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他终于醒了(1 / 2)

舒窈窕有些心神不宁,今天是青楼大会举办的第一天,朱允熥没来,宋濂大学士也没有来,就连蒋瓛都没见着人影,

更别提当初预想的陛下亲临了。

这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昨晚上都集体喝多了?”

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脑海里回忆着昨天夜里朱允熥的情景。

可瞬间她就摇了摇头,她明明记得朱允熥整晚上都没喝酒,

因为朱允熥不喜欢喝酒,他总说如今的酒太难喝,而且还吹嘘自己能够酿出一种更好喝的酒,只是一直没有时间罢了。

所以肯定的是,朱允熥今天没来绝不是因为喝多了,而且也不可能是因为熬夜起不来床,因为朱元璋走后没多久,他也就跟着走了。

那会是为什么?

......舒窈窕想不明白,只是心不在焉的看着场中的比赛。

青楼大会的比赛很特别,没有所谓的评审官,决出胜负和名次的就是前来观摩的客人们。

这也是当初朱允熥提出的办法。

他说只有这样才最公平,最公正,才能评选出真正的前三甲。

所以青楼大会给每个客人都发了纸和笔,而且还在舞台前设立了几个大箱子,每位客人只需要在前三名的空白处写上自己认可的名字就可以了。

到时候统一时间,当众决出前三甲,这让整场比赛从一开始就带着一丝的紧张和刺激。

因为此次报名参加的人数众多,所以大会要举行三天,第一天决出前五十名,第二天决出前十名,最后一天才能决出前三甲花落谁家。

很多姑娘虽然不是名气很大,但自认有这个实力一较高下,所以也从各地赶了过来。

就连应天府那十六楼的姑娘们也都摩拳擦掌,要将前三甲的金牌留在应天府。

至于客人们,那就更别提了。

由于这件事情已经发酵了很久,很多客人都是从大明各地为此而特地赶来的,这其中有商贾名流,也有文人骚客,更有富家公子和游历江湖的侠客们。

所以此刻天上人间已经人山人海,参赛者们都卯足了劲,使出了平生的绝学,要将那前三甲的金牌拿到一块。

舒窈窕坐在台上东张西望,她希望能见到那个少年,或者那个老头儿,有这两个人在,青楼大会一定会增色不少。

可惜等了很久,她却等来了行色匆匆的蒋瓛。

然后她就听到了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昨夜皇宫里刺客行刺陛下,朱允熥身受重伤,而那个所谓的刺客竟然就是温禾。”

舒窈窕被这个消息震的脑子嗡嗡作响,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看着蒋瓛,好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三爷还没有醒。”

蒋瓛面带忧色的说道:“不过不用担心,太医说他是因为流血过多而导致的昏迷,估计不久后便会醒来。”

说完这话,他看着发呆的舒窈窕,想了想,再次安慰道:“窈窕姑娘不必难过,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

舒窈窕大大的眼睛望向了她,似乎是有些听不明白蒋瓛话里的意思。

“小三爷已经被陛下封为了吴王。”

说这话的时候,蒋瓛的心中也泛起了一丝苦涩,他自己都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一个人如果死了,要那吴王的名声又有何用?

朱允熥这次受的伤很重,五个血窟窿深可见骨,太医虽然说是流血过过多还未醒来,但其实谁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朱允熥到底还能否醒来。

舒窈窕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蒋瓛的手,口中焦急的说道:

“不行,我要去看他,蒋大人,求求你带我去看看他!”

蒋瓛摇了摇头,苦笑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宫里更是加紧了戒备,而且已经开始了对宫中所有宫女和太监的清理,我又如何能够把你带进宫去。”

“不,蒋大人,你一定要带我去看看哥哥。”

舒窈窕带着哭腔叫道:“我想见他......”

说完这话,舒窈窕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大哭了起来。

于是有些人的目光就看向了这边,蒋瓛急忙将舒窈窕拉了出去,有些无奈的看着舒窈窕,温言安慰道:“宫里的太医一直守在他的身旁,窈窕姑娘真的不用担心。”

此刻在他的眼里,舒窈窕泪如雨下,整个人都要急疯了。

其实一点没错,舒窈窕确实有点急疯了。

朱允熥不能死,否则她将前功尽弃。

她辛辛苦苦的跟着朱允熥来到了应天府,又辛辛苦苦的帮着他操持青楼大会,所为的不过是想借助朱允熥的力量解开那个天大的秘密。

如果朱允熥死了,或许自己永远也无法解开那个天大的秘密。

想到这里,舒窈窕再次对蒋瓛恳求道:“我是三爷的妹妹,这个时候我一定要陪在他身边,否者窈窕就立刻死在蒋大人面前。“

这句话顿时把蒋瓛吓了一跳,这要是朱允熥还没醒,舒窈窕又出事了,那自己可真没法交代了。

他终于冲着舒窈窕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试试吧,你可千万不可做出傻事来。”

