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客栈武林 > 第85章 补救
  站在夜枭的面前,褚勋的心情无比的忐忑。

  尽管在他心中看来,这一次任务失败与他的关系其实并不大,因为从一开始,吴剑就如同一只惊弓之鸟一般,在他刚刚说明身份之后,便直接逃开了,之后更是不给他任何机会,将后续的接触的可能彻底堵死了。

  但无论理由再多,听上去再如何无奈,从结果上来看,他无疑是失败的,而且是极为失败。

  不仅没能完成任务,而且还因为一时情急,直接从酒楼二楼跳下,在街上如同发疯了一般四处寻找离开的吴剑的踪迹,“成功”的吸引到了无数城中百姓,以及更麻烦的,官府差役们的注意。

  可以说,他这一次不仅没能成功完成既定的任务,而且还给他自己,甚至给夜枭惹来了一大堆麻烦。

  也正因为如此,他此刻才会如此的忐忑不安。

  若是之前没有通过夜枭的关系投靠宁王的话,倒还罢了,毕竟,他可以吃吃回头草,继续在谛听之中,为玄武效力。但现在,如果因为这一次的任务失败而引起宁王,乃至是夜枭对他失望之情的话,那他就等于是被彻底的打入深渊,再也无法翻身了。

  “如此说来,是那亢金龙自身对你一直百般警惕,根本不给你任何与其交谈的机会,之后更是直接匆忙逃离,故意躲开你了?”

  夜枭的脸色同样十分不好看,除开这一次的计划,他在其中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现在失败也等于是在抽他的脸这一点之外,另一点显然就是这个计划失败的后续影响了。

  先不提宁王在知道这些情况之后会不会因此而对他心生不满,就是他原本的那个“利用这一次的机会,让宁王心中警惕吴剑,进而疏远吴剑”的计划,估计也要彻底泡汤了。

  相比起宁王对他心生不满,这一点反而更令他难以接受。

  毕竟对于他来说,宁王就算因为他的这一次失败而心中有些不悦,也不可能动摇他的地位,他夜枭还是宁王手下所有那些见不得人的眼线、死士们的统领。

  而且,对于被前任宁王招揽,等于是看着现在这位宁王长大的他来说,就算宁王会因此而疏远他,甚至让他放弃现在这个统领的位置,他也并不是多么的在乎。

  他早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在这个“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时代里,他又还能有几年时间好活呢?

  相比起他自身的成败得失,他更在乎的,还是能否当得起前任宁王临死之前交托与他的重任,在死后再次见到前任宁王之时,能够挺起胸膛。

  “正是。”

  尽管夜枭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听到他的询问语气中却并无太多的不满情绪后,褚勋心中不由的松了口气,连忙点头回答道。

  “那亢金龙就仿佛看到蛇蝎一般,根本不给小人再度接近的机会。若非小人眼见情势不对,在他离开之前先将暗语说出来,证明了身份,只怕他当时就要将小人当做是。。。”

  为了能够尽量撇清自己的责任,褚勋当然没有忘记将情况做一点小小的改动。

  “好了,不必再说了。”

  但夜枭却显然并不在乎这些,还未等他说完,便脸色有些不耐的挥手打断了他。

  “还是想一想之后该如何做才能补救吧。”

  夜枭盯着褚勋和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发声,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但眼中却忍不住数次闪过几分窃喜的祝颛,沉声说道。

  “不要忘记了,这可是主人教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若是你们办砸了的话,会是什么结果,想必应该不需要老夫来提醒你们吧?”

  夜枭的警告明显是冲着一旁心中因为褚勋的失败而心生窃喜的祝颛而去的。

  “这个,”

  而无论是褚勋还是祝颛都听出了这一重意思。

  毕竟都是多年的“老友”了,对彼此都已经十分了解了。

  祝颛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分毫,但这些年来一直隐隐压过祝颛一头的褚勋,心中却对他的想法一清二楚。

  因为,担心祝颛接下来可能会借机上位,压过自己,进而占据上风,爬到自己头上的褚勋,立刻抢先开了口。

  “之前那亢金龙根本就没有给小人任何机会,所以小人心中也根本猜不到计划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所以,不知能否恳请前辈您帮小人一个忙?”

