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23)

俏美娇妻被淫记(23)(1 / 2)

俏美娇妻被淫记(23)2019-06-04“老婆,我真舍不得你……”

我恋恋不舍的对妻子说:“而且你这一走两个月,我有需要怎么解决呀?”

“哎呀,老公,又去的不远,大概一个月就能回来一次,你等我回来呀!”

小茹俏皮地说:“你可不能乘我不在家偷吃哦!”

“不会的,不会的,老公会在家乖乖等你回来哦!”

我心想,要偷吃也得是偷吃你妈那样的绝色美人才行,想着我那风姿绰约的丈母娘,下身一阵火热。

“老公,其实……其实你要是偷吃……我也不会怪你的。”

妻子想了想老公最近基本每天都要跟她来一次,自己走了老公可怎么办?于是又悻悻的说道。

“不,我绝对不会偷吃!老婆你相信我,老公一定为你守身如玉。”

我忙举手发誓。

“哼!你要是实在想我了,就拿我的内衣裤自己打飞机,不过完事得给我洗干净!”

小茹傲娇的说。

“是,是……”

我一边答应一边帮小茹收拾东西。

“老婆,你带这么多练舞服和丝袜干什么?”

我看着满满一大箱子的衣物,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会教其他的啊,只能教教孩子们跳舞了,可是他们那里肯定很穷,一定买不起这些东西,我就多带点,当礼物送给孩子们。”

小茹开心地说道。

哎,我的老婆真是个善良可爱的姑娘啊!很快,出发的日子到了,市教育局的门口,大巴车上坐了二十多个人,有男有女,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美丽大方的小茹在其中真的是鹤立鸡群,好几个年轻男子的目光都在追逐着我漂亮的妻子。

嘿嘿,漂亮吧?迷人吧?可惜美女已经名花有主啦!我美滋滋的想到。

我依依不舍的招手向妻子告别:“老婆,注意安全!”

“嗯,老公,你多保重,别想太多事,头要是疼了记得多休息啊!”

妻子也不放心我,一一的叮嘱着我。

看着大巴车渐渐远去,哎,我的心里一阵惆怅,结婚以后还没有跟老婆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呢。

说的贫困地区,其实也是在离省城并不远的一个县,只是地处山区,交通出行较为不便罢了。

大巴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县城教育部门,县城还挺繁华的,但是小茹她们也没心思去关注。

然后便是分配名单,小茹跟她学校的同事,还有两个人,分配在了一个乡镇,但都不在一个学校。

又是坐车,不过坐的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咿咿呀呀”

的又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乡政府,再次换车,不过这次就是农用三轮车了。

四个人上了来接自己的车,又“咣当咣当”

的出发了,来接小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憨厚老实,憨笑着接过小茹带的两大箱衣物放在车上,一路上也不说话,只是听小茹一路上好奇的问这问那的时候,才简单的回答一下。

二十多分钟后,颠簸了一路,终于,学校到了。

“新寨小学”,妻子打量着面前的学校,很简陋,低矮的围墙,破旧的大门,但是教学楼很新,一幢三层的单面楼,应该是才修的,正传出琅琅的读书声,边上还有几间有些破旧的平房。

“欢迎,欢迎,白老师是吧?”

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迎了上来:“我姓张,是新寨小学的校长。”

张校长热情的向小茹介绍起了学校的情况,学校不大,六个年级才不到六十个学生,平均一个年级还不到十个人,老师大概五六个,基本上都是农村代课老师,吃住都在家里,正式职工就校长一个。

大部分孩子是方圆十几个村庄的适龄学童,路比较远的就住校,大概十几个,那两间平房就是孩子们住宿的地方,旁边一间是厨房,吃住都在学校,平时一星期才回一次家。

小茹看了看孩子们住的地方,破旧狭窄的平房里,房顶和墙上都有着漏水的痕迹,一间窄小的房子里挤着四五张上下铺的双人床,这么小的地方要住八九个孩子,妻子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心里不禁有点难受。