说着他便转身匆匆而去。

望着蒋瓛的背影,舒窈窕再也无心观看此刻青楼大会的现场,她像个木头人一般,目光呆滞的坐在那里,心中却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她早就知道温禾有些古怪,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古怪,竟然是怀着刺杀皇帝的目的接近朱允熥的。

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看来那温禾一定不是个寻常人。”

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返回后院的房中,拿起了一只瓷瓶放入怀里。

说实话,她不太相信宫里所谓的太医,那些人或许只能帮助朱允熥止住流血和包扎好伤口,但却根本无法判断朱允熥是否受了极厉害的内伤。

如果只是暂时治好了外伤,心脉或者肺脉严重受损的话,只怕也活不了几年的时间。

宫里或许有高手可以发现,但他若是不亲眼见到,总归是不太放心。

一个时辰之后,蒋瓛再次赶来,面带喜色的说宫里已经同意了舒窈窕进宫看望朱允熥。

听到这话,舒窈窕立刻跳了起来,片刻后钻进蒋瓛那辆马车,向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

淮王府!

朱允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打着转。

他完全没料到昨日早朝会是那样一种结果。

朱允熥不仅没有获罪,而且还被封为了吴王。

这个结果让他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他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自言自语,神情间显得颇为焦躁。

见到他如此模样,一旁的刘三悟止不住出言安慰道:

“淮王不必如此,昨日早朝时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想必陛下是看在他舍命救主的份上,封了他一个虚名而已。”

一听这话,黄子澄也连声说道:“的确如此,陛下只是封了他一个王位,却并没有允许他开府议事,孰轻孰重,自然是分的清清楚楚。”

朱允炆却是心中有些发苦,他至今脑海里都还闪烁着朱元璋当时看向自己的眼神。

他自幼就陪在朱元璋的身边,所以对朱元璋是太了解不过了。

毋庸置疑,那是一种厌恶的眼神。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朱元璋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担忧充斥在他的心里,他冲着黄子澄呵斥道:

“以后这种事情想想再做,落人口实不说,还会引起陛下的反感。”

黄子澄有些汗颜,尴尬的笑道:“今日的确是操之过急了些。”

朱允炆不再理他,朝着门外走去,口中叫道:“走吧,还愣着做啥,咱们也得去看看他呀。”

.

此刻的王景弘躺在床榻之上,面若金纸,看起来无比的虚弱。

他冲着龙老怪嘶哑问道:“三爷如何?”

“还未醒来,不过我已经看过了,并未伤及内脏,经脉完好,老王你不必担心。”

王景弘松了口气,艰难说道:“我死不足惜,若是让三爷也因此受罪,那可就死不瞑目了。”

龙老怪拍了拍王景弘,安慰道:“说什么死不死的,现如今不都好好的吗?”

王景弘微微点头,自嘲般笑道:“挺好,如今心愿已了,一身修为尽废,真的可以好好歇歇了。”

“是啊,我们都可以歇歇了。”

龙老怪叹息般说道:“江湖路远,哪有尽头,到时候我就陪你在那青楼学院看着一群女娃子,岂不快哉。”

说话间,这两位老人的手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朱允熥醒来的时候,正看见跪在自己床榻旁的徐妙景,她泪眼滂沱,一双美眸已经肿的像两个桃子一般,脸上更是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悲戚。

“小姑娘,你哭啥,你老公又没死。”

朱允熥裂开嘴笑了,顿时又扯动了背上的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徐妙锦一惊,足足愣了几秒,顿时就扑在朱允熥身上,嘴里大叫道:

“他醒了,他醒了!”

此刻的朱允熥是背部朝上趴在床上的,被徐妙锦一股脑的扑上来,顿时疼的哇哇大叫了起来。

徐妙锦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又哭又笑,却是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着她这一声大叫,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那位白胡子老太医终于是松了口气。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见到朱允熥昏迷不醒了,上一次是朱允熥投河自尽,把他吓个半死,好歹是救回来了。

这一次却是受了重伤,又把他吓个半死。

朱元璋可不会给他们讲什么道理,如果救不活朱允熥,绝对会一股脑的把他们杀了陪葬。

这位老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颤巍巍的说道:

“谢天谢地,小三爷终于醒过来了,只需要好好的静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呼。

随着这一声惊呼,舒窈窕嘴里大叫着哥哥二字,分开众人,一股脑的就扑到了朱允熥的背上。

“我去,老子还不如不醒过来!”

朱允熥顿时又疼的哇哇大叫了起来。

徐妙锦这下子心疼得不得了,一把就扯住了舒窈窕,嘴里喝道:“你做什么?”

最新小说: 帝都双生公主之爱的体验记 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 垂涎皇叔美色深三尺 吾兄冠军侯 [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我的夫人竟是前朝公主 权倾朝野,开局先纳妾 大力崽崽五岁半,我是全皇朝的团宠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