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23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23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宴王殿下纵马而去,留下了一群未尽兴的看客。

尤其是特意订了临街好位置的人,一壶茶都没喝完,走了不甘心,留着没意思。

“哎,今天真是白折腾这么久。”宋明安不满道:“啥也没看着。”

“没看着脸,不也看着人了吗?”一旁的段峥笑道:“也不算白来吧,至少咱们知道这位宴王殿下脾气不怎么好,好端端地突然就纵马跑了,把仪仗都扔在后头不管了。”

众人想起后头那些狼狈追着宴王而去的人,不由哄堂大笑。

笑到一半段峥突然想起了什么,朝宋明安道:“你爹不是礼部的吗?今日迎接宴王殿下的人闹了这么一出,不会牵连到他吧?”

“那倒不至于,顶多是惹一肚子气。”宋明安道。

毕竟错在宴王殿下自己,又不是迎接的人出了纰漏,皇帝还不至于是非不分。

都说知子莫若父,虽说传言皇帝与宴王关系疏离,但对方多少也该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性情。以这位皇帝赏罚分明的做派,说不定非但不会苛责礼部的人,还会稍加安抚。

“这位宴王殿下说起来也挺不容易的。”宋明安道:“我从前只听说他凶名在外,心狠手辣,但是近来听我爹的说法,宴王殿下走到今天,多少是有点本事的。”

这帮纨绔平日里都不怎么理会朝中政事,只喜欢听些八卦秘闻,所以对宴王知之甚少。

今日恰逢刚见识过那位宴王,听宋明安这么一说,便来了兴致。

“陛下这么多儿子,他好像出身最差吧?”苏昀问道。

“可不是,宴王生母是祁妃,好像还是死后晋的位份。”宋明安道:“朝中年纪相仿的殿下,虽说也都能文能武,可像他这样少年时就被送去军中历练的,可不多,而且在边关一待就是数年。”

宫中皇子各个都是金尊玉贵,哪个有人疼有人爱的,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而这位宴王,既不得皇帝宠爱,也没有母舅家可依仗,这么被扔出京城,几乎就跟自生自灭差不多了。

偏偏他自己争气,在边关数年不仅没被磋磨死,还在刀光剑影中被雕琢成了一柄利器。

如今的宴王早已不是一颗弃子,而是战功赫赫的人物了。

“要我说,打仗这种事情就跟做文章一样,都需要天赋。”段峥道:“要是被送到边关的是别人,够呛能囫囵个儿的回来。”

容灼暗自点头,心道这位可是将来的皇帝,自然非等闲之辈可比。

“你们说,陛下将他送到边关,会不会就是为了历练他?”段峥问道,“若是想让他自生自灭,为什么不扔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显然对这种问题发表不出什么高见。

他们这帮对朝中之事一问三不知的纨绔,哪里能懂得帝王心术?

“反正不管陛下曾经是什么心思,如今对宴王殿下肯定不会太怠慢,那么多军功在身呢,边关又不太平,真要冷了宴王的心,边关的将士只怕都要跟着寒心。”苏昀道。

容灼暗道,这回宴王回来,应该就要正式和太子明争暗斗了。

他只希望这位宴王殿下努努力,最好打得太子无暇他顾,这样他就彻底安全了。

容灼这期待倒也合时宜。

此刻,太子确实即将面临焦头烂额的境况。

今日宴王回京,依着礼数他贵为太子原是不必去迎接的。

但皇帝那日随口提了一句,说宴王在边关护国有功,再加上是太子的兄长,便让太子带着众皇子前去宫门口迎一迎对方。

太子尽管百般不愿,但他对外素来谦和温润,自然不会拒绝。

这会儿他正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宫门口呢,便被匆匆而来的六皇子堵在了东宫。

“四哥……”六皇子与他素来亲厚,见了面也没那么多虚礼。

“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孤这会儿要去宫门口接人,你也跟着。”太子道。

六皇子闻言忙口无遮拦地道:“四哥,你是太子,何必要去给他这个脸?”

太子闻言瞪了六皇子一眼,沉声道:“管好你自己的嘴,事情是父皇安排的,你这么编排是在指摘父皇的不是?”

“是,我这不是看着没别人吗?”六皇子忙赔笑道。

这位六皇子看着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比太子小了那么几岁。

但两人站在一处时,一个看着温润如玉气质高贵,另一个则显得浮躁稚嫩,一看就不像是一路人。偏偏两人乃一母所出,天生带着最为紧密的牵绊。

尤其皇后如今还在世,太子顾忌着母亲,也只能选择和六皇子兄弟情深。

“四哥。”六皇子示意亲随跟得远了些,低声朝太子道:“大理寺昨晚……”

“孤都知道,此事你不必操心。”太子道:“尤承骏虽然是你未来的大舅子,但此事与你无关,死了人也好,烧了尸体也罢,你只当不知便是,他再怎么胡闹也不会攀扯到你。”

六皇子闻言面色稍滞,欲言又止。

太子脚步一顿,转头问道:“你昨日同孤说此事与你无关,没骗孤吧?”

