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07)

俏美娇妻被淫记(07)(1 / 2)

作者:woaisiwa040字数:17397*********俏美娇妻被人淫(七)公车凌辱意外地成功,让我高兴地发现自己娇羞可爱的妻子已经渐渐被培养成了既开放又淫浪的美人妻,我又开始计划着下一步的暴露凌辱。

期间,我也想过要不要发展自己的亲戚朋友来一块玩弄小茹,可是一来限于我自己的情况,在这个城市除了我的亲生父亲之外就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也大多是生意上往来的认识的,再加上中国毕竟有自己的国情,社会风气保守,其实最关键的还是我老婆实在是太漂亮啦,而且她的性格又温柔又善良,说白了就是单纯幼稚,社会经验不足,跟熟人一旦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万一那人有其他的想法怎么办?纠缠不休怎么办?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虽然我看多了各种淫妻的色情小说,但是那些毕竟大部分都是作者自己的臆想,根本不靠谱,就像是上次让同宿舍的同学老五淫辱了老婆一次,结果后遗症不断,那个老五后来还悄悄还打电话到我们公司说要找白小洁,幸亏单位同事说没有这个人,然后他又找我磨磨蹭蹭的要小茹的微信号,我告诉他那个女的已经离职了,去国外念书去了,他还磨了我好长时间,还好他是在外省的一个小县城里,离我这里实在是太远,这才打断了他的非分之想,就这还让我担心了好长时间。

如果在网上联系一个单男或者夫妻来调教淫辱我俏美可爱的老婆,心底里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行为,我只是喜欢淫妻,可不是自己性能力不行,至于调教开发小茹,那正是我想要的乐趣啊,可不用什么其他人来帮忙。

我可忍受不了凌辱妻子的人是自己找来的,却一边肏我可爱的娇妻一边在心里鄙视我这个丈夫是个绿毛龟。

我喜欢小茹被其他男人肆意的凌辱、淫弄不假,但是那仅仅是我们夫妻生活中的一味小小的调剂品,虽然淫妻很爽、很刺激,但是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中还有更多值得我们去守护、去珍惜的美好的东西。

偶遇的陌生人、偶然间发生的淫妻行为可以接受,再重口味的自己找人来污辱妻子实在接受不了,尤其是上次让同学老五肆意的奸淫了妻子一晚上的事情过后,我心里其实后悔了好长时间,但是不敢让小茹看出来,害怕她知道了不再同意陪我玩淫妻的游戏了。

(本文男主的淫妻大多是被动式、偶遇式的,除了宿舍老五及个别,男主基本不会主动找人来淫辱自己的妻子。

不喜欢看这类型的就抱歉了。

)前几天公司中了个政府的标,工程赶得很紧,连我这个一向撒手的老板都天天追在后面,这都忙了一星期了,工作终于走上正轨,可以松一口气了。

哎,这几天早出晚归的,忙的昏天黑地,有点冷落我的小娇妻了,这下子可要好好怜惜她一番,呵呵,要不要继续暴露凌辱老婆呢,我心里有点犹豫了。

周五,「老公,我爸妈叫咱们明天去家里吃饭。

」小茹接了个电话,跟我说。

「好呀!」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点莫名的期盼。

第二天。

「爸,妈,你们好!」「来了呀,快,来坐下,先陪你爸说会话,一会饭就好了。

」「嗯。

」看着忙前忙后的岳父母,我心里感到一股浓浓的家的暖意。

从高中时候我母亲过世,我就一个人住校,放假的时候要不勤工俭学,要不就去当家教,不知道怎么了,一回到只剩下继父的那个家,我就头疼,浑身不舒服,这么多年,基本就没回过家,却不想在妻子的娘家却感受到了这种久违的家的味道。

