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胜天传奇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彭连虎纳投名状

第七百二十三章 彭连虎纳投名状

  大雍洲武侯国乃是三大教中兴之地,各地庙众多,其中锦绣城庙供奉的至圣先师和四大圣人七十二贤人,其中锦绣城圣人殿的圣人堂,乃是儒家在武侯国乃至整个大雍洲都拥有极高的地位,其余道有白云观佛有报国寺,都是香火道法鼎盛之地g。

  但是对于彭连虎来说,武侯国三教中兴,恰恰是最不好落脚的地方。对于执意要一个人办成一件事的彭连虎来说,这种地方不好下手,从三大教中择天阁从夹缝中脱颖而出,得到人们的认可,是极为不容易的事。

  大雍洲四大圣地,除了武侯国锦绣城的圣人殿,再就是东宇国都城韶光城的东林诗会的状元墙、天水国临夏城墙的烽火台和南唐国南屏城棋盘山的经纬盘。彭连虎用了两年的时间几乎走遍了大雍洲,觉得无论是圣人殿经纬盘还是状元墙,与自己的特长相距甚远。而天水国临夏城正面临未知之地的妖魔以兵力抗恰恰是自己的特长,于是决定从军入伍,哪怕是从兵卒做起,以战功显赫于世,往后的事情应该可以水到渠成。

  彭连虎来到天水国,直接来到临夏城,飞到城墙上,对几个极为意外和愤怒的守城官兵道:“我叫彭连虎,来自中洲中城,乃是最高择天阁阁主龙择天的结义兄长,受阁主委托,来到临夏参军入伍,协助你们共同抗击妖魔!”

  守城官兵并不知道所谓的中洲中城,更不知道有什么最高择天阁,还龙阁主又是个什么东西?其中一位将军模样的人打量气宇轩昂的参军人,问道:“可有证明身份的信函?”

  彭连虎被问住了,犹豫着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只好出剑,剑身紫光缭绕,上有大道字符闪烁,然后便有一道英俊的不像话的身影浮现出来,举手投足有翻江倒海之气象,浑身散发的淡淡威压,令人有滞涩之感。那将军呼了一口气,看了看投奔而来的参军人,说道:“不认识!”

  也难怪将军小心翼翼,临夏城作为对敌最前沿,大雍洲各队修士过来参战必有书谏函,因为抵抗域外妖魔,不仅仅是天水国一国的事情,而是大雍洲所有百姓的事情。那些想要立功刻字的兵家武者修士,抱着扬名立万和建功立业之心来到临夏,若是果然有心怀不轨或者干脆是妖魔内应的人来到这里,祸事不小。所以,每个来到前线的人都要有推荐信函,甚至被审查祖宗十八代,确认可靠才会准予入伍。所以,守城将军的小心和拒绝并非故意为难,这也是彭连虎可以理解的,但是,就这样拒绝那也是绝对不甘心的。

  也许是看出来了彭连虎的为难,守城将军道:“两个路子,一是回到天水国兵部,在那里经过考核审查,入籍天水国,加入军队,然后按照兵序分批来到这里,参与战事。另外的办法就是,这临夏城距离妖魔之地千里距离,中有雾漳阻隔,若能穿越至妖魔之地,斩杀大妖一名,提头缴纳投名状也可入伍,看你杀敌心切,想必会选择第二种!”

  彭连虎笑了笑,问道:“既然有千里雾漳,想必是隔阻了妖魔来路,只需严阵以待而固守,何须孤身犯险入妖魔之地?”

  那将军摇头,道:“妖魔之地有大妖修为通天,可徒手撕开雾漳,所以,这道雾漳在大妖眼中有等同于无,但是,若是没有大妖带队,妖魔军队就会被阻拦在这道雾漳之外,来有数几个大妖,除了能杀人也做不了太多。所以,你看烽火台上刻字的修士,都是能斩杀大妖的大修行者,至少上仙或者上神...不知先生是何修为?”

  彭连虎摇摇头,说道:“你连龙择天都没听说过,报上我的修为也没有必要,且看我走一趟未知之地,拿来一两头大妖的头颅再说!”

  守城将军还未说话,却见那身着青色长衫的参军人已经越下城头,飘然而飞,无声无息进入雾漳之中。

  守城将军摇头,对身边将官说道:“可惜了一位好汉,最近雾漳明显减少,有云散之像,明显是对面将要有大动作,恐怕会聚集不少大妖,他如此孤身前去,说好听的是孤身犯险,说的不好听就是白白送命!”

