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14)

俏美娇妻被淫记(14)(1 / 2)

作者:woaisiwa040字数:21089(14)昆明,西双版纳,大理……一路上我们看了《印象云南》,逛了石林,参观了傣族风情园,也欣赏了蝴蝶泉的美景……千针石林,苍山洱海,云南的美景令我们流连忘返,在西双版纳的绿树围绕中,在洱海边的客栈玻璃窗前……我搂着自己娇美的妻子,一次次将自己的鸡巴送入她的体内,在那灵魂都要迷失的爽美感觉中,两个人一起到达高潮。

但在妻子那沉醉在高潮之中的迷离目光中,却不时闪过一丝不为我所察觉的忧思。

丽江古城,绿树掩映,流水潺潺,小桥流水中金色,红色、黑色等等五颜六色的锦鲤、金鱼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动着。

这是木王府附近的一所颇具心思的客栈,它坐落在半山,房间的阳台全是玻璃,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慵懒的蜷缩在阳台上的太阳椅上的一个女人身上。

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美丽的不像凡间该有的女人。

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精致的面容上,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晶莹玉润,犹如玉石雕琢般精致的脸颊上,找不到一丝瑕疵,仿佛从仙境降世的瑰宝;微微闭拢的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地忽闪着,小巧的鼻尖娇俏的略微翘起,抿起的嘴角边带着浅浅的笑意,鲜艳的红唇上带着几分湿润,让唇色更加娇艳;柔顺的漆黑长发,瀑布一样披洒在肩头,淡淡的花香从发梢上传出,沁人心脾。

整个阳台只有她一个人,白皙修长的大腿从水红色的性感睡衣下伸出,稍稍有些短的睡衣并不会掩盖她诱人的身材,反而更增几分魅力。

她躺在阳台的椅子上,微微半露的乳房,白腻腻、颤巍巍的是那么的诱人,修长的双腿随意的在躺椅上尽情舒展,圆润的足踝尽头,嫩白的皮肤在阳光下白的耀眼,仿佛精美的艺术品一样的双脚上耷拉着一双银色的高跟凉鞋,一颠一颠的,鞋子在脚掌和脚尖上若即若离,却又不跌落。

白嫩中带着微微粉红的脚趾,调皮的从鞋里探出了头,鲜艳的玫瑰红色覆盖了十根脚趾的指甲,让这双不知会迷醉多少男人的脚,在美丽中平添了几分娇艳。

昨晚上在这四面玻璃的阳台上,我们没有拉帘布,在可能被人窥视的刺激之中酣畅淋漓的大战了一场,小茹兴奋的来了好几次高潮。

而此时的她躺在椅子上,正在陷入深深的回忆和困惑。

怎么会这样呢?小茹回忆着这一路上的经历,心里有着几分疑惑,又有着几分不安,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出问题了!?老公以为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郁郁寡欢是心里有结打不开,其实不是,而是自己对发生在身体上的变化感到不解、惶恐、甚至是害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十分的敏感,被陌生的男人碰着、挨着就特别容易动情,尤其是当着丈夫的面被陌生男人凌辱的时候,那感觉更是十分的强烈,从在洗头房被肥佬奸淫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当自己赤裸着被肥佬视奸的时候,心里虽然抗拒,可是身体反而有着隐隐的兴奋,而当肥佬的大手将自己搂入他的怀里时,自己的身体更是毫无反抗之力,变得绵软无力,发热发烫,下体的深处一阵阵颤栗着吐出了淫水。

当自己发现老公在偷看的时候,那种极度刺激、兴奋、羞耻交加的感觉更是强烈,阴道内的腔肉连续抽搐紧夹,体内更是高潮连连。

在火车上被老何奸淫的时候也是这样。

难道是杨胜利和小赵的……打开了自己对性的贪婪吗?或者自己体内一直有淫荡的基因,只是未被开发出来吗?或者是因为……小茹突然想到了……不,不会的,不是那样的……小茹使劲地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不洁的念头赶得远远的。

