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33)

俏美娇妻被淫记(33)(1 / 2)

俏美娇妻被淫记(33)2019-06-11小茹今天回来,整个人一脸的憔悴,显得特别的累,洗过澡后就去睡觉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

“滴滴……”微信提示加好友,是一个叫“悲伤女人”的微信号,认证信息里写着:“想知道你老婆有外遇的事吗?加我!”嗯?不认识的人,无聊!我拒绝了。

过了一会儿,“滴滴……”信息又来了,这次的认证信息里写着:“你老婆小腹上有一颗红痣。”我的心一抽,老婆的小腹上有一颗红痣,长得位置靠下,几乎进了阴毛里了,一般人是不会知道她的这个特征的。

我点了接受好友。

“滴、滴、滴……”对面一连发过来几张图片。

我仔细一看,熟悉的内容,这不是我跟老婆聊天的内容吗?

“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你老婆就是被人用这个图片威胁着给强奸了。”什么?老婆被人给强奸了,可是小茹这几天的表现很正常啊!再说这几张图片内容虽然很露骨很淫秽,但是怎么能证明上面就是我们俩呢?凭这个就想威胁老婆,想的太简单了吧?

“什么时候?被谁给强奸的?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呵呵,被他们驾校的教练胡老四,在八天连锁酒店强奸的!至于我是谁,怎么知道的,别问那么多了,就当是一个热心人吧。”当我再次发信息过去的时候,提示我已经不是对方的好友。

胡老四,我默念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操!想起来了,不就是去年在送老婆回家的路上强奸了老婆的那个男人嘛!

我说怎么看见他有点面熟,因为当时找人弄他的时候,手机上看过他的照片,不过只看了一眼没怎么留意,再加上照片上的他还是留的长发,再加上后来没找到人,也就忘记了。

不过,如果那个胡教练真是这个男人,老婆也再次被他强奸的话,小茹她为什么回家什么都不跟我说呢?

我抓起电话就想给老婆打过去问她,但是就在将要拨出的一瞬间,我脑中甭发了一个念头,按捺下了找老婆问个清楚的冲动,想起了在云南时辉哥那神通广大的表现,我给他发了个信息:“哥,有空吗?帮我查两个信息。”“有空,你发过来吧。”我把神秘人刚刚联系我的微信号,小茹的身份证号,还有驾校的胡教练这个身份给他一起发了过去。

胡教练的身份信息和老婆的信息很快就反馈回来了。

“微信那个使用者的身份信息得等到明天早上了,对了,你查弟妹的身份信息干什么?”“没事,小茹去学驾照,我没事查一下教练的信息。”“真没事?”“真的,哥,不说了啊,我要睡觉了。”我盯着查到的身份信息看着,看着他那猥琐的胖脸,跟我去年看的照片一模一样,没错,这个胡教练就是去年强奸小茹的那个人!我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离的兴奋,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又看起了小茹的信息,信息很干净,开房的信息也就是我们去旅游时的那几条,我的心稍稍有点疑惑,也许微信上那人是在危言耸听呢?

可是有种预感萦绕在我的心头,听着身边妻子那细密绵长的呼吸声,我一晚上也没有睡踏实。

…………………………………………“老公,我去考试了。”“嗯,要不要老公送你?”“不用,不用了……”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总觉得老婆的拒绝有些慌乱。

“嗯,注意安全。”早上,焦急地等待着辉哥的信息。

手机来电音乐响起。

“我走了,明成,谢谢你。”原来是薛菲菲给我打电话。

“嗯,再见,祝你好运,我还有点事,就不去机场送你了。”心里挂念着小茹的事,我也没心情跟她多说什么,简单的道了个别。

“嗯,再见。”“滴滴……”微信上,终于发来了等待已久的消息,是昨晚联系我的微信号的信息,同时还有一份地图定位。

“微信账号:悲伤女人,使用者手机ac码:xxxxxxx,手机号:139xxxxxxxx,使用者姓名:谭小米,身份证号………………”怎么会是谭小米?她不是妻子在驾校的朋友吗?我陷入了沉思。

…………………………………………“哦,来啦!”热情地向进来的顾客打招呼的谭小米看着进来的几个人,脸色变了。

“小米,咱们单独聊聊吧。”我面无表情的对女人说。

“好,好的……”女人胆怯的看着我和我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结结巴巴的点头答应。

