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架空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目标,是马德里

第二百六十二章 目标,是马德里

  贡萨洛·德·科尔多瓦有着将军,公爵等等头衔,不过他最喜欢别人称呼他骑士团长。

  圣地亚哥骑士团建立的时间并不很长,在大约不到一个世纪前,一群从卡斯蒂利亚南方流浪到瓜达卢佩的贵族和骑士,在这里的修道院里向修道院的圣母像发誓许愿。

  他们许诺会永远遵玛利亚为他们的守护者,同时他们期望玛利亚能赐予他们勇气和信念,让这些被异教徒从家乡赶走的虔诚信徒们有朝一日能够重返故乡。

  据说当时玛利亚回应了他们的祈祷,一道光芒照射在了一个骑士腰间的剑上,很凑巧得是,那光恰好照亮了剑身上铭刻的蒂亚戈这个早先主人的名字。

  圣地亚哥骑士团就是这么诞生了。

  那柄剑成为了后来历代骑士团长的信物,现在这柄剑,在贡萨洛手中。

  贡萨洛很看重这个荣誉,稍微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喜欢别人称呼他团长大人,而不是将军,更不是蒙蒂尼亚公爵。

  这在他手下的老兵当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听到部下的报告,两条船立刻按照对面那条靠岸的船上发出的信号,向着岸边靠去。

  贡萨洛坐在一块翘起的船板上,看着正慢慢靠岸的船。

  他身边的人紧张的盯着对面正在下船的那些人,看到他们当中有人带着武器,就不由向贡萨洛看去。

  “让他们过来吧。”

  贡萨洛没有理会身边人暗暗发出的警告,他用手抚摸着拄在手里用来当拐杖的剑。

  这剑是那柄已经被视为是圣地亚哥骑士团长象征的长剑的复制品,毕竟那柄剑已经有快100年的历史,除了剑身已经锈迹斑斑,剑柄和剑鞘更是早已经多次毁坏。

  几个人急匆匆的上了船,他们看到贡萨洛不禁有些惊讶,虽然早就看到了圣地亚哥骑士团长的旗帜,不过还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贡萨洛本人。

  领队的军官立刻走上前去躬身行礼,对于这位曾经带领他们远征意大利的将军,这些士兵从心里有着深深的敬畏。

  “你跟着我干过?”贡萨洛注意到那个军官带着明显意大利式的行礼方式,就问了一句。

  “跟您干过2次,”军官用透着骄傲的口气回答“那不勒斯和克里特我都参加了。”

  “我手下的老兵了。”

  贡萨洛露出了微笑,对曾经跟着自己的部下他总是和气许多,而且他是发自真心的维护自己的手下,就这一点来说贡萨洛·得·科尔多瓦比其他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将领们更受士兵的爱戴。

  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微微一沉说到:“现在我要你听从我的指挥,你还愿意听从命令吗?”

  “当然大人,我是您的士兵,”军官习惯的挺起胸膛“请您吩咐。”

  “那就太好了,”贡萨洛先是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他随意的摆摆手“我要你们放下武器,从现在开始一切由我安排。”

  军官的脸上浮起诧异,他本能地按住了腰间的剑,同时迅速向两侧看了看。

  然后他就注意到了虽然隐藏在暗处,可显然也是要故意让他们看到的几杆口径巨大的重火枪。

  那黑乎乎的枪口空洞看上去是那么可怕,军官一点都不怀疑从里面随时都可能会射出致命的弹丸。

  “大人,请问您这是要做什么?”

  军官无奈的看着贡萨洛,他知道自己是落进圈套了,只是他想不出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贡萨洛说了句让对面的军官目瞪口呆的话,他拄着剑站起来走到军官面前,用带着剑鞘的剑敲了敲对方的肩膀“相信我,有些事情不去多想反而更幸福。”

  听着刚刚不久前自己还这么教训部下的话,军官呆呆的看着从他身边走过去的贡萨洛的背影。

  直到旁边有人过来从他腰间抽走了佩剑,他才如梦初醒般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成了俘虏。

  一队队的士兵从船上下来。

  看到站在岸上等待他们的贡萨洛,很多人发出了欢呼声。

  他们其中有不少人曾经跟着贡萨洛远征意大利或是克里特,这让他们对这位将军有着发自内心的崇敬。

  所有士兵都在河岸上列好了队,虽然也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队官神色有异,甚至还有人已经发现他和他的随从似乎已经被解除了武装,不过士兵们却还是很规矩的站在那里,等待着贡萨洛的命令。

  贡萨洛满意的看着这些士兵,到现在为止一切还算顺利,不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毕竟即将到来的变故实在有些惊人,即使是贡萨洛也不禁微微有些紧张。

  “卡斯蒂利亚的士兵们,你们当中很多人曾经在我手下点过卯打过仗,所以我不想欺骗你们,”贡萨洛说着停下来看看这些士兵,注意到士兵们的神色有些不安,他就示意站在一旁脸色发青的军官走过来“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军官脸色阴沉的走过来,看着自己的手下,他无奈的开口:“按照贡萨洛·德·科尔多大人的命令,我们现在是他的俘虏。”