我蹑手蹑脚的走近妻子,轻声的呼叫:「老婆……」记住「啊……老公,干嘛呀,人家好困……」小茹从沉思中惊醒,连忙掩饰着伸了个懒腰,撒娇的说。

「快起来啦?今天老公带你去玩好玩的。

」我没有注意妻子脸上闪过的一丝慌乱,哄着好像小女孩一样的妻子,这样的感觉让我感到很甜蜜。

「哎呀,坏老公,还不是你,昨晚上把人家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啊,别动……」小茹不情愿的嘟囔着,把我伸向她的乳房的手打开:「讨厌,嘻嘻……去玩什么啊?」「坏老公,要是还想……我可不陪你疯玩了……」小茹想起几天前老公在傣族风情园的树丛里撩起自己的裙子,从后面用鸡巴狠狠地肏干自己,树丛外面几步之远就是游人步道,不时就有游人路过,而自己被干的高潮连连,只能把自己的手塞在嘴里死命的忍住,直到老公发射在自己的体内。

还有前天在蝴蝶泉景区,他也是……小茹越想越羞,从耳朵到脸颊迅速的染红,哎呀,下面好像出水了,真是羞死人了!「不会,不会……」我讪讪的笑着:「今天咱们去骑马。

」「骑马?好啊,好啊,我最喜欢骑马了。

」小茹一听去骑马,马上兴致勃勃的起身。

切,你一个大城市长大的姑娘家,从小马都没有见过,还最喜欢骑马?很快,妻子就换好了衣服,一个俏生生的大美人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老婆身材虽瘦,却凹凸有致,肌肤雪白,气质出众,身上散发着如兰似麝的清香,陪着她清澈的笑容,甜美的声音,当真是千娇百媚的美人。

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小背心,丰满的乳房被紧紧地的包裹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外面罩着一件防晒衫,下半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短裙,两条笔直的丝袜长腿曲线优美、引人注目,紧身的背心,腰间的短裙很好的勾勒着她高挑、纤细的身姿,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老婆,骑马你穿短裙呀?」我坏笑着撩起她的裙子,黑色的小蕾丝内裤下白皙的屁股露了出来。

「哎呀,坏老公,讨厌……」小茹打掉我色色坏坏的手,皱着可爱的小鼻子说:「那怎么办呢?就带了两条长裤,都脏的不能穿了,长裙更不合适呀!」「那一会儿,咱们下到古城街上去买一条吧?」我提议道,又转念一想,淫妻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这样也不错啊,让老婆走光给别人看看,让他们看得见,吃不着,也很有意思啊?「算了,就这样吧,咱们早点出发吧,光骑马就得骑两个多小时呢。

」拉市海。

这是一面宽阔安静的湖泊,清冷的天空下,湖面泛着盈盈的绿光,小块小块的湿地把湖面分隔成大大小小的湾。

湖中稀疏站立的柳树上,停着一群白色的不知名水鸟,浅湾里和岸边,是一大群野鸭,或扎猛子寻鱼虾,或交颈而眠,偶尔有两只双宿双栖的赤麻鸭和鸳鸯扑棱棱飞起,带起附近的水禽懒洋洋扇扇翅膀。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昨晚刚下过一场雨,晴空碧蓝如同洗过一样,天上飘着片片白云,阳光在云层间射下来,不热也不凉,远处水气氤氲,不时可见山林鸟游动飞舞的点点小影。