新楼的一二楼是教室,三楼是活动室和电教室,以及老师的办公室。

“嗨,活动室倒是有了,可是我们这些笨手笨脚的,没有会音乐舞蹈的,能教孩子们什么?白老师是艺术学校的老师吧,你来了就好了,可以教孩子们音乐、舞蹈了……”

校长一边介绍一边感叹着:“电教室也是,三天两头的停电,这么新的电脑基本上全是摆设,哎!……”

“嗯,我一定好好教孩子们……”

小茹狠狠地点着头。

“你就住这儿吧?隔壁就是教师办公室。”

校长打开了三楼一间房间的门,说:“学校条件不好,白老师多谅解。”

妻子往里一瞧,房间不大,十来个平米,简简单单的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可是墙壁雪白,床上铺着崭新的被褥,一切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上立着个牌子,上面写着:“欢迎新老师!”

“孩子们听说来了个新老师,能教他们上音乐课、舞蹈课,可高兴了,这是他们昨天收拾的,床上铺的东西都是新买的,东西不太好,你别嫌弃啊!”

“不……很好,我很喜欢……”

看着眼前这与孩子们住的地方形成鲜明对比的房间,小茹感觉到鼻子堵得慌,眼泪不知不觉的盈满了眼眶:“校长……您放心,我一定……一定好好教孩子们!”

小茹走了一个多星期了,我的心空落落的像丢了什么宝贝似的,还好现在科技发达,虽然村子地处大山,但是移动的信号塔还是铺设到了那里,而且4g信号速度还可以,每天在微信上跟妻子聊天成了我最大的安慰。

“老公,这里的人都挺热情的,你别担心……”

“老公,孩子们都挺可爱的,我每天过得可充实了……”

“就是这儿晚上太安静了,有时候还能听见狼叫呢!……”

“你说饭菜啊,饭菜很难吃,可是孩子们都吃得津津有味,我觉得也不是那么难吃啦!”

“嗯,洗澡也不方便,只能一星期到镇上洗一次,不过还好张校长让我去她家洗,呸,老公别瞎想,张校长是女的,她老公在县里工作。”

“就是经常停电,不过手机信号还是可以的……”

“就是楼道的栏杆很矮,还不到一米,成年人靠着有点危险,听说教学楼是新寨村村长的亲戚修的,校长找过他啊,村长居然说孩子们用这就够高了,再高也没用,肯定是在中间吃回扣了!”

“校长说,在农村,村长就是土霸王,在他这一亩三分地上谁能管得了啊?”

“学校里平时晚上都有十几个孩子住校,还有一个女老师,倒是不害怕,可是周六周日放假的时候,学校就剩我一个人了,还是有点害怕……”

“不过张校长说她下周就搬过来,在办公室里住,陪陪我。老公,你别担心……”

从妻子的话语里我能看出她对这一切的新奇、热情,她这样一个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的娇娇女,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还能保持这样的热情,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支持啦!两个星期过去了。

“乡镇领导?没见过,就第一天分配的时候见了县和乡教育部门的头头……”

“不过……新寨村的村长倒是来学校来的挺多,一个色老头,不过我不喜欢他,老是用色眯眯眼神看人家……”

“没有,老公你想什么呢?坏东西!”

“诶,老公,你知道吗,可好笑了,我第一天给孩子们上舞蹈课的时候,她们可爱极了,连丝袜都不会穿……”

“还有,嘻嘻……有几个男孩子……他们的下面鼓鼓的,都起来了……”

“大概……大概没见过穿丝袜吧?嘻嘻……”

“你没有给孩子们上个生理卫生课吗?”

我忍不住调戏起妻子来。

“坏老公,你说什么,下流,呸!不理你了啦……”

看着老公打趣自己的文字,小茹不由得想起自己晚上去厨房打水时候路过孩子们的宿舍听到的议论。

“白老师真的好漂亮!”

