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37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37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目瞪口呆地望着于景渡,好几次张嘴想要说什么,都忍住了。

他万万想不到那个多管闲事的烦人精,竟然就是“青石”!

“你……说好了不生气的。”于景渡提醒道。

容灼深吸了口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没生气!”

他嘴里说着不生气,看向于景渡的目光却像是打算咬人似的。

而且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他就不愿再和于景渡说话了。

“容灼……”于景渡伸手想去碰他,容灼就地一滚,顺着草地滚出老远,躺在地上不动了。

于景渡被他这举动逗得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么一笑彻底把少年惹恼了。

“你还笑?”容灼坐起身怒道,“我还在生气呢!”

“你不是说没生气吗?”

容灼这回是彻底不想理他了,去解了马绳便翻身上了马。

“你不管我了?”于景渡问他。

“你身体不好不能骑马,走回去吧!”容灼说罢一夹马腹,便将于景渡远远甩在了身后。

于景渡看着少年的背影,眼底不由浮起了一丝笑意。

小纨绔分明就是担心他的身体,所以都没敢朝他说重话,怕激得他又吐血。

于景渡起身慢慢朝着庄子的方向行去,没走几步便又听到了马蹄声,他抬眼一看便见容灼又折返了回来。不过少年坐在马上并未靠近他,似乎只是在确认他的安危。

“咳……”于景渡一手握拳抵着唇轻咳了一声。

容灼一怔,而后气呼呼地道:“你别装病,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他语气分明凶巴巴的,可目光却极为紧张,显然还是在关心于景渡的身体。

于景渡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只觉一颗心被某种莫名的情绪填得满满当当,恨不得撑破他的胸膛溢出来一般。

“你的朋友……”于景渡一边朝前走一边道:“那个叫宋明安的,是江少卿让人将他从名单里剃了出来。”

容灼一怔,这才意识到他和宋明安没有出现在地下拍卖场的买主名单里,并不是偶然,显然也是青石求那位宴王或者江继岩帮了忙。

“你是想让我感谢你吗?”容灼瘪着嘴道。

“当时我只当不与你见面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不敢知会你这些。但我又不想你卷进去,只能通过这种迂回的法子让你远离这件事。”于景渡耐心朝他解释,“往后不会这样了,我定会提前告诉你。”

容灼本就心软,被他这么一说,气便消了几分。

他从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以为青石是不在意他这个朋友的。

但如今看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对方其实一直在护着他。

“那你往后要怎么告诉我?”容灼道:“你又不敢见我,不怕让人瞧见?”

“我可以偷偷去见你。”于景渡道:“不会让人发现。”

“那我要是想见你的时候呢?”容灼问他。

“你可以去找江继岩,他会带你来见我。”

“那太明显了,万一被人看到,说不定要怀疑我也是你们的人。”容灼拧着眉头想了想,“我们可以定一个暗号!”

“什么暗号?”于景渡问。

“就是接头暗号啊。”容灼道:“比如我想见你的时候,我就在寻欢楼的窗台上放一盆花。”

于景渡故作认真地思考了半晌,点头道:“行。”

容灼闻言顿时心情大好,倒是全然将先前的不愉快都抛到了脑后。

“上来吧。”容灼朝他伸出了一只手,一脸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表情。

于景渡走上前抬手拉住他的手,却没使力,只是那么静静握着。

“没力气了?”容灼问道:“要我……把你抱上来?”

于景渡闻言不由失笑,而后握住他的手借力翻身上了马背。

两人回到庄子里之后,容灼便缠着于景渡陪他泡温泉。

江继岩因为还要去大理寺当值,一早就去了京城,如今庄子里除了护卫和家仆,就只剩他们俩人,所以容灼倒是也没客气。

“你自己去吧。”于景渡有些不大自在地拒绝道。

“大夫昨日不是还说过你可以去泡一泡吗?”容灼道:“你陪我去。”

“我有点累了。”于景渡又道。

“那你在旁边休息,我去泡行吗?”容灼拉着他的衣袖拽了拽,“那里离花园太近了,我自己不敢去。”

于景渡犹豫了半晌,这才勉强应了。

容灼去取了换洗的衣服,便拉着于景渡去了后院。

如今深秋,正是适合泡温泉的季节。

容灼到了地方也不避讳人,脱了衣服便进去了。

于景渡在不远处找了块石头坐下陪着他,但目光却始终没往少年的方向看。

“青石……”容灼趴在池边叫他,“水正好,你真不来?”

“不去。”于景渡下意识转头瞥了他一眼,立刻又转开了目光。

不知是不是这处的温度太高,于景渡感觉心口又开始出现那种不大舒服的感觉了,连带着他的喉咙都跟着有些发干。

“天冷了泡温泉真是人间美事。”容灼惬意地轻叹了一声,“我听说京城好像新开了一家汤泉,我表哥还说改日约着宋明安他们一起去试试呢。”

于景渡一怔,“你和那帮纨绔一起去洗澡?”