一下出租车,小茹就被这秀丽的山水景色吸引了。

「哇,好美……老公,看那只鸟……老公看那一群……」妻子搂着我的胳膊,高兴的指着远处的水鸟,自己也快活的像一只美丽的百灵鸟。

「哇……老公……看,是马耶……好可爱……」小茹兴奋的大叫起来,那娇憨可爱的姿态引得马场的马夫和一队也是来骑马的游客频频瞩目。

「好漂亮的女孩……」「嗯,想不到这儿有这样的大美女啊……」「应该也是游客吧……」那队游客里的几个男人看着娇俏可人的小茹,窃窃私语着。

「好啦,好啦,老婆,注意,淑女一点……」不就是矮脚滇马吗,有什么可爱的啊。

「嘻嘻……」妻子吐了吐她可爱的的小舌头,乖乖的跟在我的后面。

很快,马匹就准备好了。

我潇洒的一翻身,就上了马,然后在马场内慢慢踱起步来,做生意以来,陪着几个生意伙伴也在省城的跑马场玩过好多次,已经比较轻车熟路了。

但是小茹不会啊,她看着眼前的马,犹豫着不知道怎么着手,一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的马夫走了过来,用生硬的汉语说:「你上去,我扶你。

」说着指导着她把脚放在马镫上,一边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一阵幽幽的清香从身前的少妇身上传来,马夫闻着这诱人的体香,扶着少妇柔软的腰肢,不禁一阵心旷神怡。

妻子用力抓着缰绳,左脚踩着马镫,用力向起一跃。

「用力,起。

」马夫顺势把手垫在小茹的臀部下,用力往起一端。

「嗯……」妻子的鼻子里闷哼一声,感觉一张粗糙的大手端在自己的屁股下面使劲往起抬,不由得顺着手用力的方向一抬腿就上了马,而那手的中指却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臀峰,使劲地按着自己的菊花。

掀起的裙摆下面露出了半透明的黑色蕾丝内裤,从男人的眼前一晃而过,啊,真美,男人心里感叹着,手指使劲向前抠摸着小茹的羞缝,另一张手则乘别人不注意,乘机抚摸着小茹穿着丝袜的光滑大腿。

「啊……」感觉到马夫那不老实的双手在自己的下身和大腿上作怪,妻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的发软,面皮发烫,又怕别人看出什么,只能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一本正经的正襟危坐:「这样,好了吗?」「好了,慢慢走。

」马夫放开了小茹,妻子的耳朵早已被红晕染遍,一直红到脸颊上。

还好,那个马夫再没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小茹才慢慢平静下来,听着马夫的指导操控着身下的马儿。

很快,所有的人都上了马,在马夫的带领下,悠然的出了马场,踏上了前往茶马古道的路上。

我们这队除了我和小茹,就是那队跟我们同时来到马场的游客和他们的导游,大概有八九个人,还有三个马夫。

成片的田野就是在那时无意的闯入我们的眼中,那实在是太美了,没有游人如织,纯美的金黄色,闪耀在阳光底下,不远处纳西阿妈照看着自家的田地,或浇水,或除草,四周群山环绕,而我的小马儿在慢悠悠的前进着,它的稳,让我不用担心前路的坎坷,让我们不禁深深地沉浸在这悠闲的氛围中。

很快,马夫带着我们走上了茶马古道,马儿的每一步落脚,都让我担心,怕它站得不稳,这地方实在是太陡了,又没有一点护栏,显然带队的主人对于这种山路不以为常,时不时的就来句「期,期」,也就是纳西语的走,马儿就屁颠屁颠的跑起来。

记住路越来越难走了,可能是昨天刚下过雨的原因,路上逐渐泥泞起来,前面一个半人多高的土坎,大家操纵着马一个接一个的慢慢下来。

「咴咴……」小茹的马在土坎上犹豫着就是不敢下,只好让让别人先下。

「老公……」妻子急得头上满头大汗。

「老婆,别急……慢慢来……」我在队伍的前方,看着后面的老婆,路很窄,回不去,只好大声的喊着,安慰着她。

一匹一匹马在主人的操控下,小心翼翼的从土坎上下来,突然一匹马,下来的时候,突然马失前蹄,一下跪在了地上,差点把马上的游客甩了出去,先下来的马夫赶紧下马上去扶他。

看到这一幕,我心跳的不行,老婆行不行啊?小茹也吓得脸色发白,她胯下的马好像也意识到了主人的想法,向后退着,向边上的树丛里走去。

「老婆,你去哪里?」我着急的大喊。

「我……我控制不了它了……」小茹手足无措的挥舞着缰绳,马儿背着她向山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没事……她的马儿会自己找路下来的。

