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2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2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发觉周丰这小厮是越看越讨人喜欢。

虽然长相平平,但力气大,话少人还老实。

大概是因为自己话多的缘故,容灼似乎一直都对话少的人带着一种没来由的好感,青玉是这样,大壮是这样,当初的青石也是……

想到青石,容灼顿时又沮丧起来。

“大壮”很对得起容灼赏他的那两枚金叶子,不仅答应了下学后抱他上马车,就连中途容灼去方便,也都是他抱着去的。

“周兄?”容灼净手的时候,朝周丰问道:“你们家大壮能不能借我用两日啊?”

怕周丰不放心,他又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也不会叫他受委屈。”

“呵呵。”周丰尴尬一笑,心道这满京城谁不知道你会心疼人。

可问题是,他这小厮的去留,他哪里有胆子做主啊?

容灼见他一脸为难,当即也反应过来了,忙道:“是我唐突了,你们家的小厮又不是你一人的,还是算了吧,周兄当我没说便是。”

其实容府有力气的家丁也不在少数,他嫌金豆子力气小,完全可以换个力气大的人跟着自己。只不过他自己在国子学整日瞎混,他怕换了人之后,对方回去朝容父告状。

若他爹知道他整日在国子学睡大觉,估计能被气得动手打人。

当日下学后,“大壮”依着约定将容灼又抱上了马车。

周丰大概是因为拒绝了容灼要借人的事情有些过意不去,便主动提出来送容灼回府。

“我先去医馆一趟,不急着回去呢。”容灼朝他道。

“那正好,我们顺路。”周丰忙道:“我们将你送到医馆吧,免得到时候你上下车又伤着脚。”

容灼闻言便邀周丰上了自家马车。

“你脚伤怎么不让大夫上门看?”周丰不解道。

“前几日都是上门的,今日我正好有点别的事情要问问大夫,就想过去一趟。”

先前在家里时,每次大夫来容夫人都要跟着,容灼有些话也不好朝大夫问。

“周兄,我一直忘了问你,宴王殿下行冠礼的时候,你去观礼了不曾?”容灼问道。

依着本朝规矩,皇子行冠礼会有官员观礼,也会让一部分国子学的学生参礼,那性质大概就和现代社会遇到某些重要的节礼,会请学生在旁边搞氛围类似。

可惜容灼因为受伤了,没能赶上这事儿。

不过他就算不受伤,以他的名声也未必能被选上。

“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周丰问道。

“不瞒你说。”容灼压低了声音,“我就是好奇,宴王殿下长什么样。”

当初宴王进京时,他们一帮纨绔特意想看没看着,这导致容灼对他的长相越发好奇。毕竟宴王是本朝将来的皇帝,往后能见到的机会估计也不多,容灼自认想见识一下对方的真面目。

“宴王殿下长相很英俊。”周丰道。

“真的假的?”容灼一脸惊讶。

周丰轻咳了一声,知道外头那位估计能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所以措辞十分小心,“自然是真的,据说他是与陛下长得最像的一位皇子。”

容灼倒是没听说过这个,当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若是真想见他,也不是没有机会。”周丰道:“估计这个月宫里就会安排秋猎,届时陛下会带几位殿下一同参加秋猎,说不定到时候宴王殿下就在其中。”

而每年的秋猎,皇帝除了会带着几位皇子之外,也会挑选京中的勋贵子弟以及国子学的学子一同前往,以示恩宠。不过周丰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容灼不可能被挑中。

“陛下会带着他吗?”容灼问道:“不是听说他不受宠吗?”

“宴王殿下从前是不受宠,但这次回来可不一样。”周丰道:“殿下冠礼的仪制,听说是至今行过冠礼的三位皇子中,规格最高的。”

而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皇帝对他的态度。

从前众人或许摸不清皇帝对这位儿子的心思,但经过这一遭,明眼人就都明白了。

容灼听他这么一说,对这位未来皇帝越发好奇了。

“那秋猎太子会去吗?”容灼问。

“肯定会去,他毕竟是国之储君。”

容灼一听说太子也会去,顿时没了兴致。

两人说话间,马车就到了医馆。

金豆子掀开车帘,“大壮”很自觉地将人抱了出来,直接送了进去。

医馆里这会儿人也不多,大夫直接让他将容灼抱进了内室。

左右大家都是男人也不必避讳,周丰便也没出去,在旁边候着,想看看容灼的伤。

容灼脱了鞋袜,让大夫检查伤势。

于景渡此前一直不知道他伤得如何,这会儿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小纨绔这会儿将裤管挽起了些许,露出了纤细的半截小腿和漂亮的脚踝,他皮肤本就白皙,被大夫握着轻轻一捏便有些发红。

“嘶……”容灼拧着眉,表情十分痛苦。

“这么疼?”大夫问道。

“不是特别疼,我就是提前嘶一下……”容灼忙道。

大夫见状一脸无奈,却没再继续做什么。

“当日就叮嘱了你最好别下地,你倒好,没好利索就出来折腾。”大夫一边示意他穿上鞋袜一边道:“我再给你开两副热敷的药,每晚睡觉前让人给你孵上两刻。”

容灼闻言忙朝大夫道了谢。

“怎么不贴膏药?”周丰不解。

“我家公子嫌膏药味儿大。”金豆子在一旁替他解释道。

容灼穿好了鞋袜,朝大夫道:“我还有点事情想请教您。”

他说罢朝周丰等人挥了挥手,那意思竟是让他们回避一下。

待众人出去,他才朝大夫询问了青玉打呼噜的事情。

“这个你最好带他来看看。”大夫道。

“我怕贸然提出来,他不好意思。”

容灼这人看着外放,其实心思还是挺细腻的。

他记得当初的青石就很敏感,所以下意识觉得青玉多半也是这种性子。

所以他当面都没好意思提过青玉打呼噜的事儿,生怕对方尴尬。

大夫闻言便朝他详细询问了青玉的情况,容灼一一说了。

“这样吧,我先给你开两副药试试,这药若是对症,两副就能缓解,若是不对症对他的身子也没什么害处。”大夫说着给他写了方子,又道:“若是两副药依旧没有改观,你再带他来如何?”

容灼觉得这法子可行,便朝大夫道了谢。

门外,周丰等人都觉十分好奇。

容灼这是要朝大夫问什么事儿,竟然还要避着他们?

不多时,容灼从里头出来了,对方才的事情绝口不提。

他越是这样神神秘秘,众人便越发好奇。

“容小公子,你身子无碍吧?”周丰问道。

“没事儿,我这药是给一个朋友抓的。”容灼忙道。

他支开众人,是觉得将青玉的隐私告诉旁人不好。

但这药确实不是他自己吃,此事倒也不必刻意隐瞒。

于景渡在听到“朋友”这个字眼时,心中忍不住一跳,表情有些复杂。

这小纨绔的朋友还真是多,多到他一时都猜不出这药是给谁的。

容灼被于景渡抱上了马车,临走前还忍不住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轻轻拍了拍,以示感谢。

待容府的马车走远,周丰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发现了异样。

“容小公子去的不是容府的方向吧?”周丰纳闷道。

一旁的于景渡沉默半晌,冷声道:“这是寻欢楼的方向。”

周丰:……

所以,容小公子口中说的那位朋友,是寻欢楼的相好?

这么一联想,再结合对方跟大夫偷偷摸摸说的那些话,那药就很耐人寻味了。

莫非容小公子买的是什么大补的药?

想到此处,周丰偷摸看了一眼于景渡。

便见宴王殿下哪怕戴着人.皮.面具,也掩不住一脸的冷意。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