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2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2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这话问出口,氛围登时变得微妙起来。

周丰很想转头去看看身边“小厮”的表情,却又怕容灼发现异样,只能强忍着。

“容小公子,你为何突然这么问?”周丰强装镇定道。

“嗨,我就是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容灼忙道。

他怕周丰多想,又找补道:“况且有龙阳之癖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对吧?你看我不就是吗?你不也照样不嫌弃我……我的意思是,你还愿意与我交好。”

身后那“小厮”目光落在容灼身上,心道这小纨绔说谎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当初在他面前隔三差五说自己不喜欢男人,如今到了周丰面前张嘴就说自己有龙阳之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你见过宴王殿下吧?”周丰问道。

“见过啊,他回来那日不是在街上走了一遭吗?我看过一眼。”容灼想了想道:“可惜他戴着面具,也看不清长什么样。”

周丰揣摩着身后那“小厮”的心思,朝他问道:“那你见了那一面,觉得宴王殿下如何?”

“人高马大的,看起来有点凶。”容灼想起那日对方朝他投过来那一瞥,还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话说到此处,想起来这宴王将来可是要当皇帝的,又找补道:“不过宴王殿下威名赫赫,想来定是个英雄人物。”

他这话说得毫不走心,明显就是在奉承,还奉承得敷衍至极。

其实这也怪不得容灼,他对这位宴王原本是没什么看法的,但自从想明白了青石的去处之后,他对宴王殿下就有了几分偏见。

毕竟,严格说起来,这位宴王可是从他手里把青石给抢走了。

虽然容灼早已对青石这个没良心的失望了,但每每想起此事,依旧不免心生挫败。

那毕竟是真心相待的朋友,为了那个宴王一句话都不说就死遁了。

容灼此前一直以为青石也是拿他当朋友一般,谁曾想对方为了宴王,竟半点情分都不顾念。

正因如此,容灼心里对这位宴王多多少少是带了点敌意的。

此事不止关乎青石,还关乎他作为一个纨绔的尊严。

花银子包的小倌儿都被人抢了,找谁说理去?

这日之后,容灼和周丰便渐渐成了朋友。

毕竟,没有什么能比一起讨论八卦更能拉进彼此感情的了。

最重要的是,容灼发现这个周丰学习也不怎么认真。

国子学里好学生太多了,有周丰在,容灼倒是不那么寂寞了。

不过容灼很快发现,周丰家里的小厮换得特别勤。

那个身形高大相貌平平的冷面小厮,自那日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福安宫。

宫人们正在帮着于景渡试礼服。

他的冠礼很快就要到了,这几日忙得压根抽不开身。

“行了,就这样吧。”于景渡挥退了宫人,将礼服扔到一边,神情看起来有些烦躁。

“殿下,您再忍几日吧,等冠礼一过陛下那边应该就不会盯得这么紧了。”黎锋道。

于景渡在边关自在惯了,哪怕先前偷偷回了京城,也一直没以真实身份露过面。但自从他进了宫之后,皇帝那边便一直派人盯着他。

依着他的能力,将这些人甩掉倒不是难事。

但他若频繁这么做,只怕会引起皇帝的怀疑。

“父皇那边近日如何?”于景渡随口问道。

“大理寺那边结案了,尤承骏罚了银,责令他闭门思过半年,六殿下替他毁尸,闭门思过三个月。”黎锋道。

于景渡闻言冷笑一声,“一条人命,也不过如此。”

“毕竟是小倌儿,又是奴籍……”黎锋道:“就算是个平民百姓,估计也……”

此事说起来也不算是一条人命的事情,那晚停尸房被烧了的尸体,是江继岩命人找来的,整件事情中并没有无辜的人被害。

可事情在外人看来却并非如此。

换句话说,哪怕这次真的死了人,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话你信吗?”于景渡问他。

“殿下您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在意起这种事情了?”

于景渡叹了口气,目光又忍不住落在了不远处放着的琉璃花瓶上。

若是换了从前,他大概是不会去想这些事情的,谁死谁活都与他没关系。

但是在认识了容灼之后,他莫名其妙被对方误认成了小倌儿,还真顶着小倌儿的名头过了那么一段日子。就是这么一段看似波澜不惊的日子,将他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云端,拉到了有血有肉的红尘。

这里的血肉不再像战场上那般模糊横陈,而是鲜活又生动的。

于景渡午夜梦回的时候,便觉得自己好像稀里糊涂在那个叫寻欢楼的地方做了一回人,一个真正被人好好放在过心上的人。

可惜那日子太短了……

“本王去给父皇请个安吧。”于景渡突然开口道。

“殿下这个时候去,可是要提六殿下的事儿?”黎锋问道。

“再说吧。”于景渡淡淡开口,眼底又恢复了一片清冷。

御书房内。

皇帝手里拿着一份折子,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也亏这几封折子压了几日朕没顾上看!”他说着将折子扔到一边,“竟有人在这儿忙着替老六请封郡王呢。”

