住天天吃啊!

“从前也没觉得多想吃肉,但是吃不着了又想得厉害。”容灼道:“等到了京城,咱们直接就奔着江月斋去,点一桌子大鱼大肉!”

他说这话时,目光里满是憧憬,仿佛此刻吃一顿肉就是他毕生最大的追求。

容灼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这样的人很容易获得快乐。

于景渡回想起与他相识以来的点滴,记住最多的就是他的笑。

小纨绔那双明亮的眼睛里,似乎永远都带着笑意,说话时的声音也总是轻快清越的,有时候高兴起来,走路的步伐也会跟着雀跃起来。

“你怎么了?”容灼见他不说话,伸手在他胳膊上戳了戳。

“我在想,一会儿到了江月斋要拦着你,别吃坏了肚子。”于景渡道。

容灼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至于真点一桌子,吃不完多浪费啊。而且我现在在心里都把菜点了一遍,就跟自己吃过了差不多。”

他说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浑身都写满了迫不及待。

两人进了京城之后,便直奔江月斋。

容灼点了自己最喜欢吃的几道菜,还要了一壶淡酒。

于景渡今日话不多,吃饭的时候也一直忍不住看他。

容灼一直专心吃饭,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异样。

直到两人吃过东西之后,一起回了寻欢楼。

容灼如今和于景渡同吃同住数日,早已习惯了,也没回自己的住处,直接进了于景渡的房间就大咧咧的坐下了。

“明日我回家一趟,午饭前就回来。”容灼朝于景渡道:“你想想有没有想去的地方,这几日天气也好,我带你到处转转,别老闷在屋子里。”

于景渡立在窗边,背对着少年,眸中带着一抹怅然。

“这两日你先别来找我了。”于景渡开口道。

“为什么?”容灼不解,“我不来找你,我去找谁?”

“两日后我有个旧识过生辰,我想去给他贺个寿。”于景渡道。

“怎么又有旧识?”容灼拧了拧眉,目光顿时一黯。

“你认识我之前,我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年,旧识自然不会少。”于景渡道。

“也是江继岩那样的吗?”容灼问他,“你都答应我了,不和这么复杂的人来往。”

“我何时答应过你?”于景渡转头看向他。

容灼一怔,这才意识到那日于景渡并没有给他任何承诺。

他虽然可以大言不惭地宣告于景渡是他包了的人,可这是建立在于景渡配合的基础之上。若对方不给他这个面子,容灼不可能真因为这个,拿出金.主的架势去跟他理论。

一来他不是这样的性子,干不出这样的事情;二来他从未将于景渡当成过自己的人……

那一刻容灼突然发现,原来一直以来,他和于景渡的关系能发展的这么顺畅,并非是因为他花了银子,而是因为于景渡愿意配合他。

一旦对方不买他的账了,他竟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吗?”容灼问道。

“嗯。”

“你想去就去吧,只要别惹不该惹的人就行,保护好自己。”容灼道。

小纨绔明显就是不高兴了,却还是没朝他发脾气,甚至还惦记着他的安危,怕他惹上麻烦。

容灼越是这样,于景渡心中就越是发闷,但他还是忍着情绪道:“容小公子,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其实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什么意思?”容灼问他。

“我知道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也感激你替我筹谋良多。”于景渡看向他,目光疏离又冷淡,“可那是你一厢情愿做的决定,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容灼眼底满是不解和震惊。

“你不想攀附权贵,视他们如猛虎,只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于景渡道:“可我不同,我贪慕虚荣,又渴望功名利禄,注定和你走不到一条路上。”

“你胡说!”容灼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两人虽然相识不久,但容灼知道“青石”不是那样的人。

这个骨子里都透着清冷的人,整个人看着就没什么世俗的欲.望,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些东西?

“你并不了解我。”于景渡道。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容灼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自己,就是为了气我吗?”

