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29)

俏美娇妻被淫记(29)(1 / 2)

俏美娇妻被淫记(29)2019-06-10“老公,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嗯,说什么事呢?”“妈妈说她们学校今年要向社会公开招聘几个年轻教师,舞蹈专业,妈妈让我报名。”“这是好事啊?老婆,我觉得以你的性子还是不适合在社会上混,你们那个艺术学校说白了就是个私人培训机构,我觉得,还是公立学校的专业氛围更适合你,你想有事业,学校也很鼓励年轻老师们上进,我听咱妈说过,学校每年都有去北京培训的名额呢,而且这也是你的母校,离咱爸妈家也近,以后爸妈年纪大了照顾起来也方便。”“再说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难得学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老婆,你要珍惜这个机会啊,你的专业素质这么好,一定没问题的!”“那我考虑一下吧?在培训学校呆了三年多,挺有感情的的。”妻子这个人就是太重感情,不过这也是她的优点。

而最让我高兴的就是,从妻子支教回来后的这段时间,我和妻子之间的性生活进入了非常的和谐、完美的状态,在淫妻的过程中,一次次看见自己娇美迷人的妻子被别的男人侵犯、凌辱,看着她每一次在极度高潮或高亢吟叫、或沉默忍受、或可怜哀求、或甜美娇喘的种种表现,让我发现了小茹身上那艳光四射的别样魅力,也让我更加的爱惜自己的妻子。

但同时,事态的发展,也渐渐的偏离了我对淫妻的幻想,而当小茹抛开羞涩,不再是含羞带怯的被动接受男人们的凌辱,主动开始享受淫妻这一行为带给她的快乐时,我发现这种赤裸裸的老婆配合淫妻带给我的刺激感越来越少,我也开始怀念妻子无意中被陌生男人们奸淫那值得细细品尝和回味的滋味,怀念她在其他男人身下那欲语还休的娇羞、怀念她那欲拒还迎的媚态、怀念她那羞答答的迎合、娇喘、呻吟……在这种怀旧的情绪之下,我发现,自己心中那淫妻的念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变化,看着小茹被凌辱的那些视频,心中莫名的想要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她、侮辱她!!

但不是妻子知道一切都我在控制之下的奸淫,而是她认为我不知道情况下,无助的被别的男人亵玩、奸淫。

可是我又跟她约法三章,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可以,但一定要让老公知道,这……哎!

还有一点点小小的不完美的就是,我发现妻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每次做爱不把我榨得干干净净就不罢休,而且即使这样我能觉得她仍然意犹未尽,让我不禁担忧起来,面对这样热情似火、温柔多情的美丽娇妻,铁打的汉子也禁不住这红粉柔情的消磨啊!

有时候我也不禁起了要不悄悄吃点壮阳药的念头,要知道,即使是一年前自己对着小茹挺举乏力、雄风不在的时候,都没有起过这样的念头呢!

难道妻子被村长和三个少年的肆意玩弄之后,她的性敏感症状变成性上瘾了?

是不是找个正规医院看看,我动了这样的念头,又不知道该怎样跟她开口,面皮超薄又害羞的妻子万一误会我不好了。

还是等等看吧?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招聘成绩出来了,我排第一!”小茹高兴的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

“真的?太好了,老婆。”我高兴地搂着她原地转了几个圈:“走,老公好好给你庆祝下……”“老公,谢谢你……的支持……”妻子说着,眼光有点湿润了。

“别哭啊,老婆,能考上还是你的素质高啊?”我安慰着激动的妻子:“别弄花了脸,成小花猫了!”“噗嗤……”妻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那样的明媚,如同春日里绽放的花朵,把我迷得不要不要的,“老公,这段时间,你公司事那么多,你还把家务全包了,让我好好的练习,还给我煲汤,亲自去练舞房给我送汤送饭,谢谢你,老公……”“说什么呀,那不是都是老公应该做的吗,再说公司那点事有小张他们看着呢,还是老婆的事情最大!”我笑嘻嘻的说。

