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16)

俏美娇妻被淫记(16)(1 / 2)

作者:woaisiwa040字数:21089(16)「老公……我……这钱……」小茹怯生生的想跟我说话,举着手里的钱跟我说。

「钱你收起来吧,这也算你挣得吧!」我没当回事,开玩笑似的说。

「不是,老公……你听我说……」小茹本来还略带几分潮红的脸庞,「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我无意中的话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

「走,先回客栈吧!」我面沉似水,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乘这个机会敲打敲打她。

我这个傻老婆呀,实在是倔,老是吃亏不长记性!有事也不赶紧跟老公说,这不又白白让人给肏了一顿,这是何苦呢?再说现在主动权一定要掌握在我手里,要不让老婆反应过来,我摆明是不相信她,悄悄的跟踪她找到他们两个的,那就尴尬了。

我绷着脸默默的在前方走着,其实心里憋着笑,妻子跟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默默的抽泣着。

「老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小茹哀怨的说。

「不是这么回事,又是怎么回事?」我憋着笑意,故意冷冷地说。

「老公,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妻子拉着我的手,撒娇的说。

要是平时,我早就原谅她了,可是这次看着老婆那可怜巴巴的小女人样子,我忍不住就想调戏调戏她。

「哼……」我甩开她的手,大步向前。

小茹楞了一下,没想到老公会发这么大的火。

这见鬼的巷子,刚才应该先回街上再回客栈的,我看着巷子的方向朝着客栈的方向,也没有多想,顺着就走下去了,没想到有点迷路了。

哦,前面路边有个公共厕所,有个乘凉的老头坐在门口,应该是看厕所的吧,问问他去。

老头大概六十多的样子,筋巴干瘦的身体,满头花白的头发,尖嘴猴腮的。

「大爷,请问一下,木府客栈从这前面能回去吗?」「哦……能……你往前面走,然后左拐第二条巷子,一直走,再右拐,再走一会就能看到了。

」大爷一口当地方言,好不容易才弄懂了。

「哦,谢谢大爷!」「不用谢。

」大爷看着跟在我身后走过去的妻子,咧开嘴笑着,露出了两颗大黄牙。

离开大爷的视线,走在漆黑无人的街道上,我在前面一言不发。

妻子在后面默默抽泣。

小茹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见四下无人,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老公,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看着老婆那恳求的眼神,可怜的表情,我心里突然起了个促狭的念头,想要捉弄她一下,就假装沉吟着说:「原谅你这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怎么样?」小茹用殷切的眼神看着我。

哎呀,受不了了,看着老婆用那像小鹿一样萌萌的眼神盯着我,原谅她的话差一点就出口了。

「嗯……」我急忙转身,边向前走,一边大脑里飞快的转动着,拿什么当借口呢?怎么办呢?心里一急,脱口而出:「要让我原谅,那好办,你去让刚才那个大爷肏一次,我就原谅你啦!」本来只是开玩笑的话,我也是强忍着笑意才说出口的,没想到老婆这就当了真!小茹听到我的话,面色一白,愣在了当地,她看着自己手里的钱,脸上的表情窘迫、不堪、悲切、落寞来回的切换着,终于,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盯着我渐渐远去的身影,面带薄怒的说道:「好吧,老公,既然……那我……」说着,把钱塞进了自己的胸罩,毅然转身,她一脸悲伤的毅然向我们来的方向走去。

这边我还在为自己急中生智的想法感到洋洋自得,老婆这下你没话可说了吧???嗯?怎么后面没有老婆的声音了?我疑惑的转过身去,啊,老婆呢?后面空无一人!前方远处的路灯下一个身影闪过,啊!老婆,不会把我的话当真了吧?我那是开玩笑的啊!这下误会大了!「老婆!」我大喊一声。

