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661章九入我心,溪暖人间(19)+2

第661章九入我心,溪暖人间(19)+2

  “陈冰以为,她用生命做代价祭了守护结界,你们神界就可以一劳永逸,永远太平了吗?太天真了。善良和邪恶从来都是相辅相成,正如光明和黑暗,神族与我们自创世起便是共存,你们安居乐业时,我们却只能承受那苦寒的折磨,像是寄生虫蝼蚁一般苟活,这是为何?”

  大长老的身体发出黑光,他的生命之光一点点渗入这巨大的六芒星阵里,阵的正中间,一团黑雾渐渐形成。

  “吾以生命做代价,召唤吾王降临,吾愿意身体做献祭,愿黑暗降临,光明永远不在!”

  随着大长老一声怒吼,那团黑雾里渐渐产生了强大的能量。

  陈冰撑着最后一口气,快速冲进阵里。

  从神界有难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接收到了主神权杖的旨意。

  守护结界威力减弱时,便要用主神的生命之光去修复。

  她不甘就这样死去,所以选择了逃避。

  是陈溪唤醒了她。

  她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主神的荣耀里。

  陈冰聚集神力,准备念出那古老的咒语。

  还没等到她念完,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封!”

  一道不属于陈冰的神力从空中降临。

  陈冰被笼罩其中,无法继续祭阵。

  这神力将陈冰紧紧锁住,霸道却又温暖,像是亲人久别重逢后的拥抱。

  “陈溪?”陈冰见陈溪从空中缓缓降临,陈溪的身上,甚至还穿着主神的宫装。

  姐妹俩穿得一样,长得也一样,乍一看跟一个人似得,只是陈冰心里却是知道的。

  陈溪身上穿得那件,才是真正的主神宫装,自己这件,不过是仿造的。

  就像是这主神之位,也不过是陈溪让给她的,陈冰觉得,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陈冰,就这么死了?不跟我斗下去了?”陈溪看陈冰被自己扣住了,总算是松了口气。

  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赶了回来。

  若再晚回来一会,她就见不到陈冰了。

  “陈溪,你给我留那封信,不就是想让我死吗,我现在准备如你所愿了,你拦着我做什么,难道只许你陈溪做英雄,不许我按着自己的心愿为自己活一次吗?”

  被陈溪束缚的陈冰急火攻心,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陈溪见状忙挥了下手,沱沱从天而降,一道金色的神光照在陈冰身上,陈冰前一刻还翻腾得几乎要碎掉的内脏瞬间得到了平复。

  痛感也瞬间消了一半。

  这就是神界最强的医疗神,金色的沱沱无敌的治疗能力。

  陈冰被陈溪所救,心中却是矛盾不已。

  她看着陈溪这一身正装,又看了看跟在陈溪身边的沱沱,这些都是她所不能拥有的。

  “你明明已经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为何还要阻拦我这最后一点心愿?”陈冰不甘道。

  她这个妹妹,从小到大,都是活得恣意妄为。

  她拥有自己不能拥有的幸福,有心心相印的爱人,可爱聪明的儿子,还有这么多好友陪在身边,未来,她还会正式代替自己成为主神

  就这,还不肯放自己让她安静的死去?

  “我比较贪婪吧,尽管我拥有了这么多,可我还是觉得少点什么。”陈溪指挥沱沱继续给陈冰治疗。

  陈冰的气色一点点好起来,看陈溪这吊儿郎当的模样,也有了力气质问她。

  “你还少什么?”

  “你。”陈溪只用一个字,便将陈冰说得无法言语。

  “我想起来了,从你我在同一个蛋壳里的记忆,一直到现在,完完全全的想起来了。陈冰,真正算起来,你我才是世界上最亲的人,我1000多岁时才邂逅的梅九,可你,却是我一出生时就在身边的。”

  这番话说得陈冰瞬间泪奔,边上的沱沱马上变成了波拉的口吻。

  “天妈老爷子啊,这妖孽竟然还有眼泪?”

  还以为陈冰这种祸害,一辈子都是目中无人盛气凌人,做事卑鄙做神没格调

  想不到她也有眼泪!

  “好好活着吧,我还想跟你继续斗下去。”陈溪化解掉自己心中两世的结,特别轻松。

  仇恨是一把双刃剑,放下便是超脱。

  前世她没做到的事,今生做到了。

  “可是神界现在这样”已经恢复一些元气的陈冰忧心忡忡地看向外面,大长老召唤的黑气越发浓烈,她在阵法里都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

  “有我在,我绝不会让最坏的事情发生。沱沱波拉,我姐交给你们照顾了,我要赶赴前线跟梅九汇合。”

  陈溪把陈冰交给好友,拎着她的金笔,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溪溪!”陈冰叫住她。

  陈溪驻足,回头看着她。

  陈冰摊开手心,掌心有一支跟陈溪一模一样的金笔,这是陈溪神器剩下的三分之二。

  原本陈溪在任务中,已经获得了剩下的三分之二,只是陈冰耍诈,一直不肯还给她。

  说要等陈溪通关后再给。

  此时,陈冰亲手将金笔还给陈溪,两支一模一样的金笔合二为一,守护结界内金光冲天,引得外面混战的双方一同分心看。

  “你要小心。”

  陈冰嘱咐。

  陈溪对她扯扯嘴角,“放心,等我把这些臭不要脸的打趴下,回来再跟你打一场,在女尊世界没打够,我们接着玩。”

  玩陈冰心瞬间被烫贴了。

  心怀芥蒂相互打,那是拼命。

  放下恩怨再打,那是闹着玩。

  隔了这么久,她又可以跟妹妹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吗

  “以后对你妹好点啊,要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才懒得让我姐救你呢,你派人追杀我儿子的事儿,我还没忘呢。”波拉在陈冰边上嘀嘀咕咕。

  救仇人,她可真憋屈啊,可谁让这是陈溪开的口呢。

  “对不起,给你们全家添麻烦了,作为补偿,等战乱平息后,我会亲自为你儿子授封。”

  陈冰诚恳道。

  沱沱成了对眼。

  妈耶,这傲慢的代理主神竟然会说对不起?

  “姐”波拉嘀嘀咕咕。

  “妹”沱沱也是麻麻木木。

  “活久一点果然是有好处啊,啥事儿都能遇到。”姐妹俩一边救人一边嘀咕,有生之年系列,真是不容易呢。

  陈溪从守护结界里出来,看到前线的状况,眼眸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