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女频言情 >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 > 第4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

第41章 请支持晋·江唯一正·版(1 / 2)

于景渡被他一句话噎得半晌没找着词儿反驳。

容灼见他神色微妙,还以为自己猜对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于景渡见他叹气,顿时有些好奇。

“为什么叹气?”于景渡问他。

“你都说了你们是知己之情,你如果单方面对他有意思,那不该叹气吗?”容灼一本正经地道:“你想想,他是宴王殿下,将来是要做皇帝的。”

于景渡目光微闪,竟是忘了反驳。

“你们不是很合适。”容灼斟酌着开口道。

“是吗?”于景渡问。

“你这么好的人,值得有一个珍惜你能给你幸福的人,而不是一个三宫六院每天被一堆女人围着,勉强只能分一点心思给你的人。”容灼以他看过的所有宫斗剧的经验,苦口婆心道:“你可要想好。”

于景渡在听到他前半句话时,心口不由一热,大概没想到容灼反对这件事情的理由并非是他的“小倌儿”身份太低微,而是觉得他值得更好的人。

可当他听到后半段,表情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他如今连龙椅的半只腿都没摸到呢,小纨绔已经帮他把三宫六院都设想好了。

“你想岔了,我说他好只是因为担心你对他有成见,并非是对他有不该有的心思。况且……我并不喜欢宴王那样的人。”于景渡随口道。

容灼听他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好奇问他,“你不喜欢那样的,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于景渡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眼底带着几分笑意,“将来你会知道的。”

容灼见他不肯说,便也没追着问。

“你呢?”于景渡问他。

“我啊……我还没想好,不过肯定是个很好的人。”容灼一脸憧憬道:“我要是喜欢谁,一定会一心一意待他,将来成了婚,也不会纳妾,只对他一个人好。”

于景渡看着他,目光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

“要是遇上了,我这辈子就好好珍惜,遇不上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容灼无奈一笑,“这世上有这么多人,哪能那么巧让我遇到一个从里到外都让我喜欢的?我们在一起要有说不完的话,分开也会一直惦记着对方,他能看到我身上别人看不到的优点,我也能欣赏他……”

容灼话说到一半,发觉于景渡正认真盯着自己看,不由有些尴尬。

“我就是胡说八道的,我还小呢,可不着急这些事情……”

他嘴上说着不着急,耳尖却不听使唤地红了。

于景渡目光在他泛红的耳尖上停留了片刻,眼底染着一丝纵容的笑意。

“把这个也穿上。”于景渡帮他穿好衣服,束好发,而后取了披风来帮他穿好,又将披风的帽子给他戴上。这么一来,容灼整个人便被裹在了披风里,只露出了一张小脸,看着总让人忍不住想逗他一逗。

“走了。”于景渡帮他穿好鞋子之后,直接转身将人背在了身上。

容灼只当他要把自己背到寺院门口,出了院门才得知于景渡竟然是打算将他一路背下山。

“不行,你会累死的。”容灼忙道。

“这山又不高。”

“那也不行,你放我下来走一会儿吧。”容灼趴在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我那会儿刚睡醒难受,现在已经好多了,你让我自己走,如果我累了你再背着我。”

于景渡见他坚持,便将人先放了下来。

不过他终究是不大放心,牵住了容灼的手,防止他踩空。

“青石……”容灼被他牵着,突然想起了一事,问道:“我记得你上回跟我说过,你幼时便常来清音寺,还会在这里住很久。那你和宴王殿下,是在这里认识的吗?”

于景渡点了点头,“他来清音寺那会儿好像还不到十岁吧,他在宫里没什么朋友,和兄弟之间也不和睦,又不受他父皇的待见,唯独他那个六叔与他很是投缘,待他还不错……后来他六叔来了清音寺出家,他便时常往这里跑。”

“那他娘亲呢?”容灼问。

“他的母妃也就是后来被追封的祁妃,是个很偏执的人,年少时爱极了他父皇,可惜她那性子不大会讨人欢心,偏偏爱上的又是个不懂欣赏她的人,所以一直不得圣心。”于景渡语气平淡,像是在讲述一个陌生人的故事,“日子久了,由爱生恨,积怨成疾……”

年幼的于景渡在祁妃心里,并没有成为依靠和安慰,反倒是因为样貌与皇帝相似,成了祁妃的心病。于景渡还记得,他幼时每每去祁妃宫中,便会惹得对方发脾气。

日子久了,他便也不想去惹对方不高兴了。

“那几年,他经常来清音寺,初时他父皇也会说几句,嫌他不好好读书,后来也就不管他了。”于景渡道:“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几年吧,直到那天宫里传来消息,说祁妃薨了。”

容灼闻言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了于景渡。

于景渡神情一直淡淡地,看不出什么情绪。

“那年也是秋天,我记得当时也是下着大雨。”于景渡道:“他冒雨赶回了宫,不过可惜,祁妃的丧仪还没结束,他就因为着了风寒病倒了。”

容灼问道:“那祁妃娘娘的忌日,就在这几日?宴王殿下来清音寺,是为了缅怀他的娘亲?”

“嗯。”于景渡点了点头,“就是今日。”

容灼闻言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清音寺。

他想到那位在里头参了一日禅的宴王殿下,心中登时生出了些同情。

他没想到这位未来的皇帝,少年时竟是这样度过的。

“他母妃病死之前,曾经差人去找过他父皇。”于景渡继续道:“当时他的父皇忙着陪新得的美人,只当她是老毛病又犯了,便没理会……”

“那他后来自责吗?”容灼问。

“大概是自责的吧。”于景渡冷笑一声,“自责到一见到他就内疚,所以日子久了,就不想再见到这个儿子了,索性眼不见为净,找了个由头将人送到了边关。”

最新小说: 玉谋不轨 他似星光耀眼 读心后王爷拒绝和离 风华鉴 金主爹地是大佬 穿书后玛丽苏作者悔不当初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隐藏首富 偏执时少你娇妻重生来疼你了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