  “你想让老夫帮你试探一下他到底是为何才会避你如蛇蝎?”

  夜枭立刻猜到了褚勋心中的想法,心中隐隐有些不快。

  显然在他看来,他之前能够参与制定计划,并为其提供吴剑行动的路线、时间等情报,并为他们的会面创造足够安全的条件,已经算是出力甚多了,现在褚勋的做法,未免有些得寸进尺了。

  如果本来就需要他前去对吴剑进行试探、询问的话,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让褚勋自己前去呢?

  “理由。”

  不过,当吴剑的身影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时,他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否定甚至呵斥褚勋,而是有些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字。

  “理由便是今日那亢金龙的异常表现,在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没有什么突然发生的事情足以让其心生警惕的情况下,那亢金龙竟然表现的如此警惕,甚至是十分畏惧与我接触,难道前辈就不觉得奇怪吗?”

  夜枭有些冷漠的语气让褚勋心中不由的为之一紧,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心中愈发肯定,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所以,他强迫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大脑全速的转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思考着该如何措辞才能显得更有说服力。

  “你的意思是,他在城中另有情报来源?”

  而褚勋的努力无疑起到了不错的效果,原本一脸冷漠的夜枭,在听到他的分析之后,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语气听起来似乎也已经有所动摇。

  虽然在吴剑被他用近乎胁迫的方式带入宁王府之后,便被一直软禁在府中一座单独的小院中,除了几个宁王府的老人儿之外就再无任何人能够接触,更不可能与外面联系,但其在进入宁王府被软禁之前,可是在城中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关于这个时间还完全无法去验证。

  也许吴剑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来到洪都府城里。

  就算只是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谁也不敢保证,吴剑会不会在这段时间里,获得其他的情报来源。

  一个有胆量与玄武合作,孤身来到洪都府城,潜入宁王府的家伙,要么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要么显然就是有十足的信心了,而其信心的来源,会不会就是在那之前便已经拥有的情报网了呢?

  思维一旦发散开来,便有些难以受控制了。

  被褚勋的一番说辞引发“头脑风暴”的夜枭,不由的响起了数个月之前,他接受了宁王的命令离开洪都府时,宁王府当时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想到了那个被宁王派去协助天衍门的黄龙,结果却无端失踪,一天后的凌晨,却变成尸体出现在宁王府门之外的王府侍卫。

  亢金龙的依仗会不会就是当初抓走那个王府侍卫,却一直未曾现身,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情报的那个藏于深水之下组织?

  联想到这一点,夜枭的心头不由的为之一紧。

  在夜枭看来,相比起那个连首都没有露,甚至连手都没有露,只是露出了几丝气息的,躲在阴暗之中的组织,玄武这只背叛主人,妄图脱离宁王府掌控的白眼狼,根本只是疥癣之患。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他的猜测是错误的,吴剑与那个组织并无关系,对于他来说,又会有什么损失呢?

  可万一是真的,若是吴剑当真与这个组织之间有关系,那这一次,无疑就是最佳的时机,他也有机会通过吴剑将这条毒蛇从阴影之中拽出来。

  投入与可能获得的收益犹如云泥之别的情况下,夜枭心动了。

  。。。

  “好,老夫答应了。”

  思索良久,夜枭终于点头答应了帮助褚勋去试探吴剑。

  “但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之后你仍旧将事情办砸了话,我想,你应该明白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不过,答应归答应,夜枭仍旧没有忘记态度冷酷的做出警告。

  “多谢前辈,请前辈放心,在下绝不会再次辜负前辈的信任。”

  见夜枭答应下来,褚勋不由的大喜,连忙抱拳拱手,颇有些喜形于色。

  而相比起难以掩盖脸上喜色的褚勋,原本因为褚勋将事情办砸了,所以心中颇感窃喜,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的祝颛,自然就十分不满了。

