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架空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二百六十章 同一夜

第二百六十章 同一夜

  这一天的夜晚,亚历山大也正在仰头望着星空。

  深邃的天际中点点星光使夜空显得更加广大而有冷寥。

  这样满天星斗的夏季夜晚在许多年后是很难看到了。

  同样,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同,在伊比利亚半岛上见到的星空,在其他地方未必也会看到如此情景。

  亚历山大并不是无病呻吟的自作深沉,他是的确想到了很多东西。

  其中就有现在绝大多数人依旧没有意识到的,即将改变人类历史的巨大发现。

  亚历山大相信现在斐迪南应该已经知道他正在托雷多,而且他现在也一定已经手忙脚乱。

  斐迪南能够在伊莎贝拉死后依旧把持卡斯蒂利亚政权,除了因为他是伊莎贝拉的丈夫,还有就是他彻底控制了胡安娜。

  为了争夺权力而不顾亲情,最终因为长期囚禁,而把原本已经精神异常的胡安娜彻底逼疯这件事上,斐迪南做的更象个国王而不是父亲。

  不过斐迪南这么做也的确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卡斯蒂利亚人对他从无好感,即便是那些甘心依附他的人,也是因为有胡安娜的缘故才显得理直气壮,而在胡安娜被关起来之后,卡斯蒂利亚人反对斐迪南的声音就从未消失过。

  只是现在让斐迪南头疼的事情可不只是国内。

  历史上葡萄牙人真正意识到新大陆的重要是在将近30年后,在此之前他们的目光始终盯着通往东方的新航线。

  当他们发现新大陆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财富也多得是他们做梦都没想象过的时候,西班牙人早已经凭借着抢先一步的优势,在新大陆站稳了脚跟。

  而后葡萄牙人又因为习惯性的与西班牙人之间的较量,再次犯了个重大的错误。

  他们因为过于关注南方而忽视了北方,当他们与西班牙在南方大陆东海岸沿岸的殖民地相互争夺时,西班牙人占领了北方大陆的大片土地。

  不过也正因为一时间在北方没有了对手,西班牙人把那片新世界完全当成了上帝赐给他们的,取之不尽的金矿。

  这让他们从开始就以一种不只珍惜任意挥霍的态度肆意浪费着这千载难得的机会,直到后来在不知不觉中被远在英吉利岛上的那些盎格鲁与诺曼人的后代们追赶,并且最终超越和击败。

  亚历山大感慨的摇摇头,他可不希望自己千辛万苦才有机会继承的帝国将来落得个那种下场。

  遏制现在的英国人,他自然如今还做不到。

  自从百年战争失败之后,退回到英伦诸岛上的英国人反而因为这场战争的失败终于认清了形势,从百年战争结束到现在又将近一个世纪里,英国人与欧洲大陆始终保持着一英吉利海峡那么大的距离。

  这就让英国人反而占据了主动,他们可以时不时的搀和欧洲事务,一旦形势不妙就立刻龟缩回英国本土。

  至少在如今这个时候,英国人固然对欧洲大陆的影响大为削弱,可一时间倒也让人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亚历山大却不想让英国人这么顺利的狗到他们的海军壮大到足以能和无敌舰队抗衡的地步。

  既然现在不能直接英国本土,那么他就要为未来的大英帝国准备一个敌人。

  葡萄牙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曼努埃尔的野心也的确大得可以吞下一个不论是和他自己,还是和葡萄牙都不成比例的诱饵。

  亚历山大心里想着就不由笑了笑。

  他看到谢尔正从远处走来,身后还跟着个稀客。

  这么晚了,首席长老却突然来访,这让亚历山大意识到或许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然,在谢尔刚刚离开后,首席长老就向亚历山大透露了个重大消息。

  “斐迪南的密使已经出发去了里斯本,据说这一次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和曼努埃尔讲和。”

  首席长老看着亚历山大露出个笑容,虽然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只想透露这个消息给对方的样子,可他那隐约得意的心思还是有意无意的显露了出来。

