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武侠巅峰之上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神农教议事

第五百一十四章 神农教议事

  秦旸,见信如晤。

  自我等分别,已有近半年时光,半年时间并不算长

  窗外照射进灿烂阳光,给书桌前的佳人披上一层光辉。

  弦主俯首桌前,写下这半年来的思念以及最近的动向,在最后还画上了她最近新创的一首曲谱。

  这是她因心中眷念而创出的琴曲,正好送给秦旸,让他弹着听听,知晓自己这便的思念之苦。否则以秦旸那理智的性格,说不得都鲜少会想起自己。哪怕是想起,也只会是浅尝辄止。

  写完信之后,弦主将书信纳入信封腊封好,等待会儿交予月槐声,让墨家的密使送到大玄那边去。

  这时,正好月槐声进入书房,她的面色沉凝,一进门就道:“长老,出事了,教中已经查到,杀铁剑的是红楼天曌。”

  “天曌?”弦主面色一沉,豁然站起。

  以她的智慧,当即想到这事对神农架和夏墨之间的影响,原本关系交情还算不错的两方,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恶化,甚至反目成仇。

  因为全天下人都知道,当初论剑大会上,天曌是站在秦旸那边的,恐怕现在神农教中已经有人怀疑是秦旸下令杀的铁剑了。

  但弦主却是知道,秦旸指使不了天曌,他和天曌之间的关系,仅止于交易关系。

  天曌只是秦旸雇佣的杀手,连朋友都算不上。

  “是谁查到此事的?”弦主问道。

  “是历师长老,”月槐声道,“他刚从教外回来,现在药王长老正召集众长老过去议事。”

  神农教的教主并不常有,若无在各个方面超越六大长老的才能,那这教主之位就直接空着。

  而在没有教主的时候,一般由六大长老中的药王长老代理教主之职。

  这一代,正是没有教主的时期,教中事务一般由药王长老负责。

  弦主将信封纳入怀中,缓缓运功,变化成一个鹤发童颜的美妇,身上多出了些许暮气,道:“走。”

  她和月槐声直接以轻功赶路,身影在神农教的驻地内掠动,不多时就遥遥看见一尊炎帝像屹立在远方,高大如山。

  弦主加紧步伐,和月槐声抵达炎帝像之下。

  此时,教中的长老和堂主皆已到齐。兵主、历师、谷神、药王、禹徒、弦宗,这便是神农教地位最高的六大长老,分别司掌兵杀、历法、百草、耕种、水利、音律。

  每一个长老都直辖一趟,如兵主长老直辖蚩尤堂,历师长老直辖烈山堂一般,每一堂也都分别对应长老所司掌的事物。

  此时,除了被杀的蚩尤堂堂主铁剑,五堂堂主皆已到齐,分别站在各自长老的身后。

  见到弦主到来,站在炎帝像正下方的药王长老对她微微点头,而急性子的禹徒长老叫道:“太慢了。”

  “是集合的太仓促了。”弦主回一句,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六位长老成圆形站好,以炎帝像下犹如耄耋老者的药王长老为起点,他左边是颔下有着三缕长须,犹如老学究一般的历师长老;鹤发童颜的美妇弦宗长老。

  右边则是身材壮硕,双臂能跑马的大汉禹徒长老;气息悠长,似睡非睡的老者谷神长老。

  而在药王长老对面,则是皮肤微黑,身披麻衣,仅仅站立就有一股山岳般雄壮之势的兵主长老。

  由于神农教极其擅长养生,是以除了药王长老和谷神长老之外,其余长老的实际年龄都和外表有些不相符。

  六大长老到齐之后,药王长老便道:“召集你等的原因,你们想来也都知道了,今日要议的,便是铁剑堂主为天曌所杀是真是假,和夏墨有没有关系,若是,该如何为铁剑堂主报仇。”

  药王长老并未说出其他选择,直接道出“报仇”二字,所以不管杀人者是谁,神农教都会进行报复。

  对此,兵主长老极为满意的点头,看向历师长老,“历师,你那消息准确吗?铁剑当真为红楼天曌所杀?”

  “千真万确,我在藏剑山庄求取到了当初天曌在论剑大会上留下的一丝剑意,证明和铁剑尸身上的剑意无异。杀人者正是红楼天曌。”历师长老点头道。

  “那么接下来要证明的,就是天曌是否由秦旸所指使了,”弦主道,“这一点还是查清比较好,否则我们就可能会平白树敌。”

  “四岳堂的月槐声好像和夏墨有所交情,不如让她去寻夏墨的人问一下如何?”禹徒长老直接提出找夏墨。

  “夏墨现在全面蛰伏,想要找到他们可不容易,老身觉得还不如派人去大玄问一问殇旸君比较好。”弦主反对道。

  “不妥,去询问殇旸君的人必须是我等之一,这样方才可信。但若当真是殇旸君,那去问询之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历师长老道。

  都说殇旸君精通各种秘术,其中不乏扭曲意识的秘术。要是其他人去,很可能被其控制,唯有六大长老前去才能让人放心。

  但若殇旸君果真是幕后黑手,那神农教就要做好失去一位长老的准备了。

  这时,兵主长老道:“既是如此,不如先找出红楼所在,灭了红楼,从天曌口中拷问出真凶便是。不管如何,天曌是杀铁剑的凶手,她绝对活不了!”

  一出口,便是凛凛杀机。

  兵主长老不只想要真凶死,杀死铁剑的天曌,也得死。

  也许有人说天曌是一个杀手,只是一把刀,但作为铁剑的师父,兵主长老不只想要幕后真凶付出代价,这杀人的刀也要给折了,如此才能消恨。

  不等其他长老说话,兵主长老便拍板道:“就这么定了,老夫负责找红楼所在,将其灭了。你们想办法查真相,我们两边下手。”

  说完,兵主长老并直接离去。

  “那便照兵主长老的意思吧。”药王长老无奈叹道。

  兵主长老作为神农教的最强者,其话语权比他这代理教主还要大,真要是下定决心,其他人都无法说服兵主长老。

  不过兵主长老说的也不无道理,直接拷问天曌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前提是要找到神秘莫测的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