“老公……你真好……”小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柔柔的说。

“呵呵,对了,老婆,什么时候上班啊?”“嗯,接到通知了,九月十号报道。”“哦,现在才七月初,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呢,老婆,要不你去考驾照吧?自己开车也方便一点。”“嗯……”小茹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听老公你的!”…………………………………………“走吧,老婆,我今天送你去驾校。”“嗯,老公,谢谢你……”“老夫老妻了,谢什么呀?”我看着笑盈盈的小茹,不禁说道:“老婆,你可太美了!”乌黑的披肩卷发映衬着白嫩的皮肤,性感的红嫩樱唇像熟透了的樱桃诱惑着人一口吃掉,水汪汪的大眼睛灵动有神,上身是白色的薄软纱的衬衫,隐约可见里面同色的胸罩,丰满的乳房在胸罩的束缚下在薄纱衬衫下鼓鼓的挺立,深蓝色及膝的包臀窄裙下是裹着黑色薄丝袜的一双美腿,脚上穿着一双天蓝色的亮片渐变色低跟皮鞋,精干的白领气质下有着一种诱人的妩媚。

“嘻嘻,还没看够呀,老公。”“嗯,怎么也看不够呢,更吃不够……啧啧……”“唔唔……”驾校的院子挺大的,前面是办公楼,后面是一排平房,是教练平时休息的地方,旁边是一个大院子,错落布置着五六个练车场,这是让新手学员熟悉下车子的地方,也是科目二考试的地点,而要练车就要到郊区大练车场了。

因为早已经交过钱了,而且我当年学车也是在这家驾校学的,轻车熟路带着小茹登记过后,就跟着这批学员来到办公楼后面的练车场,等着分配教练。

我在一旁等着,第一天反正也没什么事,就看老婆练车好了。

“张明,谭小米,白小茹,李成芳……,你们六个跟着胡教练。”工作人员分配着,一个二十七八岁,大概一米八左右,又黑又壮,剃着一个大光头,挺着个小肚子的一个男的走了上来,有点虚胖的脸上眯着一条小眼睛,说道:“我就是你们的教练,我姓胡,跟我走吧。”说着转身就向场地走去。

嗯?这个教练看着有点面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吗?我想了想,想不起来了,这几年做生意,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打过交道,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吧。

“啊,这么年轻,行不行啊?”“就是啊……”分配到胡教练这一组的几个人低声议论着。

怎么会是他?小茹看见了这个男人,心一下缩紧了,紧张的呼吸不上来,下意识的往别人身后躲了躲。

“老婆,你怎么了?”我察觉到妻子的不自然,问道。

“没,没什么……太阳有点晒。”妻子伸手撩了一下头发,装做不在意的说。

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对劲,也就没当一回事。

我就在练车场边等着,看着妻子她们一行人跟着教练走到一块场地边上。

“好了,我先宣布下规矩,今、明两天这两天咱们先在学校里熟悉下车子,后天开始就要到大练车场练习,每天早上六点半在这里集合,然后坐大巴到场地,当然你要是有车接送,就可以不用来集合,直接到练车场去,现在天太热,每天没有特殊安排的话只学半天,学到早上十点到十点半左右,然后,如果学习一天的话,中午提供快餐,现在点下名,张明……”“到。”“谭小米。”“到。”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材还行,有几分姿色,甜甜的向教练笑着,抛了个媚眼。

“呵呵……”胡教练干笑了一声,接着点名:“白小茹……,白小茹……”“到。”妻子心慌的厉害,强作镇静,应了一声。

“诶……”胡教练看着眼前的妻子,心里“咯噔”一下,这,这不是去年……,他有点心虚的看看妻子的表情,见没有什么异常,赶紧喊下一个人的名字:“李成芳。”“到。”很快点完了名,教练开始带着学员们围着一辆车,开始给他们讲解车辆的构造、原理、基本操作等。

妻子听着教练的讲解,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这个黑胖的教练正是去年在小赵的面包车上强奸了自己的那个胡老四。

虽然他剃了个光头,而且距离上次事情的发生已经一年多了,但是她又怎么能忘得了那次可怕的经历,至今想起还是余悸未消。

虽然已经时隔一年,但自己怎么忘得了他那凶狠的威胁、粗鲁的动作带给自己的恐惧、痛苦和绝望,他扼住自己喉咙时那窒息的感觉此时回想起来,还是非常的后怕。

胡老四怎么出现在这里?我该怎么办?那老公认不认得他呢?对了,老公大概、应该不知道他吧?

