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22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22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夜半时分,偶有虫鸣响起。

容灼翻了个身,一手在身边胡乱摸了摸,摸到了一个人。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待看清眼前的景象时,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于景渡双目紧闭,浑身是血,正躺在他身边,不知死活。

容灼抬手看了一眼,发觉上头也沾满了对方的血。

巨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笼罩,容灼只觉得耳边轰然作响,像是什么东西要爆开了一般。

“啊!”他猛地坐起身,这才发觉身边空空如也,榻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方才是做了个噩梦,梦到了浑身是血的于景渡!

梦中那场景太过真实,令他一时之间几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耳边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将他的神智慢慢拉回了现实……

容灼穿上鞋起身走向外间,耳边呼噜声比方才更清晰了些。

青玉看着白白净净一个青年,没想到睡觉竟然打呼噜,而且是震山响的那种。

容灼拧着眉走到矮榻边,心情十分复杂。

虽然他这么想感觉有点不礼貌,但他还是忍不住猜测,青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在寻欢楼却一直混得不怎么样,有可能就是这呼噜闹的。

当真是……听上一回,能清醒一整夜。

“青玉。”容灼戳了戳对方。

青玉翻了个身,呼噜声变了调,比方才更刺耳了。

“青玉,着火了!”容灼在他耳边道。

青玉又翻了个身,依旧没醒。

容灼叹了口气,只得披上外袍出去了。

这会儿夜深了,走廊里空空荡荡,只有青玉的呼噜声清晰可闻。

他怕打扰到别人,回身将门关上,将呼噜声隔绝了大半。

随后,他沿着走廊踱了几步,来到了于景渡的房门口。

不知道是因为这屋子暂时没人住了,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伙计一直没锁这屋的房门。

容灼白天还暗自发誓死也不再进这屋,这会儿就打了自己的脸。

反正房间在这儿空着,不睡白不睡。

而且这屋离他的屋子也不算特别近,关上门八成就听不到呼噜声了。

容灼推门进了屋,径直上了榻躺下。

可不知为何,他翻来覆去半晌,始终睡不着。

尽管没了青玉的呼噜声,他还是毫无睡意。

最后,他不得不再次起身出了门,想着先透口气。

他抬眼望向夜空,随后发觉某个方向似有隐隐红光,看着像是……着火了?

容灼本就不困,这下更精神了,直接小跑着下楼去了街上。

寻欢楼夜里是不关门的,只不过大部分人无暇他顾,所以门口没人。

容灼到了街上顺着红光传来的方向看去,发觉是大理寺的方向传来的。

在意识到着火的地方可能是大理寺之后,容灼下示意便朝着火光的方向奔去。

然而他刚奔出两步,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什么……

那里头放着的并不是青石的尸体。

况且就算是,那个不讲义气的人也跟他没关系了。

容灼有些懊恼地在路边的石墩子上踢了一脚,疼得险些没站稳。

当晚,火光并没有持续太久。

容灼立在街看了一会儿,待火光渐渐弱了便回去了。

这么一折腾,他倒是有了点睡意,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次日,段峥一早便来了寻欢楼。

容灼是被他从榻上拽起来的。

“我没睡醒呢……”容灼略有些起床气,迷瞪着眼睛抱怨道。

“别睡了,今天有事。”段峥道。

他已经知道了容灼包了青玉的事情,今日又见容灼睡得这么香,便猜测对方应该是从青石的死中缓过来了一些。

在他看来,容灼和青石虽然投缘,但毕竟认识的时间不长,感情应该不会特别深,所以容灼哭一场,难过一阵子,应该很快就能放下。

今日容灼这状态正好也印证了他的猜测。

毕竟,他家表弟眼睛都没肿,说明没怎么哭过。

“这就对了,做人别太执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段峥安慰道。

容灼心道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没必要非勉强自己给人找不痛快。

“以后好好待青玉,我看他比那个谁好。”段峥道。

容灼无奈叹了口气,知道段峥这话是在安慰他,便也没搭茬。

“好好好,咱们不提那谁了。”段峥拉着他道:“花姐都叮嘱我了,说此事牵扯到太子殿下,万万不能将你搅进去,所以让咱们不要声张。宋明安他们我也叮嘱过了,你只管放心便是。”

容灼道:“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那就行。”段峥道:“先吃口东西,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容灼好奇道。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