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韩香遇刺(1 / 2)

听到道衍回禀说舒先生闭关没有接这单生意,朱棣只是笑了笑,随口说道:

“不过就是两个青楼女子,既然舒先生不来,那还倒替本王节省了五十万两银子。”

“王爷的意思是?”

道衍以为朱棣放弃了这个计划,迟疑问道。

朱棣挥了挥手:“杀鸡焉用牛刀,这点小事本王自会处理。”

“京都不比其他地方,还是小心为妙。”

道衍再次提醒道:“如果一击不中,被人抓住了活口,咱们可就过早的暴露了。”

朱棣不以为然的伸了个懒腰,抬头望天,悠悠说道:

“道衍,你太过小心了,谁又会去在乎两个青楼女子呢?”

“况且谁又会想到一个堂堂的大明王爷会对她们动手呢?”

说完之后,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道衍见朱棣如此自信,只得住了嘴,可是心中却隐隐感到一丝莫名的不安。

应天府。

自从韩香被接入了曹国公府居住,朱允炆一天到晚就感觉心里像是随时被猫抓一般难受。

没办法,十几岁的少男对那种事情是会上瘾的。

况且他面对的还是韩香这种最高级别的选手。

韩香有一百种方法让朱允炆对自己的身子无法自拔。

所以朱允炆只能隔个几天就找个借口到曹国公府上去见见韩香,以解相思之苦。

可国公府里毕竟不那么方便,人多嘴杂不说,即便是被李景隆身边的家人看见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此时的朱允炆只能盼望着赶快将马全之女娶回王府,然后才有机会将韩香接进淮王府。

可大明皇孙的婚事岂能随便,自然是手续繁杂,所以他只能耐心的等着。

李景隆为韩香专门在府中开辟了一座后院,安置了很多的丫鬟和仆人。对于韩香,他可还真不太敢拿出做爹的架子,因为他知道这是朱允炆日后的王妃,自己还得巴结着点。

韩香待在曹国公府里也有些无聊,这里的生活完全和她以往的生活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这里太安静,除了丫鬟就是仆人,就连萧六郎都被安排在了国公府里做了一名普通的护院。

所以她经常带着丫鬟在应天府去四处走走,不过却不再好意思去隆兴酒楼了,即便是对那天上人间也是绕道而走。

既然选择了站在了朱允炆这边,那就必然要和朱允熥决裂,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韩香有时候也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万一哪天朱允熥突然翻盘了,自己可怎么办?

估计那个时候再去找朱允熥,对方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

可是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赌博吗?

而且她觉得自己这回一定是赌对了,在她的心里,朱允炆已经稳操胜券,朱允熥翻盘的机会为零。

想起朱允熥,韩香不由得撇了撇嘴,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轻笑:

“小三爷啊,若我大事已成,就留你一条性命,也算是报答你今日之恩了。”

此刻已经黄昏,钟灵寺的香客们已经渐渐散去,一辆马车却在暮色中缓缓驶来,紧接着,韩香带着一名小丫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她早就听说在钟灵寺许愿十分灵验,而且寺庙里还有一位大师,据说能掐会算,在应天府很有名望。

于是今日午后便出门了,却又在城里那些丝绸店,琉璃店等地方逛了逛,买了些东西,没想到就耽搁到这个时候了。

韩香伸了伸胳膊,看着暮色里的钟灵寺,顿觉眼前一亮。

只见整座钟灵寺都在晚霞的映射中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耳边更是传来了一阵阵木鱼敲打的声音,让人莫名的感到了一丝空灵与平静。

韩香拾级而上,缓步走进了寺庙,她来到正殿之中,冲着那尊大日如来跪拜了下去,口中喃喃轻语:

“愿佛祖保佑韩香能够为爷爷报仇,若能如愿,韩香定为佛祖重塑金身,再建钟灵寺。”

然后她恭敬的磕了三个头,从丫鬟手里接过一张银票,捐给了知客僧。

知客僧晃了一眼手里的银票,呼吸顿时有些急促。

他刚才就见这位女施主气度不凡,没想到这一出手就是五百两银子,顿时双手合十道:

“空灵大师禅机玄妙,女施主若是有心,不妨请空灵大师一解心结。”

韩香点头,“早就听闻大师之名,今日就是为了来见大师一面。”

不多时,韩香和丫鬟在这名知客僧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偏殿。

只见一名白眉毛的老和尚端坐于蒲团之上,正闭着双眼默念着什么。

韩香在知客僧的指引之下跪在了佛像前,拿起一桶竹签缓缓摇动了起来。

啪的一声,一支竹签跳了出来。

韩香拿起这支竹签,来到了老和尚面前,口中叫道:“求大师解惑。”

空灵大师缓缓睁开双眼,接过竹签看了一眼,然后又仔细端详韩香片刻,这才开口问道:

“女施主所问何事?”

“小女子想问大师,心中所愿能否达成?”

空灵大师沉默了半晌,却是答非所问般说道:“女施主印堂晦暗,近日最好不要随意外出走动。”

韩香顿时有些失望,感觉自己是遇到了江湖骗子。

她这两年一路游历,进过无数次的寺庙,这老和尚所言实在是太普通了,完全就和那些专门骗钱的和尚没啥两样。

韩香有些不甘心的再次问道:“大师答非所问,小女子是问心中所愿能否达成?”

空灵大师却是垂下了眼睑,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了。

韩香有些失望的站起了身子,走出偏殿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老和尚若有如无的声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真是装神弄鬼!”

韩香不屑的撇了撇嘴,头也没回的走出了寺庙。

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韩香这辆马车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滴答的马蹄声在寂静夜空里格外的清晰。

她有些疲惫的斜靠在马车里的软塌之上,昏昏欲睡间却猛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马儿的嘶叫声,紧接着马车剧烈晃动,突然间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开来。

只见一名黑巾梦面的之人手里握着一把长剑,正冷冷的看自己。

而那把长剑之上,正有一丝丝的血液缓缓滑落。

“你是谁?”

韩香大惊,眼中瞥见了那名倒在血泊之中的车夫,浑身颤抖着问道。

蒙面人却不答话,只是缓缓冲着韩香扬起了手中的长剑。

韩香身旁的小丫鬟大叫了起来,眼见着蒙面人的长剑划过一道弧线,带着一丝冰冷的气息而来,她毫不犹豫的扑在了韩香身上。

扑哧一声!

韩香耳中传来一声轻响,便猛然感觉一股粘稠而又带着一丝温热的液体喷在了自己的身上。

紧接着,她便骇然的看见小丫鬟的背心处出现了一截明晃晃的剑尖。

小丫鬟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扑通一声倒在了韩香的脚下。

蒙面人那一剑竟然直接将小丫鬟刺了个透心凉。

韩香顿时感到了一丝绝望,她再次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是谁,莫非是朱允熥派你来的吗?”

蒙面人愣了愣,桀桀怪笑道:“你还是去阴间问个明白吧。”

最新小说: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我的夫人竟是前朝公主 权倾朝野,开局先纳妾 大力崽崽五岁半,我是全皇朝的团宠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