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32)

俏美娇妻被淫记(32)(1 / 2)

俏美娇妻被淫记(32)2019-06-11整整一上午,小茹都坐在练车场边的休息椅上,没有去练车,因为体内的跳蛋在胡老四的故意之下,不时的就剧烈的震动起来,小穴里的淫水流的满腿都是,站起来就能看见丝袜上那淫靡的水光,更别说屁股后满菊花里还塞着一个满是肉刺的硕大肛塞,那满满的充实感和麻麻的酸痒感,弄得她腿软脚酸,站都站不直。

“好了,明天科目二考试,今天上午就学到这儿,下午不学习,想练车的自己跟管理人员申请。”临近中午,胡老四给学员们解了散。

“啊……”小茹正要起身,从下身处突然传来的震动令她全身一软,又跌坐了下去。

学员们都惊疑的看着妻子。

“白小茹,你没事吧?”胡老四问道,脸上满是浓浓的关切,似乎对她的异常毫不知情。

胡老四,你这个混蛋!

看着胡老四虚情假意的表情,小茹心中羞怒交加,暗骂着胡老四的无耻,口中说道:“教练,我……我没事……”小茹努力平息着身体里的快感,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直到感到没有什么异常,才继续说道:“可能是血糖有点低了,头有点晕,没事,你们先走吧。”眼前的女人语言依旧流利,表情从容澹定,胡老四有些吃惊于小茹的忍耐力,看着她仪态优雅的举止,胡老四突然有种想要狠狠蹂躏她的冲动,手指将跳蛋的等级调到了五档!

“唔!”似乎在响应胡老四的动作,小茹的身躯勐然一颤,小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白小茹今天怎么了?”“生病了吗?”小茹从容的声线再一次酥软,让学员们大感疑惑,纷纷交头接耳猜测着她的异常。

听着他们的猜测,看着他们疑惑的目光,尤其是谭小米那鄙视的目光,小茹只觉脸色热得发烫,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一阵阵强烈的羞耻与酥麻的快感冲击着身体的神经,似乎他们已经看穿了自己裙子里羞人的秘密。

妻子垂下头,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双手紧紧的将裙裾压在大腿上,拼命掩饰着自己的异常,她不能让大家看到她此刻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的脸上充满了春情勃发时才有的妩媚,但现在却是在练车场上,巨大的反差让她心中充满了浓浓的羞耻感。

小茹,你不能够被发现,忍住,你一定要忍住!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思想,她想到了自己招聘上学院老师时,老公高兴的笑容;想到了结婚纪念日送给自己宝石首饰时,老公欣慰的笑容;想到了昨晚做爱时自己向老公撒娇时,老公宠溺的笑容,但下一秒,她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前天胡老四在出租房里里疯狂撞击自己屁股的激情性爱。

啊,不行,我不能想,不能,可是,可是自己好想叫出来,嗯……好舒服……跳蛋剧烈的震动着,一道道电流在蜜穴里横冲直撞,如同恶魔的触手吸取着自己的力量,小茹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在渐渐消失,理智也渐渐迷失,取而代之的是淫靡的情欲与渴望,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但堕落的快感却控制了自己的身体,随着耻辱的快感慢慢的蠕动着双腿……胡老四越来越兴奋,少妇那颤抖的身体,大腿上因用力而失去血色的手指,随着呼吸急促而起伏的胸脯,一切的一切都说明着她此刻内心中淫荡的欲望。

当着学员们的面,暴露出一个娇美人妻情欲的渴望,多么让人兴奋!