前方的身影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回头,转身拐进了我们来时的小巷。

「老婆,等等……我不是……」我急了,飞快地跑了上去,当我拐过弯时,小茹已经走到了那个大爷的身前。

完了,来不及了!完蛋,我忐忑不安的想,老婆一定是把我的玩笑话当真了!这可怎么办?眼看小茹离大爷越来越近,现在冲上去把老婆拉住,还来得及。

可是,老婆会怎么样做呢?她真的会主动向老头……我那一向羞涩内向的老婆会怎么样做呢?我心底里一个邪恶的念头升腾了起来,要不,先看看老婆会怎么做?难道她会直接跟大爷说肏我吗?这对老婆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啊!第一次见到老婆直接向陌生男人求肏,而且还是这样一个丑陋不堪的老年男人,一种异常兴奋、忐忑的感觉强烈的刺激着我,使我停下了向前的脚步,隐身在街边的黑暗之中,注视着不断走近老大爷的小茹!只见小茹越走越近,就在两人即将交错时,就听妻子「哎呀」一声,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竟张着手向老头儿扑去。

老头吓了一跳,但反应还算迅速,张开手把我妻子接住,一瞬间,两个人牢牢地抱在了一起。

我在一边看着,也吓了一跳,差点冲出去。

小茹面带惊慌地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大爷,谢谢你呀。

」那老头儿一脸舍不得地放开妻子,还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不要怕不要怕,妮子,走路要小心些呀。

」妻子站起身想试着向前走的样子,随即又「哎呀」一声,然后就蹲在地上,捂着脚踝,呻吟着说:「我的脚……好像扭了。

」老头儿蹲下来,关切地问:「哪里?哪里扭了?我看看……」然后摸向妻子的脚。

小茹站起来,扶着墙,伸出右脚,说:「就是这只,哎哟,好疼呀……」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疼痛的样子,一脸冷漠的看着蹲在地上正伸手抚摸自己脚的老头。

我这下明白了,什么崴脚,都是装的,这下才放下心来,心里暗笑:妻子的演技还不错嘛!那老头儿握住妻子的右脚,慢慢揉起来,边揉边说:「妮子,你放心,放心,我给你揉揉,很快就好了。

」小茹被他一揉,声音里带着几分媚意的呻吟出来,老头儿抬起头来看了看妻子,那目光中分明已经有了色意,他说:「妮子,你把脚抬起来点,我这样低头好累呀。

」记住妻子听话地抬起脚,手扶着旁边的墙,她的脚抬起来后,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老头一边揉着,一边不时用扫一眼妻子的裙内,嘴里说着:「妮子,你这丝袜肯定很高级吧,摸着好光滑呀!」妻子的脸已经红红的了,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答复。

「妮子,脚踝崴到了,很可能会伤到小腿的筋哪,我给你按摩一下,活活淤血。

」说着,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上移动,越过小腿、膝盖,还在向上……随着他的抚摸,妻子的眼睛微微地闭着,嘴里发出了轻轻地哼哼声。

突然,妻子眼睛睁大,身子一震,羞涩的叫了一声:「大爷,你摸到……摸到我的……」老头却似乎没有了顾忌,竟直接在短裙里抚摸起来,色吟吟地说:「妮子,你的这里怎么这么湿?不是出的汗吧?」小茹扶着墙,娇羞地说:「讨厌了,大爷,你明知故问……」老头兴奋地把脸贴近我妻子的双腿,然后竟然把头钻进她的裙子里,嘴里说着:「妮子,让我闻闻,骚不骚啊?」妻子被老头的动作吓了一跳:「大爷,你在……干什么?不要……不要亲,啊……」很明显,那老头已经隔着内裤亲上了我妻子的关键部位。

「啊……啊……」妻子一只手扶着老头儿的头,胯部不停地扭动着,看来被老头弄得挺舒服的:「好羞啊,讨厌,不要啊,会被别人看到……」老头果然住了手,站起来,向四周看了看,色迷迷地说:「小姐,要不咱们换个地方?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开个价吧?」操他妈,原来他是把我妻子当成妓女了,怪不得这么色胆包天。

妻子向我所在的的方向瞟了一眼,忙慌乱地推开老头,娇嗔道:「好啦,好啦,都让你占那么大便宜了,可以了,我要走了。

」看来妻子分明只是撩逗他一下,来发泄我对自己冷落她的不满,现在她想抽身离开了。

可是,她这分明就是引火烧身啊!面对面前这个无耻的老色狼,她想全身而退有那么轻易的嘛?老头嘿嘿一笑,拦住她的动作,手还很不老实地摸了一把我妻子的胯下说:「小姐,别呀,玩玩呗,反正这里都湿了,嘿嘿……」「啊……」妻子的下面被那老头一摸,禁不住低吟一声,全身发软的样子,老头淫淫地看着她,好像心里有了底。