“哥几个,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是,肖总。”跟在我身边的是辉哥的几个手下,我跟他们玩的很惯,打了个招呼让他们跟着我充下场面,因为我知道,对付像谭小米这样的社会底层,政府人员的威慑力总是强大的。

果然看见一身警察制服、面带煞气的几个年轻小伙子,谭小米没有反抗,乖乖的带着我来到了理发店二楼她住宿的地方。

“说吧,微信上是怎么一回事?”我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单刀直入。

捅了马蜂窝了!白小茹的老公果然有钱有势,这么快就发现是自己在微信上联系的他,看见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公安对他尊敬的样子,谭小米感到自己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

作为一个普通的社会底层妇女,她分辨不出警卫局的警卫和普通公安的区别,但是小人物的智慧让她直觉,面前的男人绝对是她惹不起的。

“不,不关我的事。”她脱口而出,又慌忙改口:“不……我不知道……”“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小茹被胡老四强奸的?”我抽出了一支烟点上,强势的说。

“……”女人沉默着,不肯说。

“谭小米,女,现年31岁,身份证号……,家里有父母,一个弟弟,分别是……”我念着谭小米以及她家人的信息:“你说,你弟弟要是忽然被车撞断了腿,你感觉怎么样呢?”“是……对,是胡老四跟我说的……”女人脸色煞白。

“他跟你说的?”我表示怀疑。

“是,是的,就是他跟我说的……他在追我,我不同意,他在微信上向我炫耀……”女人说着,像是想起什么的样子停住了。

“打开微信我看看!”女人扭捏着。

“快点!”看见我的脸色阴沉下来,女人有点害怕了,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让我看,果然在她的聊天记录里有这样的几句话。

“你这次可肏爽了吧!”“嗯,肏爽了,干完她哭得跟个泪人一样。”“看把你美得!”“嘿嘿!”“比跟我还爽吗?”“呵呵……”“今天,肏的她都尿了,你看见了吧?”“看见了,小娘们骚的真可以啊,尿喷的那么高。”“呵呵,我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了,有了这个,她以后就不得不听我的话,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我查看了下时间,最早的时间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那天,操!真的假的?老婆在结婚纪念日那天被男人强奸了,而且第二天又被男人肏了,还被肏的尿了!被录了像!

我感觉非常的痛心,老婆,你究竟是怎么了,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不跟老公说!还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同时,心中隐隐一种刺激的兴奋感正在冉冉升起。

“你当时在场?都看见了?”我语气阴沉的问道。

“不……不,第一次没看见,第二次那是我……当时去找胡老四,不小心……撞见的……”女人结结巴巴的慌忙解释道。

“那你怎么知道小茹是在八天连锁酒店被胡老四强奸的?”“我……我……我瞎说的……”谭小米心有不甘,加油添醋的说到:“不过,她真的是好享受,我亲眼看见她都被胡老四肏的尿了……我看她八成是爱上这种出轨的感觉了……”“住嘴……”我的心里“咯噔”一声,分辨不出谭小米的话是真是假,但我基本确认老婆被胡老四再次强奸的事情是真的发生了,可是老婆为什么什么也不说,还每天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每天去练车,难道真如谭小米所说?

“要想没事,自己嘴巴闭紧点。”我恶狠狠的的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谭小米看见我离开,呆愣了半天,忽然身体一个哆嗦,像是从迷梦中清醒过来一样。

不行,这儿不能呆了,白小茹的老公不是个善茬,再待下去一定会出事了,谭小米掏出电话:“喂,房东吗?我是谭小米啊,嗯,嗯,我家里有点事,不想干了,提前退房,房租能返还我一点吗?”请几个兄弟吃了顿中午饭,然后每人给他们拿了一条烟,他们连连拒绝,可是我非要给,他们感激的道谢离去。

