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西游之道德天尊 > 第三八一章 舌辩道门

第三八一章 舌辩道门

  刷刷刷!

  无数双仿如实质的眼睛看向陈萼!

  陈萼也有一瞬间的懵逼,但随即就警醒过来,自己招谁惹谁了?

  这绝对是把自己放火上烤!

  “呵呵呵呵”

  南极仙翁捋须笑道:“师弟此议妙极,陈状元本是应劫之人,担任冥府按察司之主最是合适不过,紫薇大帝以为如何?”

  紫薇大帝神色有些复杂,但立刻就点头道:“甚好!”

  陈萼的心沉了下来,紫薇大帝是彻头彻尾把自己卖了。

  很明显,冥府按察司只是个空架子,紫薇可以名正言顺的安排人手过来,监视自己,甚至约束自己的行为。

  “不错,不错!”

  “由陈状元出马最为合适!”

  见到紫薇大帝认可,群仙也纷纷附和。

  “我不同意!”

  陈萼猛站了起来。

  “哦?你是应劫之人,天道挑中了你应此末劫,自当由你牵头,为何不同意?”

  云中子讶道。

  陈萼冷冷一笑:“云中老儿,谁告诉你我是应劫之人,你又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应劫之人?或者天道有什么启示?”

  “这”

  云中子神色一滞。

  是啊,谁都传言陈萼是应劫之人,可是根据呢?

  没有任何证据,天道也没有任何启示。

  “无量天尊!”

  玄都师喧了声道号道:“陈状元,应劫之人何须天道挑明,以我等无数元会以来的经验判断,你毫无疑问是应劫之人。”

  “呵”

  陈萼呵的一笑:“这是拿不出证据,就倚老卖老是吧?我陈光蕊是讲道理的人,也不会容许别人和我胡搅蛮缠,我是大唐的官员,大唐律乃是紫薇大帝所订,里面可没有倚老卖老这一条!”

  紫薇大帝嘴角略一抽搐。

  冥府按察司必是道门偷偷摸摸搞出来的,打了玉帝和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一旦真的弄成了,必是道门得最大好处,其他人能有口汤喝就不错,而陈萼多半是落到姜子牙的结局。

  凭心而论,他很反感道门弄出来的这套,有本事大家各施手段争夺,不要搞什么以势压人,对于陈萼,他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只打算自己掌握了冥府,证得了圣位,把陈萼网罗在羽翼之下,与自己永享富贵。

  毕竟他在人间是一代雄主,清楚人材的重要性,对于惊材绝艳者,并不是一杀了之那么简单,妒闲忌能只会让人心离散,关键是如何使用。

  在这方面紫薇大帝还是很有心得的。

  只是道门有三尊圣人,鸿钧又是道门三圣的老师,天然倾向于道门,紫薇大帝并不愿过早得罪道门,而且玄都师是老君的唯一弟子,据说已得老君真传,实力深不可测。

  更可怕的是,玄都师从不出手,无从判断实力如何,也令他深深的忌惮,因此决定暂时不作声,装死,看看陈萼还有什么本事。

  紫薇大帝不发话,别人更不好开口,连坐身边的观音都是双目低垂,陈萼一阵阵心寒,同时心里有一股叛逆之气被激发出来。

  都拿老子当软柿子,这冥府之主我宁愿给个不相干的人,也不会给你们这群白眼狼!

  陈萼面色有了刹那的狞狰,就道:“玄都师,你是老君的亲传弟子,老君开天,功德无量,怎么如今也盯上这小小的冥府了?”

  玄都师眼里有寒意涌现,这摆明了是挑拨离间,不过这些元会以来,他颐指气使,别人敬他是老君弟子,通常不会悖逆于他,使得不擅长于斗嘴,一时竟不知怎么反驳。

  无当圣母接过来道:“陈状元,老君开天可不是贪图那点功德,而是怜悯众生,你既为天选之人,也该有颗慈悲之心,挺身而出,为这天下芸芸众生尽自己一份力才是。”

  陈萼哈的一笑:“按照圣母的意思,是不是到了该我死的时候,我就得去死?”

  无当圣母神色不变道:“陈状元言重了,每个人生于世间,都有自己的责任,天道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予一个人好处,给了好处,就要负上责任,倘若是我得了天道的好处,该舍生时,我绝不犹豫。”

  “哦?”

  陈萼讶道:“那圣母的责任是什么?圣母先别急着说,让我猜猜看,难道是万仙大阵被破时,看着师兄弟姐妹慷慨赴义,自己却逃之夭夭,呵,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仅仅是猜测,如另有隐情,圣母就当我放了个屁!”

  “你”

  无当圣母怒容乍现,这是哪胡不开提哪胡啊!

  万仙大阵被破,确实是她的心结,她也深恨自己的软弱,在最后关头逃走了,为了解开心结,她在北俱芦洲足足流浪了两千年,自以为抚平,才回到碧游宫。

  可如今她才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罢了,那刀光剑影,尸山血海,仍萦绕在她的心灵深处,也唤醒了对于玉虚宫的仇恨。

  “陈状元,你过份了!”

  无当圣母深吸了口气,冷冰冰道。

  陈萼半步不让道:“风凉话谁不会说,对,说别人,都是满篇大道理,临到自己头上,还是临战脱逃,果然是除生死之外无大事啊!”

  这话就诛心了,无当圣母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她的本体是白猿,养过猴子的人都清楚,猿猴是一种暴躁的生物,狮虎在不饿的时候通常不会主动食,而猿猴不同,攻击不需要理由,莫名其妙就能抓你两下。

  南极仙翁连忙打圆场道:“开辟冥府怎么就涉及到了生死,由你出任冥府按察司之主,我等辅佐于你,谁死也不会让你死,陈状元尽可放心,况且陈状元已是混元大能,本有寿元无数,难道甘心三千年后随着天地一起崩灭?”

  陈萼嘿嘿一笑:“太白金星邀我上界时,我曾和他说,我陈光蕊以凡人之身成仙得道,三千年足够我享受,本不欲来天庭,是太白老儿搬出紫薇大帝和东华帝君,我才来赴宴,所以不要和我说什么三千年后随天地崩灭,能活三千年,我很满足。”

  说着,还看了眼紫薇大帝现东华帝君。

  我是冲着你们才来啊,可你俩倒好,一句公道话都不为我说,惭不惭愧?

  东华帝君的眼里,有了些愧色,幽幽叹了口气。

  紫薇大帝则是低垂下脑袋,看不清面孔。

  随即,陈萼取出舍卫国大印,甩手扔到了场地中间道:“别和我陈光蕊扯犊子,各位所为不就是这方大印么,谁爱要谁拿去,我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