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 第540章 担忧
  该说的说完后,一行人没再浪费时间,直接打道回府。

  众人离开后,人群开始议论起来。

  “寒老,东家说的可是真的?”黝黑汉子再度开口,“天底下还有这种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

  “怎么不是真的,”老者挺挺胸膛,力图让自己看起来更理直气壮,“东家这么多地,肯定不会在乎咱们这点粮食。”

  “这是一点?”人群中唏嘘声响起,“光是税粮就差不三成,给咱们六成,东家还剩什么?”

  “就是,”黝黑汉子立刻附和,“六成也太多了些,寒老,要不咱们找东家说说,还是原来的四成就行,不然就算拿到粮食,咱心里也不踏实。”

  “哎呀,”寒老拍一下自己大腿,“当时光想着能拿粮食,却把这茬给忘了,确实不像样,东家太吃亏,等以后反应过来,肯定会把咱们都撵走。”

  “那怎么办?”众人惊慌起来,“一大家子都等着吃饭呢,咱们可不能没地种。”

  “东家明天会来,大家伙明天把主意说一下,咱们只要五成粮食,不对,四成就行。”

  “对,咱们吃点亏没事,不能让东家生气!”

  没办法,哪怕苦点累点,也不能丢掉手里的地,这是活下去的依仗。

  牛车上,黄家众人也谈论这事。

  谢氏:“娘,只收四成的租子,会不会太少?交完税粮,剩不下多少的。”

  “这种事怎么说,”姜暖哑然失笑,“只是少赚了一些,绝对没有吃亏。”

  四成的租子确实有点少,但交完税留下的粮食足够自家吃用,相比于那两成的粮食,她更看好养的鱼。

  姜暖曾仔细研究过,这时代的地主是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

  一般来说,佃户租地会交六成租子,多的能到八成,也有要五成,却很少,凤毛麟角都不为过。

  地主们之所以要这么多租子,交税是最重要的原因。

  大周的税粮以大米、小麦为主,却不是所有的地都能种这两样,但是不能种的地一样要均摊,一般来说,会交上总粮食的三成。

  四成的租子,除去税粮只余一成,看起来很少,远远比不过佃户的六成,其实已经小赚一笔。

  粮种是佃户自家的,活是佃户自己干的,收粮也是佃户来,只需要出一点地就能躺着收粮食,难怪几乎每个朝代发展到最后都会出现大量的圈地现象。

  若是好好经营下去,必然能走向人生巅峰。

  “是没吃亏,”谢氏有些心疼,“可少赚两成,少了好多粮食。”

  “这样不假,”姜暖解释,“但是换成银子,并没有多少,说不定这些粮食加一起的收入,还不如咱们卖鱼的一半多。”

  “娘,你真要在稻田养鱼?”黄老二晃晃手中的菜头蛇,有些不敢置信,“能成么?”

  “能不能成看结果,”姜暖也不想再解释,“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这么多地,全都要下鱼苗?”王氏有些犹豫,“娘,咱们去哪买?”

  “还有时间,不急,慢慢凑。”

  “到时候儿媳帮忙呀。”谢氏软软地凑过来说。

  “嗯!”

  瞥一眼不情愿却没有反驳的儿子,姜暖嘴角翘起。

  果然,无论什么时候,花自己赚的银子就是有底气,以前在黄家口,自己给庄稼追肥都拦着不让,稻田养鱼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反而没人阻止。

  无非是觉得银子不是他们赚的,没有立场而已。

  一行人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接近傍晚。

  “你们回来了?”黄老太笑着招呼,“快洗手吃饭。”

  “娘不用做饭,等着我们回来坐就成,饿了先吃点糕点垫肚子,您老好好享福就是。”

  “没啥,”黄老太摆摆手,“也不是什么重活,小五摘菜,玉竹烧火,我都没怎么动弹。”

  老太太原本还有些担心,离开老宅会不习惯。

  毕竟,这么多年,她也没有给过几个孙子什么好脸色,人家记恨也是正常。

  蔫哒哒地闷在房间半天,才鼓起勇气出来。

  谁知道,介意这事的只有她自己,不管是孙子,还是重孙,都跟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对她没一点外心,尤其是孙女,更是贴心小棉袄,背个书都要时不时跑过来看看她这个老太婆,陪着自己说话解闷,生怕自己无聊。

  这让老太太高兴的,午饭都多吃了一碗,知道儿媳和孙子去看新买的庄子后,就掐着时间做饭,怕饿着这些心肝。

  “别累着您老人家就好,”姜暖轻声开口,“接您老人家过来是享天伦之乐的,不是来干活的,家里人这么多,各个都有把力气,娘坐旁边看着我们干活就行。”

  “成,下次我就不动弹了,”黄老太笑得很开心,“对了,咱家的庄子怎么样?真有两百多亩地?这就成了地主老财?”

  “真有,”谢氏活灵活现地描述,“奶是不知道,站在山上望一圈,全是咱家的地,都是上好的良田,旱地的小麦已经抽穗,再过几天就能吃青麦仁,到时候给奶烧着吃,又嫩又香,好吃的很。”

  黄老太被谢氏说的意动了,“青麦仁啊,那可是好东西,打稀饭的时候放一些,特别好喝。”

  话音一转,老太太还是拒绝了,“可以割点给你们尝尝味儿,我就算了,老了,牙口不好。”

  其实并不是。

  青色的麦粒长几天就能变黄,还能再多打一些粮食。

  老人家一辈子节俭,即使知道家里不在乎这点东西,还是不舍得。

  “没事,咱们挑嫩的捡,不会让奶吃不动。”

  “你们聊,”感受到手上的菜头蛇动了动,黄老二开口,“我去把菜头蛇剁了,省的被它跑了。”

  “菜头蛇可是好东西,”老太太倒是不怎么怕蛇,打量一圈后认真地点点头,“这是吃了多少东西?都有两三斤重了,跟老母鸡一起炖,够咱们一大家子吃的。”

  “还是您老有见识,你们先吃饭,我去收拾它,过会儿就放锅里炖,晚上就能吃,”得到认同的黄老二很是高兴,“这东西最是滋补,吃完刚好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