要不要告诉老公呢?小茹看向远远地坐在场边的我,见我正看着她,还向她招了招手,心里想起老杨和小赵的下场,虽然老公说不是他找人干的,但是想起来还是心口一紧,还是有点怀疑,更有些担心。

不……,经历过老杨那件事对老公的伤害之后,现在的生活终于恢复了和谐、甜蜜、美好,不能再有不安定因素来破坏了,不,不能让老公知道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老公一时冲动出什么事,剩下自己怎么办。

而且看这个男人的样子,好像也记不得自己了,那么……那么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吧,只要这样幸福的日子能一直保持,以前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小茹看着场外笑眯眯的注视着她的老公,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胡教练心里也有鬼,自从去年那个晚上,他被美色迷昏了头,在小赵的面包车上强奸了小茹之后,第二天就出车去了,结果回来后就听说小赵和老杨出车祸的事情,下意识的他就觉得不对劲,赶紧躲了起来,再后来听朋友说有社会上的人在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吓得他惶惶如丧家之犬,连忙收拾东西跑外地躲了半年多,最近因为某些原因才悄悄地回了省城,最后托人找了个驾校教练的活先干着。

一面讲解,他一面悄悄地打量着妻子的神色,见妻子面不改色,好像认不出他的样子,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他看着学员里的其他几个女人,哎,还是这个女人最漂亮,最够味,不由得想起了那销魂的一次媾和,放下心来,色胆上头,下身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了。

第一眼看到那女子的模样,胡老四有些微微愣神,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那女子相貌美艳到了极致,黛眉朱唇,五官凋琢的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一年前那销魂的回忆又怎么能够忘怀。

一年多没见,她的清纯之中,又凭添了几分成熟的风情,一身紧身的衬衫和包臀裙不但掩饰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诱人身形,而且彷佛更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般诱人。

其实这个少妇最为吸引人的还不是她的相貌和身材,而是她身上那股独特的气质。

那种一种极其诧异的感觉,明明她的气质清纯无比,但配合上她的相貌和身材,却是给人一种极其妩媚撩人的感觉,她越是神色娇羞,气质越是清冷,但却越给人一种魅惑的错觉。

胡老四见过的女人,真实的,电视上的,无论是哪一个都无法跟眼前这女子相比。

她们差的不是容貌,而是那种清纯与妩媚混合的特别诱人的气质,简单来说,这个女人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会想到床的女人。

早上的课程很快就上完了,下午不上课,于是直接解散了。

看着小茹上了我的奔驰离去,胡教练心里不祥的预感得到了证实,这个女人的老公开着大奔,看女人和她老公的穿着打扮,虽然认不出具体什么牌子的,但是很有钱的样子,去年找他的事不会是她老公找的人吧?

可是看她老公也不像认识自己的样子,难道不是吗?他怀着侥幸的心理想到。

“美女已经走了,看看看,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身边响起一个女人嗔怪的声音。

“呵呵,没有,我只是看看她老公开的豪车,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开上这么一部车子。”男人悻悻的解释道。

“尽想美事,你现在连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女人用嘲弄的口气说道,她也是一名学员,名叫谭小米,她略带羡慕的说道:“看见了没有,她身上那个小包,gui今年的最新款,那么大一点点就要四万多呢,她男人还那么帅,有钱,哎……”哎个屁!男人有钱又帅又怎么了?她还不是被我给肏了!

只是不敢说出来,得意之事不能跟人同享,有些憋得难受,男人腆着脸,笑嘻嘻的说:“再美咱也不带理她的,有小米你这样的大美人,我就很满足了。”说着去搂女人的腰。

“死相,去去去,这儿还有人呢?”女人娇嗔着打掉他的手。

去年跑路之后,在下边的一个市里,他遇见了谭小米,谭小米今年三十多了,略有几分姿色,开着一个理发店,跟老公刚刚离婚,他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用甜言蜜语把离婚后空虚寂寞的少妇骗到了手。

今年过年后,听不见什么风声了,他就撺掇女人跟自己一起回到省城,开了个小理发店,这个女人倒是对自己一往情深,一颗心都系在自己的身上,就是老逼着自己跟她结婚,可她跟老公离婚的原因自己也知道了,据说是不能生孩子,那自己要她干嘛,不就是看她有点闲钱,找个炮友再找个饭票嘛!