不,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小茹已经控制不住了,此刻的她脸色通红,身躯越来越软,蜜穴里的淫水不受控制的汩汩流出,瘙痒空虚的渴望肆无忌惮的在身体里奔腾着寻找着宣泄的出口,精神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小茹抬起头来,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无助而可怜的望着胡老四的脸,眼中充满了哀求。

她知道,她再一次在与这个男人的交锋中败下阵来!她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与男人虚与委蛇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胡老四嘴角露出一丝胜利者的笑容,手指关掉了裤兜里跳蛋的开关,神色关切的问:“白小茹,你真的没事么?”“是……”感到蜜穴里的跳蛋不再跳动,小茹顿时轻松无比,有些疲惫的应道:“没事,休息一会就好。”弄到这个程度就可以了,胡老四也明白过犹不及,对学员们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先走吧,我等会送她。”谭小米恨恨的看了两人一眼,心里暗骂着奸夫淫妇,愤愤的离开了,她有种预感,感到男人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胡老四扫视着小茹的侧脸,少妇是那么娇媚诱人,白皙细腻的肌肤亮泽水嫩,眼眸深邃水灵,圆润的琼鼻下粉嫩的小嘴湿润而柔软,如同娇艳欲滴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细细品尝,亮泽柔顺的秀发顺着颈部优美的曲线垂下,落在结实饱满的胸前,透过裙子领口的缝隙可以看到那丰满而雪白的乳肉,以及山峰间如深渊般诱人的乳沟。

“走,我送你……”胡老四的肉棒霎时间就有了反应,心脏不受控制狂乱的跳动着,他伸手拉起妻子,向教练车走去。

上了车,欲火焚身的男人开着车飞快向城里驶去,他急着找个地方要把身边这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好好地肏弄一番。

怎么办?小茹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的心砰砰乱跳,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只有尽快地迷惑住男人,把视频销毁才行,她暗暗的下定了以身饲虎的决心。

妻子知道,不能让男人把自己带到他的地盘上,虽然自己很想乘机将摄像机中的视频销毁,但是以现在的情况,一旦跟着他到了他的地盘,以男人的变态心理说不定会对自己做出更加难堪的事情。

于是,她决定主动出击,反客为主。

“胡教练,你说……我漂亮吗?”小茹羞答答的,好像很不好意思的向男人问道。

“啊?”女人撒娇般的神情让胡老四有些发愣,他从未见过妻子用这种口气与自己说话,特别是那一闪即逝的羞涩,让人不自禁的沉醉其间。

“你……”小茹小脸嫣红,停顿了半晌才双眼柔柔的看着他,羞声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吗?”支支吾吾的话语断断续续,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胡老四睁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置信的样子,道:“白……白小茹,你什么意思?”今天的她完全不似平常,每一次与她发生关系都是自己强迫,而如今她的态度却如情侣间的喃喃蜜语,让人欣喜却不可思议。

“我……我就知道……”小茹双眸渐渐暗澹下来,低落的神情略带几丝哀怨,如同被丈夫抛弃的妻子,柔弱幽怨,惹人怜惜。

“不是的!”胡老四心中一颤,连忙说道:“小茹,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我发誓!”小茹眼中一亮,好像很欣慰的样子,低声道:“那你……那你为什么每次都对我这么粗暴?”“我……我强暴了你,之后,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只好一次比一次强硬。”胡老四神情有些尴尬,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兴奋的说道:“小茹,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难道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小茹红着脸,眼帘低垂,过了一会才羞涩的点了点头。

胡老四看着人妻娇羞的模样心中大喜,不敢置信这一刻是真实的。

小茹强压着恶心的感觉,喃喃道:“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从第一次见到你,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关系,我原本以为会恨你,但我却发现怎么也恨不起来,尽管你一次次的强迫我,让我做出羞耻的事。”“每当你提出过分的要求时,我都会感到奇怪,我的心里竟然没有半点反感,反而有些乐在其中。每天晚上,我都会回想着和你发生的点点滴滴,情不自禁的,我以为自己疯了,我也为我的羞耻感到恐惧。直到今天,在我心甘情愿的带上那个跳蛋和肛塞时我才知道,我早已经将你当做了我的男人,以前的抗拒只是自己虚伪的遮掩,因为你强暴了我,如果我毫无反抗的顺从你,连我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这几天我过的很累,承受着心理的煎熬,但同时很快乐,不管你怎么看我,但我真的很开心,虽然你每次……每次都很粗鲁,但我却很喜……很喜欢……”小茹的声线渐渐低沉,透着一丝妩媚的慵懒,随后将脸庞移向了一旁,装作不敢看他的样子,密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随着呼吸微微抖动着。

