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15)

俏美娇妻被淫记(15)(1 / 2)

作者:woaisiwa040字数:19089第十五章那年,妻子才十五岁,正是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当时她虽然就在艺术院校的附属中学上学,家离学校很近,但是为了培养小茹独立生活的能力,父母还是让她住校,每周才能回家一次。

记得那一天上午,小茹痛经痛得非常厉害,老师给她准了假,让小茹回宿舍休息,躺在床上,腹痛如同刀绞的小茹眼泪汪汪,毕竟还是未成年的女孩子,这个时候就忍不住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终于,腹痛轻一些了,回家的念头在小茹的心里越来越强烈,于是小茹挣扎着起身回了家。

回到家,父母都去上班了,中午大概也不回家吃饭,但家里那种温馨、温暖的感觉拥抱着着小茹,让她感觉腹痛变轻了,小茹喝了点热水,回到自己的闺房,盖着被子沉沉的睡去。

「啊……不要……别这样……」门外传来女人轻轻的说话声。

「想死我了,宝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人?小茹迷迷糊糊的醒来了,好像,好像不是爸爸的声音,难道有贼?小茹一激灵,从睡意中清醒过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轻轻的打开门向外面看去……啊!门缝里传来的一幕让小茹惊呆了,自己那美艳动人的妈妈正被一个黑胖的陌生男人搂在怀里,她一边挣扎着,一边轻声地抗拒着,而年幼的小茹又怎么能分清满脸春意的妈妈那撒娇一样的动作是真是假呢?这时,小茹脑海里不停命令自己冲出房间救妈妈,但不知怎的,一股无名的感觉控制了小茹,双脚就像长了根般一动也不动,天啊!这是怎么了!?眼看着那个男人解开妈妈身上的白恤衫,另一只手则扒掉她那条黑色短裙,很快,小茹妈妈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胸围和内裤,玉腿上的黑丝袜还有足踝上的白色高跟鞋。

男人的双手伸到妈妈背后把胸围的扣子解开,再一手将白色的胸围扯掉,天啊!妈妈那双圆滚滚的雪白大奶子已经再无任何遮掩,完全暴露在眼前的淫兽面前。

「啊,不要……」妈妈的反抗声听着很奇怪,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一样,软绵绵、甜腻腻的,听的小茹心里都是麻酥酥的。

男人用力地把妈妈的一双奶子又搓又捏,就像小孩子玩泥巴一样,他那张臭嘴也不闲着,伸出那条舌头轻舔着小茹妈妈乳房上那小巧精致的浅褐色乳头。

「啊……好了……我受不了了……」美丽的人妻娇喘吁吁,两条修长的美腿难以自持的伸缩、蹬直。

「呵呵……爽吗……」男人淫笑着,脱掉了小茹妈妈的丝袜和内裤,两条玉腿之间那片神秘的黑森林已经无遮无掩任由男人观赏,他急不及待地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人妻那销魂的小穴里,然后将两只手指在穴里进进出出,开口说道:「这穴他妈的又湿又紧,一定很好肏!」这时,男人站起身来,脱掉衣服,露出他又黑又胖的身体,跟沙发上裸身躺着的雪白曼妙的小茹妈妈,两人形成了极丑和极美的对比。

他将一条腿跨过妈妈,再整个人往前跪,一根紫黑泛光、半软不硬的阳具对着妈妈的俏脸,天啊,这混蛋想干什么?接下来的一幕更是深深地震撼了小茹幼小的心灵,只见妈妈像见到什么美食般,自动伸出舌头,像舔冰淇淋一样舔着男人的紫黑色龟头,她的香舌不停在男人那乒乓球大的黑龟头上打圈,这使得男人那根半软半硬的阴茎直直的挺立起来。

「好爽啊……不要……只用舔……整个龟头吸进嘴里……快!」说完,男人用手轻拍小茹妈妈的脸颊。

妈妈「雪」的一声把男人的龟头吸进嘴里,像个婴儿吸奶嘴般吸吮着男人的龟头,接着,妈妈竟然一下低头把男人整根肉棒含了进去,再不断用小嘴套弄着男人的肉棒,并且用哀怨的眼神向上望着男人。

「呜哇……你这骚货……还没叫你就自己整根含进去……你真的……这么想被人干么?现在就给你……老公看看你的骚样……」「老公……唔……唔……别看……好难为情……」妈妈一边吞吐男人的肉棒,断断续续的说着。