“是呀,我好喜欢白老师。”

“嗯,我长大了要娶白老师当老婆。”

“白老师今天穿的,真的好性感,我的鸡鸡不知道怎么硬起来了,一直下不去。”

“是啊,我的鸡鸡也是这样。”

听着孩子们的议论,小茹的心里也为自己老少通杀的魅力感到暗暗窃喜。

“你们看这是什么?”

“啊,丝袜?女生的丝袜上完课不是都收起来了吗?你在哪里弄得?”

“不是女生穿的,这是白老师穿的,我偷偷在白老师的柜子里拿的,里面有四五条呢,拿一条她不会发现的。”

“啊,真香!”

“让我闻闻……”

“我也要……”

“笨蛋,这个丝袜是这样用的。”

“啊,李强强,你干嘛把丝袜包在你的鸡鸡上啊?”

“这就是打飞机啊,我在网上看过的,啊……太舒服了……啊……啊……我要出来了!”

“啊,给我也试试……”

都是网络害得,想不到连乡下的淳朴孩子也变得这么色……,听到这,小茹再也听不下去了,也不能进去训斥孩子们,怕伤害到他们的自尊心,只好红着脸匆匆的离开了。

不过,她的柜子上从此就上了一把锁。

一个月了。

“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老公,这个月我不回去了。”

“啊!(╯︵╰)!!!”

“老公,对不起,学校老师太少了,我想帮着做点事,再说一起来的,别人都没回家,我一个人回也不太好。”

“老婆……我想你!!”

“老公,我也想你,乖,再等一个月就能回家了,好不好?”

哎,事已至此,我又能说什么,只能发了个“好。”

“老婆,那你主要做什么?”

“就是帮忙给学生做家访,这儿的孩子大部分父母都在城里打工,没人管,上着学就辍学了,要经常去做家访了解情况。”

“哦,那么多村子,路又不好走,你路上要小心啊!”

“老公,没事的,张校长把新寨本村的学生划给我,其他村子的不用我去的。”

“噢,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嗯,基本都做完了,还剩一个女孩子了,本来成绩挺好,最近突然就滑坡了,我要去她家看看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

“哦,老婆,加油!”

“嗯!嘻嘻……”

晚上。

我照常打开微信:“老婆,在吗?”

好一阵子,妻子才回复:“在。”

“老婆,今天的家访做的怎么样?早上打你电话也没人接。”

沉默,妻子没有回复。

“???老婆,怎么了?”

好半天,妻子终于回复:“老公,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让村长,占便宜了……”

啊!怎么回事?做个家访怎么给村长占便宜了?“占便宜?占了什么便宜,他把你怎么样了?”

我焦急的的问道。

“他……”

“他怎么样?”

我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老公,我被他侵犯了。”

啊!我一听如同五雷轰顶,抓起电话就给妻子打了过去。

小茹接通电话,在我的追问下,哭哭啼啼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我说了。

今天做家访的小姑娘叫田佳佳,十三岁了,父母都在大城市打工,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人出落的亭亭玉立,学习好人又长得漂亮,算是学校里有名的小美女。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在广大农村,也随之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留守儿童,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不好的“留守少年儿童”

事件,让社会和学校对留守儿童问题心理都非常关注和重视,因此对留守儿童家庭的家访工作也是一项日常比较重要的工作之一。

像小茹她们学校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而田佳佳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个,父母带着年幼的小弟弟在深圳打工,自己和爷爷奶奶留在家里,小姑娘的成绩本来挺好的,以平均成绩算,跟县城小学的尖子生都不差上下了,可突然最近成绩下滑得厉害,又没听村里人说他家出了什么事,张校长觉得学生们都挺亲近小茹的,就把家访的重任交给了她。

今天是周六,早上九多点多,小茹就离开学校,向田佳佳的家走去。

妻子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丰满的胸脯紧紧的绷着,裹得鼓鼓囊囊,隐约露出黑色的胸衣。

下半身是黑色的紧身一步裙,贴身的裙子紧紧地贴在挺翘的臀部上,腰间系着一条红色的丝带,轻盈而火热的感觉,只是那腰肢儿好像太过于纤细,让人不禁担心能否承受得起她沉甸甸的上围。