  士兵当中立刻掀起了一阵低低的喧嚣,虽然没有人立刻拿起武器,但他们的眼神变得警惕起来。

  更多的人一脸迷茫,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将军怎么会突然就成了敌人。

  “听着,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贡萨洛向前两步对不安的士兵们大声说“我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而我希望你们能听从我的命令。”

  “大人你要我们做什么?!”人群中有人大声喊了起来“你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这句过于直接的话引起一阵哄笑,也让原本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虽然依旧有人满心警惕,不过大多数士兵却并不是那么在意自己已经成为了俘虏这个有些意外的事实。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贡萨洛,只是这个就足以让他们听从命令了。

  “队官,我要你命令你的士兵从现在开始要听从我的指挥,”贡萨洛对脸上阴晴不定的军官命令着“如果你拒绝,我会另外委任一名队官。”

  看到一旁目露凶光的看守,军官知道如果自己拒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不过他还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军官问着,他注意到士兵当中有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疑问,于是他的声音更大了“虽然我的身份无法和您相比,但我也是个贵族,我宣誓效忠自己的国王,所以要让我背叛就必须告诉我原因。”

  “你想要知道原因?”贡萨洛看了眼军官,然后向望着他们的士兵们看去“你们是不是也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看到士兵们虽然没有回答可眼中露出的神情,贡萨洛点点头做到他们面前。

  “我知道你们是去托雷多,也知道你们要去干什么,不过我要告诉你们这是在犯罪。”

  除了一些军官,士兵们茫然的相互望着,他们当中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正如队官对他部下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吃饷打仗的士兵。

  “看来你们当中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要犯下什么样的罪行,”贡萨洛回头看了眼队官“或者你们的队官没有对你们说实话,你们去托雷多是奉了斐迪南的命令,而他要你们做的是逮捕或是杀害罗马忒西亚公爵。”

  贡萨洛的话立刻在士兵当中引起一阵骚动。

  有人固然还茫然不解或是不以为意,可有人已经发出低声惊呼。

  “发生了什么?”

  “罗马忒西亚公爵,那是谁?”

  “上帝,这可太可怕了。”

  士兵们议论纷纷,一些人还在打听是怎么回事,有些已经在急匆匆的告诉身边的同伴这其中惊人的消息。

  “那么说那位公爵是位王子?”有人诧异的追问。

  “这太可怕了,”士有人开始在胸前画开了十字“难道我们要去和一位王子交战?”

  不过也有人大声反驳:“不,他只是个私生子,卡斯蒂利亚没有这样的王子!”

  “那是恩里克国王的儿子,不论你是不是承认,他是王室成员,可我们要去杀一个公爵,这难道还不可怕吗?”

  士兵们议论纷纷,相互争论,直到所有人渐渐把目光投向贡萨洛。

  看到士兵们自觉的安静下来,贡萨洛满意的抚摸着他的大下巴,这让他觉得至少不用再浪费太多的手脚。

  其实他的人已经在附近埋伏好,一旦发觉形势不妙就会立刻乱枪齐射。

  “下达这个命令的是斐迪南,他要你们去谋杀一位阿斯塔马拉家族的成员,而这个家族是卡斯蒂利亚的王室。”

  贡萨洛注意到士兵们的不安情绪更浓重了,这让他心里更是满意。

  在普通人的心目中,王室无疑是高贵而不可侵犯的,即便是如恩里克四世那样的倒霉蛋,也依旧是高不可攀的。

  杀害一位拥有阿斯塔马拉家族血统的公爵,只要想一想就足以让很多人胆战心惊。

  看着士兵们惊魂不定的神色,贡萨洛满意的笑了笑。

  他当然也注意到那些似乎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的人,不过那些人毕竟是少数。

  而且他也并没有打算留下所有人。

  “斐迪南要你们去谋杀的罗马忒西亚公爵,同样也是西西里女王的兄弟,”贡萨洛打算给那些士兵点更大的刺激和恐吓“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知道西西里人在塞维利亚取得的胜利,那么你们认为如果谋杀的那位公爵,西西里女王是否会善罢甘休?”

  说到这特意停下来的贡萨洛目光扫过面前这些士兵,看到他们不安的神色更加强烈,就满意的继续说:“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如果需要斐迪南不会为了你们得罪那位女王。”

  贡萨洛的话终于起了作用,即便是之前显得不以为然的人也露出了迟疑神色,而站在一旁的队官的呼吸也明显加重。

  “我不想赞美那位西西里女王,因为就在不久前她还是我的敌人,但是现在我必须提醒你们,如果你们不希望接下来有个凄惨的下场,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这一次士兵们没有大声的喧哗,大多数人满脸狐疑的低声议论着,他们当中很多人并不清楚都发生了什么,不过至少知道,如果要是搀和了谋杀罗马忒西亚公爵那档子事,可能就要有大麻烦了。

  “大人,您说要我们做什么?”有人终于忍不住大声问着。

  “这就是我来这里要做的,我要拯救你们,”贡萨洛走向那些士兵,随着他面前的人群不由自主分开,贡萨洛来到了士兵当中“罗马忒西亚公爵已经宣布了他拥有卡斯蒂利亚的王位继承权,现在我要你们从现在开始听从我的命令,返回马德里。”

  “大人,你投靠了罗马忒西亚公爵?”