「呵呵……老婆,舒服吗?」旁边一个耳熟的声音响起。

啊!是爸爸!小茹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这一幕,这时小茹才发现自己的爸爸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裤子腿在大腿上,手里拿着妈妈的丝袜套弄着他那根肉棒,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一个黑胖的男人凌辱着。

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小茹幼小的心灵被这荒诞的一幕给深深的冲击到了,震得她面无血色。

男人一手抬起妈妈的头,另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塞进少妇那两片微微张开的红唇里,接着再双手抓着她的头,自己快速地摇动屁股,令他那条紫紫黑黑的粗大肉棒在妈妈嘴里一进一出地抽插着。

「唔……喔……唔唔……嗯……」男人的紫黑色大肉肠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看来男人每一下抽插都使她呼吸困难。

男人在妈妈嘴里干了几分钟,忽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连忙从人妻嘴里拔出他的肉棒,他那个乒乓球般大的紫黑色龟头上还跟妈妈的嘴唇连着一条口水形成的银丝,真是超淫荡的情景。

「老白,嫂夫人可真是骚啊!平时我可都是能干半个小时的,今天这才几分钟就受不了了,不行,我要肏她的小穴了!」「行,你肏……你肏」爸爸笑呵呵地说着,脸上露出了急切的表情。

男人在沙发上退后到了妈妈的两腿之间,再将人妻两条玉腿分开,并分别挟在他左右腋下,而那根像吐舌毒蛇般挺立的紫黑阳具对准了她的小穴。

记住「噢……呀……呀……唔……」男人将身体向前一压,把整根肉棒捅进妈妈的肉穴里,双手抓着她的纤腰疯狂地快速抽插起来,而妈妈亦因为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亦发出了「咿咿呀呀」的轻声呻吟。

眼前的情景小茹必定毕生难忘,自己容姿俏丽、肌肤如雪的妈妈正被一个肥胖丑黑的男人压在沙发上尽情奸淫着,而本来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的爸爸却坐在一旁沦为观众。

「唔……噢……呀……呀……喔……」妈妈原本轻声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而且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在男人持久而快速的抽插之下,小茹的妈妈渐渐被干上高潮了。

这时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他抽出肉棒,然后整个人向前跪到了妈妈面前,接着将他那根沾满少妇淫水而泛光的紫黑色粗大肉棒一下子塞进妈妈那还在娇喘的红唇里,然后整个人抖动起来,再「喔」的叫了一声,全身抖颤着,妈妈喉咙也发出「唔……喔……咕噜……」的声音,他似乎已经在妈妈嘴里爆发了。

「唔……喔……嗯……咯咕……」被口爆的妈妈看来被男人的精液呛到了,嘴里发出了像喝水呛到的声音。

男人从妈妈嘴里拔出鸡巴,但他还没有射完,有两股精液喷到小茹妈妈的额头和右边脸上,还有小许溅到她的秀发上。

妈妈仰躺在沙发上,张开两片红唇大口大口气地娇喘着,大量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从她两边嘴角不断流出来,她美丽的俏脸上也布满了白糊糊的精液,这男人的射精量真不是一般的多。

这时,男人把射精后的半软鸡巴递到人妻面前,喘着气的少妇主动把头靠前,用一双美目哀怨的望着他,然后伸出香舌把沾在他龟头上的精液一并舔了。

小茹望着沙发上的妈妈,她脸正向着小茹这边,微闭着眼彷如睡美人般,妈妈脸上因高潮而泛起的红晕使她显得更加娇艳,小嘴正微微张开娇喘着,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从嘴角不断地流出来。

看到这里,小茹的内心像有一团火在烧,烧的她全身发热发烫,头脑昏昏的,从下身处传来一阵阵的瘙痒,双腿忍不住夹得紧紧的来回摩擦,而小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摸上了自己那颗敏感的小豆豆,当手指夹着小豆豆开始揉捏的第一下,酸、麻、爽,小茹舒服的全身打着冷颤,像要飞上天的感觉,「啊……啊……」的嘴里忍不住发出了舒畅的呻吟声。