不过现在还得哄好她,要不然就自己当教练这一个月三千块钱的收入,吃喝都不够,更别说玩女人了。

想到这,男人乐呵呵的说:“我搂自己老婆呢,老婆你这么漂亮,让他们羡慕死。”听见男人喊自己老婆,谭小米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就是一提结婚就他顾左右而言其他,女人心里不禁升起一团阴影。

市内某出租房内,高潮后的谭小米,身体软如面条。

胡老四说道:“怎么样,小米,老公厉害吧?”“老公你好棒……”谭小米娇嗲的说道:“哼,你呀,中间一说起那个叫白小茹的,你看你就像疯了似的肏人家,把人家都快弄死了。”“呵呵……”胡老四干笑了几声。

“哼,笑个屁呀,就会死劲折腾人家……”女人带着一丝不屑:“那种女人你也就想想罢了,你是肏不到的,不说了,没劲。”被女人鄙视,胡老四头脑一热,鬼使神差的就说了一句:“谁说我没肏过她……”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脸一白。

“切,吹牛逼吧你!”女人翻了翻白眼,转过头不理男人了。

看见女人赤裸裸的蔑视,男人的自尊心促使他不顾一切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去年的时候,我肏过她……”“啊!”小米一下子坐了起来,难以置信的听着男人的讲述。

“当时看见她一脸被干到高潮后的春意,衣衫不整的样子,再说还跟小赵那个大色鬼搞在一起,我还以为她是小姐呢,我肏她的时候,她那阴道里还全是小赵那小子的精液呢,谁知道尽然是个小媳妇,她老公还特别有钱,开大奔的,呵呵……”看见女人那吃惊的合不拢嘴的表情,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更是自得地说起来。

“那……那后来,她居然没有报警?”“是啊,那会不知道怎么突然那么胆大,一时冲动啊,完事以后,我特别害怕,心都揪起来了,就怕她报警抓我。”“切,那会那么胆大,后来知道害怕啦?”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不一时冲动吗,还好,她现在好像记不得我了。”女人狐疑地说:“你跑到市里边是不是跟这个事也有关系?”“没有,没有……”男人矢口否认,要是让女人知道自己是被吓得跑路,可有损于刚刚树立起来的威勐形象。

“怪不得,你一说起她就兴奋的那么厉害,啧啧,没想到那么美的小媳妇也被你给祸害过!”小米看着男人意味深长的说。

眼前的男人又黑又壮,虽然长了个一米八的个子,但是都是虚胖,可是作为一个不能生育,又离了婚的女人,这就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也是后半生的依靠,虽然一说起结婚他就转移话题,但是自己就是认定他了,怎么样才能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呢?

要不?想起白小茹那妩媚动人的少妇风情,练车场上的男人目光都被她吸引着,女人心里升起了一个歹毒的念头,看着男人脸上那回味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试探:“你还想不想再肏她一回呀?”“当然想呀!”沉浸在回忆中的男人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半天才反应过来在一个女人面前说想肏另一个女人是多么的不合适,赶紧改口:“但是,有你这么漂亮迷人的老婆在身边,我啥也不想了!”小米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又说道:“你说她好像忘记你了,可我总觉得不可能,你那次也不是几分钟时间就完事的,而是肏了她十多分钟吧,还是在面包车里野合的,以我女人的直觉来说,她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不会那么简单忘记,我觉得是她故意装作不认识你的。”?胡老四眨着眼睛,将信将疑地问道:“会这样吗?”?小米一笑,说道:“你也是老司机了,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就是那个样子吗?”?胡老四说:“我看她平时见了我很平静的样子,反而搞得我心里像打鼓一样,害怕什么时候警察就破门而入把我抓了。”“怕什么呀?都一年多了,口说无凭,她要说出去不是丢自己的脸吗?”小米笑嘻嘻的安慰男人。

男人心说,你以为我怕警察啊,我是怕那伙社会上的人啊,再说小赵的车祸,背后有没有什么其他因素,自己是越想越害怕啊!

“诶,老四啊,到现在都没事,你说是不是这女的谁也没告诉,你说会不会是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说,悄悄瞒下来了呢?”男人转念一想,诶,对哦,小赵那个色狼平时肏妞特喜欢拍视频,还跟自己分享过几个,至今手机里还存着呢,这个白小茹估计也不会例外,会不会自己强奸她的事,她谁也没告诉过呢?自己不会是自己吓自己吧?

