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娘子别动手 > 第527章 调查身份卡

第527章 调查身份卡

  如果真凶与韩幼婉有关,那他沈政这二十年来都糊涂的做了什么?!

  而阿贤,竟然是被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推入深渊,是被敬爱的韩家所舍弃?她又该是怎样的痛苦?!

  沈政有些不愿意相信这些事实,因为他不想让她承受这些伤害。

  可是眼前,尹出直视沈政深沉而痛苦的面容。

  “当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一定要弄清楚。一定要还阿贤一个清白。”

  沈政抬首望着他,一字一顿说:“尹出,若是你今日有半句虚言,我定会杀了你!”

  “信与不信,我们查一查就知道了,我的命就在这里,随你来拿。偌大九霄,你沈家势力遍布,我能逃到哪里去?”

  是啊,这偌大九霄,韩家势力遍布,当年阿贤又能失踪哪里去?

  可一旦确定,这就是事实,阿贤被害与韩幼婉有关,他沈家的根基一定会被动摇,还会破坏韩沈两家的关系。

  但是,阿贤在前,这一辈子他可能为她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帮她洗清罪名。

  他定然全力以赴!

  想着,沈政灼灼的目光,定定的看向眼前的尹出。

  “你说,现在要怎么做?”

  “在韩幼婉面前,动静闹大,让韩幼婉自乱阵脚。”

  尹出瞥了他一眼,又说:“到底是夫妻二十年,没有感情也有恩情,也有情意。你下得了手吗?”

  “你以为,我们两个人之间情深意重吗?两个人捆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家族的关系,因为利益种种。”沈政冷笑一声,连连反问。

  “你自己想明白就好,如果你不能继续调查下去的话,请告诉我一声。她,不能再受到伤害了。”

  “你口中的她?阿贤?哪怕是舍弃了我的一切,当年的事情真相,我也要让它浮出水面!”沈政言辞恳切,他觉得,他现在是为他自己而活。

  当年他也想查清楚事实真相,可是他爹一味的阻拦,韩家也密不透风,他没办法,也只能娶了韩幼婉。

  尹出捧起一杯茶,小酌了两口。

  “阿贤说过,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求生欲望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帮助了她,陪着她度过了那些困苦的时光。”

  尹出抬起头看向沈政,顿了一下,还是说道:“伊云纤尘,阿贤说,不想看见这个丫头,丧命在这九霄的土地上。”

  沈政一愣。

  他立刻反应过来说:“伊云纤尘?那个外来户,九夜人士?难不成当年阿贤躲在九夜?”

  “阿贤是被追杀至九夜,修为散尽,沦落九夜,无法回来!”

  说到这里,尹出也激动的放下茶杯,茶水溅出来两滴。

  沈政微微闭上双眼,点了点头。

  “你放心吧,伊云纤尘这件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

  “那就好,阿贤也就放心了。”尹出若有所思地说着。

  他又嘱咐一句,“不要去找伊云纤尘,关于阿贤,有什么问题,你来找我。通讯器联络。”

  “好。”

  ……

  沈晴初也目送着沈茹初跟着讲师前往九夜草区域,摘取门派的九夜草。

  当斩云派的子弟消失在客栈门口的时候,沈晴初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她此时心头疑云丛生,必须要找她娘商量商量。

  距离长隆客栈不远的一处客栈里,沈夫人此时刚是起床洗漱,有人服侍着她用早膳。

  这个跟在沈夫人身旁,看起来年岁相差不大的人,正是沈涛宁兄妹俩的亲娘,沈茹初的乳母沈十娘。

  沈家的人,知根知底,也用起来习惯了。本来韩幼婉也准备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一起来的,但是吩咐了其他事情,她就随身带着沈十娘一个人过来了。

  沈晴初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应了一声,她便是推门而入。欠了欠身子,请了个安。

  “晴初来了,可用过早膳?十娘再添一副碗筷。”沈夫人此时一脸慈祥的望着她的大女儿,要说自豪吗?她当然骄傲了。

  大女儿如此出类拔萃,是她的希望。

  “二小姐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沈十娘满面微笑着,行了一礼,便是出了门去拿碗筷。

  沈晴初微微颔首,礼貌一笑,随后她便是坐了下来,直言说话。

  “娘,爹不是已经回沈家了吗?昨夜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爹昨晚来这里了?我怎么不知道?”沈夫人到是反问一句。

  沈晴初这才把昨晚的事情娓娓道来。

  沈夫人若有所思道:“因为一个外来户的事情而前来,那想必是百里家的关系了。”

  沈晴初点了点头,“娘,百里烈家主说,这个百里少叙,是他一个故人的儿子,此番前来他必然要有所照顾,所以百里夫人找娘谈过话,但是三妹没有听。这百里烈家主才亲自找上了爹。”

  “二小姐,请用餐。”这时候,沈十娘敲了敲门,推门而入,放下了碗筷。

  “无需你布菜了,下去吧。”沈夫人挥了挥手。

  沈十娘扫了沈晴初一眼,恭敬的应了一声,“是,夫人。”

  当室内只有这母女二人的时候。沈晴初更是询问道:“娘,我们在九夜的眼线,可有新的消息传来?”

