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架空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变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变

  遥远的漆黑天际划过一道很亮的光芒,拖着狭长光尾的流星斜斜的落向西北方的夜色之中。

  斐迪南看着那颗落下的流星许久没有动上一动。

  就在刚刚他得到了一个让他陷入了极度不安的可怕消息。

  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突然出现在了托雷多。

  这件事本身已经足以令他震惊,而让他真正不安的,是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那个贡布雷已经在托雷多待了有段时间。

  就在这段时间,那个人在拖雷多都做了些什么

  而为什么到现在才有人把这个消息给他送来

  这些只要想想就让斐迪南隐约感到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更让他不安的是,在此之前他曾经接到过贡萨洛的信。

  在信中,贡萨洛向他许诺会把那个贡布雷叫到他的手中。

  这还让斐迪南感到一阵庆幸,甚至多少有些暗暗窃喜,认为塞维利亚的失败终于让贡萨洛在受挫后愿意向他低头。

  这虽然代价高昂,但是倒也值得。

  可是新进传来的消息却让斐迪南知道了另外一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

  原本一直以为写这封信的时候正在科尔多瓦中心训练军队,准备一雪前耻的贡萨洛,也在托雷多。

  而这个,在信里贡萨洛却是只字未提。

  刚听说压力山大就在托雷多时,斐迪南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立刻派人去托雷多,要么把那个人活捉,要么干脆直接把他杀掉

  只是斐迪南心里知道他这个想法大概更多的是个奢望。

  果然,派出去传达他命令的人还没有离开巴里亚利多德,就又有一个从托雷多赶来的人送来了最新的消息。

  只是这一次,斐迪南没有能承受住这个消息给他带来的打击。

  托雷多大主教突然宣布将会在卡斯蒂利亚境内进行一次盛大的祈圣游行。

  这个并不是震动了斐迪南的真正原因,给了他近乎致命一击的,是托雷多大主教宣布因为教皇如今正在塞维利亚驻跸,所以这场祈圣游行的目的地将是塞维利亚。

  当听到这个报告时,斐迪南觉得眼前微微一黑,他本能的伸手扶住旁边的椅背才稳住身子。

  虽然只是那瞬间的失态,可他知道这一切已经落在了那些一直盯着他的大臣们的眼中。

  没有人不知道亚历山大六世如今正在塞维利亚,而教皇公开支持罗马忒西亚公爵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不是如今的亚历山大六世更多的像是被流放驱逐,费迪南怀疑可能卡斯蒂利亚人已经掀起了推翻他的浪潮了。

  一位卡斯蒂利亚王子,哪怕只是个私生子,这已经足以能够成为卡斯蒂利亚贵族们用来推翻他的借口。

  更何况这个人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是西西里女王。

  卡斯蒂利亚人会想到推翻他的统治,那么阿拉贡人呢,又有多少会和那个西西里女王暗中勾结

  斐迪南忽然发现他的处境前所未有的危险,甚至这已经不是是否能够实现他统治卡斯蒂利亚,而是已经有人开始威胁他的阿拉贡国王的地位。

  安德莱斯罗格那边怎么样了,他能让纳瓦拉同意联姻,然后牵制法国人吗

  斐迪南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现在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亲信随从身上,利用玛利亚与阿卡利娜女王儿子的联姻,让纳瓦拉拖住法国人。

  然后即便忍受极度苛刻的条件,也要暂时和葡萄牙媾和。

  只有这样才能腾出手来对付那个罗马忒西亚公爵

  这就是斐迪南的打算。

  可是他没有想到亚历山大会突然到了托雷多。

  而托雷多大主教随即决定的祈圣游行,已经无疑是在宣布对塞维利亚的支持。

  卡斯蒂亚里亚教会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贵族议会呢

  斐迪南还记得当听说大主教的决定之后,当时在场的贵族纷纷露出的异样神情。

  虽然巴里亚里多德与托雷多旧贵族们之间矛盾重重,但双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这绝不是那么简单的敌我分明。

