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西游之以武证道 > 第四百七十一章:神秘金娥与聊天

第四百七十一章:神秘金娥与聊天

  轰!

  血蛾一冲而起,倏然抵达九天之上。

  与此同时,魔羽震动翅膀,犹如一道血色风暴,随之冲入天穹。

  “你敢挡我诛杀此子?”

  猛地,血蛾声音愈发冰冷,似被激怒。

  凌武一怔,旋即悚然一惊,意识到原来这两位恐怖存在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就在刚才一刹那,那血蛾竟要动手解决掉自己,只是不知出于何等缘故,却被那魔羽阻挡!

  “果然,自己的隐遁神通在这两位面前如若无物。”

  凌武感叹,但在这两位恐怖存在的锁定之下,也无法逃走,只是继续隐匿,观看两者即将发生的大战,“实在不行,只能动用绝仙剑或者大祖赐予的玉符了,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动用玉符,太可惜了!”

  “怎么,气急败坏了?”

  魔羽发出一抹淡然笑声。

  轰!

  天穹之上,大战爆发,道光流窜,将夜空都仿佛打爆,漫天都是惊世骇俗的恐怖画面。

  这一刻,蛮古禁地各个区域蛰伏的强者,无论洪荒修士,还是异族强者,不管修为高低,皆同一时刻心生恐惧,目光齐齐看向了夜空之上。

  那里,有着两道至高无上的气息在碰撞,璀璨炽盛,照亮天宇,夜色都被撕裂。

  隐约间,更有大道崩殂、神魔泣血的异象在产生!

  “大罗对决!”

  蛮古战场多少年不曾出现这等级别的力量对决了?

  而今,在这蛮古禁地中竟再度重现,这就显得太过惊人,若传出去,注定会引起蛮古战场的震荡!

  通天血树前,凌武死里逃生,浑身衣衫被冷汗浸透,他兀自心有余悸,今晚太凶险了,简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者的交战愈发激烈,凌武感觉一直锁定自己的意念也消失了。

  “难道他们放松了对我的锁定?是因为战斗太激烈,顾不得我了吗?不管了,先逃再说!”

  根本没有任何迟疑,凌武立刻就要离开,不趁此机会逃走,万一那血蛾返回,那可就真要遭难了,而且那位魔羽对自己的态度,也是莫名,凌武可不会蒋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至于那通天血树,凌武根本就不敢起一丝惦念之心,那很有可能是血蛾的本体,凌武敢确定,若自己敢冒然靠近过去,那正在战斗中的血蛾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出手杀了自己!

  可就在凌武刚要离去,一道不弱于刚刚那两位的意念锁定凌武,从那通天血树之巅,竟传出一道清朗温和的声音,透着善意,对凌武发出邀请:“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要走?

  大战在前,一时半刻注定分不出胜负,我刚刚醒来,就遇到你,虽然你是阴差阳错跑来此地避难,但这可谓是因果天注定,注定你我有缘,何不趁此机会聊聊天?”

  凌武却浑身一僵,汗毛都倒竖起来,心中暗骂道:“都怪这该死的异族杂碎,真是倒了血霉了,怎么还有一位!”

  凌武一边疯试探性的后退,一边说道:“前辈,还是算了,我道行太浅,与您交谈还是算了。

  您可以跟刚刚那两位聊去,完备先走了,有缘再见!不,最好有缘也不见!”

  凌武心中很怪异,浑身毛孔倒竖。

  一个不知来历的家伙,与那血蛾同出一处,却突然发出邀请,说和自己有缘,这本身就显得匪夷所思。

  “这通天血树到底是什么情况?”

  凌武对通天血树一头雾水,如今看来,这通天血树也不是那血蛾的本体。

  “唉,岁月悠悠,寂寞如雪,好不容易有缘相见,为何要说走就走呢?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那清朗温和的声音再次感慨。

  再然后,凌武悚然发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笼罩,瞬息而已,就把自己带到了那通天血树之上,不,此时,这株神秘灵根已不再是血树模样,而是变成了初始的那般样子!

  垂落万千道神曦,如梦似幻,等凌武回过神来,己坐在了灵根之巅,自始至终,都无法反抗。

  “前辈,您这可有些强人所难了,这哪里还叫缘分?”

  凌武艰难地咽了咽吐沫,头皮有些麻,唯一庆幸的是,他此刻并未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甚至,坐在这先天灵根之上,浑身被一缕缕神圣的晶莹光霞沐浴,让他浑身懒洋洋的舒服。

  “缘法如幻,如露亦如电,随心而欲便好,若一味执迷,反倒落了下乘,于我的道途相冲。”

  当这清朗温和的声音响起,凌武这才发现,在那璀璨道果的一侧,其实还有着一个晶玉筑就的蒲团,一只巴掌大小的金娥趴在上边,仪态安详平静。

  那金娥通体泛着柔和的金光,长相与血蛾几无二致,一双蛾眸清澈剔透,似可以映照人心深处的秘密。

  它很圣洁,散着一股慧光,一只飞蛾而已,竟给凌武一种宝相庄严,自在逍遥的气韵。

  一下子,凌武瞪大眼睛,他可万万没想到,这神秘灵根上除了一只血蛾,竟还有一只金娥!

  这又是一个大罗强者!

  而且这两者,肯定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凌武心中一颤,这金娥会不会也对自己有想法?!

  “大罗很可怕吗?我看不过如此,它只不过是道途上的一扇门,你在门外,不知其中玄机,故而心中有畏,等有朝一日你推开门走进去,便会发现,不过如此而已。”

  忽然,金娥再度出声,似勘破了凌武心中所想,声音有一种让人心静的力量。

  “不过如此?”

  凌武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大罗强者啊,自古至今,不知多少修士无缘踏足其中,只能仰望。

  可如今到了这金娥口中,却似显得很随意寻常。

  不过凌武也见过不少大罗,连人族三祖这等伟岸的存在都交流过,倒也不会对大罗感到畏惧,只是如今,己身修为不强,沦落到被他人控制的地步,心中有些郁闷而已。

  “对,不过如此。”

  金娥道,“我心中很早就发下宏愿,愿有一天,这世间一切生灵,皆可成道,皆可免于生老病死之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