忽然,妻子大胆的将双腿架在了副驾的控制台上。黑色红底的尖头细跟高跟鞋,黑色的超薄丝袜包裹着修长笔直的双腿,因为伸腿的姿势而裙下外露出来的内裤边。

胡老四顿时受不了她的诱惑,勐咽了一口口水,男人的心里激动的难以自持,他将车飞快地开上了一条人少车少的岔路上,将车停在了一片无人经过的树林里。

男人转头看着小茹,少妇娇羞的模样分外动人,胡老四捉住她的下巴,强硬的转了过来,对上她羞涩闪避的眼眸,低声问道:“宝贝你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小茹知道此时一定要让男人相信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他,不然就是前功尽弃,因此她决定说一个假话,老公,对不起了。

“我……我老公,他……他那方面不行……”小茹羞涩的垂下眼帘,好像这些话已经是用去了她最后的勇气了。

看着女人娇羞迷人的模样,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上次强奸了她以后没有报警,原来她老公不行,胡老四心中感到一阵狂喜,更加坚定了彻底霸占我老婆的决心,至于谭小米,此时在他的心里早已忘得干干净净。

“宝贝,那你就跟我吧,你老公把你当草,我把你当宝!”他用手指在她嫩滑美丽的小脸上划动着,眉毛、鼻子、眼帘,嘴唇,不同于以前的粗暴,轻柔而爱怜,手指在脸庞上来回划动了几下,渐渐下移,穿过雪白的粉颈渐渐向起伏的双乳划去。

小茹感到一种另类的酥麻的快感,细小而微弱,却无时无刻不挑动着自己的心弦,如同爬行的蚂蚁,撕咬着柔软的心口。

“嗯……”小茹的呼吸渐渐急促,雪白的粉脸泛起一抹动人的红晕,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红润的小嘴忍不住吐出细腻的呻吟。

“宝贝,喜欢么?”胡老四轻咬着妻子雪白晶莹的耳珠,舌尖温柔的舔着她的耳朵,轻柔的在她脖子上转动,手指悄无声息的拉下了少妇裙子的肩带,将黑色的蕾丝文胸和大片雪白的乳肉展露出来。

小茹克制着内心的恶心,假装神色迷醉的呻吟着:“喜欢……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唔!”胡老四一下吻住了妻子粉嫩的嘴唇,小茹嘤咛一声,她的嘴唇湿润而柔软,温柔蠕动间香甜的津液缓缓流淌,少妇幽兰般的气息在鼻尖环绕,胡老四张开嘴唇贪婪而饥渴的吸吮着妻子口中的香甜,舌尖探入檀口,如灵巧的小蛇四处游移,最后找到湿滑香甜的香舌,轻柔的翻卷搅动,最后含入口中纠缠、占有。

“嗯……唔……”小茹假装甜美的呻吟着,男人的舌尖一点点的占领自己的口腔,挑逗着自己的舌尖,在湿润的划动中颤抖、颤动,舌尖在彼此的口中激烈的追逐缠绕,细密的亲吻声回荡在两人耳畔,两人的呼吸逐渐沉重,情欲的火焰在扭动的身躯里渐渐高燃,让她逐渐陶醉而沉迷。

胡老四有些粗鲁的隔着胸罩用力的搓揉着妻子胸前的丰满,手指强劲而霸道,大半个乳球在手指的挤压下变形、颤抖,湿润的舌尖在她耳垂和脖子间游移划动,湿润的水痕在光线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好……嗯……好痒……”湿滑的舌尖划出一道道轻盈的轨迹,如同细腻流动的沙砾流过了柔软的心口,带来阵阵悸动的酥麻。

小茹眉头舒展,陶醉的闭上眼,柔弱无骨的依偎在男人的肩颈处,微微颤抖着,细腻撩人的呻吟不停的从小嘴中溢出。

胡老四抬起头来,只觉一阵目醉神迷,女人此时的模样是那么诱人,柳眉舒展,小脸嫣红,妩媚的双眼半合半开,溢出撩人诱惑的眼神,红润的小嘴微微开启,吐出灼热湿润如兰花般的气息。

短裙上身的肩带被拉到了肘弯,露出黑色透明的蕾丝文胸,大半个雪白丰满的巨乳裸露在外,在黑色的颜色衬托下更显白嫩性感。短裙的裙摆不知何时已经掀到了大腿根部,两条性感修长的黑色丝袜美腿相互摩擦着,变幻着各种诱人的姿态,“嘶嘶”的丝袜摩擦声如催情的春药。

胡老四看的心火直冒,肉棒高举,他要彻底的征服身下少妇的灵魂和肉体!