  事实上巴里亚里多德的新贵中有很多就出身旧贵族,他们当中有些是早年家道中落,投身伊莎贝拉的冒险家,有些则原本是依从家族的命令,分别投靠恩里克四世和伊莎贝拉的阵营。

  这样两边下注,不论谁胜谁负都可以保证家族不衰。

  而伊莎贝拉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只要这些人始终效忠于她,。她也不会因为这种投机的心思把他们拒之门外。

  只是现在看来,这成了对斐迪南来说近乎致命的弱点。

  斐迪南不知道这个时候,巴利亚里多德城里有多少人正在打着自己的算盘,他现在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安德莱斯罗格身上。

  派往里斯本的使者已经秘密出发,这一次他已经决定忍受即便是屈辱的条件也要和曼努埃尔停战。

  而他相信一旦满足了曼努埃尔的胃口,葡萄牙人会和他讲和的。

  甚至即便是那个胡安娜,当好处足够大得足以打动她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的背叛她的异母兄弟。

  那么那个西西里女王又会怎么样

  有什么样的条件能够让她站到自己一边

  即使面临如此困境,斐迪南依旧坚信他能够摆脱出来。

  只是他现在急需想要知道安德莱斯罗格那里究竟怎么样了。

  那颗一闪即逝的流星让斐迪南心头不安,他总觉得那好像预示着什么不吉利的东西。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斐迪南转过身看到一个让他讨厌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托马斯汤戈马达站的远远的行了个礼。

  在斐迪南看来,他身上黑色的教袍看上去就和今天的夜色般让人不快,而且说起来他其实一直不喜欢伊莎贝拉的这个私人牧师。

  因为虽然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向托马斯汤戈马达做过暗示,不过这个教士却好像总是装聋卖傻似的故意忽视他表示出的善意。

  不过随着伊莎贝拉去世,这个教士也知道他的好日子到头了,以往依仗着女王横行无忌,在担任审判所的最高审判官时的残酷无情更是让他仇敌无数,这让托马斯汤戈马达只能乖乖的投靠了斐迪南。

  “陛下,有些事情我要向您报告。”托马斯汤戈马达神色凝重,这让斐迪南不由心头一紧。

  托马斯汤戈马达能够成为审判所的最高审判官,除了冷酷凶残也的确有些本事,特别是他对各种教规与教会律法的娴熟,是很多人难以比拟的。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是胡安娜陛下,”汤戈马达小心的回答“我在为她做忏悔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在用异端才会用的办法试图给亲王治病。”

  斐迪南神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抬手制止汤戈马达的话,然后示意他关上门跟着自己做到花园的凉亭里。

  之后斐迪南才阴沉的问:“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

  “我发誓那绝对是异端和女巫才会使用的方法,”汤戈马达似乎被吓到了,在说话的时候尽量压低声音“您知道我审判过无数起异端和女巫的案子,所以我可以向您保证绝对没有看错,她使用的方法是那么邪恶,那是只有女巫才会做的事情。”

  “她都干了什么”斐迪南不耐烦的追问。

  “亲王的病已经让她彻底失去了理智,她似乎相信某种邪恶的仪式可以帮助她把亲王身上的病痛转移到自己身上,而这种仪式显然需要通过同房来进行。”

  “这并没有什么吧,要知道只有没有婚姻的苟且才是罪行,而有神圣婚约保护的男女情事并不违背教规。”

  斐迪南稍稍松口气,他觉得汤戈马达显然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可是陛下,如果真的只是夫妻之间的同房当然并不算是亵渎,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女王是在进行某种邪恶的仪式,她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欢愉,而是想要用那种方式为亲王治病,我必须提醒您,这绝对是只有邪恶和淫荡的女巫才会使用的手段。”

