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皇帝到底啥意思(1 / 2)

朱允熥没想到朱允炆突然间这么大气了,还真要给韩香找住处,他狐疑的盯着朱允炆问道:

“二哥,这里虽然是酒楼,但后院的住处可是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啊。”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潜台词就是你可别给人家姑娘找个客栈之类敷衍了事。

朱允炆自然听得懂这话里的意思,拍着朱允熥的肩头哈哈大笑道:

“二哥虽然没有你有钱,但一间像样的宅子还是拿得出手的。”

朱允熥听着这话,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一点都不了解这位历史上的建帝了。

在他的认知里,朱允炆是个优柔寡断,毫无主见之人,可从今天这表现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以朱元璋的眼光,能选择他作为接班人,一定是有原因的。”

朱允熥在心里默默想着,收起了一直以来对朱允炆的小觑之心。

一个时辰后,朱允炆酒足饭饱,带着其余几人离去,韩香看着朱允炆的背影,有些内疚的问道:

“三爷,刚才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朱允熥笑了笑:“二哥说的对,住在酒楼里不是长久之计,他这人就是一副热心肠,你不必有所顾虑。”

韩香这才拍了拍胸口,俏皮说道:“那韩香就放心了。”

一旁的温禾却是故作天真的冲着韩香问道:“韩香姐姐,那位小二爷给你找宅子住,莫非是想金屋藏娇?”

韩香的脸顿时通红,却是冲着朱允熥嚷道:“三爷,你可别听她胡说。”

朱允熥眯起了眼睛,看着面前两人又开始了打闹,心里却是泛起一丝疑惑。

他总觉得今天的韩香不太正常,可又说不出来哪点不对。

还有朱允炆,难道真的是看上了韩香,想来个金屋藏娇?

可是这似乎不太可能。

如果不可能,那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总不会是为了过过嘴瘾,或者是酒后一时兴起的胡话吧?

.......他感觉自己脑子又有点不够用了,不由得揉了揉眉心,对韩香说道:

“你赶快着手筹办青楼大会吧,有什么事,直接找钱多多就行了。”

说完之后,他站起了身子,却听温禾娇声说道:“三爷,你多久带我进宫啊?”

朱允熥挠了挠头,“赶明儿我问问王公公,到时候他会安排你进宫的,”

温禾嘟起了小嘴,嘀咕道:“若是韩香姐姐有了大宅子,我可不想一个人住在这里。”

.

第二天早朝。

朱允熥按照以前的规矩,早早的来到了奉天殿。

不一会儿,朝臣们陆陆续续的到齐,他们看着站在一旁的朱允熥,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片刻后,朱元璋在龙椅上坐下,随着王景弘一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的声音响起,早朝正式拉开了序幕。

刑部尚书李原名第一个站了出来,他冲着朱元璋躬身说道:

“启禀陛下,经过进一步的查实,那名倭国女子的千叶家族并非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器制造家族,而是倭国目前极有势力的几大家族之一,他们如果突然有了一种极为厉害的武器,或许就能横扫其他家族,一统倭国也极有可能。”

他说完就站在了一边,这些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所有人都听出了这些话的弦外之音。

那就是千叶家族的背景很深,朱允熥极有可能是为了扶持这个家族,而将这种火器的制造图纸送往倭国的。

此刻的李原名也是心中发苦,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卷入了两位皇孙之间的争斗中,

他知道自己这番话会对朱允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作为刑部尚书,这种事情又不可能隐瞒不报。

“难啊!”

他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已经感觉到了接下来的风暴一般,紧紧的闭着嘴巴,一声不响的退回了原位。

果然,李原名话音刚落,曹国公李景隆立刻就站了出来。

他先是冲着朱元璋行了一礼,然后大叫道:

“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朱允熥暗中勾结倭国,以先进火器扶持外夷,其居心叵测,实乃谋逆大罪,望陛下以大明社稷为重,予以重处!”

说完之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朱元璋连连磕头。

奉天殿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磕头的李景隆,心中俱都感到了一丝寒意。

就在这时,宋国公冯胜腾的一声站到了李景隆身旁,指着对方大喝道:

“李景隆,你休要血口喷人!

难道仅凭一封书信就能认定朱允熥与此事有关吗?他从小到大都在应天府长大,怎么可能与万里之外的倭国扯上关系?”

冯胜的这句话让很多人都频频点头,却不料黄子澄站了出来,不阴不阳的说道:

“小三爷年幼,自然是不懂这些事情了,但若是受了某些人的教唆,做出这等糊涂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句话顿时引起众人的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知道他话中所指。

冯胜大怒,一把就揪住了黄子澄,怒目而视道:“狗卵子,你最好把话说清楚,谁是那教唆之人?”