“四哥……”六皇子闻言当即出了一头冷汗,“我……”

太子脚步一顿,拧眉看着他,“你什么?说!”

“死了的小倌儿……是我找人安排的。”六皇子支支吾吾道。

“蠢货!”太子压低了声音道:“昨日为何不说?”

“我怕你骂我……”六皇子道:“四哥我错了,我真没想到他们会弄出人命,我就是想着他过生辰,让他高兴高兴,就找人去挑了几个……”

“你怎么这么蠢,他过生辰你送他什么不好,搞这些下三滥的东西?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太子被他气得面色铁青,却不得不强压下愠怒,“火不是你放的吧?”

“不是,大理寺的牢房,我哪儿敢去放火啊?”六皇子忙道。

太子闻言这才面色稍缓,“擦擦你额头上的汗,别让人看出端倪,回来再说你的事情。”

六皇子闻言便知道对方这是答应帮他兜着了,忙老老实实跟在了对方身后。

兄弟俩一同去了宫门口,准备迎宴王进宫。

然而到了地方才遇到正要去禀告的宫人,说宴王早已进了宫。

“怎么这么快?”太子问道。

“回太子殿下,宴王殿下中途就舍了仪仗,自己快马进了宫,这才比预计的时辰早了。”宫人忙道。

太子内心十分不满,面上却还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三哥这性子倒是痛快,不爱受这些虚礼约束,是孤思虑不周。”他一句话将错处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任谁听了都要觉得太子宽仁大度。

“让太子殿下白跑了一趟,请殿下恕罪。”宫人忙朝他欠身。

“太不像话了……”六皇子在一旁不忿道。

太子闻言又瞪了他一眼,六皇子忙住了嘴。

宴王提前进了宫,让来接他的人都扑了空。

但是依着礼数,他们还不能置之不理。

尤其是太子,虽然自觉对方一回来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却还是要端出一副好弟弟的姿态,以及一个储君的容人之量,带着众兄弟去打个招呼。

他不知道的是,于景渡今日这举动还真不是冲着他。

对方纯粹是心里不痛快,这才懒得跟着仪仗慢慢悠悠地在大街上任人围观。

于景渡直到进了宫都不知道太子他们另有安排,遑论故意一说?

于景渡进了宫便直奔御书房而去。

这个时辰皇帝下了朝,通常都会在那处批折子或与朝臣议事。

听人通报于景渡来了的时候皇帝略有些惊讶,大概是没想到人这么快就到了。

这会儿殿中还有朝臣呢,皇帝也不避讳,直接让人进来了。

于景渡进门后便朝皇帝行了个礼,又回了众臣的礼。

他进宫后便摘了面具,这会儿一袭修身的武袍,长身而立,一眼看去身上的英武之气尽显。

皇帝和在场的朝臣在京中看多了养尊处优的勋贵子弟,骤然面对气质凛冽的于景渡,一时之间面上都不由现出了欣赏之意。

更重要的是,于景渡和皇帝长得太像了。

从前他们都觉得太子与皇帝长得像,但实际上太子长相偏温和,与皇帝英武的气质并不相似,只不过他眉眼随了皇帝,在众多皇子中算是比较像的。

但今日见了成年后的于景渡,众人才发觉宴王殿下才是最像皇帝的那个。

两人气质都偏冷硬,五官棱角分明,尤其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睛,总带着令人难以捉摸的情绪。

“老三回来了!”皇帝亲自从书案后起身,走到于景渡身边,抬手在他手臂上重重一拍。

父子俩四目相对,于景渡面上没什么表情,皇帝目光中却带着一丝笑意。

“怎么这么早?”皇帝笑问。

“回陛下,宴王殿下思念陛下心切,没跟着仪仗来,自己先进了宫。”一旁的内侍开口道。

皇帝闻言大概也猜到了自己这儿子估计是没耐心,朗声一笑道:“好,不错。”

他转身看了一眼朝臣,“老三今日回来了,朕陪他说说话,诸位爱卿今日且先回去吧,明日再议。”

众臣闻言忙应是,而后朝两人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殿中只剩皇帝和于景渡,以及守在不远处的内侍和于景渡的亲随黎锋。

“我儿不错,越来越像朕了。”皇帝看着于景渡,伸手在对方背上一揽,拿脑袋在于景渡额头上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

于景渡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眼睛微微有些泛红。

皇帝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我儿在边关吃了不少苦头吧?”皇帝问道。

“儿臣无妨。”于景渡道。

皇帝知道他的秉性,便转头看向了守在不远处的黎锋。

“你是三殿下的亲随?”皇帝问道。

“臣黎锋,叩见陛下。”黎锋朝皇帝行了个礼。

“这些年三殿下可好?”皇帝问。

“殿下一切都好,就是今夏受了次重伤,伤了肺腑没养好,如今落了些旧患。”黎锋开口道。

于景渡回头瞪了他一眼,黎锋忙住了口。

“来福,宣太医。”皇帝吩咐道。

一旁的内侍闻言忙吩咐人去叫了太医。

于景渡试图阻止,却被皇帝抬手制止了。

“父皇不必忧心,儿臣无事。”于景渡道。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