  亚历山大当然清楚长老这时候的心思。

  终究还是不肯低头吗

  亚历山大心里捉摸着。

  他知道长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为的是在他面前加重自己的分量。

  现在看着长老端着酒杯施施然,一副等着他主动开口缓和关系,或许还想着趁机提出什么条件的样子,亚历山大心里不由暗暗冷笑。

  “您是说斐迪南不想和葡萄牙人打仗了”

  “应该说他打算拉拢葡萄牙人,”见亚历山大似乎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长老意外之余只能把话说的更明白些了“胡安娜王后或许会表示反对,但只要斐迪南提出的条件足够丰厚,曼努埃尔未必不会愿意重新和斐迪南讲和甚至是结盟。”

  说着长老的目光再次投向亚历山大,同时脸上也挂上了“快说点什么吧”的明显表情。

  “哦。”亚历山大应了声

  “哦”

  长老错愕的看着亚历山大,这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以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长老才终于满脸不解的问:“公爵,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派人半路上暗杀斐迪南的使者吗”

  亚历山大的反问让长老一阵愕然,他没想到亚历山大会是这种反应,一时间他竟觉得无言以对。

  “很高兴您能来告诉我这个消息,”似乎突然才想起来应该表示感谢的亚历山大向长老微微躬身,可不等长老开口回应,他就继续说“不过我想这大概是斐迪南最后的手段了,接下来他会干出更多的蠢事,请相信我,您很快就会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明智。”

  长老呆呆的看着亚历山大,他这时候甚至已经完全不再掩饰一脸意外,而他眼中满满的都是“你是不是疯了”的疑惑不解。

  亚历山大觉得是时候该做点什么让面前这个人认清形势了,否则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

  “我想您担心的应该是葡萄人可能会真的和费迪南媾和,甚至会结成同盟一起对付西西里女王,是吗”

  “难道您不担心吗”长老暗暗松口气,他觉得绕了这么大个圈子似乎双方的谈话才终于回到了正确的方向上。

  “的确应该担心,”亚历山大先看了眼因为他这话神色间就不由又露出倨傲的长老“不过如果葡萄牙人,我是说马努埃尔国王并不接受斐迪南的所谓好意呢,您认为这个担心还有必要吗”

  长老有些愣愣望着亚历山大,他甚至不由自主低头看看自己手里还透着凉气的杯子,再看看亚历山大的杯子。

  俩人杯里的酒还差不多是满的,所以就是说两个人都没有喝醉。

  可长老却不能不怀疑亚历山大是在说醉话了。

  虽然理智告诉他,能够说出这些话来,不论有多么荒谬,亚历山大应该都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可据他所知,斐迪南的确已经做好了接受众多苛刻条件的准备,他甚至已经授权他的密使可以直接与葡萄牙人签署合约。

  这让长老实在想不出曼努埃尔会拒绝斐迪南的理由。

  亚历山大不打算再和长老捉迷藏,而且他也决定趁机让这个人真正明白他正面临什么样的选择。

  “您一定奇怪我怎么会这么肯定,因为我知道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在决定选择站在谁的一边前,一定会先要知道谁能给自己带来足够多的好处。”

  “公爵你的意思是你能拿出能说服葡萄牙人站在你一边的条件”长老有意思的问。

  看着他那不以为然的表情,亚历山大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能够让斐迪南认为苛刻的条件,绝不会是什么小事,而他为了能尽快解决来自塞维利亚方面的威胁,已经不惜一切了。

  首席元老其实并不在乎斐迪南会答应曼努埃尔什么,对托雷多来说,与巴里亚利多德之间的矛盾不会因为斐迪南是否取得优势消失。

  而是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小心翼翼,或是大胆罢了。

  不过随着斐迪南可能会扭转劣势,长老似乎觉得托雷多旧贵族们的作用变得更重要了。

  亚历山大决定让他看清形势。

  “我可以向你保证,曼努埃尔不会因为斐迪南的妥协而改变他的立场,”亚历山大自信的笑了笑,和一个世界相比,斐迪南能够给曼努埃尔的难道不是太少了吗“斐迪南能给他的都可以给他,而我是能给的,斐迪南永远给不了。”