黄子澄被冯胜揪住了衣领,却是咯咯奸笑道:“这么说,宋国公也认为是有人在教唆朱允熥了?”

冯胜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掉进了黄子澄的坑里了。

他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朝着黄子澄砸了过去。

黄子澄顿时哇哇大叫,好几个人一起抢了出来,使劲拉扯两人,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啪的一声!

王景弘一甩手中的皮鞭,尖声叫道:“肃静!”

片刻后,大伙七手八脚的将冯胜和黄子澄两人分开了,对于这种情况,所有人都没太在意。

因为大伙已经屡见不鲜,尤其是在朱元璋刚刚建立大明的时候,朝堂上打架更是家常便饭。

“陛下,这件事情应该彻查,建议由三法司会审。”

一名言官跳了出来,大声说道。

另一名言官也跳出来叫道:

“朱允熥行为不端,在长安留宿青楼,而且与长安第一名妓舒窈窕关系暧昧,有损大明皇族尊严,求陛下责罚。”

“朱允熥私自结交朵颜三卫,居心何在?求陛下彻查!”

“......”

一时间,奉天殿里人声鼎沸,对朱允熥的各种攻击不绝于耳。

那些言官们本来就是职业喷子,不管有没有依据,但凡是抓住点皮毛,就敢一通乱咬。

朱允熥站在一旁,嘴角一阵抽搐,他知道明代朝堂之上有个很著名的职业叫做言官,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专业。

七八个人对他一阵狂喷,愣是没有一个是重复的,这要是在他上辈子那个时代,完全可以开家吵架公司了。

朱元璋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大殿上众人的表演,直到所有人都闹腾够了,这才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

“朵颜三卫乃蒙古旧部组成,战力远超我大明普通军士,加之蒙古人狡诈多变,所以令其将家属送到应天府以为人质,此乃朕的主意。”

众人一听这话都愣了愣,没想到朱允熥结交朵颜三卫竟然是朱元璋的主意,不过随即反应了过来。

从历朝历代来看,这种事情实属正常,但若是以朝廷的名义要求朵颜三卫这么做,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

更有甚者会引起朵颜三位首领的抗拒,所以才让朱允熥以个人的名义行此下策。

如果是这样,那朱允熥岂不是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众人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了李景隆。

好些人心中更是嗤笑连连:

“这个憨货,本来这种事情是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他竟然以此攻击朱允熥,这下可好,逼着陛下不得已说出实情,真是自己找抽啊!”

一旁的李善长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心里更是暗自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悬崖勒马,没让朱允熥把那封伪造的书信拿出来。

否者的话,自己还真成了找抽的笑话了。

李景隆一张脸极其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这该不是陛下故意袒护那小子吧?”

他在心里想道,咬了咬牙,冲着朱元璋大声说道:

“朱允熥虽然贵为陛下的皇孙,但私造火器以通外夷是谋逆大罪,望陛下明断以正视听。”

听到李景隆这句话,奉天殿里顿时安静下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才是今天的重点。

只见朱元璋面沉似水,冲着李景隆微微点头,这才说道:

“朱允熥设计火器是为了提高我大明将士的装备,这点无需质疑,至于私通外夷一事,朕以为仅凭一封书信就此定论,未免草率。”

说到这里,朱元璋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

“着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会审,务必要查得水落石出。”

这句话让这个奉天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因为朱元璋接下来的话至关重要。

那就是如何处置朱允熥!

此刻的朱允熥也懵了,心说老朱头这是唱的哪一出?

昨天看他那样子,自己应该是平安无事的啊?

怎么会风云突变,难不成昨晚老朱头做了啥梦,改变了主意?

李善长也是一脸紧张,这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

“难道是自己的判断有误?”

他盯着面无表情的朱元璋,心中有些迷茫。

朱元璋看着众人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这才转头冲着朱允熥说道:

“责令朱允熥闭门思过,一个月不许踏出皇宫半步,随时接受三法司的调查。”

“另罚白银三十万两。”

朱允熥脑袋有点晕,一时半会想不明白朱元璋到底要做啥,只得出列跪倒,口中极不情愿的低声叫道:“臣领旨。”

奉天殿里先是短暂的寂静,随即便是一片嘈杂,大伙纷纷交头接耳,大多数人的眼中都闪着和朱允熥一模一样的迷茫。

最新小说: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我的夫人竟是前朝公主 权倾朝野,开局先纳妾 大力崽崽五岁半,我是全皇朝的团宠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