岳父五十左右,岳母才四十出头,岳父不但是大学的教授,还是全省各大学里最年轻的副校长,而岳母是艺术学院的老师,人又长得非常漂亮,两人的感情非常好,这么大的人了还天天手拉着手一起聊天散步,可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尤其是岳母,四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跟三十一二岁差不多,眉目如画,雪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穿着一身紧身的居家服,丰满的乳房、翘臀,修长的双腿,显得腰肢越发的纤细,乌黑的秀发用发夹梳了一个偏马尾斜斜的倚在肩膀上,额头前有几率发丝挑染成红色,更是平添几分熟女的风情,跟小茹站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姐妹两呢。

哎!练舞蹈的人身材都是这么好吗?看的我都有点蠢蠢欲动,赶紧控制住自己的意马心猿。

「小肖,生意最近怎么样?」岳父问道。

「还行,最近刚中了个政府的标,又有的忙了。

」「忙点好,现在正是事业的上升期,好好干。

」岳父欣慰地说。

「忙忙忙,忙什么呢,赶紧要个孩子才是正经事!」岳母端着菜出来,不满的说道。

「妈,小茹还年轻,我们还想再等一等。

」我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帮忙的妻子一眼。

「等什么呀,小肖,你呢也不小了,小茹呢,一直想在舞蹈事业上发展,我让她留校都不愿意,哎!」岳母叹了口气:「赶紧怀个孩子,把她的心拴住,这孩子看着柔柔弱弱,可个性挺倔。

」「妈,不至于的,小茹这两年想在事业上发展发展,我也挺支持她,她还年轻。

」我劝道。

「哎,小茹太单纯,现在这社会这么复杂,不适合她……」「妈,你们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小茹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嗨,小肖呢,你遇事太冷静,小茹呢,又太单纯,不识好坏人,你两呀,妈是过来人,总之,一定要好好守护你们的婚姻……哎,不说了,说多了惹人厌,吃饭吃饭!」岳母一边摇头,一边走向厨房去端饭菜。

「嗯,我会的。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想到自己淫妻的事情,不禁心虚的向小茹偷偷看了一眼。

「小肖啊,你多久没回老家了?」岳父问道。

「好久了,结婚时回过一次。

」我想了想。

「该回去还是要回去看看,你继父年纪也大了……」「爸,你别说了……」我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岳父的话,不知道怎么了,一想起继父那个干巴老头,心里就一阵阵的不舒服,头就隐隐作痛。

「老公,你怎么跟爸说话呢?」小茹有点生气,可看见我皱眉头,又赶紧过来帮我按摩头部:「老公,怎么啦,头又疼啦?」「孩子,怎么了?」岳父起身关切的问我,岳母也赶紧放下手的饭菜,俯身过来问我:「小肖,没事吧,你这个老白,没事别乱说。

」「没事,老毛病了。

」我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但心里暖洋洋的,这种被关怀的感觉真的很好。

饭菜上齐了,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这种家的感觉真好。

「小肖,听说你爸又要高升了。

」岳父一边吃饭一边问我。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我埋头吃饭。

「哎,你这孩子,该去看看还是去看看,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么大了,身边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我没有做声。

「好了,不要说这些不高兴的事了,大家吃饭……」岳母打岔道:「哎,小茹,你把头发做了?」「嗯,妈,做的怎么样……」母女两热火朝天的开始聊起美容、衣服、八卦,而我和岳父乖乖地闭嘴,吃起饭来。

这种家的感觉,真好!回家的路上,我拉着小茹的手,突然对她说:「老婆,谢谢你!」「嗯……」妻子不明所以的睁着她明媚的大眼睛看着我:「老公?」将妻子搂在怀里,嗅着头发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老婆,感谢你,希望我们俩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有谁能理解家在一个孤儿的人心里是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这一刻,淫妻的念头在我心里消失不见,心中充满了一种充实而温暖的感觉。

周一,小茹跟我说,她最近一周会很忙,要很晚才回家。

「老婆,你们这是又要忙什么呢?」我好奇地问小茹。

「哎呀,还不是我们校长,说要在八月二十号搞个文艺汇演,这两天一直在忙这个呀!」「哦,我说你这两天这么忙,那就差一星期了,那老婆你呢,你什么节目呀?」我问。

「我呀,嘻嘻,不告诉你!」小茹撒娇似的,用美目瞥了我一眼。

哦?不告诉我?我看着像个小女孩一样天真可爱的妻子,没奈何的笑了。

「老公,从今天晚上开始,我的节目要单独加班练习了,你去接我好不好?」妻子坐在我怀里,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撒娇的说道。