  沈夫人拿起白瓷调羹将碗里的粥搅动了一番。

  “虽然我们在九夜有所布局,但是重心不多,更何况谁也不愿意自损修为,破坏根基,跑到那么落后的地方去。毕竟等他们再回来,就是废人一个。不过仔细算时间,应该还有一个月他们才能回来。”

  沈晴初微微颔首,应道:“娘,您还记得上次消息说,原本闲云谷少谷主百里少叙与沈国公主沈莹莹有婚约,婚约在即。但是为什么现在,和百里少叙双宿双飞的人是伊云纤尘?”

  “对于这件事情,你我都有猜测。毕竟这个大势力之间,就如同在这九霄之上各大家族一般,他总有说不清的事情。”沈夫人拿调羹盛起一勺晶莹剔透的白汤,喝了下去。

  沈晴初面不改色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我都不清楚,但是有一点,百里少叙这个人。”

  沈夫人不动声色的喝着白汤,又夹起一块糯米丸子放在嘴里嚼了嚼。

  “这个味道不错,你尝一尝。”说着,沈夫人还夹了一块糯米丸子,递给她亲爱的女儿。

  沈晴初微笑着,继续说:“娘,其实三妹在门派当中遇到的任何事情,你都知道一些,在反馈会的时候,你也都提前已经了解到了那两个外来户的真实身份。

  因为身份卡这个东西它是无法更改的,原来在九夜使用的身份卡拿到九霄来更换,原来的东西还是存在的,娘去调动一下档案立刻就知道了。

  如果这世上不存在同名同姓的人,如果这身份没有错的话,这个百里少叙应当就是百里烈的亲生儿子了。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都有所猜测,无法确定这件事情,更何况百里家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按理说,百里夫人知道这件事情后总会有点动作的,但是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昨夜,百里家主和百里夫人,两个人都来找过爹娘,并且说是故人的儿子,这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名字一模一样。”

  沈晴初慢条斯理的说着,更是慢条斯理的喝着白汤。这几句话说完,便是夹起了刚才碗里的糯米丸子,细嚼慢咽,慢慢吞下腹。

  她的一举一动,无不端庄优雅。

  沈夫人放下调羹,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

  “女儿,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没有切实的证据,不可以在外胡言乱语,所以在百里烈没有亲口承认亲子的时候,我们万不能透露这个消息。

  毕竟现在这一张牌,我们可以先放着,如果众所周知的话,那也不算是秘密了,对咱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娘,女儿知道。”沈晴初微微颔首,应下。

  只是沈夫人却笑了笑,“不过百里拾茵,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被蒙在鼓里呢?还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沈晴初忽然问道:“娘,看样子爹不知道这件事情。”

  “在九夜安插眼线,这件事情本来就一直经由我掌管。你爹从来就不过问的。”沈夫人摇了摇头,眼里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

  “那要不要告诉爹?”沈晴初微蹙眉头,又说。

  沈夫人想了想说:“这件事情如果利用得好的话,对咱们沈家也是有好处的,是该跟你爹商量商量。”

  沈晴初又问道:“三妹呢?要不要告诉她,这两个外来户的真实身份?”

  “不用告诉她,反正你爹已经警告过她了,她也不会轻举妄动。”沈夫人挥了挥手,又轻轻叹息一声。

  “你妹妹啊,最是让娘不省心了,如果她能有你一半的聪慧懂事,那娘也放心不少。

  不过好在有你,日后这沈家一定是会交给你的。

  你大哥沈跃初,那不过是一个庶子,虽然这么多年养在娘的名下,娘对他也算是公平对待,平心而论,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你们的资源也好,吃穿用度,全都是一样的。

  可到底你们不是一母同胞,他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嫡子,日后想要继承沈家继承人的位置,还是有些难的。”

  “娘,女儿知道了。”沈晴初微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两句声音,听沈十娘喊了一声。

  “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