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他一定是在开玩笑(1 / 2)

北平,燕王府!

后花园的一排藤蔓下,徐妙云正对着手里的一本册子凝神细思,只见她峨眉轻蹙,时不时的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她十四岁嫁给朱棣,如今虽然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但岁月似乎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的紧致,容颜还是那样的精致,就连身材也没有因为生育而有丝毫的走样。

一个高大的身躯静静的站在花园门口,似乎已经站了很久。

朱棣有些恍惚,他仿佛又看见了很多年前,那个十四岁的少女嫁给自己时的样子。

那天的她盛装华服,脸若朝霞,眸子里带着一丝少女的天真与即将为人妇的娇羞。

那一年,她成为了燕王妃。

第二年,她为朱棣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永安公主,又一年,生下了长子朱高炽。

洪武十三年,朱棣北平就藩,此时的徐妙云又已经怀有身孕,然而朱棣却没有时间来照顾她。

北平乃是元朝旧都,朱棣初到北平时,要与当地的地方官和军方交接事务,每日里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怀孕的徐妙云。

而燕王府初设,府内一应事务则是落在了徐妙云的身上。

什么典膳所,奉司所,纪善所,良医所,工正所等等都是由徐妙云亲手操持,并将这些处理得井井有条。

想起这些,朱棣微微动容,不由在心底发出一声轻叹:“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仿佛是有心灵感应般,藤蔓下的徐妙云抬起了头,正看见凝望着自己的朱棣,她不由得嫣然一笑,站了起来。

朱棣大步流星的走近,看着徐妙云手里那支铅笔笑道:

“看来这东西不错,你竟然也喜欢上了。”

徐妙云点点头:“这是妙锦特意从应天府送来的,不用墨汁,随用随放,而且还可以带在身上,允熥这孩子可真是心思巧妙。”

“巧妙是巧妙,就怕聪明过了头!”

朱棣拉着徐妙云坐下,看起来有些恼怒。

徐妙云愕然,有些不明白朱棣话里的意思。

朱棣叹了口气说道:“曹国公李景隆弹劾他私通军方首领,而且私造火器以通外夷,陛下已经命刑部将他带回应天府,估计此刻已经在回应府天的路上了。”

徐妙云啊的一声,惊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嘴里喃喃道:

“这,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

朱棣摊了摊手,“可是他们都拿出了证据,由不得不信啊。”

“那妙锦怎么办?”

作为姐姐,徐妙云第一时间当然想到的是自己的妹妹,他盯着朱棣,一脸的惶急。

朱棣握住徐妙云的手,拍了拍安慰道:

“陛下尚未指婚,妙锦的婚事当另做打算。”

“可是那丫头早就在心里将自己嫁给了允熥。”

徐妙云叫道:“如果允熥出了什么事情,妙锦怕是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朱棣揉了揉眉心,似乎也觉得这件事情十分棘手,沉吟道:

“有你大哥在,他自然会照看好妙锦,你也不必如此担心。”

“大哥?”

徐妙云呢喃道:“对啊,为何这么大的事情他都没有来信说起过?”

朱棣摇了摇头,随即笑道:“大哥他就是条老狐狸,他不来信必然有他的想法,我们就不必在这里杞人忧天了。”

徐妙云咬着嘴唇低头沉吟半晌,抬头说道:

“不行,我这就立刻给大哥写信,女孩子的心思他不懂,就怕妙锦一时想不通做出点傻事来。”

说完之后,她就站起身朝着书房走去。

朱棣望着徐妙云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微眯的眼睛里浮现出一股复杂的情绪来。

花园另一侧传来了一声轻咳,朱棣却并未转头。

这里是他的内府,除了那个光头的和尚,没人敢不经通报就贸然闯入的。

道衍身穿一件黑色的僧袍,缓步来到了朱德面前,微微躬身说道:

“他回京了。”

朱棣点了点头,带着一抹笑意问道;

“你说父皇会怎样对他?”

“不清楚。”

道衍自嘲般说道:“陛下的心思,谁又能猜得到呢?”

他的神情间透着一丝惋惜,更多的却是遗憾。

朱棣看着道衍:“你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不是不满意,只是觉得这世间若是少了朱允熥这样的棋手,甚是无趣。”

“对弈?”

朱棣哈哈大笑:“你真的以为他有资格和你对弈?”

道衍没有回答,只是在沉默中想起了当日朱允熥在佛堂里的那番话。

良久之后,他才黯然说道:“他说过,希望和我在战场上相见的。”

朱棣不屑的撇了撇嘴,哂笑道:“难道这时候你都还没想明白?”

他来回踱着步子,悠悠说道:“上次他来北平,必然是李善长那老家伙教他的,和你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向我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站在朱允熥身后来。”

他顿住了脚步,有些责怪的看着道衍。

道衍眉眼低垂,勉强干笑道:“王爷说的甚是有理,是贫僧多虑了。”

朱棣点点头:“想来朵颜三卫这件事情也是李善长教他做的,只不过操之过急,又恰好被李景隆发现了。”

他伸了个懒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我们也只不过是在这火上添了一把柴而已。”

“可是这火却真的有点大了。”

最新小说: 爱情如诗,夕阳几度红了又枯 枭君之路 七零白富美,被最猛糙汉亲到腿软 这病秧子表小姐,有108个心眼子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