整个人显得凹凸有致、婀娜多姿,修长的黑丝大腿光滑秀美,脚上穿着一双半高跟鞋,她的头发梳了个长长的马尾,随着脚步一晃一晃的,配着她那精致美丽的容颜,整个人既有职场女性的典雅妩媚,又洋溢着年轻女性的青春活力。

路上,村里人热情地向妻子打着招呼。

她很美,非常美,极美!一路走来,那脸蛋、那胸、那腰身、那臀、那两条光滑的美腿、那充满自信的身姿与神态,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妇怎么可能不引起众人的瞩目?小茹的心情也挺好的,一路向村人问着小姑娘家的方向就来到了她家的门前。

农村的院子很大,一幢两层的小楼孤零零的伫立在院子里,虽然没有贴瓷砖什么的,只是简单地粉刷了一下,还是可以看出她家因为父母在大城市打工,家里经济还算可以。

小茹伸手一推,门里面被搭上了。

“田佳佳,田佳佳。”

妻子喊了两声,没人应声。

农村的院子挺大的,再加上小楼离院门有一段距离,可能家里没人,也可能根本没听见。

怎么办呢?小茹不知道是该回去还是等一会儿,于是伸手推着院门晃了晃。

“啪嗒。”

什么东西掉地上了,门开了。

“啊!”

小茹呆了一下,门没锁吗?心想,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也许是小姑娘星期六在睡懒觉呢。

果然楼下的房门都没锁,是开着的,小茹看了下楼下没人,于是就上楼梯往二楼走去。

就在她走上二楼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老年男人低沉的说话声,嗯,小姑娘的爷爷在家呢!妻子走到有说话声的房间门口,刚要敲门的时候,里面那个男人又在说话了:“别怕,闺女,你爷爷和奶奶今天去乡里赶集了,我把大门搭上了,现在不会有人来的,你快点!“??不是小姑娘的爷爷?这好象……是村长的声音啊!那个胖老头去学校的时候老是舔着一张老脸,色眯眯地跟在妻子屁股后面,白老师长白老师短的,小茹一听见他的声音就烦,印象深刻。妻子更好奇了,村长大白天关着门在小姑娘的房间里说什么?小茹凑在门缝上一看,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说着话,正是这个村的村长,长得又黑又胖。啊!只见他坐在床上抱着小姑娘,小姑娘上身穿着一件小背心,下身却是光熘熘的,老头的一只手正遮在她的羞处。田佳佳是个很文静有些内向的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更是十分迷人。小茹被眼前这以外的一幕惊得呆住了!小姑娘正低着头坐在老头怀里,哀求说:“你快点出去吧,一会我爷爷奶奶要是回家,看见了怎么办啊?”

“闺女,你不要怕,他们现在不会回来的。”

妻子看不清楚小姑娘的表情,但从身体上看得出她很惊慌又很害羞,小姑娘身体不停地扭动着,嘴巴里说着:“别……别啊不要啊,我爷爷奶奶真的马上要回来了,别这样啊……”

老头因为小姑娘的腿死命的夹着,他的手摸不到她的屄口,只能在她那光滑无毛的小丘那儿来回的乱摸乱蹭,这时候呼吸已经很急了,嘴里不停地哄着:“好闺女!小宝贝!别怕,让伯伯给你打一针……”

“呼,小宝贝,想死我了,有没有想伯伯呀?”

“唔……伯伯……别这样……”

“嘿嘿,还装什么,你就不想念伯伯的大鸡巴,想被伯伯的大鸡巴给你打针吗?”

“我……我没有……”

“还说没有,但你每次不都是被伯伯干的很爽吗?嘿嘿嘿……”

“没有……我只是……啊!”