  旁边人道:“司徒将军为何不阻拦,没的白白牺牲了一位上仙!”

  那位叫司徒的守城将军道:“他是谁?你知道?与其留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在这里,不如在对面死掉的好,刚才那一手,明显这个人出身不凡,但是,他究竟是谁,你我都不敢打包票,这个一个人留在军中,若是他想,我等谁会是他的对手?”,将军想了想,又道:“若是果然是想杀敌立功的人,只要平安回来,交上投名状,我们收留他,没准真的能建立莫大的功勋!”

  彭连虎轻而易举穿越雾漳,眼前豁然开朗,乃是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山是青山,水是碧水,那一汪大湖上无数飞鸟盘旋,鸟鸣声极为悦耳。彭连虎心道:“这样一处山清水秀之地还不满足?”

  湖的周围无际的草原上有帐篷无数,不像是俗世王国或者平民百姓家那种青堂瓦舍,帐篷尖顶圆形一身白,点缀在茵茵绿草中,像是白色的蘑菇。牛啊羊啊的极为欢畅的在草原上撒泼打滚,奇怪的是,看守羊群牛群的可不是牧羊犬之流,而是猛虎雄狮豹熊罴之类的猛兽,更令彭连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些猛兽居然忠于职守,与牛啊羊啊的秋毫无犯,一副看家护院的样子。

  彭连虎孤身而来,没看到妖魔鬼怪,却先看到了这样一副牧场图画,心中疑惑,这样的未知之地分明是世外桃源,与外界描述的残暴不仁相去甚远!

  不过,未等心中的疑惑消除,更大的疑惑突然来到,本来寂静和谐的草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大地震动,似有千军万马突忽而至,彭连虎定神,见大湖的另一端,果然突然出现千军万马,只是胯下不是骏马而是各类猛兽,端坐之人各个奇形怪状的,有的虎头蛇身,有的狮身人面,更有的顶着苍鹰的头颅,这些奇形怪状的人排列一线声势浩大,面对的是空无一人的对面,只是那片白色帐房。

  虎头人向前一挥手,妖兵们气势骇然,胯下猛兽狂飙突进,各类兽吼惊天动地!

  刚才还看家护院的猛兽们突然爆发,从各处狂猛而来,瞬间进入妖兵队列,一场厮杀比之修士兵将之间的对战更为惨烈,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然后从帐篷中冲出一只队伍,长得极为像人,拉弓射箭,对面冲刺的妖兵成片倒下!

  但是妖兵踏着肉山血海义无反顾,顶着茂密的箭矢和猛兽厮杀,逐渐接近白色帐篷。

  为首的虎头人狮头人豹头人鹰头人弃了胯下坐骑任由他们与冲来的猛兽厮杀,四大妖冲天而起,飞向一处帐篷,那帐篷棚顶破开,也是四人,迎向四大妖,八人两两厮杀,没用任何兵器,一拳一脚都撼天动地,可见兽身之强悍,比之横练的武道神人不知要高出多少,一拳一拳,便是大山也能打出一个窟窿。

  彭连虎对那些尚未化形或者说不屑于化形的妖兽没有什么好感,看得出,从帐篷冲出的四人虽然也很厉害,但是,好像一口气不足,始终差那么一点,对拳之下,总是处于下风,虽然一时半会儿不至于落败,但是,失败是早晚的事!

  彭连虎看了看那座破了屋顶的帐篷,心中打算妥当,出乎意料的是,既然未知之地妖魔内讧,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彭连虎隐藏身形,观看形势,知道帐篷内四人已经难以支撑,对面四妖有戏耍之色,尚未痛下杀手,彭连虎突然发难,冲天而起,宝剑紫光昭彰,一挥之下,一道剑光横扫,接着虚空一拍,身形盘旋,宝剑化作短匕在虎头人和狮头人脖子上一割,立马抓起两颗头颅,冲天而去,远远喊道:“借头颅一用,借用者中城彭连虎是也!”

  八人对战,本来心无旁骛,却突然杀出一个不知道深浅的高手,一个瞬间便割下了两个大妖的头颅冲天而去,还故意留下姓名,一时间剩余六人不知所措,呆若木鸡!

  彭连虎手提头颅,飘然落到城墙上,将头颅摆放在城头,对仍未离开的震惊无语的司徒将军说道:“两个大妖,虎妖狮妖,可够分量?”

