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末世第七城 > 500 我带你回家
  不同于王君然的有些紧张,相反看着对伙不断增多,锅盖头领来的那帮娃娃兵倒是一个个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对他们而言,几个打一个压根就没意思。他们就想一对一,甚至一对多的跟这些所谓的社会大哥们过过招,看看自己到底咋样。

  所谓的W6666也罢,还是叶磊的名号亦或者是法拉利GTR对他们的震撼并不大。像他们这样的小地赖子眼中压根就没有大哥老板这个概念,来人干倒就踏马完了!

  “哥,趁着对伙人没到齐,要不咱跟他们干了吧?”锅盖头也意识到今天情况有些逐渐失控的趋势,于是开始不动脑子的出起主意来了。

  王君然急头白脸的骂道:“你好像傻逼?就这群人,哪一个我们得罪的起?”

  锅盖头自我感觉还挺在理的分析道:“哥,现在咱叫的这帮小崽子至少还有干劲,不管能不能整过,咱先干一次呗!万一对伙还有人没来,待会人一压过咱,这群小崽子都慌了,不就彻底不用打了?再说了,他们混得再好也JB都是海河商圈的,以后大不了咱不到这边来玩不就得了?”

  王君然还没作出决定,这时候街道上响起了类似于轮船的汽笛声。

  “滴!滴!”

  不远处出来的鸣笛声声音尖锐而悠长,十分刺耳,王君然侧目。

  “呜!突突!突突!”

  两台大卡车在前头开道,车上人头攒动,后头还跟着七八台各式车辆,直接将商圈大道堵了个水泄不通。

  “嘭咚!”

  头一个从车上跳下来的也是我们叶记现任战斗总队长小虎,他还特意让工人把他在工地上闲着没事干自己拿旋轮机打磨,焊枪拼接打造而成的青龙偃月刀带了过来。

  此刻那一米多长都快跟小虎个子差不多高的青龙偃月刀正被他举在手上,将刀口对准王君然突然爆喝道:“一个长乐大道来的老逼杆子跑到咱商圈来撒野?你爷爷叶记小虎接大哥伍叶的吩咐,头一个干死你!”

  “踏踏,踏踏!”

  两台卡车和七八台车上正不住的往下站人,王君然后背发凉,咽了口唾沫,完全被僵在了原地。

  “咱们出去吧。”

  同样站在大厅里看着叶记的“亲朋好友”们逐一登场的差不多了,曾锐轻声朝一旁晓雯说道。

  被吓坏的晓雯这会儿都还没完全缓过来,有些机械地点了点,俏脸上带着一抹忧色。

  看着晓雯的神色,曾锐就如同心被针狠狠扎了一般。

  两人就跟搞破鞋似的这么不清不楚的处了好几个月,虽然说聚少离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心中都还是有那个想法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如今都市快节奏生活中,平白无故的虚度光阴。

  曾锐之所以始终没有和晓雯确定关系,就是怕自己所在的这片江湖不但没能给两人带来想要的生活,反而还将她连累。

  可今天,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连心底最深处的些许柔软曾锐都保不住,他如何还能不怒。

  “来,媳妇我带你回家。”

  曾锐主动朝晓雯伸出右手,脸上挂着微笑温和的说道。

  晓雯表情一怔,下意识地就牵住了曾锐的手。

  两人同时迈步朝晚灯外走去。

  “哗啦!”

  就在曾锐晓雯出门时,原本就守在门口的老宁一步上前挡在两人身前,面带歉意的说道:“哥们,今天的事儿”

  曾锐直接摆手打断道:“外面的事也归你管?”

  “在我们晚灯门口,终归影响不好。更何况,这是我职责所在。”老宁硬着头皮解释道。

  曾锐有些好笑的看着老宁回了一嘴:“好一个职责所在!如果今天我们没有叫来人。我们出去,你会把这样的话和王君然说吗?”

  “”

  老宁不禁哑口。

  “你说职责所在,我倒觉得你工作做的也不咋地。你作为一个商圈夜场的内保头子,认识长乐大道的王君然,却不认识我,你觉得你算称职吗?也许你觉得你是一片好心,你今天说话的语气我也懒得追究了。不过,今天就算你们曹老板在这儿,他也得叫我一声小伍哥你信吗?”

  见老宁一脸懵逼,曾锐又挑眉笑道:“忘了自我介绍了,叶记伍叶。”

  说完也不管目光彻底呆愣的老宁和他手下的内保是什么表情,牵着晓雯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晚灯。

  晓雯感受曾锐牵着自己的大手传来的温度,忽然有些希望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她偏头看着曾锐那并不算特别英俊帅气的侧脸,内心却无比的踏实。

  可时间永远不会暂停,生活也仍旧要继续。随着两人走下阶梯,这些叶记或者依靠着叶记吃饭的小兄弟们,齐刷刷的放出了震天的吼声:“叶哥!叶嫂!”

  而带着一干小弟同样站在路中间的王君然心如死灰,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见到兔子撒出去的鹰,而是那只傻逼兮兮主动挑衅天空霸主的小白兔。

  “哥,要不咱杀出重围吧!让这群小崽子挡在前面,咱混在人群中未尝就没有机会跑出去!”

  正当王君然无计可施时,一旁的锅盖头又开始自作聪明的发表了他的高见。

  本来就已经焦虑不堪的王君然忍不住瞪眼骂道:“你踏马好像傻逼!跑?跑往哪里跑?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咱今天要是跑了,和武大少的生意不黄了吗?”

  跑?王君然面对人数是自己好几倍的对伙何尝不想跑,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拿着几十百来块钱人头费的小混子了。

  他是带头大哥,起的是表率作用。在路上跑,除了手腕要硬,名头还得响!

  王君然可以接受在这里被对伙狠狠地干一顿,甚至是断手断脚留下点零件也在所不惜。

  路上跑一往无前的常胜将军乃是极少数的存在,都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挨顿收拾不磕碜。

  但这种情况下,自己不战而逃不成狗篮子了吗?如果自己是个狗篮子,武尘还能花钱请自己办事吗?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都说在路上跑,还得当大哥才好,可大哥又何尝不是被架在火上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