“不是洗澡啊,是泡汤泉。”容灼纠正道。

“你与他们……”于景渡不知道想说什么,似乎觉得不大合适,又咽了回去。

他看了容灼一眼,目光在少年身上一滞,很快又移开了。

“我去外头候着你吧。”他说罢便起身走到了假山后头。

“你别走太远,我害怕!”容灼冲他的背影喊道。

于景渡无奈,只能待在他能看到的地方,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容灼当日泡温泉泡舒坦了,原想着明日要再来一次。

然而下午江继岩回来之后,却将他这盘算给扼杀了。

“你爹倒是真在意你这个儿子,一天派你们家的小厮,去大理寺询问了两趟。”江继岩道:“我朝他说我拘着你是要问话,让你配合这个案子,但也不能一直这么说啊。”

“那我今日就回去吧。”容灼道。

一旁的于景渡垂着眼睛不置可否。

“青石……”容灼转头看向于景渡,“别忘了暗号。”

“什么暗号?”江继岩一脸不解。

容灼和于景渡都默契地没应声,显然是没打算告诉他。

江继岩一看这俩人的表情就头大,也没再追问。

当晚,他便派了马车将容灼送回了京城。

容灼走后,于景渡在院中坐了一晚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殿下……”江继岩拿了件披风帮他披上,“您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什么如何打算?”于景渡明知故问。

“容小公子的事情。”

“他已经知道了青石还活着,难道我要他跟我永不相见?”于景渡道。

江继岩挑了挑眉,心道这个问题的重点好像并不是永不相见,而是他们殿下主动想见人家。

他一边觉得有些头疼,一边又替他们殿下觉得有些心酸。

这两日于景渡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连吴太医的药都不起什么作用的旧疾,但是被容灼陪着,就比吃了好几日的药都要见效。

如今容小公子一走,他们殿下的眼神立刻就黯了。

另一边。

容灼回到家之后夜已经深了。

他原以为容父早已歇息了,可没想到刚进院子,容父便得了门房的的通传,匆匆过来了。

“爹?”容灼道:“您怎么还没歇息?”

“可算是回来了。”容父道。

容灼不知他是否有事,便乖乖站着等他开口。

“那边没事了吧?”容父问道。

“已经没事了。”容灼道:“大理寺的江少卿说,此后让我不要再朝旁人提此事……”

他原本还怕容父会追着问他这两日的去向,虽然江继岩替他编了借口,但容灼觉得那借口挺敷衍的,并不是很经得起推敲。但出乎意料的是,容父并未就此事多说什么,倒是省了他编瞎话。

“爹,你没事吧?”容灼问道。

“去书房里说吧。”

他说罢,便带着容灼去了书房。

“祁州那边传了消息过来,说你外祖父身子不大好,让你舅舅和你娘回去一趟。”容父道。

容灼闻言便想起了那日容母在屋里大哭的事情,心道那日的事情会不会和外祖父的病有关?

“为父想着你已经许多年没去过祁州了,此番便跟着你娘他们,一道过去看看你外祖父。”容父道。

“爹你不去?”容灼问。

“我不去。”容父道:“朝中的事情太多,我走不开。”

“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容灼问道。

“明日晌午便走吧。”

“这么着急?”容灼一脸惊讶。

“不算急了,你外祖父的病不等人啊。”容父道。

容灼一想也是,古代社会毕竟不必现代社会,也没有高铁和飞机,靠着马车赶路很耗费时间,所以哪怕他们明日动身,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祁州呢。

“京城到祁州要走小半个月的路,你的东西我都让金豆子帮你收拾了,你自己再看看要带什么。”容父道。

容灼忙点了点头,盘算着得在离开之前去朝几个朋友道个别。

当夜时辰已经不早了,他只能先睡下了。

次日一早,他便让金豆子去给周丰送了封信,顺便帮他朝国子学告了假。

他自己则去了一趟寻欢楼,朝青玉交代了几句。

“我都跟花姐打过招呼了,她会照应着你。”容灼道:“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去找周丰,他这个人虽然出身好,但是丝毫没有门第之见,为人也正派,不会轻易看低了谁。”

青玉闻言忙点了点头。

容灼走到窗边,想起了和于景渡留下的暗号。

可今日晌午他就要出发了,显然来不及再见一面朝对方道别了。

他这一去来回起码要月余,若是在那边再待上些时日,时间上就更不好说了。

容灼没敢耽搁太久,见过青玉后就回去了。

容母不知是要出远门舍不得容父,还是担心老父亲的身体,眼睛看着红红的,显然刚哭过。

“他爹……”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