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听剑行 > 第四十七章 井下有虎

第四十七章 井下有虎

  叶白不喜欢喝酒,走在酒肆门前,只是看了几眼,然后便来到井边坐下,去看井底。

  小狐狸像是闻到了什么,扯了扯叶白的衣袖,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掉下去。

  龙皇此时对叶白的气自然未消,而叶白除了没有给个说法之外,还不说话了,在洛阳城中她不能如何。

  看着不足一丈深的井,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也顾不上余气未消,给叶白传音道:“这是大夏关押三月的地方?”

  叶白点点头,想到无数年前那只差点一爪拍碎白虎门的老虎,眼神有些复杂。

  “小山子小气了。”他叹声说道。

  小山子?龙皇疑惑,宛如红宝石的双眼转动着,显得有些可爱,她在想小山子到底是谁,如何能够与井下的三月扯上关系?

  忽而,她想到了一个名字,华山,当代人皇,镇守洛阳城的那位大夏君主。

  当年发生了什么?他为何要说他小气?

  叶白说道:“当年那只老虎只是来城内送一送自己离开人世的母亲,可人皇却怕它在城内发狂,而它脾气倒也大,直接一爪子拍在了白虎门上,后来你便清楚了,它就到了下面。”

  白蛇更是疑惑,传音问道:“三月的母亲怎么会在洛阳?”

  叶白说道:“它的母亲是前代人皇的师妹。”

  白蛇两眼一蹬,竟是忘了传音说道:“三月的母亲是人族?”

  叶白看了她一眼,说道:“白虎一族的血脉很霸道,容不下外族血统,这也是当年小山子为何不让他进城的原因,不过事后钦天监查明,他母亲确实是那位女将军。”

  白蛇点点头,传音道:“我就说,三月若是真的大闹洛阳,华山又怎么可能真的容他活着。”

  “不过既然来了这里,真人,我们能下去看看吗?你放心,我只是想去看看他过得如何,毕竟当年去净土玩的时候,他很粘我。”

  叶白看着井下过了好长时间,未作声点点头,跳了下去。

  因为他这一跳,一眼见底的三月井忽然变得深了,井下的黄土消失不见,而不知何时,头上透着亮光的井口也不见了。

  眼前完全变得漆黑,但他一直在向下落着,仿佛正在向九幽之地坠去,幽冷的寒风在耳边呼啸,狭小的井壁变得极是遥远,在周边无尽的黑暗中,似乎隐藏着极恐怖的存在。

  小狐狸在叶白怀中缩成一小团白球,不安地叽叽着,之后又许是觉得此时叶白应该也在害怕,生怕他受自己叫声影响,又强自咬牙不发出声音。

  不知多久,耳边寒风不再呼啸,叶白的身体停在了黑暗某处。

  他并未用剑元凝出剑火去查看周遭情况,当停下来后,他向着黑暗一处而行。

  行至许久,视线前方出现了些光亮,那是一片寒潭,走近了些,才发现潭水表面结着一层极薄极透的冰,而那些光亮,正是来自这些冰层。

  叶白走在上面,冰面并没有碎裂,反而因为有人到来,亮光渐渐更甚。

  前行了数步,蓝天开始出现,井下世界已如白粥般明亮,寒潭很大,像是一片海,远远地连着天际。

  似乎寒潭上也没有先前那般冷了,小狐狸抬头,看着如洗天穹,觉得有些不一样,看向叶白。

  这时,白蛇化成人形,将小狐狸抱在自己怀中,指着天穹说道:“这片天是一张纸,只不过有人在上面写了些谁也看不懂的字,就成了天。”

  小狐狸想到了几年前在登仙峰出现的那个女子,她好像就是在纸上写写画画,湖边就能出现很多神奇的事情。

  叶白扭头看了一眼龙皇,有些诧异她会这么解释符道神通,不过并未多说什么。

  再是走了一会儿,潭面上出现了一座黑色高台,占地约莫有五十丈方圆,高有百丈,宛如钢铁浇筑,矗立在潭面,就像是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

  高台正中,有一条石阶一直通往台顶,叶白与龙皇踏步而行,不多时来到顶上。

  顶上有一座巨大的囚笼,笼内卧着一只一丈长的白虎,它的毛色并不亮眼,显得有些暗淡泛黄。

  叶白跳井,从来没有想要隐藏自己的行踪,就像他在跳的时候,没有避过三月街的行人,因为不喜欢黑暗,就点亮了寒潭上的暗色天穹。

  他与龙皇的脚步声不重,但在空旷的高台上,显得很清晰,白虎不知何时睁开眼睛,许是多年没有见过亮着的天穹,即便这天真的只是一张纸。

  它微微失神,继而才看向面前出现的两人。

  它慢慢在牢笼内起身,天穹瞬间变得苍白,有无数雪花自天穹而落,然后狂风肆起,将漫天雪花卷起如覆海涛浪,直冲叶白与龙皇而去。

  传闻白虎一族镇守着妖国圣地西方净土,一出生便是一重天境,天生可掌天地金行神通。

  所以那雪并非雪,而是刀,那风不是风,也是刀。

  叶白眉头微有蹙起,心下道,这只小白虎,过了这么多年,脾气怎还是这么暴躁?

  “唉。”

  龙皇叹息一声,走在叶白面前,伸出白净的双手,然后漫天风雪触之尽散。

  她出手,自身的气息自然散了出去,白虎觉得熟悉,再是卧在牢笼中问道:“你是龙姐姐?”

  龙皇莞尔一笑,走在笼外伸手去摸那只卧着都与她齐肩的白虎,世间有资格抚摸这只白虎的,除了那只不知所踪的朱雀,也只有她。

  白虎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龙皇的抚摸。

  许久后,它睁开眼睛看向叶白,问道:“你又是谁?”

  声音刚落,它看到叶白的佩剑,若有所思,然后泛白的眼睛露出残忍神色,语气有些激动说道:“是你,你没有死。”

  叶白按着因为面对白虎而毛发立起的小狐狸,说道:“没错。”

  “那你来此便是在找死。”

  风声再起,眼见如刀飞雪再次疾落,龙皇又将手按在白虎脑袋上,轻声说道:“三月,不可以这样。”

  白虎神色有些委屈,声音沙哑道:“龙姐,你可知当年若不是他,仅仅凭着华山那时的修为,又如何能够将我关押在这里?”