」旁边的一个马夫看我着急的样子,张嘴安慰我。

「哦……」我这才松了口气,却没注意到马夫眼里那促狭的意味。

终于游客们全都下来了。

嗯?老婆呢?我极力向后张望:「我老婆呢?」「那不是吗?」身边的马夫指着远方说。

我仔细一瞧,看见旁边的山岭上,小茹骑着马正穿行在林子里。

「啊?」我急了:「她一个人怎么向那边走了,遇上事情怎么办?」「客人,你别急,我的伙伴会带着她走的。

」说完,他叽里咕噜的跟边上一个黑瘦的马夫说了句什么。

那个黑瘦的马夫正是在马场扶小茹上马的那个马夫,他面露喜色,回答了句什么,然后提马返身向小茹追去。

他们说的话,我一句没听懂,应该是当地土话,大概意思是让他回去找我老婆吧,我想当然的想到。

而边上那个带游客的导游应该是听懂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远去的马夫的背影,又用意味不明的眼光看了看我。

看着我一边走一边担心的回头看着小茹的方向,旁边的马夫笑着说:「客人,别担心,我的伙伴会带她从另一条路走,会完好的让她回到你的身边的。

」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一边担心着小茹的安危,一边纵马向前。

很快,前面出现了了一片平坦的山中草地平原,「驾驾……」游客们一个个纵马驰骋起来。

*********哎呀,这可怎么办呀?眼看着马儿漫步走进了一片陌生的山林,山林里不时响起鸟儿的鸣叫声,越发衬托的四下里是多么的幽静,小茹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慌。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了「踏踏」的马蹄声。

一个马夫骑着马追赶了上来,妻子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啊?怎么是他啊?小茹认出了他,就是刚才在马场乘着扶她上马的机会轻薄她的那个马夫,不由地心里有点慌慌的,这里荒山野岭的,要是他对我……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一阵羞意涌上来,顿时面红耳赤,白小茹,你个小色女,想什么呢?呸呸呸!妻子在心里暗自唾骂自己。

不过,在这渺无人迹的野外,一个人真是心里怕怕的,有个男人在身边,真的心里是踏实多了,看着他那猥琐的面容都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了。

马夫和妻子并排走着,不时的用不通顺的汉语和她聊起了天,期间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不住地在妻子高耸的乳房和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打量,小茹很讨厌他的目光,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防晒衣,也听不太清楚他说的话,就是「嗯嗯啊啊」的答应着。

「客人,你这样走,太慢了,两小时,回不去。

」马夫见小茹的马老是慢悠悠的走着,伸手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嘴里吆喝着:「期期」。

身下的马小步快跑起来,小茹身体僵硬的坐在上面,颠来簸去,像坐在汪洋大海里的小船上面一样,吓得脸都白了,死命的抓着缰绳和马鞍前面的把手,嘴里大叫:「啊……不要……慢点……慢点,快放我……下来……」马夫赶上来,伸手拉住了小茹的马,有点不高兴的说:「我们要,赶时间的,你这样,怎么办?」「那怎么办?」妻子悻悻的说道,低着头有点垂头丧气了,却没发觉那个马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马,来到了她的跟前。

「那,我来教你,骑马。

好不好?」嘴里问着好不好,可是马夫已经搂着妻子的腰,一纵身跃上了马背。

啊?!什么情况?小茹有点发蒙,可是不等她明白过来,马夫一只手抓着妻子的手和手里的缰绳,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嘴里喊着「期期」的声音,马儿前蹄一落地就飞快地向前跑去!「呼呼」的风迎面扑来,快得几乎看不清傍边的树木,小茹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紧紧地靠在身后的男人身上。

「好厉害……好快……」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这一个感觉,她此时才意识到马夫骑马是什么样的一个水准。

骑过了一段平坦地段之后,马速渐渐地慢了下来。

「啊……」小茹这才发现马夫搂在腰间的那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到了她高耸挺拔的乳峰上,正在不断地按捏、揉摸着那丰满柔软的圣女峰。