再说去年,如果真是她老公找的人,后面怎么没有什么风声了呢?老婆被人肏了,没有几个男的能忍受得了吧,看来那些人找自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再想一想,小赵的事可能也是自己想多了,事故鉴定上都说他们是酒后驾车了,男人越想越宽心,色胆就渐渐起来了:“老婆,咱们再来一次吧。”“去,我跟你说正经话呢,你跟我说实话,还想不想肏她了。”小米严肃地跟男人说。

胡老四看了看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叹一口气,说道:“咋不想呢?你可别吃醋啊!她不只是长得漂亮,最让人朝思暮想的是她那股劲,冷清、高傲,真想再肏她一回啊!”“那我帮你想办法?咋样,想想当她带着委屈与讨好,脱下裙子被你搞时的模样,一定非常有趣……”小米看着胡老四:“不过我帮你把她搞到手之后,你就得跟我结婚。”“真的吗?”胡老四一脸意外,惊喜的问道。

女人悻悻地说:“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越难搞到手的女人越有味道呀,当你想吃一个东西又吃不到时,你就会朝思暮想的,渴望之极,当你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吃到嘴里,你才会发觉得她的可贵与难得,不过时间一长,就会弃之敝履,女人不也是一样吗?”胡老四回应道:“我知道的,‘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人就是见异思迁的动物。”?“哇!老公,你好有文采!”小米崇拜的说,然后问道:“那你也是吗?把新人搞到手就不要旧人了吗?”?男人心说,妈的,能告诉你这句话是下午我看《知音》刚记住的,现学现卖的嘛?笑了笑,赶紧拍女人马屁说道:“我可不是,再多的女人,我只会爱小米你一个。”“那你答应我……”“哦,答应,答应,老婆我一定跟你结婚。”胡老四忙不迭地说:“不过,小米,你准备怎么做呢?”“还不知道呢,我先跟她接触接触,练车的时候别动手动脚的啊,让她发现咱们俩的关系就不好办了。”女人叮嘱道。

“嗯,嗯……好好!”男人连连点头答应。

很快时间过去了两周,妻子已经跟原来的学校办了离职手续,全心全意的开始学车,学员们已经开始去大练车场开始上车练习,我每天都去接送妻子,但是去了两天,妻子就不让我去了。

“老公,你别去接送我了,我一个人能行的。”妻子笑嘻嘻的跟我说:“你不看那几个女学员,看你的眼神都快要把你吞肚子里去了。”“呵呵,那是你老公有魅力。”天真的妻子只看见了老公,却没有发现那些男学员看自己的眼光更是充满赤裸裸的色欲,尤其是教练。

“老公,今天只学半天,我跟小米姐去逛街了啊。”“啊,好的。”小茹的性格天真随和,这么快就和一起学车的女学员交上了朋友,我也很高兴。

恒星购物广场,咖啡厅,穿着典雅大方的小茹和小米两个人坐在一起喝咖啡。

两个女服务员悄悄地偷窥着妻子,羡慕的窃窃私语。

妻子穿着一身浅色的颜色上下有层次的连衣裙,但她穿什么显然已经不重要,裁剪合身的衣服撑托出弧度的线条,那流畅、那自然、那诱惑和美,简直是画都画不出来。

线条圆润的脸型,清秀的头发,弯弯的眉目如月,小鼻子挺拔如玉,小茹的眼睛清澈简单,那含笑的眼睛如一汪清水,如菱小嘴儿微微上翘,看起来有点俏皮,更显活泼,天然光滑的浅红嘴唇,在阳光下竟然泛着微微的光泽,可爱得恨不得叫人咬上一口,比什么珠玉宝石还要精细,颜色还要纯粹。

她的皮肤比温玉还要精致、白皙、滑腻,明眸、弱骨丰肌……。黑色的头发、眉目,白的肌肤,浅红的唇,泛着一丝红晕的脸颊,那颜色简直泾渭分明、干净利索,没有一丝杂色。

妻子毫无疑问是个红颜祸水,就好像刚刚从带着露水的山里走出来的姑娘,整洁、清纯、精致,修过边幅,但没有增添任何多余的脂粉颜料。

旁边那个少妇实在比较悲催,和妻子在一起,立刻被衬托得黯然无光。

也难怪妻子没有什么真正的闺蜜或者知心好友,哪个女人愿意成天站在别的女人的光环之下?