“我只是想让你早一些看清事实。”于景渡道。

“你不就是想去给你那个旧识过生辰吗?你去便是,我又不拦着你。”容灼有些不高兴地道:“但你也不必朝我说这些让人不高兴的话。”

小纨绔瘪着嘴,气得眼圈都有些红了。

于景渡不动神色地深吸了口气,忍住了上前安慰人的念头。

他走到内室,从箱子里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放到了容灼面前。

容灼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第一天见面时,他给于景渡赎身的那包金叶子。

不过后来他得知暂时没法替对方赎身,便将赎身改了包年。

而花姐将包年的银子算在了他的贵宾待遇中,这包金叶子就没用上。

“这里头的东西,我没有动过。”于景渡道:“你拿回去吧。”

“我给了你的东西,怎么会拿回去?”容灼道。

“你给了我的东西,我也可以不要。”于景渡将那包金叶子推到了少年手边。

容灼看着他,表情有些委屈,“你这几天一直都好好的,为什么回来突然就这样了?”

“这几天好好的,是因为想最后再哄哄你。”于景渡道。

容灼一听他这话,心里顿时有些难受,看起来委屈得不行。

“那日我劝你不要和江继岩来往的时候,你就决定要这样做了?”容灼问他。

虽然容灼问的事情和于景渡想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可这个答案却是肯定的。

于景渡就是那日彻底下定的决心。

那晚当他在花园里看到地上那枝被踩过的月季时,心中曾闪过一个念头。

他想,若是小纨绔有个万一,就是他害的。

他那点想把人留在身边的贪念,险些害死了容灼。

虽然事后容灼有惊无险,且证实了刺客不是冲着他来的。

可于景渡却知道,一旦容灼和他扯上关系,将来面临的危险只会比这更多。

更重要的是,容灼不止一次明确地拒绝了他。

小纨绔不喜欢太子,对他亦是如此。

所以那日于景渡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寻个由头,彻底离开容灼。

江继岩说的法子虽然不算高明,却是眼下最稳妥的选择。

“这几日我看你也挺高兴的,就当我还了你的赠花之谊吧。”

他执起容灼的手,将那包金叶子放到了他手里。

“容小公子,这花楼里的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露水情缘,你往后可莫要再这么当真了。”于景渡道。

“谁当真了?”容灼也有些动了气,起身道:“都跟你说了,本公子不喜欢男人,什么当真不当真的?”

见于景渡没有要和好的意思,容灼也不想继续跟他争执,转身便走了。

于景渡下意识伸手,指尖擦过少年的衣袖,却生生忍住了将人拉住的冲动。

江继岩说的没错……

有些事情,拖得越久就越麻烦。

若是他早些时候就下定决心,事情应该会更容易一些吧?

容灼气呼呼地离开了寻欢楼,直接回了容府。

金豆子见他回来忙迎了上去,随即便发现他面色不大好看。

“公子这是怎么了?”金豆子问道。

“生气了!”容灼将荷包往桌子上一扔,然后便径直走到榻边躺下了。

“这金叶子不是说给了那个小倌儿吗?怎么又拿回来了?”金豆子不解道。

“人家不稀罕!”容灼哼了一声,“不要拉倒!”

金豆子鲜少见自家公子生气,也不敢多问,便先退了出去。

直到下午,他估摸着容灼气应该消了,这才凑上去。

“公子……”

“别提那个人,莫名其妙!”容灼一脸委屈地道:“我也没不让他交朋友,就是劝了几句,不想听可以不听嘛,干嘛要发那么大的脾气?”

“啊?”金豆子一怔,“那个小倌儿竟然敢冲公子发脾气?”

“也没发脾气……”容灼忙道:“但是和发脾气差不多,金子都不要了!”

事后容灼再想起于景渡的话,也没觉得特别过分,对方的语气态度都还算和缓。

但容灼就是忍不住委屈,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么委屈。

他想,大概是“青石”以前待他太好了吧?