回到家,想着老婆的事情,越想越刺激,老婆现在会不会正在被那个胡老四侵犯呢?于是拿出电话给小茹打了过去。

…………………………………………考场上,妻子顺利的通过了科目二的考试。

“恭喜啊。”胡老四跟小茹打着招呼:“怎么了,不谢谢教练吗?”“我要回家了。”很清楚男人话里的含义,小茹看了看周围的人,脸羞得通红。

“跟我走。”男人小声得,却是不容置疑的说道。

“……”妻子无语的默默地跟在男人身后。

哎!妻子叹了口气,无奈的想到,男人这几天不知疲倦的在自己的身上发泄,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拷贝到男人的钥匙,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胡老四没有带小茹去酒店,因为今天考试,驾校里没有几个教练了,他带着小茹直奔驾校教练们休息的宿舍而来。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小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屋里不大,大概是十几个平米的样子,摆着四张双人上下铺的铁床,房间里非常凌乱,下铺的床上扔着几本色情杂志,被褥都在那里堆着,在乱糟糟的毛巾被上竟然还扔着几条女人的丝袜和一条女式内裤,上面有着干涸了的水渍。

屋子里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有点像是尿骚味,又夹杂着一股脚臭味,总之单身男人该有味道全都有,混杂成一股令人感到恶心的味道。

“啊!”小茹一眼就认出了床上那污迹斑斑的内裤正是自己的,是上次在酒店被男人顺手给拿走的,想到这条小小的内裤在这段时间里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来打手枪,还被发射在上面,脸不由得羞得通红。

进了屋,胡老四就迫不及待地把妻子拉到了床边,把她压到了床上,手就伸到妻子黏乎乎的阴部乱摸。

“等会儿,让我把裙子脱了。”妻子推着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脱什么,就这样才好看呢!看见你这样我都要射了。”男人的手抚摸着妻子裹着丝袜的修长的腿,男人脱下了裤子,脏兮兮的东西已经硬得向上翘起着。

男人光着屁股骑到了妻子身上,妻子以为他要插进去了,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过身子,将粗大的阴茎伸到了妻子的嘴边,他的头俯到了妻子的双腿中间。

“你要干什么?”妻子用手推着男人的身子,男人的阴茎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低下了头,把妻子窄窄的丁字内裤拉到了一边,热乎乎的嘴唇已经碰到了妻子湿淋淋的阴部,妻子浑身一颤,两条腿不由得分开了,开裆的丝袜让妻子的下身显得更是淫荡。

胡老四细致地舔着妻子的阴唇、阴毛,甚至是尿道口,妻子在强烈的刺激之下不停地颤抖。

男人舔了一会儿,他的阴茎在妻子的嘴上顶来顶去,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冲妻子的鼻子,妻子紧紧地闭着嘴,扭过了头。

“快点!骚货,跟我装什么正经?”胡老四把阴茎不停地在妻子粉红的嘴唇上撞着,妻子来回地晃动着头,眼角已经有了点泪光。

这时,驾校几个教练一边朝着宿舍走来,一边还在说着:“胡老四这小子跑哪里去了?”“一定又是找那个谭小米去了。”“不对吧,我看这几天他又好像盯上那个叫白小茹的了。”“操,这小子命真好,学员里都是美女。”“嗨,不管他了,咱们去喝啤酒去?”“嗯……好啊!”几个人说着话,奔宿舍走来。

此时的妻子躺在床上,裙子都卷到了腰上,内裤被拉到了腿弯,一头乌黑的长发全披散在枕头上,整个脸扭向一边,埋在枕头里,不时发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隔着柔滑的丝袜和薄薄的内裤,胡老四的手指在妻子湿乎乎、热乎乎的阴唇上轻柔的按着,妻子两腿轻轻的向两边分开着,浑身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身上。

胡老四已经解开了妻子前开的胸罩,把胸罩拉下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妻子一对挺挺的丰乳就在男人的抚弄下赤裸裸颤动了,他一边抚摸着妻子圆滚滚的向上翘起的小屁股,一边揉捏着乳房上那尖尖的乳头。

脏得都看不出原色的床单上,妻子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裸露的雪白肩膀和莲藕一般的玉臂向两边伸展着,纤细的腰肢上堆卷着黑色的裙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圆圆的屁股翘起一个诱人的弧线,黑色极薄的裤袜在裆部的地方开了一个洞,能看见一条很小的白色丁字内裤细细的带子卡在羞缝里,脚上黑色的尖头高跟凉鞋显得迷人性感。

胡老四很喜欢女人穿着高跟鞋被肏的样子,于是他变态的要求妻子每次都要穿高跟鞋,妻子只好迁就他,拿了一双平底鞋放在他的教练车上,练车的时候换上,练完了车就穿上高跟鞋。

胡老四手伸到妻子屁股后边,拉着裤袜连着内裤拉了下来,一直拽到快到腿弯的地方,妻子两半白白嫩嫩的屁股和雪白的大腿裸露在了屋里凉爽的空气中:“宝贝儿,你这样子真诱人,看你这样我都快射了。”妻子静静的趴在那里,她也不想和胡老四有什么瓜葛,可是她又能怎么样?