我看着妻子潮红的面色,闪闪发亮的美眸里印着点点星光,娇喘吁吁,身体绵软无力的样子,心中终于感到有点不对了,妻子这分明就是动了情的样子!这么快?这么简单,妻子就被老头弄得动情了?我终于发现了妻子这段时间的不对劲,分明就是稍一淫弄,她就十分的动情,高潮来的也特别快,怎么回事?正在我深思的时候,老头的动作打断了我的思考,我只好把妻子的问题暂时放在一边,全神贯注的盯着场上的状况。

只见老头搂着小茹,把她按在了自己的躺椅上,然后一把将妻子的短裙撩起到了腰际,「不要……不要……」妻子的手抓着自己的丝袜拒绝着老头的动作,但是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柔弱无力,老头不顾小茹的抗拒,强行将她的丝袜和内裤褪到了腿弯处。

这样,妻子的整个下体全都露在老头的面前,白嫩的肌肤,浑圆的屁股,还有诱人的羞处,老头蹲在她面前,脸正对着那丛茂密的阴毛,他双手抚着人妻的屁股,一脸馋相地看着女人最美的部位,嘴里念叨着:「乖乖,这么好看……」边念着,慢慢地把脸贴向我妻子的阴部,那样子像拥抱一件稀世的珍宝一样。

老头的嘴正对着那丛阴毛的下面,舌头已经伸出来了,不停地拱着,在舔妻子的阴蒂。

「啊……大爷……大爷……慢点,慢点啊……」渐渐地,妻子放下了矜持,把两条白嫩的腿略张开,双手扶着老头的头,好让老头儿的嘴更深入些,胯部摇晃着,嘴里发出连绵不断的呻吟声。

此时,我靠在距他们很近的墙边,与他们只相距一个突出的墙角,两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样,我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老头在那里忙活着,我清楚地看到妻子脸上陶醉的样子,她闭着眼睛,用舌头舔着嘴唇,那样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样。

这么淫荡?看着老婆让一个老头弄得这么舒服,我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在手里轻轻地撸动。

「不行了,妮子,我要肏你的屄……」老头直起身,裤裆已经挺得老高。

「不,不要在这里……太羞人了……」小茹清醒过来,害羞的说道。

「那进来这里吧?」老头拉着小茹的手,进了公厕旁边的小房子。

肏,这个屁大点的小房间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窗帘还拉得紧紧的,什么都看不到!我正在懊恼呢,就见小茹一脸难受的表情跑了出来,嗔怪的对老头说:「大爷,你这屋子多长时间没有收拾了,呛死我了!」老头面红耳赤,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妮子,难为你了……」看着妻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老头可怜巴巴的乞求:「好妮子,求求你,你就可怜可怜大爷吧!」妻子犹豫着,看了看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巷子,心里不禁有些生气,老公你真的准备让这个臭烘烘的老头肏你的老婆嘛?为什么还不出来!她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的方向,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她知道我一定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藏着,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其实小茹这会心里已经明白过来,老公刚刚怎么突然出现,说明老公一直在偷偷的跟着自己,老公已经不相信自己了?妻子心中悲怆的想到,而且自己也确实是对不起老公在先,轻易地就连续让两个陌生男人占有了自己的身体,还让他们射精在自己体内,想着,想着,小茹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烫了,发软了……既然老公你想看我跟老头做爱,那我就成全……妻子暗下决定,她的心中一片悲凉,身体却越发火热起来。

「来,大爷,你躺下……」小茹让老头躺在躺椅上。

老头把手放在自己腰间,看样子是想解裤子,妻子拦住了他,说:「大爷,让我来吧。

」老头听话地不动了。

妻子的手放在老头的裆部揉了揉,说:「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硬成这样,好厉害呀。

」老头嘿嘿笑着:「那当然,我年青的时候比现在还厉害。

」小茹慢慢地解开老头的腰带,就看到一个圆圆的大龟头有力地弹出来,妻子轻叫了一声:「大爷,你的鸡巴好大呀,真难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有劲儿。