如今稍有不顺着他的地方,他就觉得不舒服。

最让他难受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于景渡为什么会这样……

容灼掂了掂那袋金豆子,“不要算了,改天见了表哥还给他吧,我也使不上。”

“对了公子。”金豆子见他提起段峥,忙顺着话茬道:“表公子在您不在的这几日,来了两趟,说让您回来之后一定要去段府寻他。”

容灼这会儿气已经消了大半,闻言便道:“明日再去找他吧。”

金豆子闻言忙应声,也没再多说什么。

当日容灼住在自己家里,身边没了于景渡,觉都没睡好。

这几日他们在清音寺一直同吃同住,他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对方的陪伴,如今自己一个人睡,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次日容灼起来之后,面色便有些不大好。

他皮肤本就白皙,眼底稍有些青黑便掩不住。

“公子您脸上的伤是哪儿来的?”金豆子伺候他洗脸时忍不住问道。

容灼脸上的伤其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血痂都掉了,只是伤口的位置还稍稍有些印痕。

昨日金豆子只顾着关心他的心情,没来得及问,今早才忍不住提起。

“磕了一下,早就好了。”容灼随口道。

他不想将于景渡认识江继岩的事情说出去,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金豆子闻言不疑有他,也没再追问。

吃过早饭后,容灼便带着金豆子去了段府。

段峥数日没见他,一见到人之后高兴得不得了。

“你可真行,我差点以为你带着那个小倌儿私奔了!”段峥揽着他将人带进屋,“快跟我说说,你这几天都去干什么了?”

容灼叹了口气,“别提了,一提我就来气。”

“怎么就来气了?”段峥忙问道:“那个小倌儿欺负你了?”

容灼将那袋金叶子丢给段峥,“我见面时送他的东西,还给我了。”

段峥拿着那袋金叶子,意味深长地道:“金子他都不要,这人能处啊!”

“啊?”容灼被他说蒙了。

“你想想,花楼里的小倌他们速来是最爱钱的,这人不图你的金子,那说明什么啊?”段峥循循善诱道。

“图我什么?”容灼一脸茫然。

“他是不是对你动了真心?”段峥分析道。

“不可能,怎么会?”容灼连连否认。

“你年纪太小,不懂人心。”段峥拉了椅子坐到他身边,“你先朝我说说,他还给你金子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容灼想了想,便隐去了关于江继岩那部分话题的讨论,将于景渡要去给一个旧识过生辰的事情朝他说了。

“他说要给旧识过生辰,你怎么说的?”段峥问道。

“我说让他想去就去吧。”容灼道:“没想到我说完他更来劲了,叭啦叭啦跟我说了一堆,说他跟我不是一路人之类的。”容灼想起于景渡那态度,又忍不住有些委屈。

“还有吗?”段峥问道。

“还说了些妄自菲薄的话,说他就是攀附权贵什么的,还说花楼里都是露水情缘,叫我别认真。”容灼道。

“这不就对了吗?”段峥一拍大腿,“你想想啊,他若是攀附权贵,喜欢钱,为什么要把金子还给你呢?”

“对啊。”容灼道:“我也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说那些话伤我的心。”

“你真的不懂这种男人。”段峥一本正经朝他解释,“有时候你不能看他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容灼想了想,于景渡只还了他金子,没做什么啊。

“我来给你捋捋啊!”段峥掰着手指头道:“首先他说要去见朋友,你同意了,他就生气了……一边说着自己攀附权贵,一边把金子还给了你……”

容灼一脸茫然,没听出什么问题来。

“他这是说的反话。”段峥笃定地道:“说不定他并不想去见什么朋友,这话就是在试探你的态度,你同意了让他去,说明不在乎他,他生气了呀!所以才说后头那些话。你应该跟他闹,死活不让他去,他知道你在乎他了,或许就不会再这样了。”

“不可能吧!”容灼道:“我跟他说了我不……”

容灼刚要说自己不喜欢男人,又想起来这事儿段峥不知道。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