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出征(1 / 2)

翌日清晨。

朱允熥在琉璃万般不舍的眼神中走出了乾清宫。

此刻他一身戎装,鲜亮的铠甲在初升的阳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芒,脚下是一双崭新的牛皮战靴,走动之时,全身发出了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要是能自拍一张该有多好,最好还能发个朋友圈.......朱允熥在心里自嗨,觉得自己此刻一定很帅。

门外一匹通体乌黑的战马打着响鼻,喷出一团团的白雾,四只马蹄在地上来回敲打,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它看着朱允熥朝自己走来,清澈而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竟然仰起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鸣。

“他有名字吗?”

朱允熥对马前的一名军士问道。

军士摇摇头。

朱允熥伸手抚摸战马乌黑的鬃毛,拍了怕马头说道:

“就叫你追风吧。”

随即他纵身一跃,跳上了追风,迎着朝阳缓缓走出皇宫,踏上了应天府正街的青石板。

马蹄声滴答,朱允熥意气风发,大街上过往之人不由自主的驻足观望。

“那位就是小三爷吗?”

“可不是,听说小三爷要随蓝玉大将军出征,剿灭那北元余孽。”

“啊?小三爷可是才十几岁啊!”

“你懂啥,自古英雄出少年,你们不知道了吧,小三爷是为了妙锦姑娘才这么做的。”

“啥?你说的就是咱应天府第一才女徐妙锦吗?”

“......”

众人纷纷议论,街道两旁逐渐站满了人。

“小三爷!”

不知谁率先喊了一句,立刻就引发了海啸般的呼喊。

“小三爷,小三爷!”

众人极有节奏的喊着,声音响测云霄。

请叫我追风少年......朱允熥冲着众人挥手,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

身后的一队御林军沉默的维持着队形,不让现场变成一个大型的追星现场。

朱允熥很快穿过了正街,纵马进入了北校场。

校场之上旌旗招展,黑压压的将士们如标枪一般挺立在冬日的寒风里,雪亮的刀枪迎着朝阳,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最前方的高台之上,蓝玉身着甲胄,头盔上的红缨随风飘荡,刀削斧刻般面庞透着着无比的坚毅。

他鹰隼般的目光扫过黑压压的将士,在万众瞩目中挥手大吼道:

“出发!”

低沉的嗓音仿佛撕裂了空气,继而引发了汹涌的海啸。

“诺!”

数以万计的将士们齐声应道,声音滚滚如雷,绵延天际!

朱允熥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万众瞩目的蓝玉,全身都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良久之后,他才从震惊中醒来,嘴里呢喃道:

“蓝玉,他果然是战神!”

.

校场誓师,只不过是一个仪式,真正的大部队已经在应天城外集结完毕。

此刻高高的城楼之上,朱元璋在一群大臣们的簇拥之下,沉默的看着脚下的将士们。

突然间城门打开,一队人马如风般冲了出来,刹那间扬起如烟的尘土。

在这片尘土之中,一名少年身披金甲,胯下一匹乌黑的战马,紧紧的跟在蓝玉等人的身后。

他瘦小的身躯上下颠簸着,猛然间勒马回望,目光在城楼之上逐一扫过,最后定格在某个地方。

一瞬间,他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只见他伸手按在自己的嘴唇之上,然后冲着那个方向猛地挥出,如此一连三次,这才猛地调转马头,如风一般消失在漫天的烟尘之中。

城楼之上众人齐齐望向了朱允熥挥手的方向。

却只见一位少女身披淡紫狐裘,于城楼的一角迎风俏丽。

凤儿吹起了她的发丝,遮住她盛世的容颜,只留下眼角的一抹泪痕在阳光下化作了晶莹的亮光。

朱允炆站在朱元璋的身旁,看着远处那道俏丽的身影,一时间心如刀割。

身后有一只手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朱允熥猛然回头,正看见外公吕本冲着他微微摇头。

他顿时反应过来,神色恢复如常,只是望着那远去的队伍,在心里恨恨的叫道;

“朱允熥,你最好就莫要再回来了!”

.

按照蓝玉的计划,他们将通过北平朱棣的属地,然后进入草原,寻找也速迭儿的踪迹。

这是一个没有目的的行军,不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敌人。

原本没有太大压力的蓝玉,却因为朱允熥那句一年之内剿灭北元余孽的豪言壮语,而弄得心生不宁。

“小兔崽子,你不装会死吗?”

他没好气的骂道,抓起一碗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真想又给朱允熥来上几脚。

大帐之中的朱允熥已经脱掉了那一身金光闪闪的盔甲,只穿着平日的短袄。

用他的话说,那副盔甲太显眼,平时装装逼还可以,真要到了战场上那可就是活靶子了。

他看着生气的蓝玉,嘻嘻笑着说道:

“舅姥爷,你在校场上的样子可真威风。”

“威风你个头!”

蓝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咕咚一声又喝下了一碗酒,瞪着眼睛叫道:

“来来来,你来给老子说说,为何要立那军令状?”

“你连鞑子长啥样都不知道,就敢说一年之内弄死他们,你小子是不是没长脑子?”

朱允熥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叫道:

“舅姥爷是大英雄,允熥当时还觉得一年时间太长了呢!”

我去!

......蓝玉张大嘴巴,都忘记了喝酒,结结巴巴的问道:

“难道你一直想着的是我能在一年之内剿灭北元余孽?”

“不然呢?”

朱允熥点点头,十分诧异的问道:“难道舅姥爷不可以?”

“滚!”

蓝玉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将酒碗摔在了地上,嘴里喘着粗气骂道:

最新小说: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我的夫人竟是前朝公主 权倾朝野,开局先纳妾 大力崽崽五岁半,我是全皇朝的团宠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