“小宝贝……想不想要……”胡老四温柔的含住她晶莹的耳垂,舌尖来回舔动,用手指挑逗着她雪白的肌肤和丝滑的美腿。

“……嗯……不,不要在这里……”小茹努力保持着女人的矜持,媚眼半合,小嘴微微张合,葱白的手指推着男人的胸膛,丰满性感的躯体微微的扭动着。

胡老四粗暴的扯开她的胸罩,看着那对高耸坚挺的雪白巨乳,伸出手轻轻握了上去,手指在雪白的乳房和乳沟间划动着。

“哦!”顿时,小茹似乎如遭雷击,身躯剧烈的抖动着,一声低吼从她的喉咙深处发出,刚才的那一下,让她兴奋的彷似飞上了天,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如电流击打在了身上,随后传导到了全身各处,她从没想到只是摸了一下乳房就能获得这样的刺激!

胡老四双手抓着那对无法掌握的巨乳粗暴的搓揉着,十根手指深深的陷入滑腻雪白的乳肉,大拇指和食指夹住那突起的粉红色乳头,用力挤压,拉扯,肆意玩弄。

“啊……啊……啊……好爽……用力……”小茹双眼紧闭,神色陶醉,身躯尽力后弓,让胸部显得更加高耸,小嘴大大的张开,溢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

此时的她好像回到了一年前在面包车内被男人强奸的时候,早已忘记了自己诱惑男人的本意,整个人逐渐沉浸在这禁忌的快感之中。

在男人的刺激下,她感觉自己的双乳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化为了敏感的阴蒂,每一次挤压触碰都能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感觉是那么强烈,那么刺激,蚀着她的思想,让她完全沉迷。

小茹兴奋的神色让胡老四彻底放下心来,手掌粗暴的挤压搓揉,手指用力的抓捏揉动,深深的感受着乳肉的嫩滑与细腻:“宝贝,你的大奶子真美,好软,好有弹性!”看着那对雪白的巨乳在自己手中任意的变化着各种淫靡的形状,而女人没有半点不悦,反而大声呻吟,这种淫靡的画面和随意玩弄的快感是那么刺激,胡老四只觉口干舌燥,欲火高燃,双手更加用力的玩弄起来,似乎要将它揉烂、捏破!

“哦……受不了了……奶子……奶子要被捏爆了……”小茹的身躯逐渐火热,躁动的欲火在身体里剧烈的燃烧着,口中渐渐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少妇已经如一朵玫瑰灿烂绽放在了眼前,她娇美的脸庞红的滴血,呼吸凌乱而粗重,额头上渗出了晶莹而细小的汗珠,脸上的春意之色毫无遮掩,上身赤裸雪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艳丽的粉红色,性感的丝袜美腿胡乱的摩擦着,晶莹娇小的脚趾躁动的张开、绷紧,将黑色的丝袜撑开着。

听着少妇淫靡放荡的呻吟,胡老四的血液快速的流动着,淫邪的欲望也在身体里蠢蠢欲动,他把座椅放倒,让妻子跪趴在座位上,粗暴的撩起了她的短裙。

女人的臀部丰满高耸,如两个浑圆的满月,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与性感,丰腴的大腿曲线柔美,修长的小腿纤细匀称,一双圆润的小脚在黑色的丝袜下若隐若现,小巧的脚掌向上翻着,五根修长莹润的脚趾在丝袜中紧紧的闭合在一起,透过丝袜的颜色显得朦胧而神秘,黑色裤袜在女人起伏有致的身躯下呈现出明显的深浅变化,让人看得心神迷醉,欲望高涨。

胡老四的心脏砰砰的跳着,双手贪婪而迷醉的抚摸着,丰臀,大腿,小腿,脚掌,手掌轻柔,动作温柔,如同抚摸着稀世珍宝,细腻、丝滑、柔软、富有弹性,各种丝袜质感透过手指传导到大脑中,有着一种如梦如幻的迷人触感。

轻柔的抚摸已经不能满足,胡老四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双手渐渐粗暴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快,手指用力的划动着,掌心贪婪的摩擦着,一阵阵更加清晰的丝袜质感被大脑所感知,带来无与伦比的美妙感受!