」老头仿佛恢复了自信:「嘿嘿,厉害吧,你喜欢吗?」妻子一把握住老头的鸡巴,脸红红的不说话。

她把脸向鸡巴凑了凑,又猛地闪开:「大爷,你的鸡巴味道……好大啊。

」老头不好意思地说:「要不,要不,我去洗洗?不过做你们这行的,还怕这个吗?」妻子又看了看那鸡巴,俏脸上一副羞赧欲死的模样,咬着红唇,一只玉手抓上大爷的大鸡巴开始套弄,另一边纤纤玉指缓缓在大爷腿根和卵蛋上轻轻撩拨。

「好好……嗯……妮子……真是谢谢你……嗯……你真是……嗯……人又美……心又好……」大爷喘着粗气,黝黑的老脸泛着黑红。

看着小茹套弄着那老头的鸡巴,我心里虽然有点难受,可是下身的鸡巴却硬的异常坚挺。

「啊唔……大爷……好了么……快……快射出来嘛……」妻子似乎是真的不想恋战,一双玉手是卖力套弄,娇羞的小声说道。

我这正牌的老公都看得是下体发硬,那大爷即使再能干,这会也禁不住喘着粗气。

「呼……妮子……嗯……你真棒,弄得……真舒坦……啊啊……快了……再快点儿,再快点儿……」大爷喘息声越来越紧,满是皱着的脸上放出红润,仿佛都年轻了几岁,他猛的双手向下插入妻子的衬衫里,一下抓住了她胸前那一对雪白的豪乳。

「啊……大爷……你……」妻子也是娇呼一声,俏脸飞红的不知所措,玉手上的动作也是稍稍一滞。

「啊?这是?」老头疑惑的从妻子的胸罩里掏出来了一沓钱。

「嗯,这……这是今晚……今晚挣得。

」妻子犹豫着说。

「肏,妮子,你们这生意来钱也太快了吧?」老头的眼里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依依不舍的把钱放在了一边。

然后那一双干瘪如枯树的手颤抖着,兴奋的在妻子一对白嫩软腴的丰美乳球上大力抓揉着,催促道,「妮子……妮子别停……呼……马上就来了……要来了……」妻子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羞涩的蹙着黛眉,任由那大爷揉捏她的美乳,再次加速了手上套弄的动作,嘴里无奈的娇喘着:「啊……大爷……快嘛……快点出来嘛……」老头舒服地哼出了声:「妮子,不要光是……用手,用……嘴吧。

」说着,挺起胯部,把鸡巴向我妻子的嘴边送来。

妻子本能的向后闪了闪,盯着眼前那紫黑色的肉棒看了一会,她回头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然后,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闭上眼,迎着老头的鸡巴,一口含住,她就这样撅着那那圆润的俏臀,温婉娇羞的跪伏在了那老大爷干瘦的腿间。

可能因为老头长时间不洗澡,鸡巴上的味太大了,开始她还闭着眼睛,有点嫌弃的神情,然而过了不大一会儿,她就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会儿抬头看看老头,一会儿看看老头那粗壮的鸡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那深紫色的龟头被她啜得干净发亮。

老头爽得不停地哼哼,使劲地挺着自己的老腰,往小茹的嘴里送自己的阳具,嘴里说着:「啊……真他妈过瘾啊……舒服……真舒服,好妮子……我肏你嘴……我肏……你嘴……」老头每一次都插得很深,妻子不得不用手时不时挡着他,嘴里发出「呜呜」声音。

记住「啊……妮子……真舒服……啊……来了……来了……啊啊啊!」听到大爷的话,妻子连忙把老头的鸡巴从自己的嘴里吐了出来,随着大爷粗着嗓子一声低吼,一大股白浊的精液就如同水枪似的,猛喷在了妻子的俏脸上。

妻子「啊!……」的一声娇呼,松开了手中的肉柱,那大爷顺势就双手一拉妻子的头部,一挺腰胯,再次把那个正喷射的粗鸡巴挤入了妻子那红润的小嘴中,继续喷射着!「唔唔……」妻子惊慌失措的娇呼着,扭着俏脸,不住推搡,可她的头部被大爷有力的手死死抓着,根本躲闪不开。

