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3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3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昨晚熬了一宿没睡,今日又在周府忙活了大半日,整个人疲惫不已。

他回府后实在困得难受,先回房睡了一觉,这一觉直睡到夜深才醒。

起来吃了点东西之后,他就去了书房,拿出“大壮”给他整理的这份策论开始誊抄。

大概是太久没写这么多字了,容灼抄起来花了不少功夫,涂涂改改抄废了好几页纸,直忙活到天快亮才将策论完整抄完。

先前容灼只粗略看了一遍,并未看得太明白,直到誊抄完之后,他才发觉“大壮”竟将他白天胡扯的那些东西,都融入到了这些策论中,这令他很是惊讶。

没想到大壮只是读过书,竟然能有这样的本事!

容灼一时之间竟分不清是大壮太厉害,还是他太菜。

趁着天没亮的工夫,他又趴在书案上眯了一会儿。

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工夫,还做了个噩梦。

容灼梦到“大壮”帮他整理的策论太优秀,被季先生当堂夸赞了一番。

没想到此事不知怎么传到了宫里,惊动了太子。

太子当日就风风火火来了国子学,非要和容灼交朋友。

梦里的容灼都看不清太子长什么样,只知道对方热情又虚伪,说什么都不放过他。

尽管那梦境里太子只是要和他交好,并未有别的举动,但容灼依旧忍不住毛骨悚然,就像挣扎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落入了轮回中一般。

他在梦中极力逃避,想要摆脱太子,惊醒后出了一身冷汗。

“公子,您昨晚不是睡下了吗?怎么又起来了?”金豆子见他神情疲惫,当即有些担心。

“我没事。你帮我准备好衣服,我一会儿就去洗漱。”容灼道。

他说着又检查了一遍连夜抄好的策论。

不过这会儿他想起那个梦,依旧心有余悸。

好在他觉得“大壮”虽然读过书,但是应该不至于那么厉害,给他整理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策论来。念及此,他才稍稍放心了些。

吃过早饭后,容灼便去了国子学。

在正式上课前,便有人统一将策论收走,交给了季修年。

容灼大半日都紧张兮兮的,生怕这策论出什么问题。

好在一整日都平安无事。

直到当日下了学,容灼才暂时松了口气。

“容小公子。”周丰在下学后叫住他,递给了他一个檀木盒。

容灼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方巾帕。

“这是?”容灼不解。

“大壮不是把你的手帕拿走了吗?他不小心弄丢了,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托我还你一方新的。”周丰道。

容灼闻言从木盒里将手帕拿出来,发觉这手帕质地和先前那条很像,都很柔软趁手,只不过这条上头没绣什么纹样,看起来更简单。

“我不是说了让他小心一些别弄丢了吗?”容灼无奈道:“那条手帕是……”

他想说那条手帕是青石给他的,但转念一想,这人早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手帕丢了就丢了吧,说不定是天意,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念及此,他摆了摆手道:“算了吧,丢了就丢了。”

他说着将手里的木盒还给了周丰,“你告诉大壮,不用赔我。”

“他都给你了,你要是不要他该过意不去了。”周丰坚持道。

容灼一想也是,不过是一条手帕,收下也无妨。

周丰还有些担心容灼见了这盒子会多问什么,没想到容灼丝毫没有怀疑,收下便转身走了。

他哪里知道,容灼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太短,对很多东西都不熟悉。

这檀木盒子在容灼看来,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礼物盒罢了,压根看不出什么异样。

容灼离开国子学之后,便见段府的马车停在不远处。

段峥一直远远看着,见他出来便朝他招了招手。

“今晚带你去个新地方,先别急着回府了。”段峥道。

“我明日还要上学呢。”容灼道。

“不会太晚,就是喝个茶而已。”段峥又道。

容灼这才点了点头,将金豆子先打发回了府,跟着上了段府的马车。

马车一路穿街过巷,停在了一间茶楼外头。

段峥带着他上了二楼,这次却没有去雅间,而是坐在了二楼厅内的茶桌旁,这会儿宋明安和苏昀正在桌边煮茶。

两人朝容灼打过招呼,又要了点心给他,让他先吃点心。

“这茶楼有什么不一样吗?”容灼四处看了看,颇为好奇。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宋明安笑了笑,一脸神秘。

容灼乖乖坐着吃了几块点心,这时便闻耳边传来了奏琴之声。

他循声望去,见不远处的角落里坐着一名遮着面的女子,正在奏琴。

他听了一会儿,只觉得挺好听的,但是更多的东西就听不出来了。

容灼看了一眼桌边坐着的另外三人,段峥和苏昀在说小话,都没怎么听,只有宋明安听得一脸陶醉。

“他喜欢听琴?”容灼凑到段峥耳边小声问道。

“不止喜欢听琴。”段峥挑眉笑了笑。

容灼没明白他这笑容的弦外之音,十分茫然。

“你这整日在花楼里住着,怎么还跟没开窍似的?”段峥见他如此,只能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容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宋明安虽是个纨绔,却好音律。前几日偶然听过了这茶楼的琴声就喜欢上了,后来见弹琴的是个姑娘,就一发不可收拾,日日都要来听琴。

“咱们今日就一直在这儿陪他听?”容灼问。

“一会儿就弹完了,晚些时候带你去吃好吃的。”段峥道。

这时一曲终了,宋明安忙激动地拍手叫好。

没想到他太激动,不慎碰到了茶桌,险些将桌子掀了。

幸好段峥眼疾手快,扶住了茶桌。

但是这么一晃,桌上的茶水便洒了出来,离桌子最近的容灼不幸被洒了一身。

“你就不能稳重一点?”段峥一边抱怨宋明安,一边担心容灼被烫着。

“无妨无妨,只洒在了衣服上,不烫。”容灼说着取出那个木盒,将里头的手帕拿出来擦了擦手腕上沾上的水迹。

一旁的苏昀目光落在那木盒上,笑道:“这是谁送的手帕?竟然拿檀木盒子装着?”

他说着拿起那檀木盒子看了看,还忍不住凑近闻了闻那盒子上的木香。

“这盒子很特别吗?”容灼问道。

“要说贵也不至于太贵,毕竟只是个小小的盒子。”苏昀道:“但我朝檀木素来金贵,很少会有人用这个来做木盒。一个盒子就是用来装东西的,用这么好的木头未免浪费。”

段峥说着也拿过木盒看了看,“这质地真不错,是块好木头做的。”

容灼闻言也拿过盒子看了看,不过他看不出什么好坏。

“我上一次见有人用檀木盒子,里头装得还是西域进贡的夜明珠。”宋明安这会儿也收敛了心思,他拿过容灼手里的帕子看了看,“这帕子做工精细,倒也不是俗物,但拿这个盒子装着,太夸张了些。”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