田佳佳在老头的怀里微弱的挣扎着,但一个小女孩怎么挣脱的了一个壮硕的成年人,而且本身小姑娘也不敢太过于反抗。

半推半就下,胖大叔的手一用力,半截手指便插进了田佳佳的小穴中,引得小姑娘一声娇呼。

“啧啧啧,表面上装的这么委屈,但佳佳的小穴穴已经湿了呢。”

“唔……我……别……不要……”

村长的手指又在小姑娘的小穴中扣动了几下后,抽出了手指,将粘着淫水的手指放在了她的眼前。

“啧,看看这是什么,嘴上说着不要,小穴已经湿成这样了。”

“呼……我……我……”

“看来几天不见,佳佳是真的想念伯伯的大鸡巴了,来,让伯伯先好好亲亲你。”

村长的手伸进了小姑娘的小背心里,小姑娘低低的呻吟了一声,随后那只大手就不停的在她的胸前乱抓乱捏。

而老头的另外一只手把她搂在怀里,嘴巴乱亲她的小嘴,小姑娘“唔唔”

的哼叽着,脸蛋红通通的,情不自禁的往后仰,下面的私处完全露了出来,她的小丘上光滑白嫩没有一根毛,白嫩嫩得像个小馒头,两片大阴唇嫩生生的紧闭着,小姑娘两只眼睛紧闭,嘴里断断续续说着:“不要这样啊……伯伯,我怕……”

“佳佳真是个小淫女呢!被摸一下就这么大反应。”

“还不是……怪伯伯……唔……专摸那些……地方……嗯……”

“那些地方是哪?这里?还是这里?嗯?”

“唔……伯伯轻……啊……嗯……轻一点……嗯……”

村长的右手来回搅动田佳佳的小穴,让田佳佳忍不住开始发出一声声呻吟。

“佳佳,你现在的表情好可爱。”

“嗯……”

老头没等田佳佳回答就低头亲了上去,并且伸出舌头在小姑娘的小嘴中肆意的探求着,意识已经有些飘忽的田佳佳只能笨拙的回应着。

亲了好一阵,老头才抬头放开快要窒息的田佳佳。

“哈哈,伯伯的口水好不好喝啊?”

田佳佳没有回答,只是脸色通红的喘息着。

老头一把抠住了她的屄,小姑娘一阵颤抖,象是被电打了似的,整个人软绵绵的侧靠在老头的身上。

忽然,小姑娘“啊!”

的叫了一声,妻子一看原来是老头把手指头伸进了她的屄里,两片薄薄的阴唇夹着手指头,随着手指头进进出出一下一下的鼓着。

小姑娘声音变得很奇怪,甜腻腻的又带着一丝哭腔:“不要,不要啊,我会死的啊!”

老头气喘吁吁的说:“不要怕,闺女,今天很快就好的,我们再来玩医生给病人打针的游戏好不好?”

妻子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想不到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竟然会这样,这个村长平时色眯眯的也没什么,可今天竟然色胆包天,趁小姑娘家里没人,竟然入室猥亵!不行!妻子就想要冲进去制止老头的暴行。

“伯伯,你都给我打过好几次针了,每次都疼的要死。”

小姑娘的话一下定住了小茹想要迈出的脚步。

什么?小茹一下子就猜到小姑娘说的打针是怎么一回事了,都好几次了,那小姑娘早已经被这个禽兽给玷污过好几次了!这,这,怎么办,妻子来了农村这一个多月,已经了解到农村对性的态度。

结了婚的女性,尤其是中年女性,对发生性关系那是一个不在意,老公外出打工,她们在家里就是跟其他男人们勾勾搭搭,嘴里荤话说着,兴趣来了,脱下裤子就干,全不把性当回事,而且大家也习以为常。

但是对没结婚的小姑娘,那是十分的严苛,尤其是是婚前失身的,那唾沫星子简直能淹死人,上个星期隔壁村子一个跳池塘自杀的姑娘就是因为婚前已经把自己给了男友,结果被未婚夫发现了,闹退婚,议论纷纷之下一时想不开,还好给及时抢救回来了,没死成。

现在,要是田佳佳的事情泄露出去,这小姑娘的一辈子就毁了!想到这,妻子的脚步犹豫了,不知道是该冲出去,还是该扭头就走假装不知道。

“嘿,难得那黄脸婆要回娘家一段时间,你家里也没人,伯伯今天要好好的陪你玩玩儿。”

小姑娘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双手紧紧地抓着老头的身体。

“嘿嘿,小宝贝怎么样,伯伯的本钱比学校里那些年轻的小子强多了吧?”