「啊!……好棒……啊啊啊!……」那大爷是喷完最后一滴精液后,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妻子。

看着妻子又惊慌又委屈的起身,垂着螓首,狼狈的用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秽物,我心里是又心疼又难受,身下的肉棒涨的更粗更硬了。

「大爷,这么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厉害吗?」妻子实在是太坏了,自己都这么狼狈了,却还不忘记调侃老头。

老头老脸羞红的说:「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家……吃我老头的鸡巴,谁……谁受得了啊。

」妻子娇笑着再次握住老头的鸡巴:「还能不能肏我了?」她本来以为这样大年纪的老头射了一次就不行了,也是开玩笑的说。

「能,怎么不能,让我缓一下子就能行了……」大爷像怕我老婆跑了似的,牢牢地抓着小茹的手:「妮子,你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小茹点了点头,问老头:「大爷呀,多久没做了?」老头说:「快……快半年了。

」妻子娇媚地笑着:「这么久了,想不想女人?」老头说:「嗯,想,想的要死。

」「那大爷,你平时怎么解决啊?找……我……我们这样的小姐吗?」妻子也渐渐的把自己代入到了妓女的角色。

「哪有那个闲钱啊,我这不看厕所吗,就在女厕所里找些那些女人换下的卫生巾打打飞机,有时候运气好了,还能弄一条破掉的丝袜或者弄脏的内裤呢,那可就爽死我了!」听着老头毫无廉耻的话语,小茹的脸被臊得通红。

「妮子,能不能脱光了衣服让大爷看看,摸摸,大爷好更快的起来呀?」「这……」妻子颔着螓首,犹豫了好一阵,美眸躲着大爷的目光。

「你做小姐多久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呀?快……快点……」老头奇怪的问道。

「没……没多久……」在老头的催促下,妻子最终还是羞怯的缓缓伸出玉手,一点点儿把衬衫、短裙、胸罩、丝袜、内裤一一褪下了身躯,她那娇嫩得是如同雪莲,精致得又好似白玉的身躯,就那么一丝不挂的全裸在老头面前了。

凹凸有致的玉体在路灯的光芒下,婀娜玲珑,双臂白嫩,粉背光润,蜂腰细得好似可被双掌环握,可偏偏她胸前那一对又大又圆的雪乳,白晃晃,沉甸甸的,摇曳酥颤,更显的丰腴惊人,丰满翘挺的雪臀软腻白皙,丰臀下修长的玉腿,含羞紧闭,这双完美的长腿白嫩中带着风姿,俏美中透着优雅。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我俏美可爱的小娇妻就这样光着身子,赤裸裸的站在一个面容可憎,丑陋猥琐的六十多岁老大爷的面前。

「美……太美了……」老头双眼绽放着火热的光芒,不敢置信的看着身前这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尤物,满脸都是惊诧的表情,好像在怀疑眼前的这一幕是不是真的?「嗯……」小茹被他赤裸裸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突然像是清醒过来了,上去一把将妻子搂在怀里,露着一口残破黄牙的大嘴就把妻子的檀口是亲了个结实,然后舌头也不闲着,三两下就撬开了妻子的檀口,搅着她的香舌,吸吮的是「啧啧」有声。

而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就在妻子丰挺酥雪的绵乳上肆无忌惮的抓揉起来,五指深陷,把妻子那圆润的乳球抓得是恣意变形,乳肉滚溢,另一只手扣着妻子那丰腴紧实的雪臀,在那幼嫩弹滑的臀肉上是胡乱又掐又拧,抓出片片红印!「啊唔!……大爷……轻点……唔唔唔……痛……啊唔!……慢点儿……」妻子檀口被封,透着惊慌和娇怯,含混的呻吟着。

「嗯唔!……妮子……你这身子!……奶子这么大……嗯……这么圆……」老头满是褶子的老脸仿佛笑开了花,在妻子那白皙香滑的肌肤上,贪心的亲着舔着,从妻子红润的小嘴,舔到丰腴乳房上那粉嫩的乳尖。