来福闻言开口道:“六殿下也满十六了,我朝皇子满十六封王的也不是没有先例。”

依着本朝规矩,皇子满十六便可封王,但大部分时候都会等及冠后再封王,除非遇到特殊的情况,比如某位皇子表现突出立了功劳,或者遇到立储这样的大事一并封赏几个皇子以示庆祝。

“话是这么说,老三倒是十六封的王,可这是他在边关丢了大半条命换来的。”皇帝冷声道:“老六做过什么?读书不行,习武不行,碌碌无为也就罢了,如今还闹出火烧大理寺这样的事儿。”

皇帝越说越气,眼看着恨不能将人拉过来揍一顿。

来福立在一旁不敢吱声,心道这递折子的人估计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

折子递上来的时候,对方八成是没听说六皇子犯的事儿。

没想到折子被压了这么多日,今日皇帝才看到,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陛下,宴王殿下求见。”有内侍来报。

皇帝闻言面色一缓,“快让宴王进来。”

内侍当即出去通传,不多时于景渡便进了御书房。

他今日穿了一袭靛蓝色的武服,整个人立在殿中显得挺拔又英武,皇帝一看他这副模样,心底的阴霾当即一扫而空,从书案前起身走了出来。

“你呀,也不知道多来看看朕。”皇帝走到他身边,抬手在他手臂上亲昵地拍了拍。

“儿臣怕扰了父皇批折子。”于景渡道。

“折子是永远批不完的。”皇帝提到折子,想起方才的事儿,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说你这几日都在忙什么?”

“儿臣难得回京,想多出去看看,就到处走了走。”于景渡一五一十地道:“头几日去过平安坊,国子学,还去茶坊听过话本,也去江月斋吃过酒……”

于景渡身边一直跟着暗卫,再加上他自己侦察能力强,所以皇帝的人何时盯着他,他都很清楚。既然如此,皇帝开口问起时,他自然不会有半点隐瞒。

果然,皇帝听他这么说,眼底便染上了几分笑意。

“怎么还去国子学了?那地方有你的旧识?”皇帝问他。

“儿臣幼时读书少,早早便去了军中,这些年也鲜少有时间读书,是以一直很羡慕这些读书人。”于景渡道:“那日儿臣还特意去拜访了季先生,只不过儿臣是个粗人,与先生没什么可聊的。”

他说到此处,眼底适时闪过一丝不自在,像是在自卑,又像是在委屈。

皇帝见状心中一动,问道:“我儿若是喜欢,便多去结交些文人。”

“儿臣不懂舞文弄墨的事情,偶尔去看看便罢,结交还是算了。”于景渡道。

“季修年虽是文人,却没有什么酸腐之气,他教出来的学生,也多半都随了他的性情,你与他们结交,不必觉得拘束。”皇帝耐心朝他道:“再说了,你是我朝的英雄,他们见了你也只会钦佩,怎会介意你是不是粗人?”

皇帝说着温和一笑,又道:“再说,我儿可不是粗人。”

“是,儿臣记住了。”于景渡忙垂首行了个礼。

皇帝很喜欢于景渡面对他时的态度,他这个儿子留在他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因此面对他时总带着点疏离和拘谨。再加上于景渡又是个要强的性子,很少会在他面前示弱。

而正因如此,对方偶尔流露出来的一点点小情绪,落在皇帝眼中便显得难能可贵。

和他那帮整天张着嘴讨食的儿子相比,于景渡在疏离冷淡中透出的那点零星的委屈和怨怼,反倒戳中了皇帝心里最软的那处。

因着这一点柔软,他便忍不住想给这个儿子多一点纵容和关心。

“哎,你那几个兄弟要是能有你一半省心就好了。”皇帝叹了口气。

于景渡闻言没有做声,既不询问,也不好奇。

“你六弟的事情,听说了吧?”皇帝主动道。

“儿臣听大理寺少卿江继岩说过几句,他与儿臣是旧识。”于景渡道。

他这么不遮不掩,皇帝听了后,眼底的试探便散了大半。

“你六弟为了替尤承骏遮掩,竟糊涂到让他的人去干毁尸灭迹的事情,还落下把柄。”皇帝恨铁不成钢地道:“朕怎么生了这么个蠢货?”

于景渡心中觉得讽刺,他这位好父皇生气竟不是因为闹出了人命,而是嫌六皇子事情做得不够干净。他心中这么想着,面上却丝毫不显,反倒顺着对方的话违心道:“六弟性子单纯,一时想岔了才会这么做,再说死了的不过是个小倌儿。”

“嗯。”皇帝想了想,又道:“你说的倒是在理,他性子单纯,脑子也不灵光,的确该好好教导,免得将来惹出更大的祸事来。”

于景渡垂首应是,面上却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也不知是于景渡的话启发了皇帝,还是因为别的缘故。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