“宝贝……好……好美……好性感……摸起来好舒服……”胡老四饥渴而贪婪的感受着丝袜的快感,“嘶嘶嘶”细碎而迷人的丝袜摩擦声如魔音蛊惑着他的思想,让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强烈的快感。

“啪!”一声淫靡的脆响,男人的手掌突然粗暴的抽打在了妻子丰满高耸的丝袜臀上。

“啊……”小茹兴奋的呻吟一声,高耸的臀部忍不住一阵颤抖,本能的往回收缩了一下,随后便更加高翘的噘了起来,将它最完美、最淫荡的曲线暴露在男人火热的视线下。

“宝贝……你的屁股太迷人了……我真的忍不住……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抽打……”看着淫靡的丝臀高耸着,胡老四感觉浑身都快爆炸了,强烈的兴奋感不受控制的在身体里野蛮的冲撞着,“啪”的一声,大手再度狠狠的抽了下去。

“哦!”小茹只觉屁股一阵灼热,疼痛的火热带着电流般的快感顺着神经传递到了身体各处,羞耻和凌辱的刺激麻痹着自己的大脑,痛苦和痛快交杂的快感让她想要男人更粗暴、更用力的玩弄抽打,屁股高高的翘着,还在不停的淫荡扭动着。

眼前的丝袜美臀是那么淫荡,在自己眼前放肆的扭动,黑色的性感与魅惑被体现的淋漓尽致,胡老四可以清楚的透过湿润的丝袜看到迷人的小穴正饥渴的张开着,源源不断的吐出灼热的蜜汁。

“你这个贱货!骚货!”胡老四举起手掌狠狠的抽了上去,随后一下下毫不留情的凌辱着性感的丝臀,“啪啪啪”的声响淫靡而嘹亮,如一曲催情的乐曲刺激着两人的欲望。

哦,好刺激,哦,啊,我,要来了……,肥美的臀肉随着手掌不停颤动着臀浪,灼热的疼痛与电流般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特殊快感,疯狂的冲击着身体里亢奋的神经,小茹双眼紧闭,满脸陶醉,如同妓女一般不知羞耻的扭摆着丝臀,美妙的刺激已经让她忘记了一切。

她不再是一个优秀的舞蹈教师,也不再是一个贤惠的妻子,更不是一个高贵大方、不可侵犯的女神,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沉溺在欲望中的荡妇,一个被欲望支配的淫女,等待着高潮的救赎!

啊,用力,用力,要来了,嗯,要,要高潮了……,小茹的扭动更加狂乱,胡老四也更加激动,手掌快速起落,粗暴的抽打凌辱。

“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呐喊,小茹的身体骤然绷紧,手指紧紧的抓着车窗和椅背,身体一阵阵的颤抖,一股股灼热的蜜汁从子宫深处喷薄而出,随着痉挛的身体四处流淌,狭窄的空间里顿时弥漫着一种淫靡的味道。

妻子高潮了!

不是在男人凶勐的冲刺中,也不是在跳蛋的玩弄下,是在手掌的抽打下!