  司徒将军震惊半晌才说出话来:“果然是你割下的头颅?”

  彭连虎道:“不是我,难道是你?”

  司徒将军长舒一口气,道:“先生有所不知,这两头大妖好生厉害,曾数次破开雾漳,闯入临夏,上天入地翻江倒海无所不能,杀人无数,抢掠的女子修士更是多不胜数。要不是有数百大修者舍了身家性命自爆成仁,说不得就只凭这两个大妖就早已令临夏城生灵涂炭。好在它们过来的次数有限,要不然,临夏城早就是大妖的囊中之物。今日先生出手,解决了这两头畜生,实在功高盖天,请受在下一拜!”

  彭连虎伸手阻拦,说道:“我的确从中洲中城而来,乃是先知龙阁主的结义兄长,到此处就是要在烽火台上刻字,让择天阁扬名大雍洲。放心,不是要与你争权夺利,只是让人们记住,择天阁来了,为保境安民而来!”

  司徒将军道:“既然先生有意在临夏城烽火台留名,现在功劳足够,哪怕是在烽火台最上一行刻上十八个字都已经足够了,那么先生出了名还要留下来吗?”

  彭连虎道:“当然,我的想法可不是仅仅刻字那么简单,征服未知之地,一劳永逸的解决边患,造福天水国及大雍洲百姓,才是我和择天阁的最终使命!”

  司徒将军再鞠躬施礼,道:“先生高风亮节,在下佩服,只是留守城头,未免委屈了先生,先生从军,也不知道该为先生安排个什么角色,没有朝廷圣意,我这个守城小将军的任命会委屈了先生,不如先生与我一同去拜见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乃是朝廷钦命,有临机专断职权,可以任命三品以下将军,只要确实立功过硬,便能得到朝廷认可,事后先生可以有官品军职在身,也好为临夏城多做一些事情!”

  彭连虎道:“如此也好,那就麻烦将军带路,我们去拜访城主大人,不知城主大人高姓大名?”

  司徒将军道:“城主乃是皇室一族,为皇族亲王李必次子李雪鸿,刚来临夏三年,虽然说是为镀金而来,但是,这位李雪鸿城主却是胆大通天的人物,刚来不久便也曾劈开雾漳前往未知之地,游历一个月全身而退,虽然没有带回妖人头颅,却也足以令人惊讶,足见其修为不俗!”

  彭连虎点头,说道:“能在妖魔之地历练一个月而毫发无损,确实有些本事,说起来在下对这位城主要刮目相看了!”

  几人聊天,来到城主府,命人通报,随后门房将二人引入客堂,果然有一雄姿英发的人站在那儿,司徒将军行礼,道:“下官司徒雷见过城主,这位是刚来一天的中城彭连虎,斩杀了两头大妖,现在要入伍参军,特来拜会城主!”

  那李雪鸿眼角一抖,仔细看了看彭连虎,问道:“未知斩杀的是哪两头大妖?”

  司徒雷抢着道:“彭先生单人独行,破开雾漳前往妖魔之地,半天时间返回,割了虎妖狮妖的头颅!”

  那城主眼角再抖,继而平静,说道:“果然高人,既有报国之心,那就留下来!”

  司徒雷见李雪鸿没了下,便说道:“彭连虎先生修为高深莫测,又斩了两头大妖,功绩足以刻字上墙,封为大将军也无不可,还请城主安置!”

  李雪鸿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是人才,哪有不用之理?就暂时在你的手下做你的副手,负责巡查城墙,监视妖魔的动静。彭将军修为如此高超,好钢用在刀刃上,城墙岂不是最好的刀刃?”

  司徒雷还要说什么,被彭连虎阻止,彭连虎拱手道:“多谢城主信任,在下定当竭尽全力,保临夏城周全!”

  李雪鸿摆了摆手,道:“本城主还有要事,就不留二位了,城头险地,时刻不能掉以轻心,还请二位多多费心!”

  司徒雷与彭连虎告辞而去,司徒雷为彭连虎不平,却不敢说什么,彭连虎看出了司徒雷的心思,道:“这就不错了,刚一来就成了你的副手,成了将军,我很满足!”

  司徒雷一笑,道:“城头烽火台有酒,你我兄弟去痛饮一杯!”

  彭连虎点头,二人飞身而走,那座高耸的烽火台在眼中高耸入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