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传记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635 世界吃惊夏洛特吃惊(一万一千字不拆了一更一更就一更略略略)

635 世界吃惊夏洛特吃惊(一万一千字不拆了一更一更就一更略略略)(1 / 2)

章头连载拉布的奇幻漂流5喵喵喵喵喵喵?!!

一只海猫被卡在了海底峡谷中,上方卡着一块长满苔藓的横石,让可怜的海猫进退上下不得另一只打着耳环的海猫急得要死,被卡住的海猫突然望着它背后面露惊恐,眼泪飙出,耳环海猫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头部伤疤纵横交错的巨大黑影,直接吓尿了。

马林梵多,海军本部

宽大的实木办公桌后面,是抱着手臂面沉如水的元帅“钢骨”空,以及坐在对面,手扶额头,正在与之商谈议事的大将“佛”之战国。

“空元帅!”

办公室门是一贯敞开着的,伴着一声高喊,一个粗壮的身影礼节性地敲了两下门扉后,便直接走了进来。

钢骨空和战国都回头看去,“是古米尔啊。”

战国坐着,偏开身让出办公桌后面元帅的视线。

空抱着手臂,抬眼看向走入办公室的本部中将古米尔,“有什么事吗?”视线落到了古米尔手上的那份报纸上。

“战国大将不在办公室,我就直接来找元帅您了。”古米尔对战国点点头,后者也和元帅一样,瞥了眼古米尔手中的报纸。“既然战国大将也在这里,那正好。”古米尔晃了晃手中带来的这份报纸,肃然道,“这是今天的报纸,不知道元帅您,还有战国大将有没有看过?”

“今天的报纸?”战国迷惑地推了推眼镜。

“哦?”元帅空挤出一丝笑,“是有什么新闻吗?能让你大清早地跑来找战国”

古米尔沉声一叹,将报纸递给战国,“空元帅,战国大将,你们看完便知道了。唉!”

他扶额,头痛自语,“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战国为不可查地叹了声,接过古米尔的报纸,推了推眼镜,迅速翻阅浏览,大惊失色道,“空条徐伦她这,这是真的吗?!”

“怎么了?”

空元帅沉着地靠坐在办公桌后。

战国和他碰了下视线,然后将手中的这份报纸放到办公桌上,按住,倒转,推到后者面前。

“”空元帅定定地望着报纸头版的头条,巨大的粗体字标题新晋王下七武海的虚假身份,竟是来自西海的恶魔之子?!,配上并排的几张照片,空条徐伦似乎是被谁攻击,在雷光散去后,脸上的细密花瓣偏偏凋落,露出了另一副决然不同,且五官立体,别有一番清冷美艳的容貌,只是被雷光攻击后昏迷,显得憔悴而落魄。

古米尔手撑在办公桌沿,对战国和空元帅严肃道:“空元帅,战国大将,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什么怎么处理?”空元帅没捡推到面前的报纸。

古米尔道:“人间蒸发了十年的恶魔之子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混成了王下七武海啊!”

“你先冷静一下,古米尔。”战国也不得不出声了,抬手稳住这个中将部下,“这目前不过是世界经济新闻报社的一面之词而已!他们的消息来源,照片的来源,也含糊不清,所谓的真实身份是恶魔之子妮可罗宾的空条徐伦现在在哪里,他们也没有透露这样的新闻,噱头很足,但可信性存疑!”

“这有什么可存疑的?”古米尔惊愕,指着报纸头版上的照片,“不论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难道还能做假?这空条徐伦的脸根本就是伪装的啊!”

战国思索道:“这我记得有能够模仿其他人相貌的恶魔果实存在”

“能同时模仿两张脸吗?”

这说法古米尔根本不买账,“战国大将,摩尔冈斯那家伙虽然总喜欢凑大新闻的热闹,但他保证新闻真实性的原则底线还是有的!世经社报纸上刊登的字可能有误导和隐藏,但照片是假不了的况且,这照片有好几张啊,甚至包括空条徐伦的假脸掉落的中间过程,有模仿能力的恶魔果实还能模仿出这个?”

“这个么”空元帅抱着手臂,端详着报纸上的照片,自语道,“看着也不像啊,确定这所谓的真容,就是妮可罗宾吗?”

古米尔惊了,“这根本就是成年了的妮可罗宾吧,容貌特征太明显了,一眼就能认出来啊。”

战国在旁也自语道:“这大海上,出现容貌相似,甚至完全一样的两个人,也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吧?”

“这怎么嗯?”