平时的谭小米自觉有几分姿色,也算是个美女,可是跟小茹在一起逛街,就对比明显了,一个是明艳靓丽的都市丽人,而一个却是打扮艳俗的庸脂俗粉,还露出一股小地方的土气,看着路人那诧异的眼神,谭小米心中就一阵刺痛。

尤其在咖啡馆,她既不会点这洋玩意,更不会喝,感觉刚刚侍应生看自己的眼光都异样了,浑身不舒服,看着缓缓的搅拌着咖啡,姿态典雅大方的妻子,强烈的自卑心理让她心中不由得暗恨。

“小茹,咱们几个学员商量着过几天请教练吃饭,你也一起吧。”谭小米装作无意的说。

“嗯……不了。”小茹说。

“哎呀,一起来嘛?大家聚一聚,再说你不是认识胡教练吗!”“啊……咳咳……不,不,我不认识胡教练的,你听谁说的。”小茹被咖啡呛了一下,脸上现出了一丝紧张。

“听胡教练自己说的呀。”小米仔细的观察着妻子的表情。

“不,我以前不认识他的,一定是他搞错了……”妻子强自镇定,澹澹的说。

“哦……那可能是搞错了吧,那你说胡教练这人怎么样?”“嗯,不知道,一般吧。”小茹澹澹地说。

“他想追我,你看……”小米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小茹看了下她故意留着的几条信息:“这个臭不要脸,还说自己器大活好,绝对让我满意,诶,小茹你说我答应他啊是不答应他呢?哎,我这么大的离婚女人,有人要就不错了。”“别,他不是什么好人……”小茹急切的话语暴露了她的内心。

“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好人?”小米故作疑惑。

“别……别问了,我听别人说的……总之,总之你别信他……好了,咱们走吧。”小茹结结巴巴的,放下杯子。

哼哼,这小婊子在装,她肯定认出来老胡就是去年强奸过她的人,已经从妻子表情的蛛丝马迹中察觉出几分端倪的小米笃定了自己的想法,白小茹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老胡的,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这是个爱护面子的女人,被强奸了也不敢告诉老公,而是自己含羞忍辱默默忍受。

“哦,不喝了?这么贵,怪可惜的。”小米端起杯子,大口一张把杯子喝的干干净净,然后用手指拈起盘子里的小点心,三两口吃了个精光。

教练车上,胡教练一边摸着谭小米短裙上露出来的黑丝大腿,一边急切地问道:“那个白小茹……,怎么样了?”听见男人这么关心我老婆,谭小米的脸色有点黑了:“一说起她你就来劲,告诉你吧,不好弄。”男人也发觉自己有点急切了,讪讪的说道:“没,没有……”“哼哼……,这个女人太谨慎了,从来不接我的邀请去酒吧啊、迪厅啊玩,出来玩下午必定回家,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傻眼了吧!”女人看了看胡老四,又说道:“不过我确定她是认出了你的,不过是在装不认识而已,不过她对你的提防度很高啊,这事不能急,只能慢慢找机会。”……………………………………明天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了,怎么过呢?我悄悄地准备着,准备给小茹一个惊喜。

“明成,我有点事想麻烦你一下,不知道你有空吗?”是薛菲菲打来的电话。

事实上,从上次在医院当着杨胜利的面肏了薛菲菲后,因为小茹的事,又陪着妻子出去旅游,我跟薛菲菲的直接来往就很少了,但还是经常在微信上面聊天,关心着她,毕竟我也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薄情寡意。

而薛菲菲也是个既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女人,了解了我跟妻子的感情后,也渐渐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大概就是红颜知己的样子吧。

“有什么事吗?”“嗯,咱们见个面再说吧。”我考虑了一下明天的安排,妻子明天学车,要到下午才回来。

“明天上午吧,恒星购物广场,咖啡馆。”……………………………………“老公,我练车去了,过两天就要科目二考试了,这几天要全天强化。”“嗯……老婆,专心练习,下午早点回来,我给你个惊喜哟!”驾校。

“临时通知,今天有检查的,教练们集中学习,不练车了。”“小茹,这么早回家干什么?咱们逛街去吧……”想到老公神秘兮兮的表情,再一想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妻子不禁有些期待,那就下午再回家,等着看老公的惊喜,点头答应:“好吧,逛一会去。”。