「白哥,该我了吧……嫂子,我来了……」说话间,从边上的沙发上又站起一个男人。

啊!还有一个男人,被沙发遮挡住了,小茹没有发现他,不过这个男人小茹认识,是爸爸的一个朋友,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小茹叫他王叔叔,平时见到小茹总是笑眯眯的,没想到……只见他走上前去,将妈妈翻了个身,迫不及待的将肉棒挺进妈妈那湿答答的小穴里,龟头感受到她穴里的湿润,再狠狠地向前一顶,整根阴茎便狠狠地贯穿了少妇的小穴,挤进人妻紧窄的阴穴内,从后面双手抓着她的玉臀开始抽插起来。

「嫂子,我肏的爽吗?」他一边肏一边问妈妈。

「爽……慢点……」妈妈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肘弯里。

「那嫂子,从现在开始,我叫你老婆,你也要叫我老公,好不好?」王叔叔一边肏妈妈,一边调戏着她。

「不要……不要……」妈妈被他肏的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反对者。

「嫂子喜欢被我干吗?」王叔叔又问。

「喜欢……啊……」妈妈说:「啊……好烫……好爽啊……嫂子喜欢被你干……啊……」「啊……啊……」王叔叔飞快的抽送着,从妈妈被撑圆了的蜜穴口,不断地喷涌出大量晶莹的淫水。

「喔……」妈妈禁不起身体的热情反应,长声娇啼起来,大腿的白肉抖颤着,一股火辣的激流从肉缝里急急喷出,她腰肢断续的摆动,全身都僵硬掉了。

「那你就叫我老公啊?好不好……」妈妈偷眼瞧瞧身边的爸爸,见他笑眯眯的脸上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羞答答的从嘴里回答道:「好……」顿时,王叔叔感到妈妈那温热的肉壁一阵阵的夹紧自己的肉棒,一阵阵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于是深入体内的阴茎不断挤开少妇的阴道壁向前突入,龟头更已顶在她的穴心上,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都顶到穴心深处。

「老婆,你好骚啊……看我插死你……」「噢……老公……啊啊啊……快点,别……停下来……要到……高潮了呀!喔……」这个满脸遮不住的春意,挺着屁股让身后的男人奸淫,嘴里不住的发出淫荡的叫春声的女人,真的是小茹那个平时高贵庄重、美丽大方的妈妈吗?听着门缝间传来妈妈的淫声浪叫,小茹的身体早已软的无法支撑,软软的跪倒在地板上,身下的手指疯狂的在那敏感的小豆豆上揉捏、按摩,从阴蒂上传来的快感让小茹全身发麻,两眼发黑,死命的紧咬着银牙间,喉间发出难以自抑的呻吟声。

在王叔叔的奋力地冲刺下,妈妈的呼吸和那诱人的呻吟声突然急促了许多,而她的纤腰则迎合着男人的抽插不断向后挺动屁股,一股灼热的阴精不停喷在王叔叔的龟头上,阴道的嫩肉收缩紧夹着男人的阴茎不放,不停地蠕动吸啜着,滚烫的阴精汨汨地流出,顺着她的大腿滴落,而男人的鸡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来。

「老公……啊啊……再快……一点,再……大力点,啊……很……舒服啊……美……美死了……」小茹妈妈的脸颊泛着浓浓的红晕,娇艳欲滴。

王叔叔继续在妈妈那诱人而狂乱的叫床声中冲刺着,「啊……啊……我……要射了啊……」在大叫声中,小茹妈妈的腔肉又开始颤栗,鸡巴被她裹得脊骨一阵酸美,龟头狂胀,王叔叔狂抽几下,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人妻的身体,在子宫里面射出了又浓又多的阳精……而此时的少女小茹,早已脸颊羞红、全身发软的倚靠着门背瘫坐在地上,手指捏着肿大的阴蒂轻轻颤栗,两眼翻白,星眸迷离,伴随着红润的小嘴里发出低不可闻、又难以抑制的娇吟声的,是从她的下身处汩汩流出的,将少女送上云霄的高潮而喷涌出的阴精和淫水,将她那娇嫩的羞缝、光滑的大腿和屁股下的地板弄得湿的一塌糊涂。

目睹了这一场动人心魄的性交,在小茹的心灵深处带来的震撼和冲击是无比巨大的,在这之前,「性爱」对她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来说只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今天才知道它竟是如此的奇妙,能令人如此的疯狂,满足和愉悦,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今天看到的父母,和平日里给人的印象简直是判若两人,在她心目中,爸爸的形象是非常和蔼可亲的,既温文尔雅,又风度偏偏;而妈妈总显得那麽的高雅美丽,温柔娴淑。