啊?怎么回事?!他,他的手,他怎么敢这样?一阵汗味混杂着腥膻的味道从身后的男人身上传来,熏得小茹大脑有点发懵。

「客人,刚刚跑得爽吗?」男人附在耳边问道,一边把两只手都放在妻子的乳房上面,两只大手一边一个把她的乳房抓在手里大力的揉捏着,一边还用指头不停地捻着挺立的小小乳头。

「不……不要……这样……」妻子僵硬地坐着,嘴里喃喃的说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记住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身后是这样的一个粗鲁丑陋的马夫,会发生什么?妻子不敢想象,却又忍不住浮想联翩,身体忍不住簌簌发抖起来。

「啊……别……别这样……求求你了……」马夫把妻子的背心向上撩起来,她没穿胸罩的整个上身完全暴露在他面前,那丰满的乳房没有了背心的束缚,显得更加的丰挺,白嫩嫩、滑腻腻的,随着马儿的前进一下一下的跳跃着。

「好大好软的奶子啊,连奶罩都不带,你可真骚!」马夫的两只手按在妻子的乳房上,双手握着她的乳房大力的按摩着,太大了,他的手都抓不住她的一个奶子,饱满的嫩肉从他的指缝间钻出来,粉嫩白皙又颤颤悠悠的,边按摩边用食指和中指揉捏乳头,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让妻子有些不能自持,而他身上那浓重的汗味闻着也不是那么的让人反感了。

「客人,你身材好棒,你今天穿的这么骚,是在诱惑我吗?」马夫附在耳边调戏着小茹。

「我……我没有……」妻子语无伦次地说着,双手想要去推他的手,可是摇晃的马身让她不敢离手,只能紧紧的抓着马鞍前的把手不敢放。

妻子胸前的巨乳因为不断揉搓,愈发的肿胀变大,乳峰上两粒小小的樱桃,此刻因为极度的兴奋而翘立起来,似乎在迎接他的揉弄。

「客人,你很爱人家,玩你的大奶,是吗?」马夫邪恶地笑着问。

「没……没有……啊啊……」被男人骑在马上这样的淫玩,妻子还是第一次,羞耻的感觉让她都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你的乳头都翘起来了。

」马夫一脸享受地样子揉搓着小茹的巨乳。

「啊!」突然马儿一跃,小茹立刻颤了一下,而后马夫也向前顶了一下。

「噢!!」这一顶,妻子立刻感觉到了,马夫的肉棒已经硬了,那坚硬的东西直直的顶在她的屁股上,虽然隔着裙子的布料,可是小妻子感到那个东西并没有受到什么束缚,也就是说马夫不知道怎么什么时候已经释放出了他的凶器,正在她的后面伺机而动。

「啊……啊……」这时候马儿突然又向前跃了两下,这时候妻子已经发现了,原来是马夫在用他娴熟的技术操纵马儿。

马儿跳跃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身体向上向前跃起,短短的裙裾也随之飞起,在跃起的同时,妻子瞬间感觉到了他赤裸的阴茎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裙子下面,隔着丝袜和内裤硬硬地顶到了她的私处,啊!一股令人战栗的电流从羞缝处传来,不由自主的整个下身甚至有些痉挛。

「这个坏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妻子感觉自己身体里沉睡的欲火正在他那粗鲁的动作下被唤醒,恨恨的想到,哪有这么巧,转头瞪了一眼马夫……马夫的肉棒早就硬了,在坐上小茹的背后那刻开始,怀里软玉温香,美丽人妻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一股幽幽的清香扑鼻而来,是那么的独特,那么的诱惑,而她的翘臀就离自己的肉棒不到一厘米,一个美穴就在眼前啊,而且还是对着自己肉棒的美穴,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吧!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呢?身前这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客人可不知道,她身下骑的马是自己故意给她选的,这匹马有点胆小,每次到那个土坎的时候都不愿意下,而是自己另找他路,自己就有机会以寻找客人的理由跟大部队分道扬镳,然后乘机在路上对女客人……而且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几年来在这边的山道上已经奸淫了十几个来骑马的女客人了,看来,今天这个美女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这可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女客人了,今天能够肏到她真是造化呀!本来自己选目标都是选一些单身女客人,她们一个人吃了亏也不敢说什么,甚至有些女客人就是千里送屄的女文青,被自己这样的少数民族男人肏了还觉得是一种艳遇,更不会说什么。