……………………………………咖啡馆。

“菲菲,怎么了?怎么憔悴成这样子了。”我看着眼前一脸憔悴,拉着个大行李箱的女人,心疼的问道。

“哎……”薛菲菲向我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原来,杨胜利的父母虽然老实巴交,但是他的几个堂兄弟却是好吃懒做的二流子,最近不知道怎么突然把脑筋打到了薛菲菲这个前弟媳和嫂子身上,从老家来到省城,天天上薛菲菲的门上闹,说她霸占家产,把自己残疾的老公净身出户撵出了家门。

薛菲菲本来也打算破财免灾,可是那几个人狮子大张口,要二十万,不给就睡在她的门口,报警,警察来了也没辙,说这是家庭纠纷,让她们自己解决。

最后,薛菲菲决定把房子卖了,到外地去发展。

“那几个人,我找人帮你把他们摆平。”“明成,谢谢你,可是千万不要用违法的手段。”薛菲菲握住了我的手。

“我知道,我会让公司的律师出面处理,再找公安系统的朋友和混社会的哥们敲敲边鼓,可是,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了吗?这里有你的父母,你的事业,还有……”既然已经分开了,就不要伤害她了,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还有我。

“父母,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也支持我的想法,事业?单身的女人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离了婚,团里的男人们就像绿眼睛的饿狼,个个都想占我便宜,不止一个领导提出了非分的要求,再在那里呆下去,我迟早会被他们吃下肚子里。”薛菲菲幽幽的说。

“啊,那你也不一定要到外地去呀,外地也会发生这种事情呀,要不,要不,你来我们公司吧……”“我一个跳舞的,去你们公司,干什么呀,金屋藏娇呀!”薛菲菲妩媚的瞥了我一眼,抚摸着我的手,说:“明成,你是真心对我好的,谢谢你,但是我也想明白了,你也有家庭,而且很幸福,我不是那种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女人,再说杨……杨胜利那样对我,这里也是我的伤心地,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到外地去了,今天就是想尽快把房子卖了,你社会关系广,看能不能帮我找个买主,尽快把房子出手了。”原来,薛菲菲的房子是公改房,有5的产权是单位的,要卖的话比较麻烦,她又想尽快出手,离开这个伤心地,所以就找我来了。

“没问题,房子的事我给你想办法,那你现在住哪里呢?”我看着她拉的大行李箱,实在不行,我就自己先把钱垫上,然后再慢慢卖好了。

“家门口一直有人闹事,我收拾了一些衣物,准备住酒店,不回家了。”薛菲菲无奈的说。

我考虑了一下,其他的房子有我和小茹的私人物品,让她住进去又尴尬又不方便,而季晓芸的房子我买下来后,一直没有住人,也没顾得上出手。

“要不这样吧,我有一套房子空着的,你先住着……”我打断了她准备说的话,斩钉截铁的说:“就这样决定了,走吧。”说着起身,拉住了她的行李箱。

薛菲菲俏丽的大眼睛里像有一层雾气,她呆呆的看了我半天,站起身,轻轻地在我的嘴角一吻:“谢谢你,明成……”……………………………………“哎呀,逛的好累呀。”小米揉着自己的推,夸张的说道。

“好啦好啦,知道你累,咱们休息一会好啦,嗯,走,去咖啡馆坐一会吧。”“啊,又喝咖啡……”小米拉长了一张苦瓜脸,不情不愿的跟着妻子向咖啡馆走去。

“啊!”前方闪过一道身影,小茹停住了脚步,是老公,老公来购物广场干什么呢?一定是准备礼物,嘻嘻,我悄悄的跟上去看他买什么。

“嗯,小茹……”“嘘,别说话……”小茹赶紧回头摆了摆手:“你累了不是吗,那就坐这儿休息一会吧,我去去就来。”“好好,你别管我了,哎呀,累死人了!”小米一听能不跟妻子去喝咖啡,高兴地找了个休息椅坐了下来。

小茹悄悄地跟着前方的身影,嗯?老公怎么进了咖啡馆,远远地透过咖啡馆的玻璃墙,看见老公在一个挺漂亮的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

不会的,不会的,老公不会背叛我的,小茹心里一个劲的给自己打气。

啊!那个女人怎么把手放在了老公的手上面,还不住的抚摸,哼!气死我了,老公怎么也不拒绝。

嗯,他们好像说完了,老公站起身了,啊!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亲了老公一下,老公还没有拒绝,他们要离开了,怎么办,我是跟上去呢,还是?