可是今天,妈妈竟变得是如此淫荡、放纵,爸爸也变得让人难以置信,这难道就是性爱的魔力吗?记住已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脑子乱急了,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他们什时候离去的,只知道当她从人生中的首次高潮中清醒时,他们已经不在了,当小茹小心翼翼的确认了这一事实,匆匆的离家返回学校的时候,腹痛早已不治而愈了。

还没有人回来的宿舍里,小茹走到穿衣的镜子前站住,在明媚的阳光下,呆呆的望着镜中的自己,那时候虽然她才十五岁,但身体发育上已经早熟了,而且继承了她妈妈的很多优点,花一样的容貌、靓丽性感,修长匀称的身材、细嫩柔滑,白皙似雪的肌肤,乳房虽然还没有妈妈的那麽硕大,但却非常坚挺饱满,微红的乳头向上微翘,十分的精致诱人。

纤细的腰肢,鼓鼓的臀部,浑圆富有弹性,最迷人的小丘周围已有微微的茸毛长出,阴户被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紧紧包着,只露出一条迷人的小缝,她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仔细的审视着自己,自己就快成为大人了,也就是说不远的将来,自己也可以体会性爱的美妙了,这个想法尽管使她有些难为情,却使她既亢奋又紧张。

回到床上躺下,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使小茹依然兴奋的无法合眼,她胡思乱想着,又重温起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不由自主的,她开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渐渐的一种奇妙的感觉遍布全身,于是她更加用力的揉搓双乳,并轻捏着娇嫩的乳头,那种感觉也越发强烈了,她不由得轻哼起来,身体开始变得很热,乳房因充血而肿胀,乳头也坚硬起来。

阴户变得瘙痒难耐,于是她的手慢慢的向下身滑去,才发觉那里已经是一片湿润火热了,她用手指向里面缓缓的探去,很快就触到了一层有弹性的隔膜,这应该就是处女膜吧?小茹不敢前进了,便捏弄起已经涨大的阴蒂,这使她更加的兴奋。

小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如潮水般的快感让她几乎眩晕了,淫液从小穴里泊泊涌出,把床单都打湿了,她觉得自己好像小鸟在空中飞翔,越飞越高,终于到达了顶点,这是她的第二次手淫高潮,事后她只觉得好像散了架一样,满身大汗,身子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只是脑海里还残存着一些兴奋,经过这一下午的折腾,她已经累坏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而这极其淫秽的一幕也就成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自己喜欢抚摸阴蒂自慰的习惯也就从那时候开始形成的,一个荒诞的念头老是在自己心中出现:如果把妈妈换成我该有多好呀!这想法是那么的罪恶,那么的羞耻,但处在极度兴奋中的自己却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每次自慰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幻想着被男人奸淫,一边在手淫中高潮,尽管每当从高潮中醒来后心里都充满了不安和自责。

看来这么多年来,少女时代亲眼目睹自己高贵冷艳的母亲被两个男人一起肏弄的经历,不仅让自己养成了手淫的习惯,更一直从心里深处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自己。

这也是结婚后老公的调教那么轻易地就被自己给接受了的缘故啊!当老公第一次在做爱中说出要找另一个男人一起来肏自己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就难以抑制的颤栗、颤抖,那是喜悦的颤栗,那是渴望的颤抖,其实自己不但身体上渴望着,心理上也同样渴望着有那样一天的来到!如果说在广场上被胖子肏进屁眼是无意的,那么后来老公的同学出差路过,让自己假扮公司前台陪他唱歌的时候,看着老公脸上悻悻的笑容,自己的心里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但是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下来了。

结果那一夜,那个叫老五的老公同学的凌辱让自己的身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动和刺激,尤其是老公就睡在一边,自己挺着屁股让他从身后一次次的冲进身体里,看着老公熟睡的安详面容,那种羞耻到了极点的感觉让自己全身止不住地发热、颤抖,而当老五和老公两个人的大鸡巴一前一后从阴道和屁眼肏着自己的时候,那种两个男人一起进入身体的羞耻、火热、兴奋、刺激夹杂的感觉一次次的把自己送上高潮的巅峰,自己的身体也牢牢的记住了那如在云巅、欲仙欲死的感觉。