「好呀,当然要去接了,乖乖老婆一定要等老公去接啊!」我宠溺的抱着妻子柔软香腻的身躯,柔声说道。

晚上八点多,我从健身房练习完,出来给小茹打了个电话,没人接,看来老婆还在加班练习中。

老婆看来是下功夫了呀,而且连跳蛋、肛塞这些淫具都不让我给她塞了,哼哼,等她忙完这段,看我怎么收拾她!也罢,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事干,早点去老婆学校看看她们排舞蹈也不错啊!反正一会还得去接老婆回家。

开车来到学校,果然好几个教室都是灯火通明,我一间间教室找过去,诶,没有,诶,还没有,哦,幸亏遇见熟人了。

「晓芸老师,你见我们家小茹了吗?」我向小茹的带班组长打听到。

「哦,小茹啊,她在最后面那个芭蕾舞教室呢。

」晓芸看见我,诡秘的笑了笑:「别吃醋哦!」吃你个大头醋啊!我看了晓芸几眼,这是个俊俏秀丽的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鼓囊囊的胸部,细细的腰肢,丰满的臀部,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风情。

晓芸挺照顾小茹的,我们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唱歌什么的,比较熟了,于是我假装要扑上去的样子:「先吃你个豆腐!」「呀!」晓芸吓的赶紧一躲,看见我是假动作,才娇嗔道:「哎呀,讨厌,吃你个大头鬼啊,你个坏蛋!」那撒娇的语气,娇羞的表情弄得我心里直痒痒,这女的也是个骚货。

看见其他老师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赶紧溜走了。

来到最后一间芭蕾舞教室,这间教室挺大的,走廊上一排通体大窗户,不过全是磨砂的玻璃,看不见里面,不过教室的门上镶着两块长条形玻璃,可以看得见里面。

我走上前去,向里一看,心里不由得讪笑,怪不得小茹不跟我说,晓芸又说让我不要吃醋,原来是一个帅哥在教妻子跳芭蕾舞。

只见一个个头跟我差不多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子,长得有点小帅,挺白的,正一手扶着小茹的腰,在辅导她跳舞的动作,没听说她们学校有男舞蹈老师啊?我在门外瞥了教室两眼,貌似就他们两个,于是我也没进去,站在门外看他们跳舞。

平心而论,妻子的芭蕾舞蹈动作确实不是很标准,毕竟她的专业不是学芭蕾的,但是她那婀娜的身姿,秀丽乌黑的过肩长发,高高抬起的美腿画出美丽的曲线,成功地弥补了基本功的不足,她舞姿是那么的优美动人。

「动力腿可弯曲,也可绷直,旋转后回到最初的位置……以屈膝势开始,支撑腿以脚尖站立,另一条腿抬起,膝盖部位弯曲。

」男老师一边扶着妻子,一边指导她的动作:「张开双臂以保持身体平衡……眼睛盯住某个点,身体和腿一同旋转,……速度要快,赶在身体转完第一圈之前找到刚才那个点,盯住不放……「小茹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我都懒得盯着看了,正四下打量呢,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妻子的惊叫声,赶紧一看,只见她已经双手护住胸前半蹲着,上半身的衣服已经掉到了腰部。

「这是怎么回事?」我一脸的诧异,赶紧走进房间。

「老公,你怎么来了?」妻子看见我惊讶的问。

「我专门来接你的,怎么了,没事吧?」我蹲下身体,关切的问。

那个男老师站旁边一脸的懵逼。

哦,原来妻子在跳到最高点的时候,双手会像天鹅的翅膀一样张开,而胸口则往前顶出,而就在这一刹那,她双肩的小吊带几乎同时断裂开来,妻子的一对美乳突然间蹦出来,赤裸裸的暴露在男舞伴的目光之下。