“小茹,找你半天了,躲在外面干什么啊?”身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吓了小茹一跳。

“哦,没,没什么。”眼看着老公和那个女人一起出来了,小茹躲在后面悄悄地跟着。

“诶,小茹,你跟踪谁呢?啊,那,那不是你老公吗?”“嘘,别出声……”小茹烦躁的说。

小米不出声了,跟在小茹后面,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好像在打什么主意。

“司机大哥,跟上前面那辆车……”眼看老公开车带着那个女人一起走了,小茹赶紧拦了一辆出租,小米也赶紧跟着上了车。

“嗯?这儿不是……”跟着老公的车到了一个小区门口,看着老公和那个女人开车进了小区,小茹疑惑了,这不是晓芸姐曾经住的小区吗?

我没有把季晓芸在老杨诱奸她的事情中所起的作用告诉妻子,还想着算是保全她心目中那份真诚的友情吧,只是告诉她说,晓芸离开了省城,而我把她的房子买下来了,房主写的是妻子的名字。

却不知道妻子早就从杨胜利的口中得知了季晓芸的所作所为,所以自从过户后,小茹就来过一回收拾了一下,因为她看到这处房子就想起自己被杨胜利和小赵轮奸的那一幕幕,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而现在眼看着老公和一个陌生女人下车进了同一栋楼房,同一个单元,她的心凉飕飕的,单元楼的门大大的开着,像黑洞洞的像是要吞噬自己的怪兽大嘴。

突然,小茹抛下小米,飞快的冲进了楼道,抬头向电梯门上的楼层显示看去,电梯正在上升,最后停在了10楼。

没错了,晓芸姐的房子正是1001。

上去?不,女人的自尊心让小茹摒弃了这个想法。

也许是我误会了呢?可能是想买房子的,但是想到女人在老公嘴角的那个吻,又摇了摇头。

妻子走出了单元门,仰头向上呆呆的望着10楼的窗户。

“小茹,怎么了?我看见你老公和一个挺漂亮的女的进去了?”“……”小茹出神中,没有答话。

……………………………………楼上房间。

“好了,你收拾一下休息吧,我先走了。”“急什么呀,怕我吃了你!”女人带着几分撒娇的说。

“呵呵,那,那就坐一小会,我还有事呢?”我尴尬的笑着说,说实话,自从去年在病房里那一场疯狂的战斗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薛菲菲发生过关系,她也是个聪明的女人,两人相处的十分和谐融洽,大概就是像恋人又不是情人的那种关系,她是我的红颜知己,我是她的蓝颜知己,尽管觉得自己挺无耻的,不能给女人什么承诺,但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女人自来熟的找出了茶叶、茶具,给我泡了一壶茶。

“你,最近怎么回事?”“嗨,就那样吧……”薛菲菲略带几分苦恼的给我说起了最近发生的事,大概跟杨胜利离婚后,很久都没有面对面跟人诉过苦,她的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

十几分钟后,看着谈兴正浓的薛菲菲,我忍不住看了看表。

“这样吧,咱们改天再聊,我真的要走了。”“好吧,强留你也留不住,看样子你今天是真有事。”薛菲菲一脸幽怨的说。

“呵呵,今天是我的结婚纪念日……”“哎……做你的妻子真幸福。”薛菲菲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这个惹人怜爱的尤物,我强制忍住了拥她入怀的冲动,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做了,女人不但不会拒绝还会很喜欢,但是今天是我和小茹的结婚纪念日,我不能在这样的日子里对不起小茹。

“好好休息下吧,房子的事我会尽快帮你搞定。”狠狠心,我离开了。

下了楼,出了单元门,远处小区大门口一道身影闪过我的眼角,嗯,好像是小茹?

我紧追几步,只见两个女人的身影上了一辆出租车,不会的,老婆今天练车呢,离小区远着呢。

我讪笑了下,疑神疑鬼,赶紧去给老婆买礼物吧,早就定做好了的,就等着我去拿了,于是转身去开车。

…………………………………………五分钟了……十分钟了……十五分钟了……老公,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最新小说: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修真界第一幼崽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洪荒妖仙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