“我……我不知道……”

“不诚实,每次都要伯伯把你肏舒服了才肯说实话,嘿嘿。”

“我才没有……”

“有没有待会就知道了!”

“不不!啊……我不要,我不要啊!”

小姑娘扭着身体,老头已经抱着她站起来了。

老头说:“没事,乖小囡,开始疼,后来你不也很爽的嘛?伯伯今天很快就弄完的。”

小姑娘扭过头,闭上眼睛不做声了!小茹在门外犹豫万分,看小姑娘这个样子,两个人发生关系不是头一次了,还要不要出面制止呢?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头已经把小姑娘叉起来往床上一放,这下小姑娘的屄正对着门口了,她两只白白的腿挂在床沿上,仰面躺着,老头站进她的两只腿之间俯下身体就去舔她的屄,小姑娘叫起来:“伯伯,脏……啊!不要啊……”

“没事,打针之前伯伯先给你消消毒……”

老头嘿嘿的笑着,一边用嘴在她的屄上慢慢的舔着。

“佳佳这个姿势真下流呢!”

“伯伯……不要说了……喔……嗯……伯伯……别亲那里……嗯……不行……”

老头不理田佳佳的乞求,双手抱着田佳佳的小屁股,将头深深的埋进了田佳佳的下身,或用嘴吸允或伸舌头舔舐,不停的挑逗着她的快感。

“吸熘,佳佳小穴穴里的水真甜,伯伯好爱喝。”

“呀……嗯……嗯……伯伯……不要……嗯……”

“嘴上说着不要,怎么还把屁股往伯伯脸上顶呢?”

“啊……我……没有……啊……嗯……”

“佳佳这么不诚实,看来伯伯要加点力气了。”

说完,老头的手在阴蒂上摩擦了几下,并起两根手指插进了田佳佳的小穴中开始搅动起来。

“啊……进来了……嗯……伯伯……轻一点……嗯……”

“小穴都已经这么湿了。”

“嗯……那是……那是伯伯……嗯……的……口水……唔……”

“还敢跟伯伯撒谎?嗯?嗯?”

“啊……伯伯……慢一点……啊……不行……嗯……”

田佳佳压抑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小穴中的淫水因为老头的动作流的阴户上到处都是亮晶晶一片。

小姑娘用力的抓着床铺的边沿,指尖的关节甚至都按的有些发白了,微微颤抖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着,细细的腰肢忍不住扭动。

“啊……嗯……伯伯……啊……那里……要不行了……嗯……”

“怎么样,小穴是不是很舒服?”

“嗯……那里……好……舒服……喔……”

“说!我的小穴被伯伯搞的好舒服!”

“啊……啊……我的……小穴被伯伯……搞得……好舒服……嗯……嗯……”

“嘿嘿嘿,这才乖吗!”

“嗯……小穴好舒服……嗯……啊……小穴……要……要尿尿了……嗯……”

田佳佳的腰扭的越来越厉害,然而村长却停止了动作,反而抽出了手指,小姑娘扭着屁股等了一阵,才眼神迷离的回头看向了老头。

“嗯……唔……伯伯……”

“啧,真是个小妖精,但也不能光顾着自己爽,来,也该为伯伯服务一下了吧?”

村长说完,站了起来,一只手就褪去自己身上的裤子,身子向后一撤,怒气腾腾的肉棒顿时立在田佳佳的眼前。

天啦!妻子看见一只好大的鸡巴,龟头有鸡蛋那么大,乌青乌青的,发着油亮的光,长到不是很长,但是很粗,简直就是一条小萝卜似的。

老头一只手捏住自己的大鸡巴,凑到小姑娘的脸前。

“哦哟……哦哟……”

小姑娘一声一声的哼叽着,老头就把屁股一挺一挺的往前送。

粗大的肉棒顿时将田佳佳的嘴塞满,整张小脸都被撑得鼓了起来。

吞下这么大的肉棒对田佳佳有些勉强,龟头直接顶在了田佳佳的喉咙深处,让她呼吸困难。

“佳佳,伯伯的鸡巴好不好吃?”