  长老不解的看着亚历山大,他想象不出亚历山大还能用什么打动曼努埃尔。

  还有什么比一个新世界更能打动人呢。

  亚历山大微笑了一声。

  或许曼努埃尔可能会企图利用卡斯蒂利亚的内乱,给他自己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所以他会和斐迪南媾和。

  这个想法丝毫都不奇怪,而且即便曼努埃尔真的这么做了,亚历山大也不会感到意外。

  但他并不担心葡萄牙国王会这么干。

  因为他很清楚,虽然在亚速尔群岛的海战中击败了卡斯蒂利亚舰队,可是葡萄牙人并没有能够完全扼制敌人海上力量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随着东方新航线的开拓,葡萄牙人几乎已经把全部国力都投入到了新航线上。

  现在的他们,是没有更多力量在新世界与西班牙抗衡的。

  亚历山大需要的是一个能在将来为他牵制那群海上马车夫和约翰牛的葡萄牙,而不是个可能会成为绊脚石的敌人。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那么关注达伽马的东方新航线,他相信随着他在里斯本建立的东印度公司投下的巨额资本,葡萄牙人会掀起一股比历史上更狂热的东方财富的风潮。

  这种风潮之强劲,即便是曼努埃尔也没有办法阻止。

  至于葡萄牙人是否还能尽快把目光投向新世界,将由他来决定。

  同时,这也将决定未来的英格兰,是否还会有机会成为日不落帝国。

  从遐想中把思绪拉回来的亚历山大看着首席长老。

  他知道并不能怪首席长老的目光太短浅,毕竟这个世界上能看到未来的只有他。

  “大人,我建议您不要过早的做出决定,”亚历山大说着有意无意看看房子外的阴影,谢尔之前已经向他报告似乎发现房子外多了些可疑的人,现在看来应该都是那些卡斯蒂利亚贵族们的安排“您的人是不是在考虑把我交给斐迪南”

  被戳破心思的长老并没有因此显出窘态,他不以为意的耸耸肩,似乎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难堪的。

  “公爵你有些多虑了,我承认的确有人建议重新考虑与你的关系,不过我向你保证不会发生你担心的那种事。”

  对首席长老的话,亚历山大只是一笑未置可否。

  他倒并非不相信这番说辞,托雷多的贵族们显然是打着当墙头草的主意。

  在他们看来,阿斯塔玛拉家的内乱就让王室自己去操心,他们只要能趁机从当中捞到好处就可以了。

  所以他们自然不会做出彻底把亚历山大出卖给斐迪南这种蠢事。

  毕竟亚历山大如今在他们看来,既有可能是与斐迪南讨价还价的筹码,也可能是将来要反过来利用斐迪南与之抗衡的国王。

  猜测到托雷多人心思的亚历山大不由微微摇头发出声嗤笑。

  他并不鄙视这些人想要两面讨好的心思,可却对他们在注定王权扩张的大势面前依旧始终抱着侥幸心理嗤之以鼻。

  这是个封建贵族正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时代,是个君主逐渐统一权力,纷纷建立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的时代。

  可是这些卡斯蒂利亚人却始终看不清眼前的形势。

  这就注定这些人总有一天要被新时代淘汰。

  远处谢尔带着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军人匆匆走来。

  当他们走近时,亚历山大看到俩人脸上隐约露出的不安。

  “老爷,有一支军队正从马德里赶过来,也许天亮的时候就可能到托雷多了。”

  谢尔说着向旁边的军人点头示意。

  “殿下,我的将军要我向您询问,您准备做出什么决定”贡萨洛的副官问了一句,随后他又接着说“相信斐迪南已经知道您在这里,所以他才派出马德里的军队来托雷多。”

  副官的话让首席元老瞬间神色一变。

  与罗马忒西亚暗中勾结是一回事,可允许他公开的出现在托雷多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元老的心里飞快转着念头,同时已经开始斟酌该怎么劝这位公爵暂时回避,而又不会让产生反感说辞。

  只是不等元老想好该怎么开口,亚历山大已经用略显兴奋语气说:“马德里那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