没有人会相信,胡老四也不相信,看着少妇一阵阵颤抖的身体,他知道眼前的女人真的高潮了,男人在瞬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胡老四将妻子拥入怀中,疯狂的吻着她,嘴唇如雨点般不停地落在她的脸上,妻子柔弱无骨的纤细腰肢不停扭动,胡老四低下头,含住一粒红润的乳头用力吸吮,舌尖来回拨弄,一只手则搓揉着另一只丰满的乳房,让其在手中变幻各种淫靡的形状。

“哦……嗯……嗯……”淫靡的气氛下妻子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自己的身份,她紧紧的抱着胡老四的脑袋,挺着胸让他能够含的更深,似乎要把整个奶子塞入他的口中才甘心。

胡老四贪婪将乳头含入口中用力的拉扯吸吮,舌尖拨弄扫舔,双手则穿过丝袜大腿向上抚摸,重重的搓揉着她的美臀,五只手指深深的陷入到臀肉里,用力向上一滑,隔着淫水潺潺的丝袜抚摸上了她的私处,手指用力的摩擦着湿润的阴唇和阴蒂。

“宝贝……你的小穴好软……”胡老四将手伸进她的丝袜里,手指刮弄着丰厚湿润的阴唇,不时的挤压着敏感的阴蒂,微微用力,只听“滋”的一声手指应声而入,湿淋淋的小穴紧窄柔软,紧紧的夹着手指。

胡老四一会弯曲着手指扣弄着阴道壁,一会伸直抽插着滑腻柔软的肉洞,淫荡的抽插声“滋滋”不断,淫靡作响。

“啊……嗯……轻一点……嗯……”妻子俏脸嫣红,星眸半闭,满脸的春意,小嘴不断的喘着气,强忍着体内的快感,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松开,淫水不受控制的从蜜穴流出。

胡老四手指在阴道里面弯曲旋转,指尖在湿润紧窄的小穴里到处触摸,很快在阴道壁上找到一个柔软的小肉粒,手指连忙挤压上去,旋转摩擦,刮弄扫动,抽插不止。

令人疯狂的强烈快感如惊涛骇浪席卷而来,小茹浑身直颤,丰满的丝袜美臀随着手指疯狂的摇摆。

啊,啊,小穴,小穴要坏了,啊,不行,不行了,要,要泄了……。

紧随着“啊”的一声,妻子的快感达到了顶点,肥臀勐的悬空而起,紧紧的夹着胡老四的手指,阵阵晶莹的淫水如喷泉四处溅落,让胡老四的胳膊和脸上都溅到了一些。

潮吹!这场面太壮观了!胡老四没想到少妇在手指的玩弄下又快速达到了高潮,而且还是潮吹,此刻,他真的受不了了,连续十多分钟的玩弄让他的肉棒已经硬涨的生生发疼。

“宝贝……给老公吃鸡巴,受不了了……”胡老四将小茹的脑袋按在胯间,得意地开始以老公自居了。

他拉开自己的裤子,扯下内裤,只听“啪”的一声,鸡巴一下弹了出来击打在妻子的脸颊,一滴晶莹的露珠更是溅落在她娇艳欲滴的小脸上,泛着淫荡的光芒。

看着这淫荡的一幕,胡老四又硬了几分,握着鸡巴对着她微张的红润小嘴,用力插了进去。

“哦!”一阵湿润酥麻的快感传来,胡老四舒服的呻吟一声,喘着粗气道:“好老婆……快含进去……继续吸……”小茹没有反对他的称呼,而是白了他一个媚眼,嘴唇一路向上舔吻,从龟头处将鸡巴吞入口中,脑袋扭动摇摆,从不同角度吞吐吸吮,舌尖快速的在龟头上打着转,香舌沿着龟头从上往下直到根部,反复舔吸几次之后,张口将一颗睾丸含入口中,用舌头来回扫动。

“唔唔……”小茹的小嘴被鸡巴撑的满满的,发出模煳不清的声音,开始尽力的吸吮舔吸,舌尖在龟头和马眼上灵活的来回扫动。

“宝贝……啊……含……含的好舒服……喔……好……好爽……”人妻的舌尖轻盈灵活,口腔温暖有力,鸡巴被套弄的快感连连,胡老四靠在座椅上舒服的直喘气,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小茹右手轻柔的套弄,左手抚摸着阴囊,小嘴亲吻、舔吮着粗壮的棒身,舌尖放荡的扫舔,双眼淫荡而妩媚的望着他,给予男人最大的刺激。

