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2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2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你怎么……”江继岩下意识开口,被旁边的于景渡戳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又将后头的话咽了回去。

按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知道容灼要来,也不该一眼就认出戴了面具的容灼。

尽管容小公子这易容跟掩耳盗铃似的,但江继岩还是得配合着点,假装不知道来的是谁。

“你找我?”江继岩问道。

“我来看今日送来的那个人。”容灼道。

“你是他什么人?”江继岩问。

“我没见到他之前,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容灼带着兔子头面具,说起话来那模样比平日里显得更乖,“别人告诉我他是我朋友,可是我不信。”

于景渡藏在面具后的脸看不出情绪,只眼底带着些许复杂神色。

江继岩显然没提前准备好应对容灼的准备,这会儿也有点乱了方寸。

“大理寺有大理寺的规矩,该让人认尸的时候,我们自然会通知你。”江继岩道。

“我不认尸,我就看一眼他是谁。”容灼道。

“不行。”江继岩故意冷下了脸,语气也比方才更重了些。

他在大理寺待久了,摆谱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戴着兔子头的容灼略垂下脑袋思考了半晌,像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

随后,他又抬起头,朝江继岩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江继岩轻咳了一声,看了一眼于景渡。

于景渡眼观鼻鼻观心,根本不给他任何提示。

无奈,江继岩只能让人进了屋。

“说吧。”江继岩道。

容灼看了一眼于景渡,那意思这屋里还有外人。

“他是我的亲随,你有话直说便是。”江继岩道。

容灼闻言这才深吸了口气,摘下了他的兔子头面具。

江继岩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忙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终于将见面时那句没说完的话问了出来,“你怎么来了?”

“江少卿,能不能给我走个后门,让我看一眼?”容灼道。

他这话说得一本正经,倒是让江继岩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人我都看过了,确实是他。”江继岩道:“你莫要再掺和此事,赶紧回去吧。”江继岩道。

“让我看了我就走。”容灼道。

少年说出的话明明十分倔强,但神情却依旧是那副乖顺的样子。

江继岩面对着他,连句重话都不忍心说,“你连我都信不过吗?”

“嗯。”容灼点了点头。

他谁也信不过,他必须自己看一眼才信。

江继岩没想到他这么实在,只能狠下心道:“我没法帮你,你回去吧,若你想看他,等案子结了再说。”

“你之前不是答应了青石,说我有事情就会帮我吗?”容灼问道。

“容小公子。”江继岩沉声道:“我上次问你的事情,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吧?你说你想平平安安过普通老百姓的日子,那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你一旦沾上,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要是够聪明就老老实实回去,当做不认识里头这个人。”

“没人知道我来。”容灼说着又将他那兔子面具戴上了。

江继岩就没见过他这样的,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偏偏于景渡就站在他旁边,所以他面对容灼当真是轻不得重不得。

可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带着容灼进去看尸体。

且不说漏不漏馅儿的问题,大理寺这么多人,他带着容灼进去被人看见,难保不会将容灼牵扯进来,若是那样,于景渡的努力就全都枉费了。

“你等我一会儿,别到处乱走。”江继岩道。

他说罢便带着于景渡出去了。

容灼找了张椅子坐下,转身背对着门口的方向,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纸。

那张纸上列出了他这几日总结的异样之处,下头还有一些他临时添加的标注……

其实来找对方之前,容灼心里并没有底。

他在接到“青石”的死讯时,第一反应便是不相信。

这是大部分人类在面对自己在意的人去世的消息时,都会有的自然反应,会想要否认,或者找到反驳的依据,来推翻自己不想接受的事实。

但在经过最初的怀疑之后,容灼依旧不太能接受这个消息。

如果没有先前那些蹊跷,或许他就信了。

可他事前发现的那些端倪,让他早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因此对方的死讯不像是个意外,倒像是在朝他印证什么一般。

容灼那颗不算特别聪明的小脑袋瓜,很艰难地得出了一个猜测:青石的死讯,会不会另有隐情?

抱着这样的怀疑,他甚至都没顾得上难过。

他急于想要找一些线索来佐证自己的猜测。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