“唔……唔……好吃……唔……”

妻子看不到小姑娘的嘴巴,也想象不出那个大家伙在她嘴巴里让她多难受,妻子只能听到她发出“唔唔”

的难受的声音,看见她的小穴随着骑在身上老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张合着,小姑娘的水水在悄悄地往外冒,阴唇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了,亮晶晶、嫩生生的让人垂涎三尺。

贸然把事情捅破,会不会闹出人命了啊!已经这样了,要是弄出人命就不好了,小茹犹豫了,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吧。

要不就先离开,等老头走了,再来找小姑娘一个人谈谈?可是小茹突然发现她的双腿像是钉在了地面上一样,无法移动。

一个多月没有跟老公做爱了,敏感的身体极度渴望爱的肆虐,只是被她死死地控制的,可是,现在眼前这幅香艳的情景已经勾起了她内心对性欲的渴求。

手扶着门框,双腿发软,下身火热,穴口处渐渐感到了湿意,欲望控制了她,让她在门外偷偷地看着不忍离开,黑丝美腿紧紧地夹着不停地来回摩擦。

再等一会儿,就看一会儿,要是……要是老头对小姑娘做一些更加变态的事怎么办?我要看着他,不能让他强迫小姑娘做她不愿意的事,妻子用这拙劣的理由当借口劝慰着自己,终于还是留在了房间的门口,悄悄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这时候老头把屁股一点一点的往下挪,挪到了床沿下,站在小姑娘的两腿之间,用手抓住自己的那个东西在小姑娘的穴口蹭着。

突然,老头说了一句:“闺女,伯伯现在给你打针了啊!”

说着,慢慢的往前插去!小姑娘带着哭腔,痛苦的呻吟:“啊!疼……啊啊!……”

老头两手紧紧的抱着小姑娘的腰,下面开始慢慢的抽插,小姑娘嘴里的痛苦哭喊,随着男人的动作慢慢的变成了轻轻的呻吟声。

肏了一会,老头忽然加快了速度,“啪啪啪!”

那声音很大很清晰。

妻子清楚的看到他们结合的地方,那粗大的肉棒在小姑娘幼嫩的阴户里进出,把那紧窄的小穴一下一下塞得满满当当。

想不到这个小姑娘年纪那么小,那么幼嫩的阴户却能承受得了老头那么粗的鸡巴的摧残,看来她也是淫娃的体质啊!小茹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有火在烧,热的烫人,视线有点模煳,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使劲的摇了摇头。

小姑娘“啊哦……哦哟”

的乱叫着,老头屁股上的肥肉随着那撞击声一颤一颤的!“咋样,伯伯搞得你舒服不舒服呀?”

老头插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幅度蛮大,撞出的声音很响,就这样他们插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老头趴在小姑娘身上直喘气。

小姑娘带着哭腔,上气不接下气的问到:“伯伯,你出来了……没有?我爷爷很快……就回家的……我怕死了。”

老头嘿嘿的笑着:“闺女,没呢,伯伯有点累了,休息一下下再给你继续打针。”

小姑娘挣扎着要起来,可怜巴巴的哀求:“伯伯,不要弄了……我下面疼死了……上次弄完……尿尿都尿不出来……今天不要再弄了……好不好,求求你了!”