妻子一开始是紧闭着大腿根,忍受着那大爷粗糙砂纸似的手,和湿漉漉的舌头恣意玩弄她的身体,她就轻轻蹙着黛眉,明艳动人的俏脸上是一副失落、娇羞和无奈的认命,随着老头吮吸着她挺立的粉嫩乳尖,大手伸向她的阴阜,开始生疏的抠挖,她终于忍不住嘤嘤的小声娇喘起来。

「啊,不要把手指……唔……伸得……那么里面……啊……」妻子的身子此时格外的敏感娇嫩,她咬着樱唇,俏脸绯红,娇喘细细,雪白的一双长腿是终于忍不住缓缓打开。

老头顺势就把妻子发软的身子向后按倒在躺椅上,向两边扒着她的玉腿,全是皱褶的老脸正对着妻子大开的雪白腿根,在她那粉嫩娇小,泛着水光的蜜穴口敞开了舔吮起来!「妮子,你……的嫩屄……真美……怎么这么粉嫩……」老头的脸上兴奋得紫红,皱褶仿佛都少许多了,脸上充满着那最直白,强烈,最朴质的兴奋和性渴望,他舔着干瘪的嘴唇,挤在妻子雪白的腿间,低喘着。

妻子雪白玲珑的身子赤裸着,纤腰向上稍稍挺着,一双修长雪白的玉腿向两边微弯分开着,搭在老头的肩膀上,半勾着他的头部,就把她那光洁滑腻的玉润屄心完全暴露在那大爷的面前。

「哎呀……妮子……你这里……水儿都是甜的……嗯……真好吃……水真多……嗯……是不是发骚了?」「啊……哪有……大爷……讨厌!……啊……不要……啊!……」妻子屄心被那大爷胡乱舔着,她也被弄的是不住娇唤,雪润修长的玉腿也是痒得发颤。

「嘿……喜欢不?」大爷得意的喘着粗气,埋头在妻子腿根,在她那娇幼得只有一条粉嫩肉缝的穴口不住舔着。

「啊……讨厌……大爷……唔……」妻子羞赧的娇喘着,雪靥绯红,美眸透着无奈和迷乱,手似有似无的遮挡着胸前饱腻浑圆的雪乳。

深夜的小巷中,昏黄的路灯下,一张路边的躺椅上,一个娇肤雪白,身材惹火,玉容如画的妙龄少妇正被一个六十来岁,黝黑干瘦的老头用嘴吮吸舔弄最私密的下体——而那少妇就是我心爱的妻子!我的心情复杂而沉重,可是看着那一白一黑,一美一老两具反差如此强烈的身体交缠着,我下体是已经硬到不行,手也快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妮子,快看,我的鸡巴又硬了……」老头突然高兴地说,站起身来,把硬邦邦耸立的鸡巴挺在小茹的面前:「能肏你了!」「唔……讨……讨厌……」妻子别着蜷首,撒娇似的嘤嗡了一声。

「来,趴着,让大爷从后面弄。

」老头把小茹的身体转过去,让她撅起屁股趴在躺椅上,妻子丰满白嫩的臀部正对着他,甚至能看到她腿根处流淌的淫汁的水光!老大爷看来真是有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他激动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大口喘着气,平衡着身体,腾出一手扶着那根火烫的粗鸡巴,就顶在了妻子腿心那泛着水光的两瓣粉嫩阴唇间,寻找着位置。

「呼……妮子……那大爷……要插进来了……」终于到最关键时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玩下去,如果继续,那么妻子就真的要被这个老头干了,这样会不会出格了些?本以为羞涩内向的妻子会沉默的接受男人的插入,但出乎我的意料,妻子竟然撅着屁股主动向后靠了靠,嘴里说着:「大爷,来吧……干我,插进来吧,我是……妓女,今天不收你的钱,来吧……」啊!我被妻子大胆的语言惊呆了,是什么让她变得这么的淫荡,是这陌生的环境,是在这室外的刺激,还是这丑陋的老头?其实都不是,是被老公不信任的压迫感,是被老公冷落的失落感,更是这在老公注视下背德的堕落快感。

最新小说: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洪荒妖仙现形记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修真界第一幼崽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