古米尔更觉得无语,正与反驳,忽然品出味道来了,惊疑不定地左右看看不动声色的二人,“空元帅,战国大将,你们的意思难道是”

“古米尔,你当年就是执行对奥哈拉的屠魔令的中将之一,”战国叹了一声,“好吧,就算大新闻从不做假新闻,空条徐伦也的确就是妮可罗宾然后呢,我们要怎么做?直接撤了他们的七武海名号吗?然后怎么样,直接派人暗杀他们,或者重新通缉?”

古米尔愣住了,“这”

咄咄,空元帅手指敲了敲桌面上的报纸,“到了今天这地步,谁能暗杀得了这两个人?他们不去暗杀别人就不错了。”

他抬眼看向古米尔,叹道:“你要知道,在外界大众眼中,就算揭露了空条徐伦其实是恶魔之子这件事,又怎么样呢?她是伪造身份和样貌做了七武海没错,但这又怎么样呢?

“七武海,七武海,七武海本来就是海贼,换了个名字和一张脸而已。对本就是罪犯的海贼而言,这种小事算得了什么?

“恶魔之子悬赏金七千九百万,空条徐伦呢?三亿三千万!对不知道奥哈拉真相的普通人而言,空条徐伦作为海贼,可明明比恶魔之子有威胁性多得多了,为什么我们海军连空条徐伦都能接纳为七武海,却偏偏在恶魔之子面前翻脸了?这不是明摆着助长阴谋论的滋生吗?”

空元帅长长地一叹,“阴谋论,一不小心就会猜出真相啊。”

“可”古米尔被元帅的一顿话说得愣住了,“报纸上揪着这件乌龙,如此奚落、嘲讽我们海军,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他转移了重心,不提“恶魔之子”,而是这期报纸新闻的内容。

新闻里只提了“空条徐伦就是恶魔之子”,但却当然没有提一个字的奥哈拉之类的多余的话。摩尔冈斯不蠢,他非常明白,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随便乱碰!因此,这期揭露空条徐伦真实身份的连篇新闻里,着力的点其实是“海军被一个女海贼戏弄”这件事极尽嘲讽。

在普通人尤其是西海之外的普通人眼中,拿到今天的报纸,阅读到这样的新闻,算是不错的花边笑料,足够成为未来好多天内很有趣的谈资,另外,看到海军和世界政府颜面扫地,被报纸疯狂嘲讽的样子也很难得,大家聚在酒馆、饭店里朗读,还能心情愉快地多吃两碗。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空条徐伦是假身份,又怎样?

真实身份其实是来自西海的恶魔之子,又怎样?

妮可罗宾的真容还更好看呢!如果这新任七武海的模样从此以后都换成妮可罗宾的脸,大家倒的确是喜闻乐见至于因为这个,世界政府就恼羞成怒,要除名这位七武海,还要将之斩尽杀绝?别逗了,不就是做了个伪装嘛,人家两口子悬赏金加起来七亿多,这可都是杀出来的威风,这不比什么伪造身份罪大恶极多了?

“当然要做。恶魔之子,不同于一般的悬赏犯,当然要除掉。”

空元帅严肃地表态,但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不能是现在,也不能是近期。”

半晌,中将古米尔拧着眉头,从元帅办公室离开。

他大概有些能猜到了,或许空条徐伦不,妮可罗宾最后的处理方式,恐怕会类似之前的女七武海海伊娜。冷处理一段时间后,悄悄发布一个她卸去七武海职位的声明,并对去向只字不提,继续冷处理反正,“恶魔之子”的真相从一开始世界政府就没打算让世人知晓,既然如此,处决“恶魔之子”也不必闹得天下皆知

空元帅和战国对视一眼,彼此苦笑,叹了口气。

元帅先生拉开抽屉,里面躺着好些件,摆在最上面的,正是和古米尔带来的报纸内容别无二致的材料,只不过,这些是谍报人员第一时间通过传真电话虫发来本部的新闻影印件。

早在今天凌晨,他就拿到了这份新闻材料,也一大早将战国喊来商议。

对古米尔的说辞,就是他们初步拿定的主意:对今天报纸的内容,先不表态发声,当没看见。

反正

如果是不知道奥哈拉屠魔令真相的人,本来也不会真的把这份报纸上的新闻当回事,估计对妮可罗宾真容的美貌讨论得会更多。

而如果是知晓,或者猜到奥哈拉些许真相的,那些大海贼,还有地下世界的头头们世界政府和海军就算一言不发,保持缄默,他们总不会以为,世界政府和海军真的对此无视了。

最后一个能够解读古代字的人,并且胆敢染指研究历史正,和世界政府是水火不容的立场,这根本就不需要世界政府特意表态,懂行的人自然都心知肚明。

“只是”