人在第一次堕落的时候会有心理负担,然而有过一次之后,后面再次的堕落就会变得理所应当。

小区中、影院里、公车上……,自己一次次在老公或疏忽、或故意的纵容下,被陌生的男人一次次在自己体内的爆发送上高潮,而且,当自己被陌生男人肆意凌辱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就变得毫无反抗之力,全身颤栗,绵软无力,发热发烫,在那种极度兴奋羞耻交加的感觉中,阴道内的腔肉连续抽搐紧夹,体内更是高潮连连,在那极度舒畅的颤栗中下体一阵阵喷出爽到极致的阴精……而……,而老杨和小赵的轮奸淫宴更是好像打开了自己身体里的魔咒,自己的身体变得十分的敏感,被陌生的男人碰着、挨着就特别容易动情,尤其是当着丈夫的面被陌生男人凌辱的时候,那快感更是十分的强烈、迅猛,从在洗头房被肥佬奸淫到在火车上被老何淫辱,都是这样……当小茹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她已经浑身发软的瘫倒在浴室的地板上,一只手揉捏着肿胀发红的阴蒂,另一只手指则被自己含着,正不停吸吮着自己的手指,而上面沾满了刚从小穴里挖出的精液。

老公,我好像真的坏掉了,小茹心中哀泣着……老公,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而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启齿,今天发生的一切更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自己的身体确实出问题了,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开口诶。

哎,小茹想了想,还是等晚上再跟老公说吧。

……当小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微信正「滴滴」的提示有信息。

「美女,在吗?」「美女,回个话呀?」「美女,你再不回话,我可要生气了。

」小茹看了下我,我正在跟公司的副总联系安排工作呢。

哼,怎么?生气?想干什么?我才不怕呢!想了半天,小茹终于回复了他:「在!」「!!美女,你终于来了,晚上一起出去喝一杯吧?」「老婆,你在跟谁聊天呢?」我联系完了工作,回头问小茹。

「哦,没……没有,我……晒……晒了今天骑马的照片,跟同事她们聊天呢!」小茹神色有些慌乱。

哦,我没在意,打开电视看了起来,调来调去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又拿起手机看起来。

嗯?朋友圈显示老婆有新动态,一定是老婆晒的照片,我饶有兴趣的打开朋友圈,果然是照片,嗯,这张不错,这张也不错……???不对啊,朋友圈怎么显示是两分钟前才发布的?老婆刚刚跟她同事已经聊了好一会了啊?我心里升起了疑惑,不动声色的悄悄观察妻子的神色。

只见小茹神情有点凝重的样子,皱着可爱的小鼻子,一会儿思考着什么,一会儿在手机上划划点点。

有事!老婆一定有事瞒着我!但是转念一想,没什么啊,谁能没有点小秘密呢,我自嘲的想到,经过杨胜利的事之后,自己也太敏感了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老婆,你累吗?不累的话,咱们还没去过晚上的酒吧一条街呢,今天晚上去坐坐吧?」「啊?!」好像正陷入沉思的小茹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有些犹豫的回答:「啊……不累……那好吧。

」小茹进卧室换衣服去了,她的手机放在茶几上,我扫了两眼,犹豫不决,好奇心终于还是驱使着我伸出手拿起了她的手机。

滑屏解锁,进入微信,偷偷摸摸的心情真的很难言说。

刚刚没有任何聊天记录?这么快就清理了?我疑惑的看着手机屏幕,算了,还是赶紧放下吧,让小茹看见了,还不定怎么伤心呢。

「滴滴」,刚刚准备放下,一个微信好友发来一条信息:「考虑好了没有,不会太晚的,只要你来,你的事我保证不告诉你老公。

」?小茹的事?什么事?我飞快的点开了这个叫「可爱的小潘潘」的微信好友的信息,他的动态有好多照片,好面熟,啊!这不是今天骑马时候那队客人的导游吗?究竟会是什么事呢?今天一天我都和小茹在一起,除了骑马中间分开的那一会,究竟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而那个导游居然知道的呢?而且还用来威胁老婆?记住我脑海里飞快地思考着,迅速的删除了这条聊天记录,把小茹的手机放下。