  到了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难以置信的问着,同时人们看向贡萨洛的眼神也变得奇怪起来。

  “我并没有背叛,至少没有背叛卡斯蒂利亚,”贡萨洛看向问他话的人“现在在巴里亚里多德统治这个国家的是斐迪南,你们难道想要为一个阿拉贡人打仗吗?”

  “可是女王呢,胡安娜是伊莎贝拉女王的女儿,将军你之前难道不是也效忠伊莎贝拉女王吗?”

  明显带着质问语气的提问让气氛瞬间变得一滞,贡萨洛闻声看过去,见到个虽然着装看上去像个低级军官,但神态间却透着骄傲的士兵。

  “那么说你认为我是在背叛?”

  贡萨洛微微眯起眼睛,他很想自己看看这个人,不过显然是察觉到情况不对,他身边的人已经向前几步,把那个人包围了起来。

  “我无权说您是否背叛,不过您现在的举动显然是违背了胡安娜女王的意志,”那个低级军官不满的说“还是你想说,你反对斐迪南而不反对胡安娜吗?”

  贡萨洛稍稍有点意外的看着这个人,他倒是没有想到在这支不大的军队中有人不但如此大胆,还偏偏很有些口才。

  不过他已经有些不耐烦。

  他会向这些士兵解释,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听从他的命令。

  既然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他就不想在这个人身上再浪费时间。

  贡萨洛摆摆手,立刻有几柄长矛和利剑对准了这个军官,虽然这在人群当中引起不安,不过随着贡萨洛大声许诺给他们的报酬,那些士兵们的情绪立刻变得激动起来。

  “你们可以得到足够多的报酬,要比你们平时拿到的多的多,罗马忒西亚公爵是个和慷慨的人,对救了他性命的人,他是不会吝啬的。”

  贡萨洛先是这么说,然后就干脆直接穿过人群登上他们船,站在高出很多的甲板上对下面的士兵继续大声的讲着:“不过如果你们想得到更多就跟着我去马德里,那里才是让我们大家都能获得财富与荣誉的地方”

  “大人你告诉我们要干什么?”

  “愿意跟随您大人!”

  士兵们争先恐后的大声喊着,即便是之前还犹豫不决的人也受了这激动情绪的传染跟着喊叫起来。

  “跟我去马德里,占领那座城市,命令那里的贵族接受罗马忒西亚公爵的任命,迎接公爵的到来。”

  贡萨洛的话让士兵们的情绪瞬间被点燃了。

  能够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对自己俯首听命,这对这些士兵们来说无疑是白日梦,不过现在却有这么个机会让他们能享受到这种荣耀,更何况能够占领城市往往就意味着能够发财。

  只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的机会就在眼前,士兵们再也按捺不住心头蠢蠢欲动的念头。

  他们这时候甚至反而有些担心贡萨洛的话不是真的。

  不过贡萨洛用行动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在他的命令下,这些由马德里出发的士兵在由接替的新军官的带领下再次上船。

  不过这次他们的目的地是调转船头,逆流而上,向着马德里进发。

  “贡萨洛是个了不起的将军,不过能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是他的声望,”在托雷多,亚历山大对听到马德里已经派兵的消息立刻变得举措不安的首席长老说“所以请您尽管放心,贡萨洛能为我们解决眼前的麻烦。”

  首席元老勉强让自己镇定的坐在亚历山大对面,他这时候正在琢磨该怎么想办法劝说这位自负的年轻公爵离开托雷多。

  虽然意外的得知贡萨洛居然就在托雷多郊外,不过元老依旧不抱多少希望。

  马德里距托雷多太近了,即便贡萨洛能阻止一支军队,可接下来很可能就会出现更多的军队。

  所以元老希望能说服亚历山大暂时躲避,哪怕只是搬到郊外的某个庄园里,至少要比在托雷多城里被抓个正着好得多。

  看着元老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亚历山大其实已经猜到他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旧贵族,总是把自己关在臆想的城堡里不愿意看到外面真实的世界,然后幻想着即便面对不停改变的时代依旧面面俱到,可最终他们会发现将会一无所有。

  亚历山大在心里为这些卡斯蒂亚贵族们下了断语。

  在一年当中最炎热的一天下午,几条船出现在贯穿马德里的曼萨纳雷斯河的码头上。

  随着船只靠岸,一群士兵突然蜂拥登岸。

  不等码头上的人明白过来,这些士兵已经占领了整个码头,同时随着一条悬挂着圣地亚哥骑士团旗帜的大船缓缓进入码头,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到达马德里的消息不胫而走。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也传到了马德里。

  卡斯蒂利亚宫廷里发生了变故,女王胡安娜被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