  说着汤戈马达从袍子里拿出一块皱巴巴的碎布。

  看着什么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涂抹上的透着猩红色泽的古怪符号,斐迪南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这是我从女王的房间里找到的,她把这些东西藏在她的床下,然后让人把亲王放在那张床上,虽然亲王已经病入膏肓,而她为刺激起他的做的那些事即便是最下贱的妓女也做不出来。”

  “住嘴,你现在正在诋毁的是卡斯蒂亚女王,她也是你的主人。”

  斐迪南低吼了一声呵止了汤戈马达,不过接着他又压低声音问:“这件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请您放心,几个参与这件事的仆人已经被我送进了审判所,不会再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了,可是女王自己”

  看着汤戈马达欲言又止的样子,斐迪南懊恼的用力一攥拳头。

  他的脸上阴晴不定,似乎正在为是下定某个决心犹豫不决。

  不过最终他眯了眯眼睛,对汤戈马达阴沉的说:“教士你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卡斯蒂利亚的女王必须是个虔诚的教徒。”

  汤戈马达默默点头,看到斐迪南那好像快要滴出水来的阴沉样子,他又有些犹豫的说:“但是陛下,以女王的性格她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阻,而且您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已经很不正常,甚至可以说已经完全没了理智。”

  汤戈马达的话让斐迪南的眉梢紧紧皱在一起,额头上因为烦恼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凹痕。

  过了好一会,他忽然开口:“高地城堡很适合修养,也许那里对她来说更方便。”

  汤戈马达发出轻轻“哦”的一声,眼睛却停在斐迪南脸上没有动上一动。

  “我会派人守着城堡,从现在开始没有得到允许任何人不许和她见面,至于胡安娜身边那些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汤戈马达不易察觉的点点头,随后又低声问着:“那么陛下,您准备什么时候送女王陛下去高地城堡”

  斐迪南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汤戈马达会问这个,正是因为从托雷多传来的坏消息。

  托雷多发生的变故在巴利亚里多德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个时候做为女王的胡安娜的一举一动都将会直接关系到卡斯蒂利亚的局势。

  可现在斐迪南却已经别无办法。

  他绝对不能让人发现胡安娜已经疯狂到了那种地步,否则一旦被民众知道了他们的女王如今的实情,不止胡安娜,即便是他,也可能会被这足以震动整个王国的可怕真相掀翻在地。

  “立刻就把她送到高地城堡去,还有菲利普,把他也送去。”

  斐迪南说完先是深深喘口气似乎让自己的情绪稍微缓和,然后他面无表情的向远处做了个手势。

  一个身披甲胄的侍卫官立刻快步走来,看到国王难看的神色,侍卫官谨慎的低下头。

  “立刻召集你的士兵,让你的人听从审判官的指挥,”斐迪南对侍卫官下令“不论发什么什么都要依照他的吩咐去做,记住这是我的命令。”

  侍卫官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还是立刻应声而去。

  很快,远处传来了一队队士兵集结的密集脚步声,一丛丛的人影在花园里闪动,夜色中不时掠过从武器上映起的道道寒光。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斐迪南看着已经集结起来的王宫卫队对站在一旁的汤戈马达说“除了胡安娜两个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跟随他们,我会在高地城堡给他们安排合适的人伺候。”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陛下,”汤戈马达的眼角瞥过斐迪南的时候,干瘪松弛的脸颊不由轻轻颤了下“不过您知道女王身边虽然没有女官,可她的侍从当中有些人的身份可能会引起些麻烦。”

  “这个我会解决,”斐迪南不耐烦的打断了汤戈马达,然后他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教士“不过我希望审判所能更加严厉的惩罚那些异端,要知道在我妻子执政的时候有些人依仗着他们的地位躲过了应有的裁,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在我的女儿当政期间继续下去。”

  “请您放心陛下,惩罚异端与堕落是审判所的职责,这是女王和您赋予我的光荣,”汤戈马达眼中露出了似乎可以烧毁一切的炙热“也是耶稣基督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