而丰硕的双乳一下子挣脱了束缚,在空中激荡不已,她直到落地才发现不对劲,赶忙半蹲捂着自己的两团嫩肉,可又怎么盖得完?上面还露出一大片晃眼的白嫩。

我赶紧脱下身上衬衫给小茹披上,靠,让你小子赚到了!我看了一眼男老师,没想到心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我哂笑了下,看来淫妻真成了我的本能了。

「好了,今晚就到这里吧,衣服也都坏了。

」调整了一会的妻子慢慢站起身来,可是声音里依然透着几分慌乱和羞赧,脸都红透了。

小茹和舞伴都进去换衣间换衣服去了,我四下打量这房间,角落里一大束鲜红欲滴的红玫瑰吸引住了我的眼光,我走上前去,拿起花中间的小卡片,上面写着,致亲爱的宝贝:你是我的天使,带我学会了飞翔,飞过人间的无常,才懂得爱才是宝藏。

嗯?我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可是紧跟着又感到好笑,自己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很快,小茹和舞伴都换好了衣服出来,我们一起边往外走边互相介绍。

「小茹,这是?」那男人主动问道。

「这位是我的老公,肖明成,」小茹介绍:「这位是市舞蹈团的杨老师。

」「哦,你好!」男舞伴向我伸出了手,这个男人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但是我感觉他面色发青,眼窝发白,有点纵欲过度的感觉。

「你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第一眼看上去就不太喜欢这个男的,敷衍的跟他握了下手。

「小茹很有天分,跳的很好。

」男舞伴夸赞小茹:「就是来我们舞蹈团也能排到前几名。

」「哪有,老师太过奖了。

」小茹又羞涩又喜悦的说。

「哦,我们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不喜欢这个男人,总感觉他那看似老实的面孔下,带着一丝狡谲。

「哦,对了,那里还有束玫瑰没有……」我装作不经意的指向墙角。

「嗯,差点忘记了,杨老师你给嫂子买的玫瑰……」小茹对男舞伴说,然后又回头对我解释到:「今天是杨老师和他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哦,祝你们幸福!」我言不由衷的对他说道。

「谢谢,先送你们出去吧,我一会回来再拿。

」男舞伴有点故作洒脱。

看着小茹上了我的奔驰车,男舞伴挥手向我们致意,从反光镜中看到他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察觉到一丝嫉恨的阴霾。

接下来的几天里,不知不觉的,我的耳朵里充斥着关于这个男舞伴的事情。

「老公,你知道不知道,杨老师在他们舞蹈团……」「老公,今天杨老师说我跳的非常好,已经……」「老公,我听杨老师说,他……」我也渐渐从小茹口中了解了这个杨老师的情况,今年二十八岁了,出生农村,一个人来到省城,学校毕业后进入进入市舞蹈团,孤身奋斗,现在很受器重,去年结的婚,老婆是他们舞蹈团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我悄悄的向跟市舞蹈团比较熟的朋友打听了下这个人,跟小茹说的有点不一样啊,什么受器重,就是舞蹈团里的二三线演员,天天不务正业跑在外面走穴拉生意,他老婆跟团里的领导好上了,现在正在闹离婚。

闹离婚?那结婚纪念日那束红玫瑰?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不舒服。

看来我有点放松对感情的呵护了,有人打算乘虚而入?结婚一年多了,有多久没有给小茹送过花了?我暗自反思。

当再看着小茹说到杨老师长、杨老师短时,那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心里忍不住有一点不悦,讽刺的说到:「是啊,他是挺有才华的,有到老婆都要跟人跑啦!」「老公,你说什么呢?」小茹不高兴的说。

「好啦好啦,不说了,老婆,你不会是有点喜欢他吧?」憋在心里好几天了,老憋着有点难受,我突然跟对妻子说。

「老公……你……你说什么呢?」小茹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慌乱:「怎么会……」这傻妞,有什么事脸上都藏不住,我的心忽的往下一沉,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看着我阴沉的表情,小茹撒娇的说:「老公,你瞎琢磨什么?就是临时搭档跳个舞而已啊,跳完我们就不来往了。