空元帅拿走最上面的今早的新闻材料,取出另外一份不久前战国递上的来自西海的情报。

“如果有可能,我也实在是不想让海军跟乔鲁诺那家伙决裂啊。”空元帅拍了拍这份情报,感慨道,“怎么说呢怪可惜的。”

战国沉默,这份情报几天前从花之国送来。

花花果实空条徐伦

一开始拿到情报,战国还猜想,会不会是妮可罗宾那小姑娘早已死去,她的花花果实轮回转生,到了空条徐伦手里,仅此而已?

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件事实提醒着他,不是这样,肯定不是。

为什么,空条徐伦此前从未展示过花花果实的能力?

这个最大的疑点,令战国将脑海里的种种零碎的线索串联了起来最重要的是,cp曾调查过,在进入伟大航路之前,空条徐伦的生平记录几乎是一片空白,找不到任何资料。也许是孤儿,所以资料缺失?这在这个时代也是常有的事,战国虽然曾心中存疑,但毕竟没有证据。

如今,关键证据摆在了战国眼前。空条徐伦是花花果实能力者。

如果说几天前战国和空对“空条徐伦是伪装身份的妮可罗宾”还有百分之一的不确定的话,那么今天这份报纸的情报,就是最终的一记实锤。

空条徐伦,就是妮可罗宾!

战国顿时头疼,妮可罗宾啊妮可罗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负着怎样的命运,乔鲁诺或许不知道,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

没有派出精英cp特工在西海全力搜捕你,已经是海军在世界政府尤其是来自五老星的压力下,能做的最大的“松懈”了,你这背负着“恶魔之子”命运的可怜又可悲的小老鼠,就老老实实地东躲西藏,苟延残喘就算了,或许过个十年二十年,长大了,隐姓埋名藏身于地下世界,只要别在世界政府和海军眼跟前晃悠,真的未必会拿你怎么样

但为什么,你偏偏要做这种蠢事?

改头换面做了海贼不说,还胆大包天地混到了王下七武海的名号,一年多前还来到了这个海军本部的岛上!

只是为了戏弄海军?报复世界政府?

可做了这种种事情难道是以为,这会导致个什么好结果吗?

“今后啊,可有得烦了。”

空元帅这样叹息。

战国也头痛。是啊,能不烦吗?以乔鲁诺和妮可罗宾如今的实力,常规的海军战力想对付他们,纯粹就是过去送菜的,而想调动顶级战力去围剿他们,又必须谨慎,如果派得少了,拿不住他们,或者反而被他们打得灰头土脸,到时候丢脸的可就成了他们海军了,而如果派得多了还失败,那海军和世界政府的威信更将大大地受挫!

一个颜面尽失的保护者,还会受到加盟国王室们的信任吗?

一个武力不值得信任的世界政府,在加盟国眼中

总之,面对这种超出级别的对手想想就头痛啊!

战国想到这烂摊子或许会留到自己接受空元帅的位子,这头就更痛了。

“啵噜啵噜啵噜”

桌上的电话虫响了起来,战国赶紧起身就溜,空元帅无奈接通,果然又是因为今天的报纸而打来的。

该死的摩尔冈斯,我看你是税交的少了,什么垃圾话都敢写!

新世界

该死的摩尔冈斯,此刻正看着自己炮制的新一期报纸,得意地振翅嘎嘎直乐。

“写得好,写得好啊。”

远在新世界的人称大新闻的报业巨擘得意不已,“玲玲还真是有本事,竟然拿到这样的猛料没想到啊没想到,新任的王下七武海空条徐伦,竟然就是那个奥哈拉最后的幸存者!嘎嘎,谁能想到,销声匿迹了十年的恶魔之子,原来就藏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妮可罗宾可真够胆大的!

还有那乔鲁诺就他跟妮可罗宾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关系,说他不清楚这件事,谁信哪?

这对狗男女这样戏弄世界政府和海军,真是太有趣了!

摩尔冈斯是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越是有人喜欢作死,作大死,他就越想凑个热闹,甚至还想拱个火。

否则,他干嘛非要把明明绝对不能写得透彻了的新闻,写得这么让人主要是指世界政府和海军的那些人血压飙升呢?

杀起来,闹起来!

把事情搞大吧,最好把奥哈拉的事情也捅出来当然,不能由他们世经社捅这样闹个天翻地覆才好!

