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3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36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小纨绔看向他的神情带着点紧张,仿佛怕他不答应似的。

于景渡轻咳了一声,状似不经意地道:“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认识就算了。”容灼重新躺平,抬手挡住耀眼的阳光,“他有点吓人。”

“……”于景渡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大概是他身体底子确实好,又或者是因为容灼的缘故,于景渡休养了一日后,面上的病态就退得差不多了。

这日一早,他陪着容灼吃过早饭后,便带着人去了马场。

“你又不能骑马,带我来马场做什么?”容灼不解道。

“谁告诉你我不能骑马?”

“你……”容灼拧眉看向他,“你不要命了?”

“我的命硬得很,骑个马还不至于。”于景渡说着又挑了上次那匹马。

不过他看了容灼一眼后,很快又改了主意,换了一匹个头稍微适中一些的马。

“上个马我看看。”于景渡将缰绳递给他。

容灼如今已经骑过好多回了,接过缰绳便翻身上了马,动作还挺利索。

“拉我一把。”于景渡将一只手递给了他。

容灼握住他的手,将他拉上了马背。

“你到底想做什么?”容灼攥着缰绳不给他,像是生怕他胡来。

“你控马,去上次的地方。”于景渡道。

容灼转头看了他一眼,结果两人离得太近,容灼鼻子险些蹭到他唇上。

这么一打岔,容灼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控着马朝外行去。

他怕颠着于景渡,所以没敢让马跑起来,就那么慢慢悠悠晃到了此前他们跑马的地方。

好在于景渡极有耐心,坐在他后边一手扶着他肩膀,自始至终都没催促。

“你知道骑马最危险的是什么吗?”于景渡问。

“摔。”

“嗯。”于景渡道:“你不会上战场,不需要考虑别的,只要学会摔下马就行了。”

“学会摔下马?”容灼茫然道:“你是不是说反了?应该是学会不摔下马吧?”

“人只要骑马,难免有摔马的时候,意外总是会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于景渡耐心道:“你要想保证自己的安全,不是让自己一辈子不摔下马,而是要学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用最安全的方式摔下来。”

他这么一解释容灼就懂了。

就像现代社会骑摩托车一样,遇到危险时为了避免撞上去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可以提前侧摔将伤害降到最低。但是该如何摔,这里头是有讲究的,不会摔的瞎摔,会很危险。

其实哪怕是机动车的驾驶学习,也会涉及遇到危险时该如何减少伤害。

因为危险是不可控的,但面临危险时的反应和应对却是可以训练的。

“首先要保护你的脑袋和脖子。”于景渡从后头握住容灼的手,引导他曲肘护住了脑袋,“往下摔的时候不要后仰,也不要前倾,尽量让你的身体侧着摔下去,让胳膊先着地。记住在落地的时候就势滚一下,这样能减少受伤的可能。”

他说着作势将容灼往下一推,吓得容灼一个激灵。

“你别推我!”容灼着急道。

“你习惯用右手还是左手?”

“青石!”容灼回手就去抓他,“你别推我!我害怕!”

“不推你。”于景渡道:“你自己摔一下试试。”

容灼坐在马上朝下看,那落差也不算特别高,但他还是不敢摔。

其实人对高度的想象往往都是容易的,总觉得一米两米并不算高,但实际上哪怕是平地站着,大部分人要主观让自己摔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要领就行了,没必要还试试吧?万一摔伤了呢?”容灼道。

“这样吧,你先下马,我给你演示一下。”

容灼闻言大惊,“你别摔,你还病着呢,你前两天刚吐了血!”

“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学会。”于景渡道。

“我不想学……”容灼有些抗拒。

于景渡伸手掐住他的腋下,将人一提便放下了马。

不等容灼反应过来,他便纵马朝前奔去,而后转了一圈,在快要靠近容灼时,骤然弃马滚落在地。他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堪称英武干练,但容灼却没什么欣赏的心思,于景渡落马的那一刻,他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你疯了?”容灼快步上前将他扶起来,脸都吓白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逼着我学跳马?”

于景渡看着眉头紧锁的少年,抬手慢慢在他眉心抚了抚。

“那日我在屏风后听到你说是骑马来的,你知道我多后怕吗?”于景渡道:“我当时就在想,万一你的马途中被惊了,万一遇到什么意外,你会怎么样?”

“当时我就后悔,那日应该把这些都教给你。是我教会的你骑马,所以除非你说这辈子你都不会再骑马,否则我必须让你学会这些,你明白吗?”

容灼怔怔看着他,半晌才乖乖点了点头。

“那我能不能换一匹矮一点的马?”容灼小声问。

“你在外头骑的马,不会有更小的了。”于景渡在他胳膊上捏了捏,又道:“别怕,你先让马停着试一次,如果你摔的姿势不对,我会接住你,绝对不会让你受伤。”

容灼闻言点了点头,看起来像是找到了点勇气。

他在于景渡的注视下重新翻身上马,而后一点害怕的余地都不给自己,就那么按照于景渡教他的姿势,抱住脑袋便侧身摔了下来。

于景渡没想到他这么利索,倒是被吓了一跳。

便见容灼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抬头便冲着他粲然一笑。

“行不行?”容灼问他。

“让马小跑着试一次。”于景渡道。

容灼闻言脸顿时垮了下来。

不过万事开头难,有了先前这一摔,他就算是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后头就顺利多了。

“要试一次快跑的时候摔吗?”容灼问他。

于景渡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带着你摔一次吧。”

摔马这种事情,危险程度和马的速度是直接挂钩的,小跑着摔和奔跑着摔,危险程度根本就不能一概而论,所以于景渡多少是有些不放心。

“不行,我担心你的病。”容灼忙道。

“我的病……你只要不让我着急,就不会有大碍。”

不等容灼反驳,于景渡便先上了马。

容灼见状只能也跟着他上了马。

“驾!”于景渡控着缰绳纵马疾驰,绕着草场奔了大半圈,而后他瞅准了时机,给了容灼一个信号,两人一同翻身而下。

于景渡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下马的时候下意识将容灼护在了怀里,于是两人落马时便滚到了一起。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