胡老四跪趴在妻子身后,盯着妻子雪白的屁股:“宝贝,你这屁股看着人就想肏,真圆啊。”胡老四扳过妻子的身体,摸了摸她的阴户,已经湿润了,便将阳具顶在妻子阴部轻轻摩擦,妻子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不断有蜜汁涌了出来。

男人分开了妻子的两条腿,把阴茎顶到了她的下身,妻子此时顺从地把两腿翘了起来,裹着丝袜的双腿夹着男人的腰,男人的阴茎直直的插了进去,湿滑的阴部连点阻挡都没有。

男人抱起妻子两条腿,抚摸着滑软的丝袜,下身开始抽送,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着,两只脚上还穿着精致的高跟鞋,妻子的双眼紧紧地闭着,默默忍受着胡老四的侵入。

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

门打不开,就有声音喊起来了:“开门啊!胡老四,我说你小子去哪儿了?在宿舍偷懒呢?赵哥找你喝酒去呢!”另一个男人也调侃着说:“嘿嘿,和谁在屋里呢?门还锁上了,再不开我们可要砸门了!”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胡老四的汗一下就下来了,赶紧一把拉过毛巾被,把正躺在床上的小茹盖住,一边赶紧起来穿上裤子,妻子只来得及把自己的手提包拉到被子里,连内裤都没提上,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几个人进了屋,一眼就看见床上的被子里还有一个人,薄薄的毛巾被遮挡不住女人身体优美的曲线,一只粉色的性感胸罩扔在床头,而女人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还露在外面,大家一看都知道了,原来胡老四在屋里搞女人,挺尴尬的都没有过问。

看见胡老四的样子,大家当然都知道两个人正在做什么,几个人在那里闲扯,一边使着眼色,说到去喝啤酒,但就是不走。

一看没什么事情,胡老四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来了,把手伸到了被里面,摸到了小茹毛茸茸的私处,一边摸,一边看着这几个人:“酒就不喝了,我还有事呢!”一个教练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痒痒的,使着眼色小声问胡老四:“这是谁呀?你对象啊?”“啊!我对象。”胡老四回答道,边下流地把手指伸进小茹的羞缝里,在她黏乎乎、湿漉漉的地方摸索着。

几个人都看见被子下的女人露出来的脚颤抖着,不由得心里都慌慌的。

“哦,是谭小米呀?”这几个人中有认识谭小米的,于是一个人便突然上前,恶作剧的把被子一掀,嘴里说着:“小米呀,哥几个都来了,你怎么还躺着不动啊?”“啊,不要……”妻子惊呼了一声,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

被子下躺着一具色情满满的女性躯体,丰满的胸部露出了大半个,随着女人的呼吸不住的上下起伏,白腻腻得直晃人眼的,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裙,身边男人的大手正伸在下身的裙摆之中,而女人黑色的丝袜和白色小丁被拉到了膝盖处,那么女人的下身处是一丝不挂的了,男人的手正在干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虽然看不见女人的脸,但这个女人肯定不是谭小米,她哪里有这么好的身材,几个男人都看呆了,露出了一脸猪哥相。

“啊!”被几个陌生男人赤裸裸的视奸,再加上下身处胡老四的手指不住地抠摸,妻子觉得一阵眩晕,下身处一阵麻嗖嗖的快意袭来,她高潮了!潮吹了!

耳听得女人的下体传来轻微的“噗噗”声,一片湿意在黑色的裙摆上出现,不断扩大,散发出一片湿润的淫秽水光,一股澹澹的骚味和淫靡的气氛在不大的房间里弥漫开来。

几个男人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裤裆处都鼓鼓囊囊的鼓起了一个个大包。

“你们干什么呢?别看了。”胡老四也意识到不好,赶紧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妻子的身上。

最新小说: 不想复国的王子不是好修女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 我有一个怪物编辑器 楚书,太祖皇帝本纪 洪荒妖仙现形记 超神进化:开局获得神格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签到千年的我只想逍遥人间 开局签到太阳真火 修真界第一幼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