这样我的报纸才会卖的更多,嘎嘎嘎

摩尔冈斯乘坐飞艇,飞在空中,眼上埋着阴影,露着笑容,想起今天凌晨突然到访的cp特工

还想阻止老子刊发这一期的新闻?做什么梦呢!

我有造假新闻吗?没有啊!

我有揭露那些绝对不能碰的红线吗?也没有啊!

不过就是调侃一下七武海的真假身份罢了,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新世界,某海域

白鲸号上,白胡子海贼团的众人看到最新的报纸,都露出程度不一的惊色。

不过,大部分成员的吃惊,也只是吃惊于“空条徐伦竟然是假身份”这件事,做这种伪装,意义何在啊?

恶魔之子的悬赏,还没有空条徐伦高呢!

而罗宾曾解救的那三个天龙人的奴隶,现在的白胡子海贼团成员,鱼人拉伯斯特、人类赫曼、长腿族蕾格也多看了两眼报纸,没别的,就是想把恩人的真正样子记住。

惟有一些队长们,还有白胡子明白这桩大新闻的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信息。

“恶魔之子啊”

马尔科望着报纸上露出真容的空条徐伦的照片,“没想到一年多前来我们船上的家伙,竟然就是那个奥哈拉的幸存者”

比斯塔捏着翘胡须笑道:“她和乔鲁诺确实是西海来的呢!哈哈,摆了世界政府一道啊,真有意思!”

“哪里有意思了?”其他队长们,比如萨奇,以藏,沉稳的乔兹,则有些无语,“戴着面具这么多年,只为了戏耍世界政府,激怒海军吗?”

“花花果实”

身躯庞大的白胡子喝着酒,自从身体好了太多以后,再也没有人在他喝酒的时候啰嗦了,虽然以前啰嗦的时候他也不会听劝就是了。

他边喝边笑道,“原来如此咕啦啦啦”

白胡子豪兴大发,身上震荡出波纹,将白鲸号四周的海面晃动起一圈一圈的浪潮。

“老爹!”马尔科不满,“都说了不要随便用能力啦!你还想再打吊针吗?”

白胡子撇撇嘴,他才懒得听儿子啰嗦,甚至还做了个充满嫌弃的鬼脸。

众人哄堂大笑,马尔科气着气着也噗哧乐了。

在人群边缘吃披萨的蒂奇也大笑,望着传到手边的报纸,眼中闪烁着光,似乎很欣赏乔鲁诺和妮可罗宾这种出格的刺激行为

“蒂奇,今天打败的对手,你又没领战利品啊。”二番队的伙伴勾肩搭背,笑着说。

蒂奇抖抖报纸,“贼哈哈哈哈,那种东西无所谓的啦!”

“名声也无所谓吗?”同伴笑。

“是啊。”蒂奇扬起笑容,露出满嘴烂牙。

不入流的名声,有不如无!如果没能得到暗暗果实,便没希望登顶海贼王,与其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不入流的档次,那还不如默默无名拉倒!

贼哈哈哈,这就是老子的浪漫,你们这帮跟着白胡子老爹天真惯了的单纯家伙懂什么?

新世界,海上的海贼们,地下的大佬们,看到新的报纸,反应不一。

有的跟着报纸嘲笑海军的丢面子。

有的并不关心七武海叫什么名字。

有的赶紧去翻出西海恶魔之子的悬赏令,十年了,悬赏令都泛黄了,没想到曾经满西海被追杀的女孩,竟然改头换面,如今成了王下七武海!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世界政府现在估计要被气得吐血吧?”

“一个他们恨不得捏死的小老鼠,研究绝对禁忌的历史真相的罪人,竟然被他们亲手封为了王下七武海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摩尔冈斯那头鸟还真是一贯的胆子肥啊!”

“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海军要对这位新任七武海动手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他们又不可能真正揭露恶魔之子的罪行,连更恶劣的大海贼空条徐伦都可以成为七武海了,这突然针对起小小的恶魔之子,这不是自曝其中有阴谋吗?”

“嘿嘿,这妮可罗宾还真有意思,被世界政府这么针对,一年前居然还帮着对付了北海的唐吉诃德家族!”

“你傻吧,既然知道她是妮可罗宾了,那唐吉诃德究竟是谁决定对付的还用说吗?肯定是乔鲁诺主导的啊!”

最新小说: 六零小咸鱼 亮剑之军工系统 恃君宠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大唐:开局迎娶李秀宁 全家穿到明朝搞事业 洪荒吕布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 我在南汉混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