  因为在他看来,他和褚勋一起投效宁王,因为褚勋在谛听之中的地位比他略高,所以第一次机会让给褚勋,他就算心中不大乐意,但也能够勉强接受,但现在,褚勋已然失败了,怎么着也该轮到他才对。

  但眼见夜枭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样,他也只能将心中的不满暂时压下,暗暗的在心底诅咒褚勋再次失败,让他有机会趁机上位了。

  。。。

  不提夜枭与褚勋、祝颛三人之间的纠葛,混入了成衣铺,又用二两银子和身上的衣服成功说服了成衣铺的伙计与自己互换装束,从而成功逃脱褚勋追踪的吴剑,此时已经回到了宁王府。

  而原本就被夜枭提点过的守卫们,在看到换了身装束返回的吴剑后,立刻便准备将消息禀报给夜枭。

  但正在与褚勋、祝颛二人商议后续行动计划的夜枭,显然不可能被守卫们找到,于是,守卫们便将消息报给了宁王。。。

  “他回来了?”

  宁王看着外面的天色,感受着因为刚刚吃过午饭,所以还有些分量的肚子,不由的生出几分好奇来。

  “本王不是命那两个玄武的手下去试探他了吗?难道这么快便试探完毕了?”

  宁王颇有些愕然。

  “夜枭呢?现在这本主儿都已经回来了,他为何还未前来回报消息?”

  。。。

  “王爷,那亢金龙正在小院之中,吵着要见王爷,说是有重要事情需要尽快向王爷禀报!”

  而就在宁王还在询问夜枭去了何处,为何还未前来向他回报消息之时,侍卫却先行给他带来了吴剑求见他的消息。

  “带他进来吧。”

  思索片刻后,宁王心中最终还是好奇占了上风,点了点头,让侍卫将吴剑带来。

  “小人拜见王爷。”

  宁王府虽大,但吴剑所在的小院距离宁王所在的书房却也并不算远,因此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吴剑便进了书房。

  而相比起上一次,这一次的吴剑看上去,倒是恭敬了许多,一进来,便立刻跪倒在地,叩首行礼。

  “行了,起来吧。”

  宁王想起几天之前他在正堂之时那颇为张狂的态度,心中倒是颇感有趣,忍不住猜测起了他这前倨后恭的模样究竟是因为什么。

  “多谢王爷。”

  吴剑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地上有些硬,他的膝盖还有些不习惯。

  “说吧,你这么急切的求见本王,所为何事?”

  “启禀王爷,小人今日在城中寻找那玄武手下之时,有所收获,所以特来向王爷禀报。”

  吴剑也不含糊,听到宁王发问后,便立刻开口躬身回答道。

  “哦?”

  宁王故作惊讶出声。

  “快点细细道来。”

  但内心之中,宁王却已经泛起了嘀咕。

  难道除开夜枭所说的那二人之外,城中还有其他玄武的属下?

  不过,随着吴剑一五一十的叙述其之前在酒楼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之后,宁王才明白过来。

  而随着吴剑的叙述,宁王也不由的感到奇怪。

  “本王记得,几日之前,你可是询问过本王是想要见好就收,还是一网打尽的?”

  “咳咳,王爷明鉴,”

  吴剑立刻听出了宁王的意思,不由的咳嗽了两声,掩盖一下尴尬。他今日前来,而且还是态度如此恭敬,就是为了前来补救之前在宁王面前的张狂所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的,因此,听到宁王竟然将之前他所说过的内容记得如此清楚,自然只能用几声咳嗽掩饰了。

  “如这样敢大摇大摆的在酒楼二楼,而且还是临窗的位置,直接坐到小人对面的蠢货,实在不值得王爷浪费心神,只需让夜枭走一趟便足够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而此时,在大门那里得到了守卫禀报,匆忙赶到门外的夜枭,在听到吴剑这番话之后,也终于明白了吴剑为何之前会是那般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