」真的是这样吗?我心里有些怀疑。

「老公,明天要正式演出了,今天下午,我们最后彩排一次,老公你也来看吧?」小茹看我脸色不好,摇着我的胳膊撒娇。

「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嘛?」真受不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像小姑娘一样爱撒娇。

………………小茹视角………………我叫白小茹,是一个结婚刚一年多的年轻人妻,从小身边好多亲戚朋友都夸我漂亮,究竟有多漂亮呢?比电影明星都漂亮!她们都这样说。

可是我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漂亮,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环境的因素,从上学到参加工作,身边异性朋友都很少,更从来都没有异性朋友对我说:你很漂亮。

直到老公的出现,当他大胆的紧紧搂住我,深情的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小茹,你真漂亮。

」我就沦陷在这个男人的目光中了,老公英俊帅气、事业有成,虽然有点淫妻的小癖好,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相反我们的感情更加的和谐甜蜜了,在我心里,我们大概就会这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的走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害怕、懊恼,又有一点点惊喜,因为我发现自己可能又陷入爱情的甜蜜旋涡里了,但不是跟自己的老公,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他是市舞蹈团的芭蕾舞演员,姓杨,我所在的艺术学校办文艺汇演,请他来跟我搭档跳舞。

我在学校专业不是学芭蕾的,跳得也不是很好,可是校长赶鸭子上架非得要我跳,还找了杨老师来跟我一起跳,并且让他教我。

一开始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太好,虽然他外形高大,文质彬彬,但是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我对他敬而远之。

但是在一起练了几天舞后,我发现他很懂我,当他知道我的梦想曾是成为一名正式的芭蕾舞演员,可惜考学校的时候没有考上芭蕾舞系后,就非常支持我的舞蹈梦,一直不停地鼓励我,不断地夸我进步很大,应该想办法进市舞蹈团做一名正式的舞蹈演员,使我有种被激赏的感觉,莫名的有些感动。

慢慢的,从他的口中,我也了解到他的一些情况,出生农村,学校毕业后进入进入市舞蹈团,孤身奋斗,现在很受器重,是舞蹈团的大拿,使我对他更是钦佩有加。

他也跟我讲到了他的爱人,是他们舞蹈团的一位女演员,夫妻之间感情不是太好,他跟我讲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妻子跟他们团领导不清不楚,他们夫妻分居好长时间了,看着他讲这些时候难过的表情,我觉得很心疼,安慰他:「想开一点,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

「小茹,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朋友吗?」他可怜的问我。

「当然了,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我认真地回答他。

他高兴地直夸我又漂亮又温柔,谁娶了我真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

渐渐的,我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嗨,看来用第一眼的印象来看人还是不可取的呀!没想到他的人还挺不错的,我有时候也自己偷偷反思。

当我们第一天晚上加班排练时,他从身后忽然拿出了一大束鲜艳的玫瑰。

「啊!」我有些惊呆了:「这……」「小茹老师,送给你……」他彬彬有礼的将玫瑰递向了我。

这是老公以外的第一个送花给我的男人,我有些慌乱,手足无措的接过了玫瑰,看见卡片上写着,致亲爱的宝贝:你是我的天使,带我学会了飞翔,飞过人间的无常,才懂得爱才是宝藏。

「不,我不能要……」我一边拒绝的将玫瑰递还给他,一边心里却不由得想起了老公,老公,你都多长时间没有送花给我了?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盯着我的眼睛说:「小茹,我……」「不,不,不要说……」突然间,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他要说什么,急忙打断了他的话,从他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将玫瑰塞在了他的手里:「不要这样,我有老公的……」他垂头丧气,十分的失落。