胡老四十分喜欢女人跪在地上吃自己的鸡巴,这让他有种强烈的成就感,再加上女人用妩媚的眼神一直望着自己,骚浪的表情一览无遗,让他觉得更加的刺激。

“啊……好……好爽……好舒服……”如此美丽迷人、高贵不可侵犯的人妻跪着给自己吃鸡巴,根本就不是谭小米那样的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强烈的快感顿时让胡老四脑中一片空白,有一种想射的冲动。

看着眼前漂亮的少妇穿着高跟鞋跪在座椅上,肥嫩的丝袜美臀高高翘起,自己的鸡巴在她红唇中畅快的进出,女人胸前那两颗肥嫩的乳房随着吞吐的动作激烈的甩动,还有那一双妩媚的大眼睛不时的望向自己,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鸡巴是如何的美味,这一切都让他兴奋不已,心理和生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胡老四自觉找到了上手少妇的窍门,尽管有些少妇表面看上去高贵冷澹不容易上手,如同冰山一样不可侵犯,但是只要找到她的弱点,打开她心中欲望的牢笼,她就会如火山将你融化,眼前的人妻就是一个典型的证明。

鸡巴快速进出着女人的樱桃小嘴,发出“滋滋滋”的水声,小茹脸颊深陷,舌尖随着鸡巴的抽动翻卷着龟头,鸡巴上沾满了口水,在光线下泛着淫靡的光泽,而她的嘴角也流出许多口水,滴落在雪白高耸的奶子上。

“干……干烂你的嘴……大鸡巴要干烂你……”胡老四激动的眼眶发红,双手用力按住妻子的脑袋,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鸡巴每次都尽力顶入她的喉咙,恨不得将整根鸡巴都插进去,像是要把这几年来被女人们看不起的郁闷、不平全部都发泄在小茹的嘴里。

小茹半闭的双眼妩媚的望着他,似在哀求,又似在渴望,看着少妇在鸡巴的插干下露出妩媚骚浪的表情,胡老四的鸡巴抽插的更加快速,两颗卵蛋不停的拍打着妻子的下颚,强烈的快感疯狂涌来。

“不行了……要……要射了……射了!”鸡巴勐力抽插几十下之后,火热的欲望终于到达了沸腾的顶点,龟头勐的一下顶到喉咙深处,一股股强劲的精液疯狂的喷薄而出,直直冲向妻子的咽喉。

“唔……唔……”小茹一阵反胃,喉头不停的蠕动,眼泪流了出来,但喉头的蠕动却更加刺激了龟头,胡老四只觉得龟头如同被一张十分紧窄的小嘴拼命的吸吮着,彷佛要把自己的灵魂都吸出来,本来已经快要射完的精液再次喷了出来,直爽的他魂飞九天。

小茹的脑袋被死死按住,只能一口口的咽下他浓稠的精液,但精液的量实在太大,仍有一些从嘴角处溢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和性感的红唇交相辉映,是那么的淫秽动人。

胡老四抽出鸡巴时,小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大张着嘴贪婪的吸着空气。

就在妻子张嘴想要说话时,胡老四一把握住他的鸡巴,一只手将妻子的头往下一按,又将鸡巴送进了她的小嘴之中。

“唔唔……你……”“宝贝,再给老公含会,等硬了,老公好好地肏你的穴……”经过连续两次高潮的释放,在给胡老四吃鸡巴的时候,小茹已经渐渐清醒了过来,想到自己刚才的淫浪表现,心里一阵羞愧,自己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那受虐的快感和禁忌的愉悦感觉。

她之所以卖力的舔弄吮吸,就是为了让男人的欲望早早的释放,以免去自己接下来的苦厄,可没想到男人一见到自己就像不要命了似的,一次又一次的索取个不停。

难道今天还是逃不过被肏的命运吗?妻子无奈的想到,她已经感觉到男人的鸡巴在小嘴的温润养育下快速坚挺了起来。

“好了,老公的鸡巴又硬了,宝贝,想不想要老公的大鸡巴插穴……”胡老四将小茹粗鲁的按在座位上,双手抓住她裆部的丝袜用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丝袜破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了淫水潺潺的粉嫩小穴。

最新小说: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洪荒妖仙现形记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修真界第一幼崽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