「老公,你看我穿这身怎么样啊?」小茹换了一身打扮从卧室出来。

「漂亮,老婆你真的是太漂亮了!」我由衷地称赞着。

只见小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七分袖衬衫,衬衫的料子很薄,丰满的乳房将衬衫撑得鼓囊囊,隐隐的露出里面粉色的胸罩,下身则是一件可爱的a字短裙,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的小腹在稍显紧身的设计下,显得丰满的臀部圆圆翘翘的,裙子下露出了一双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修长美腿,令人不由得幻想把裙子和袜子扒掉之后,里面是怎样的一片美景?妻子这身装扮显得高雅的气质中带着性感妩媚,却又不失青春活力,再加上腿上的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更是充满着一股难言的媚惑力。

妻子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像是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又挺又俏的屁股就在我的面前,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咕噜」,我忍不住咽了口水,真是个迷死人的尤物!「老公……我……最近,我觉得,我的……」小茹觉得现在的气氛挺好,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正准备将自己身体的变化向我和盘托出。

「老婆……你真是迷死人了,咱们快点出去吃饭逛街吧,完了回来后我要好好地肏你一顿呢,老婆!」我迫不及待的走了上去抱住她,吻了她可爱的小耳垂一下,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额……那好吧……老公,别摸了……」小茹的坦白被我打断了,哎,要不一会回来再跟老公说吧,她一边打掉我正在短裙里作怪的大手,娇羞的说。

「好吧,咱们走……老婆,你下面有水了哦……」我一边怪笑着,一边向妻子展示手指上透明的粘液,看着她羞得渐渐变红的脸感到十分的有趣。

「老公,你好坏……人家不理你啦!」妻子娇媚的白了我一眼,那一抹少妇的风情真的别样诱人。

晚上的丽江古城,灯火通明的酒吧一条街,街上人来人往,嘈杂的音乐声不时地从街边的酒吧飘出。

而除了酒吧一条街,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只有街道上点缀的点点路灯的亮光。

「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这里也不怎么样啊?」小茹跟我手牵着手,边逛边看。

「丽江本来很美,现在商业化太厉害了,你看周围街道都是商铺,所以晚上商家一关门,除了主街到处都是黑洞洞的。

」连着进了两家酒吧,看了看表演,喝了几杯酒,表演不咋地,酒也是死贵,当然我不在乎这点钱,就是觉得不值,坑!「哎,真没意思,也不知道酒吧街上这么多人都来干嘛的。

」小茹也是一脸的无聊。

「都是被艳遇之城这个宣传出来的名号给吸引来的,男人嘛谁不希望有个艳遇什么?」「噢?老公?」妻子一脸戏谑的看着我:「那你是不是也期待着一场艳遇呢?」「才没有……」我矢口否认,嬉皮笑脸说:「有这么漂亮迷人的老婆,我才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呢!」「哼!口是心非!」妻子好笑的看了看我。

在酒吧坐坐,在街上逛逛,很快就九点多了,在这期间,我注意到小茹几次偷偷的看了看手机,之后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想起自己偷看到的微信内容,暗自琢磨那个导游说的事情,虽然不很在意,可是不弄个明白,心里就像有一只猫在抓一样,痒痒的厉害。

嗯,那个导游不是约老婆见面吗,给他们个见面的机会,我悄悄跟在后面看看能不能偷听到什么。

「额,老婆,我逛不动了……」看了看边上「几米阳光」的酒吧牌子,「我在这里坐一会儿,你去逛吧,我在这里等你。

」「啊,老公,不要嘛,人家要你陪……」小茹撒娇的说,忽然脸上的表情一滞,若有所思,顿了一下,犹犹豫豫的说:「那……好吧……,老公你休息一会,我……去前面……逛一会就回来。

」「嗯,老婆,你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

」我笑眯眯地跟小茹道了别,转身走进了酒吧。

但是进去后我并没有坐下,而是藏在门后悄悄的看着小茹。

只见小茹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等了一会儿,看了看四周,犹豫着朝前方走去,我悄悄的出来,跟在小茹的身后,还好晚上这会儿人还很多,隐藏我的身形不是什么问题。

小茹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走到一家酒吧门口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上衣加牛仔裤的年轻人迎了上来。

就是他,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那个导游。

他们两人站在街边说了几句话,那个导游伸手去拉小茹的手,被她狠狠地甩开了。

男人大概脸上挂不住,大声的吼了几句,我隐隐约约听见「被人肏」「假装正经」什么的,路过的游客都疑惑得看着他们。

见小茹的脸「唰」的白了,她双手抱在胸前,恶狠狠的盯着男人,小脸气鼓鼓。

最新小说: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修真界第一幼崽 洪荒妖仙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