今天是知道这个女客人跟她丈夫一起的,本来不应该作为下手对象的,可是这个女客人实在是太漂亮了,而且又穿的那么的性感诱人,自己还是忍不住做手脚了。

想着跟大部队分开时,伙伴们那让自己轻点肏慢点肏,别把女客人肏坏了,没法向她老公交代的调笑声,马夫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马夫面露淫笑稍微一拉马带,马儿前蹄一跃,他顺势向前一顶,肉棒一下子顶到了身前美女的羞缝里,他能感觉到那边地方的柔软,那是小穴无疑!那种酥麻的快感让马夫欲罢不能,又是一拉马带……两次了,马夫顶了两次,他发现小茹转头瞪了他一眼,然而没几秒钟,却发现身前的少妇又转过身去,还微微向前倾斜着身体趴了下来,还把屁股翘得更高了一些!马夫已经没有多想了,他干脆直接向前坐近了一点,那根硬邦邦的肉棒直接隔着薄薄的丝袜和内裤顶在了小穴下面,由着马儿的奔跑带动磨擦,虽然隔着两层布料,但马夫依然能感觉到小穴的柔嫩……「噢!不……」妻子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马夫的肉棒是那么坚硬,隔着几层布都能刺得凹进去,小茹忍受不住轻声呻吟了一下。

马夫听得清楚,这一声细微的淫叫让他血液沸腾了,「期!期!期!」马夫需要更快的速度,更颠簸的路。

那龟头已经凹了进去磨擦,小茹咬着牙转过头,那张红扑扑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就像成熟诱人的蜜桃,她终于呻吟起来,引诱着马夫前来采撷:「慢点……啊!我受不了了……啊……」马夫听见美丽少妇的呻吟,放任那马儿自己奔跑,而他则前后耸动起来,他胯下的帐篷在妻子的小穴上越凹越深,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妻子的小穴处隔着内裤和丝袜,中间已经有了湿润的感觉。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妻子紧紧捉住马儿的鬃毛,身体猛颤抖起来,这就是马震的感觉吗?在这四下无人的荒野上,坐在奔驰的马儿身上,迎着风,那种强烈的刺激、兴奋、羞耻的感觉让小茹敏感的身体里淫水阵阵的泛滥了,我想让他继续,一股强烈的念头从妻子心底升起,她强烈地想要被肏,被侵犯,被强奸!就在这时,一个念头闪过,老公会不会在找我?顷刻间,羞愧万分的妻子紧绷的四肢松软了下来,却被身后强有力的胳膊揽在怀里。

妻子感觉到马夫粗糙有力的手掌滑过自己敏感的大腿内侧,然后在自己的下身处不停的游走抚摸,孤身一人身处荒野之中,妻子根本无法抵抗,在这种被强迫的状态下,被男性爱抚让她产生一种莫名不真实而且及其矛盾的感觉,自己应该本能的觉得厌恶,但是此时马夫的手似乎带着欲望的魔力般,随着他的手抚摸着敏感的部位,那里都会不由自主地传来酥麻感,让她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

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已经觉得抵抗没用,还是被这样被抚摸的感觉真的太舒服的关系,很快的妻子就感觉到自己敏感的身体竟然开始享受着马夫的爱抚,感受着属于他的粗糙厚实的手掌对自己身体做出的各种触碰与挑逗。

「这大腿跟屁股……摸起来真的又嫩又有弹性。

最新小说: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修真界第一幼崽 洪荒妖仙现形记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