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3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35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于景渡盯着容灼看了半晌,似乎是在判断他这话的真实性。

容灼则一脸无辜地任由他打量,还坦然冲他笑了笑。

“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容灼压低了声音道:“那我去外间吧。”

他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发觉自己的手腕依旧被于景渡攥在手里。

“陪我待一会儿吧。”于景渡道。

容灼闻言便乖乖点了点头,又坐在了榻边的椅子上。

于景渡大概是因为方才没睡好,这会儿面色有些苍白。

容灼一见他这副样子便忍不住叹气,“我从前都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旧疾。”

“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早已习惯了。”于景渡道。

“不发病的时候会难受吗?”

“还行。”于景渡斟酌了片刻,又道:“只有情绪烦乱的时候会不大舒服。

他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容灼想起方才过来时他那副样子,似乎连睡着了的时候都在难受。

“能治好吗?”容灼问他。

“嗯。”于景渡道:“只是需要些时间,会治好的。”

容灼不知他现在的状况,生怕他说多了话累,也不敢说太多。

于景渡也不知是忘了,还是怕容灼又跑了,一只手始终攥在对方手腕上没放开。

他的手骨节分明,哪怕病着也极有力道。

容灼被他攥得有点难受,便用另一只手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那意思让他放开。

“你要是累,就睡吧。”容灼道。

于景渡慢慢松开他的手腕,“很久没人陪我好好说过话了。”

不知是不是容灼的错觉,他觉得“青石”这语气好像在撒娇?

“我只是怕你累,其实我有挺多话想问你的。”容灼手指在于景渡手背上无意识地划来划去,“你不是跟着宴王殿下的吗?为什么会在江少卿家里?”

于景渡目光一滞,“谁告诉你我跟着宴王的?”

“我猜的。”容灼道:“火烧大理寺让你死遁,这么大的事情江少卿一个人敢做吗?”

“嗯,你猜得对。”于景渡道:“我确实一直跟着他呢,这些日子他来清音寺清修,我便跟着来了。今日闲着无事想出来透透气,这才来了江少卿府上。”

容灼闻言有些惊讶,暗道宴王来清音寺清修都要随身带着青石,可见对他有多重视。

“那他若是知道你生病了,应该挺担心的吧?”容灼问。

“他……”于景渡想了想道:“他那个人性子冷,不会在意这些的。”

于景渡本意是不想在容灼面前说太多宴王的事情,怕言多必失。

但容灼却对这个话题挺感兴趣,似乎没打算就此打住。

“他对你不好?”容灼问道。

“还行吧,谈不上不好。”

容灼暗道,还行的言外之意应该就是不好吧?

难道把人带在身边,只是当工具人,没上心?

否则“青石”这病,为什么不帮忙治呢?

“他是王爷,肯定认识太医吧?”容灼问:“不能让他找太医帮你治治吗?”

“找过的。”于景渡道:“我这病一日两日也治不好。”

容灼叹了口气,不由有些沮丧。

“你对宴王很感兴趣?”于景渡问他。

“还行吧,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假死骗我,我想他对你来说应该挺重要的。”

于景渡心口一滞,又有些难受了。

容灼也觉察到这个话题不大愉快,生怕又惹得于景渡不舒服,忙转移了话题。

“这些日子,你都在做什么?”容灼问他。

“每日跟着宴王……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于景渡说罢看向他,问道:“你呢?”

“你走了之后,我又包了一个小倌儿。”容灼道:“他叫青玉,你应该认识吧?”

于景渡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佯装淡定道:“有点印象。”

“他人挺好的,老实本分,待我也不错。”容灼说着取出自己的手帕给他看,“这是他帮我绣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我这样的礼物,亲手绣的手帕,”

于景渡一看到那条手帕,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便闻小纨绔有些不满地道:“咱们认识那么久,你都没想着送我点东西,一直是我送你。”

于景渡没想到他竟还在意这个,当即有些内疚。

仔细想想,两人相识以来,小纨绔可真没少送他东西,吃的喝的且不说,还有各种花里胡哨的小玩意,以及他屋里当时就没断过的月季花……

但他不送容灼东西并非是没有心思,而是因为以他的身份,在那种情况下不太会去留下任何与他相关的东西,唯一的例外大概也就是那条辗转又回到了他手里的手帕。

后来他其实也动过念头要送容灼点东西,但是又想着不该留下太多念想,便作罢了。

于景渡这么多年来,学会的只有如何让自己冰冷疏离,从来没学过该怎么朝人表示亲近。

“其实我也送过你一条手帕,你忘了?”于景渡故意道。

“我……”容灼被他这么一提醒,表情登时有些不大自然。

于景渡故意逗他,“青玉送你的手帕你天天带着,我送你的那条呢?”

“我不小心弄丢了……”容灼有些心虚。

“真的?”于景渡问他。

“不是。”容灼不大想骗他,犹豫了半晌才道:“这件事情我告诉你,你可得替我保密。”

“行。”于景渡顿时来了兴致。

“你走了之后,不知道是哪个烦人精去国子学瞎提意见,非要让我去继续读书,我没办法只能又回去了。”容灼道。

于景渡这个当初去瞎提意见的“烦人精”闻言心虚地看了容灼一眼,表情十分精彩。

“回国子学之后,我又认识了一个朋友,叫周丰。”容灼道:“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去参加过永安侯世子的诗会?我和周丰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容灼原是要朝他说手帕的去向,结果从如何认识周丰,如何成了朋友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最后才将话题拐到了大壮身上。

“大壮是周丰的小厮,人长得挺忠厚的。”容灼道。

“名字不大好听。”于景渡道。

“名字都是爹妈给的,又不是他自己选的。”容灼道。

于景渡闻言默默在心里给周丰记了一笔。

“我一开始其实很喜欢他,还拿他当朋友呢,没想到他对我竟有那样的心思。“容灼说着又把自己如何找周丰帮忙,以及大壮如何帮他写策论的事情朝于景渡说了一遍。

于景渡先前问他这件事只是出于好奇,也是想逗逗对方。

他原以为小纨绔会朝他编排几句,可让他意外的是,容灼竟对他毫无保留,甚至连带着“大壮”去江月斋吃了什么菜都告诉他了。

小纨绔讲故事时有些啰嗦,但那种事无巨细的絮叨,却带着某种下意识的亲近和信任,仿佛因为面对着的是一个不需要设防的人,所以说话时都不用斟酌,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这人明明半日前还气他气得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但气消了之后却待他毫无芥蒂。

于景渡只觉心中熨帖不已,看向容灼的目光都比方才更多了几分温度。

他从前还想过,自己在容灼心里到底是不是有些特别的那一个。

今日容灼给了他答案……

“这件事情我谁都没说过。”容灼认真地朝他道:“反正你也不认识大壮,告诉你就当是我吐苦水了,你要替我保密。”

小纨绔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沮丧。

显然被一个男的“惦记”这件事,他还没太能接受。

“你是怎么判断他对你有意思的?”于景渡问道。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他私藏了我的手帕,又送了我一条新的。”容灼道:“而且你知道他装手帕用的是什么吗?上好的檀木盒子!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一个小厮又没多少家当,花这么多银子就为了送一条手帕,说他没别的心思,你信吗?”

“我不信。”于景渡配合道。

“其实还有一点,后来我回忆了一下,他看我的眼神特别那个,就像是……”他说着看向于景渡,忙道:“就跟你现在的眼神差不多,每回见面都这么盯着我看。”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