妻子看着田佳佳那俊俏的小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心里不忍,有心出面制止,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绵软无力,热的吓人,下身的淫水早已濡湿了内裤。

她知道,眼前的这一幕勾起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她,也想要了!自己现在出去的话,不亚于羊入虎口,不仅救不了小姑娘,反而是把自己送进狼窝。

她害怕了,退缩了,想要离开,可是腿上一点劲都没有了,只能死死的抓着门框。

老头淫笑着:“不要紧的,让伯伯看看你的小屄。”

说完就慢慢的起身,他抽出那个东西的时候,小姑娘“啊”

的叫了一声。

老头把小姑娘翻了个身子,让她趴在床沿上,妻子清楚的看见她的小穴,只见穴口的阴唇已经被那个男人的鸡巴插的通红通红了,中间微微的张着一个小孔。

“真漂亮,现在还想不想让伯伯给你打针?”

“唔……想……唔……”

小姑娘犹豫着,怯生生、羞答答的回答道。

“嘿嘿,就知道你是个小淫女,想就自己坐上来吧!”

老头躺在了床上,把小姑娘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田佳佳小手握着老头粗壮的肉棒,一点点坐了下去。

随着肉棒的进入,湿润的小穴一点点被撑开,最终填满她的整个小穴,甚至顶到了花心深处。

这巨大的充实感,还有刚刚积累的快感竟然让小姑娘一下子来到了高潮。

“啊……好……好大……嗯……嗯……要尿了……啊……”

“哈,被伯伯的鸡巴插一次就要高潮了吗?佳佳真没用呢!”

“嗯……嗯……因为……伯伯的……鸡巴……太大了……嗯……”

“快动啊,你这个淫荡的小骚货!”

“嗯……尿了……伯伯的……大鸡巴……尿了……啊……!”

田佳佳扭动着腰,身体开始疯狂的抽搐起来,而后整个人趴伏在老头的怀里不停地颤抖。

村长嘿嘿一笑,双手抱着小姑娘的腰将她抬了起来,小穴离开肉棒后,顿时又让小姑娘娇躯颤抖了几下,随后便从小穴中喷出一股晶亮的淫水。

“啊呀,佳佳的淫水都流伯伯的这里了……”

“呼唔……对不起……小穴……太舒服了……忍不住就……”

“哼,虽然认错态度不错,但还是要惩罚才行。”

老头抱着田佳佳起身,然后顺势就来了一招老汉推车,直接一挺腰将肉棒缓缓的插入田佳佳湿润的小穴中。

“啊……嗯……大鸡巴又……进来了……”

老头让小姑娘把两只腿收起来跪在床上,拍拍她的屁股努力示意让小姑娘把屁股抬的高高的。

小姑娘害怕的哆嗦着,嘴里不停的说着:“还要弄啊?我真的快要死掉了……”。

老头哄骗着她:“一下下……就一下下,马上出来了,我弄的快点。”

说着也也爬上床,两只脚站在床沿上,蹲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方,两只手按在小姑娘雪白的屁股蛋上,老头先是吐了点口水,抹在小姑娘的屄上,然后一只手托着那只巨大的黑屌,把龟头在屄缝上来回的摩擦,不时还用它顶着小姑娘那娇小的屁眼。

小姑娘的身体在老头的淫弄下很快的颤抖起来,小屁股颤栗着,嘴里发出了带着娇涩的淫声:“伯伯,好难受……,人家,下面真的好痛……伯伯……”

看着这么小年纪的小女孩被一个可以当她爷爷的老头给淫弄得发出淫声浪语,小茹感到十分的震撼,同时也感到自己下身的淫水像失控了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啊……”

她的嘴里发出了轻轻地叹息,面色娇红,全身发烫,感到自己的头有点昏沉,浑然忘记了这是在学生家里。

她靠在墙上,一只手不知不觉的放在自己鼓鼓的胸口,抚摸着丰满的乳房,一只手则悄悄的伸进了内裤里,沾着穴口的淫水轻轻地按摩着自己的阴蒂。

老头把油光发亮的龟头对准小姑娘夹紧成一条线似的小缝,屁股稍微往下一沉,小姑娘美丽的小屄忽然被撑开了,两片红肿的嫩肉夹住了乌青发亮的大龟头!小姑娘又“哦”

的叫了一声,老头兴奋的问道:“舒服不舒服?要不要往里插啊?”

最新小说: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修真界第一幼崽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洪荒妖仙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