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4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40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容灼用他那双明亮漂亮的眼睛盯着于景渡,像个讨食的小猫,乖巧又可爱。

于景渡忍不住伸手在他脑袋上胡乱揉了一把,将他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然后不等人炸毛就端着碗起身出去了。

好在于景渡提前让人煨着的粥这会儿还剩了不少,他怕容灼吃多了难受,便只盛了半碗。

没想到他端着粥回去之后,容灼却已经窝在榻上睡着了。

少年大概是等得累了,再加上本就生了病,精神不大好,所以没挨住。

于景渡进去时,便见他身上裹着被子,跪趴在榻上,脑袋拱在枕头里,像个长歪了的小蘑菇,一看就知道睡着之前是努力挣扎过的,只不过最后还是没抵住困意。

于景渡将粥碗放下,上前将人翻了个身放平,免得他脑袋埋在枕头里窒息。

少年被他这么折腾也没醒,只是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嘴里哼唧了几下。

“睡吧。”于景渡一手在他脸颊上摸了摸。

“唔……”容灼小声开口说了句什么,不过声音太小听不清。

不知道是于景渡手上的薄茧让他不舒服了,还是方才被翻身时就不高兴了,他说了一句还不罢休,嘀嘀咕咕又哼唧了两句。

于景渡好奇,便凑到他唇边听了听。

少年灼热的气息扑在他耳畔,惹得于景渡呼吸不由一窒。

但很快,他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

因为他听到小纨绔说,“宴王殿下饶命……”

于景渡拧着眉头看向双目紧闭的少年,心情别提多复杂了。

对方连做梦都要求他饶命,可见在心里指不定将他当成了什么人……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花点工夫,扭转一下“宴王殿下”在容灼心里的形象。

于景渡帮容灼盖好被子,便起身出了房间。

黎锋不知何时过来的,这会儿正守在门口。

“不是让你们去休息了吗?”于景渡问道。

“属下不累,这点奔波在咱们身上真算不得什么,咱们又不像容小公子那般娇贵……”黎锋一句话说到一半,发觉自家殿下的神色不大好看,便老老实实闭了嘴。

于景渡沉默半晌,开口道:“他是个读书人,身子自然比不过你们。”

黎锋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替容小公子辩驳,这回越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好在于景渡没再多说什么,很快转移了话题。

“你让人去京城的各个城门口附近,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于景渡道:“豫州的口音都知道吧?多留意一些,若是遇到豫州口音的人,最好都将人盯住,确认他们的来历。”

赈灾的钱粮被贪墨了大半,送到豫州的数量定然是远远不及的。

哪怕此事里应外合做得再天衣无缝,但偌大个豫州,总不至于所有人都装聋作哑吧?

“京城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应该是折子递不进来,若他们有心,定然会派人来京城告御状。”于景渡道:“此事老四的人肯定也在做,你们务必要防着他们,赶在他们之前将人救下。”

黎锋闻言忙应是,“殿下,我们若是拿了人,接下来如何?”

直接将人交给皇帝,也就意味着于景渡会公然与太子站到对立面上。

而在此之前,太子并不知道容灼他们的去向,也不知道于景渡已经掌握了什么线索,此事可以说于景渡是占得了先机。

于景渡如今要思考的是,他是否要放弃这份先机,由暗转为明。

“先前容灼去找江继岩的时候,有尾巴盯着吗?”于景渡问道。

“容小公子虽然做得不隐秘,但好在那个时候太子殿下那边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并未着人监视。”黎锋道:“太子那边并不知道容小公子与江少卿联系过,更不会知道殿下与他的关系。”

于景渡思忖片刻,似是在做什么决定。

“这样吧,你们别出面了。你找人去一趟巡防营,找姚副统领,让他派人去办这件事。”于景渡道:“京城的安防一直是他们巡防营在负责,由他们出面名正言顺。你再知会他一声,暗地里再派一些人去通往京城的要道上盯着点,这样拿到人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若是拿到人之后呢?”黎锋问。

“让他依着规矩上报,人送到大理寺便是。”于景渡道:“顺便告诉江继岩,人一旦进了大理寺,定要护住了,别让人暗中动了手脚。”

这个姚副统领明面上和于景渡并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鲜少有人知道他们认识。

不过姚副统领病故的亡妻,临死前曾将家中的幼弟托付给他,让人好生看护。

姚副统领重情义,对这个小舅子极为上心。

而在边关时,于景渡因机缘巧合救过对方这个小舅子的命。

后来姚副统领便暗地里投靠了于景渡。

此事由他代替于景渡出面,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将来事发,不会有人联想到于景渡参与过其中,倒也免了皇帝的猜忌。

毕竟事到如今于景渡也没把握一定能把太子扯进来,以对方的性子,说不定早就将自己摘干净了。所以他隔岸观火,届时无论事情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波及到他。

更重要的是,于景渡只要不掺和此事,太子暂时就不会知道容灼已经与他有了牵扯。

在没有把握能让容灼全身而退之前,于景渡自然不想让他太早裹进来。

“你去吧。”于景渡吩咐完了,便欲打发黎锋离开。

不过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将人重新叫住了。

“殿下?”黎锋不解。

于景渡想起了容灼那句让他饶命的梦话,表情十分无奈。

“你怕本王吗?”于景渡问道。

“啊?”黎锋被他问蒙了,支支吾吾半晌才道:“殿下为何要问这个?”

“回答问题,怕还是不怕?”

“属下……”黎锋深吸了口气,“殿下恕罪!”

他说着竟单膝跪了下去,一副自己惹了大祸的神情。

于景渡眉头越拧越紧,“你这是干什么?起来!”

“属下做错了什么吗?”黎锋起身小心翼翼问道。

“本王只是想知道,在你们心里,是如何看本王的。”

“哦……”黎锋这才松了口气,“殿下公正严明,战功赫赫,是我朝顶天立地的英雄,更是……”

“行了行了。”于景渡不耐烦地打断对方。

他见黎锋有些紧张,想伸手拍拍对方肩膀。

没想到黎锋吓了一跳,忙缩了缩脖子,竟是准备好了挨打的姿势。

“哎!”于景渡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滚吧。”

黎锋闻言如蒙大赦,大着胆子问道,“殿下是不是在为了容小公子的事情烦恼?”

于景渡一怔,“你怎么知道?”

“殿下不敢轻易告知他自己的身份,不就是怕容小公子得知此事,与您疏远吗?”黎锋问道。

于景渡被他说破心事,表情有些复杂。

“殿下,恕属下直言……殿下与容小公子之间,有点距离感未必就是坏事。”黎锋道:“他对您有敬畏之心,才会对您忠心。”

在黎锋看来,他们殿下既然要招揽容灼,也就意味着两人将来会是君臣。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