「我们……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

」我不忍心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对他说,却没有看到他目光中闪过的那一丝狡黠。

「谢谢你,小茹……」他抬起头来,满脸感动的对我说,突然上前一步,将我紧紧搂在了怀里。

「哎呀,讨厌……你干什么……」这人怎么得寸进尺,我佯装有点生气。

结果他很快放开了我,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对不起,有点激动了。

」「哼!看你态度还比较诚恳,放过你这一次……」我傲娇的对他说,心里还有些小得意。

哎,结果老公来接我的时候,看见了那束红玫瑰,辛亏我反应机敏,糊弄了过去。

那晚以后,每天总有花店送来的一束玫瑰摆放在我的桌上,晓芸她们几个总是用羡慕的口吻说:「小茹,你老公对你真好!」,「羡慕死我了,要是我也有这样一个老公那该多好!」只有我心里明白,花不是老公送的。

渐渐的,在练舞的时候他的手脚就开始不规矩起来了,时不时故意用手碰碰我的乳房、臀部,在我嗔怪的目光下,他嘴里讨好的说着:「小茹,你好美。

」、「小茹,你真漂亮。

」、「小茹,你跳得真好。

」好像讨主人欢心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看着我的样子,让我又不忍心责怪他。

不知不觉间,我逐渐开始享受着这个过程,开始只是有点可怜他,慢慢的越陷越深,我开始觉得和他在一起特别开心,跟他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我也开始享受着这种被人夸被人捧着的感觉,心里又为自己充满了魅力感到有点窃窃暗喜,说实话,老公和我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小心翼翼讨我喜欢的样子。

那天晚上,跳完舞之后,他突然一把搂住了我,吻住了我的嘴。

「唔……唔……」太突然了,我有些楞神,直到他亲了我一阵后,我才慌乱的推着他:「杨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宝贝,我喜欢你……」杨老师附在我耳边说:「你太漂亮了,太可爱了,我爱你,小茹!」说完又吻住了我。

「嗯……唔……唔……」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任由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探索:「唔……唔……不要……人家有老公……」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老公,老公来接我了,我一把推开了他,冲进了更衣间。

一直坐到车里,我都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红得发烫,还好老公没有注意到,看着专心致志驾驶的老公,我心里有着一种轻微的罪恶感,有点害怕,可竟然又有点兴奋。

第二天晚上。

跳完一段舞后,杨老师突然一把将我抱住,深情地望着我:「宝贝,我真的爱死你了,不跟你说我会死的,我只爱你这个人……」「唔……唔……你有老婆的……」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我无力地挣扎着。

「我老婆跟我分居了,马上就要离婚了……」「不要,我很爱我老公的。

」我的反抗越来越弱,老公,我该怎么办?杨老师轻轻地把嘴唇温柔的贴了过来,我的心中小鹿乱撞。

「记住,爱情不是让我们变成别人的附属品,而是让我们变的更好,爱情不是让我们变的卑微,而是让我们变的更自信。

」他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

「可是……唔……唔……」很快,我迷失在了他的攻击之下,伸出了舌头,任由他在我嘴里索取,让他像吮吸蜜糖的一样把我的舌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味。

「你这对宝贝真大……真软……唔……」他一边吻我,一边把手放在我高耸的酥胸上抚摸、揉捏,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温度越来越高。

「唔……唔……不要……」他的手伸向了我的双腿之间,隔着柔软的丝袜不停地按压、摩挲,我觉得小穴里已经流出水来了。

良久,他终于放开了我的嘴,附在我耳边说:「宝贝,你真好,不过呢,你的阴毛该刮一刮了。

」「去你的,说什么呢,坏蛋!」我佯怒着责骂他,脸上一片通红。

「我是说真的,跳芭蕾舞的女演员下面都得刮毛呢。

」他笑着对我:「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要不要我帮你刮啊。

」「才不用……再这样说我可真生气了!」我羞涩的打了他一下,心想,晚上回家要不要让老公帮我刮毛呢?这一晚,虽然他后来再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我一看见他微笑的看着我,就不知道怎么了,心「砰砰」乱跳,动作总是频频出错。

最新小说: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修真界第一幼崽 洪荒妖仙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